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夜袭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夜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守备森严的皇宫中,两个身影正鬼鬼祟祟的沿着墙根摸索前进。

“就算是皇宫,是不是守卫也太森严了?”

天闲看着墙壁转角一块石砖上不起眼的阵法符文,皱眉说道,这已经是进入皇宫后遇到了第七道防御法阵了。要不是天闲曾经被三角在阵法方面很是恶补了许多知识,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皇宫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人类***最强大帝国的皇宫,住着统治全世界最大国土的贵族。”古丽完全躲在天闲的阴影中,现在天闲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矮小的小鬼头了,跟在后面心中很有安全感。

“而且你要知道,龙渊帝国的子嗣,但凡大帝选中将来要在帝国中掌权的,都很晚才会婚配,龙四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但就连订婚都没有,她可是未来帝国相当重要的人物,这里防御森严一点理所应当。”

“你看龙七,她将来就不会掌权,虽然混龙******的极好,但大帝还是催着她早点成亲了。”古丽趁机对天闲恶补龙渊帝国的皇族规矩。

天闲自然知道这里是龙渊帝国的皇宫,也知道前面寝宫里住的是当前龙渊帝国的第一公主,守备森严理所应当,但是总感觉似乎什么地方不那么合理。

“这些阵法可都是具有杀伤力的,万一不小心被触及甚至会出人命,在皇宫中使用这种防御阵法……”天闲摇摇头,手指轻轻按在那符文上,银水精魄的寒力迅速将它冻结,并且巧妙的没有引起防御阵法的反弹,这阵法随之出现了缺口。

天闲迅速闪身进入了旁边的走廊。古丽紧随其后。

“前面就是龙四的寝宫了。”古丽跟在天闲身后,一面看着地图一面小声说道。

正说着,古丽头一撞到天闲背上。

“有人。”天闲将古丽拉到石柱的阴影中。指了指前方宫殿角楼上的一座小雕像。

“是人?”古丽有点怀疑的看着那边。

“还不止一个。”天闲环顾四周,眉头愈发紧皱。“这皇宫与其说是范围森严,不如说是如临大敌,简直好像一个刺猬。”

望着前面的宫殿,古丽倒是没有察觉出什么,“我什么也没察觉到?”

“陷阱、防御法阵、致命的机关,还有一些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古丽不由一阵咋舌。

“那我们怎么办?”

“去上面1

“上面!?”

两人迅速爬上了石柱,很快顺着柱子翻上了这座小宫殿的屋顶。

月光如洗,照的两人清楚分明。

“这里……这里的真的没问题吗?”

古丽紧张的望着四周。这里虽然是一个至高点,但周围无遮无挡,任何人只要仔细查看这边的话,立刻就会发现这里有人。

虽然时间匆忙,但古丽为了今天的行动还是进行了精心的准备,穿了一身黑色夜行衣,并将火红的显眼长发束好,平时的金属战靴更是换成了贴足的黑色薄底软鞋,不过……

她这身在黑暗里无形无迹的装扮,在装饰豪华、反射着月光的宫殿屋顶却反倒是极为显眼。

而且在月色之中。贴身夜行衣下掩藏的柔美曲线分毫毕现,月光肆无忌惮的在古丽妖娆的身段上涂抹出淡淡的明亮光晕,这让她眼神儿不住的往天闲那边瞄。生怕天闲忽然看过来……

更让古丽感到亏本的是,天闲今天却是平常的打扮……

“寝宫的防御力量似乎十分有针对性,我们这边根本不是重点,而且……或许是因为这里太显眼,所以反倒成了防御的死角。”天闲向寝宫的方向张望,脸色严肃。

本有些*身体感觉的古丽见天闲全神贯注的观察情况,心中稍安,稍微向天闲身边靠了靠,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哪里有人?”

“看到。听到,嗅到。”天闲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索什么,“人不是石头。血液会流,心脏也会跳动,也必须时刻呼吸,观察轻微的移动,听风里的声音,嗅四周的气味,一切都能被感知到。”

古丽不由微微出神,“你……五感这么厉害?”

