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重聚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六十八章 重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八哥留下的信息十分模糊。△,

蕾洁,女性,十九岁,龙渊帝国普通的居民。

没有了。

身份、住址、外貌特征等等详细的信息全都没有。

在龙渊帝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中仅仅凭借这一点信息找一个人的话,或许需要花费一生的精力,然后你找到的或许还是重名的那个人。

天闲只是想碰碰运气而已,因为时间还早,古丽住所中用来铸剑的材料应该还没有被炼化法阵完全炼化。

在夜晚中热闹的酒馆中来回穿梭,打探着模糊的消息,天闲同时也和古丽商量着到底要怎么样迅速找到这个人。

既然八哥留下了这样奇怪的信息,其中必然有着独特的含义,或许还能从中得到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

在一间人声鼎沸的酒馆中,古丽无奈的整理着手上少到可怜的信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名叫蕾洁,碍…真的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吗?比如头发的颜色,高矮胖瘦,大概居住在什么区域,起码告诉我到底住在龙渊帝国东南西北哪一个方位上?”

期待的望着天闲,但天闲给古丽的回应只是耸了耸肩膀,“这个……真的就不知道了。”

古丽吐了口气吧,“好吧好吧……那么我们就用现在掌握的信息来大概的预测一下找到这个女孩的几率是多少吧1

拿出专业的口吻,古丽说道:“蕾洁这个名字不算常见,但也并不稀有,算是一个中等普遍的名字吧,不考虑姓氏的话,在一千个女孩当中绝对会出现重名的现象。按照龙渊帝国的人口比例,再考虑到年龄整岁的误差,目前十八岁到二十岁的女孩少算一些的话应该有二百万。”

古丽一边说着一边在一张纸上用笔计算着,看到二百万这个数字她不由懊恼的揉了揉额头,“也就是说,现在龙渊帝国境内最起码有两千个叫做蕾洁的女孩分布在全国各地。都是我们要一个一个去排查的目标,而且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

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古丽也耸了耸肩膀,“我们不知道这个蕾洁的特征是什么,如果现在我们前边那个酒桌上的两个女孩都叫做蕾洁的话,那么非常要命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要找的是哪一个?”

天闲看了看前面酒桌上和两个男人一边高声说笑一边大口喝酒的女孩,也是叹了口气。

显然,按照八哥留下的信息去搜索这个蕾洁是不切实际的做法。

短期厚实的木头酒杯,古丽喝了一口清爽的冰酒。“那个八哥留下的信息里,一定还隐藏着什么东西才对,否则的话这个信息完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这样一个女孩。”

天闲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古丽的话,可是八哥的信息十分简短,连再多一点的痕迹都没有,自己也和四姑娘