天闲一笑,“当然,逆心诀可以很大程度上强化五感,我能察觉到很多你察觉不到的事,比如……你的夜行衣不淬紧,你是不是果然变胖了?”

“嗯……”古丽一张脸瞬间涨红,“你……你这个小色鬼,我……”

天闲轻笑一声,已经溜下了屋顶,“走吧,我找到突破口了。”

古丽又羞又怒,瞪着半天眼……还是赶紧跟着天闲溜下了屋顶。

虽然很想就地把天闲按倒揍上一顿,但这个想法随着天闲带着她急速移动几次后,迅速消失了。

天闲比刚才谨慎了许多,甚至会直接直接拉着古丽移动,或者是按住她强行阻止她前进。

古丽几次察觉到身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经过,但都险险的被天闲避过,而且越是接近寝宫,空气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种寒冷的意味。

很快,就把刚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全身绷紧,紧紧跟在天闲背后,亦步亦趋的前进。

“情况似乎真的有些不对。”

顺利来到寝宫外墙一个阴影中的角落,古丽也终于察觉到了这里的情况非比寻常。

“我们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天闲轻轻抹过城墙的墙砖,一个黑色的符文被瞬间冻结,“在这种角落都有反击型的防御阵法,怎么看这里都像是御敌的样子。”

“我们不会被当作入侵者吧?”

天闲看了看古丽,“那你以为我们是什么?”

“我们只是来求证八哥的遗言,我可不想被当作敌人追杀。”

“私闯皇宫,还是戒备森严的公主寝宫,不管任何理由都是死罪吧,反正都是死。罪名什么的就随便吧。”

古丽想了想,悲哀的发现天闲说的似乎的确是对的……

“可……似乎没有路了?”

寝宫外有着超乎想象高度的围墙,围墙上光溜溜的没有任何藏身处。墙头上还有守卫巡逻,周围无数双暗哨的眼睛盯着。能悄无声息的摸到墙边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想爬上去似乎完全没有希望。

轻轻吸气,银水精魄的力量在血脉中涌动,天闲的手上随之升起一个淡淡的水色光球。

“机会可能只有一次,跟紧我1

一把捏碎这个光球,天闲一道旋风般卷起古丽,一跃踏上墙壁,笔直的向上冲去。

与此同时。只听背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爆响,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尤为刺耳,随之一片寒光在天闲和古丽刚才躲藏过的一道走廊上爆涌而起,瞬间冲上半空炸了开来。

寂静无声的寝宫周围只在眨眼的功夫就炸开了锅,好几处警铃疯狂的响起,黑暗中无数影子向寒光涌起的方向冲去。

而几乎与此同时,天闲无声无息的跃起,就连衣衫破空的声音都被身体的扭动消去,幽灵般从墙头上那个惊讶于不远处爆炸而瞬间转头的守卫身后划过,一片飘叶般轻轻落下了围墙……

成功的侵入了寝宫的围墙。但落地后的天闲脸上却丝毫不见乐观,“看来情况比我们想的还要糟糕。”

外面的变故惊动了守卫是自然的,但那里只有一个被银水精魄的力量冻坏的阵法一角而已。那些守卫什么也找不到,这次入侵可谓无声无息。

但天闲没想到的是,寝宫内居然也是这样大的反应。

整个寝宫正燃起一片片灯火,无数人从黑暗中涌出来占据所有能占据的方位,全身披挂的士兵飞快跑动着,整个寝宫全部动了起来,俨然正在经历一场战争。

“没有仆役。”

躲在一处假山后,古丽看着外面的情况,忽然吃了一惊。“这是一切是早就准备好的。”

寝宫周围这样杂乱,但却看不到任何一个慌张跑动的仆役。能看到的人不是士兵就是护卫,闲杂人等一个都没有。这显然是早就驱散了无用的仆役,专等有什么情况发生而立刻应对。

“我们走,他们开始搜索了……”

天闲拉着古丽沿着假山进入了水塘,从水下游过几个回廊,在一处僻静的地方上岸,躲在了几根巨大的宫殿柱子后面。

握住古丽的手腕,火焰气息顺着手腕渡过去,暖暖的气息很快烘干了古丽身上的水渍。

看着浑身依旧在滴水的天闲,古丽有些过意不起,“你自己……”

“不必,你的夜行衣上水很少,我烘干自己的话会被看到水汽的。”

古丽瞧瞧自己的打扮,本来毫无问题,但现在却忍不住微微面热。见天闲全神贯注的在观察外面的情况,她不由也凑过来贴到天闲身上,“你说这是在做什么?”

“我身上还湿着,很冷的。”

“我在问你问题。”

天闲无奈,“我怎么知道,但在皇宫里出现这种情况实在太异常了,而且从旗号看起来……似乎只有龙四自己的士兵和护卫,她明知道这里可能会发生意外,但却没有动用皇家力量防御,真是奇怪,寝宫外面的防御力量明显不足碍…”

古丽探头向外望去,看到大队的士兵已经开始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刚刚和天闲躲藏的地方也没有放过,不过现在两人从水路潜过来,已经绕到了搜查部队的背后,算是躲过了危险。

“你在这里这么久,有没有这个龙四的信息?”

古丽直接摇摇头,“一点都没有,这个龙四就像方叔叔说的十分低调,似乎平时出门都很少,我偶尔去见大帝的时候也会遇到皇子和公主,但从来没有看到过她。”

“被大帝选为未来的掌权者,却如此低调,还真是想见见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就是不知道她和八哥说的那个蕾洁是不是真的有关系。”

“但看起来今天我们是见不到了。”古丽耸耸肩,索性轻轻趴在天闲肩膀上,无奈说道,“这么多的士兵和护卫,我可不想出去被砍成碎片……”

“反正现在是走不掉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找人。”

“那可是很多的士兵和护卫!而且你知道她在哪吗?”

天闲嘿嘿一笑,“这还用问,当然是在防御最严密的地方了。”

古丽严肃的***,***无效后,认命的被天闲拉着摸进了寝宫。

虽然很危险,但古丽也不得不承认,现在这座巨大寝宫中杂乱的情况反倒让潜入变得容易了,如果是之前那样极度的警戒状态反倒不好入侵,现在时不时就有成群的士兵跑过,到处都是一片人声喧哗,这对可是给天闲辨别方位提供了巨大的方便。

天闲和古丽一路摸向寝宫深处,几乎没有遇到什么苦难,甚至还假扮了一阵士兵跑过了一段毫无遮挡的空地。

就在两人逐渐靠近寝宫防御圈的中心位置,以为就要见到龙四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一声巨响从前方传来。

“轰————”

是什么东西撞破了厚重墙壁的声音,同时前方瞬间人声鼎沸,士兵和护卫们的怒吼声清晰的传来。

“轰————”

又是一声巨响,正经过一处走廊天闲猛然站住,“不好,我们被发现了!1

“轰——”

天闲面前的墙壁猛然爆碎,一道黑影自土石中撞出,直奔天闲。

轻轻推开古丽,天闲另一手护在身前,那人影疯牛一样撞上天闲,带着天闲向前疾冲而去。

天闲没想到对方的力量如此之强,而且浑身一股惊人的狂气疯狂涌动,强提逆心诀,瞬间力贯全身,皮肤表面绽出一层记金芒,在就要撞上走廊另一侧墙壁之前猛然一声怒喝。

双脚狠狠一跺,顿时地面崩裂破碎,天闲凝力在手,反掌按在这人肩头,猛力一按!

“砰!1的一声闷响!

天闲的身体将墙壁撞的四分五裂,而那人却被天闲一把按在地上,整张脸全陷入了地面。

直到这时天闲才看清眼前这人,他一身黑衣,还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腰上还挎着一把短刀。

这……似乎不是寝宫里的护卫,更不是士兵!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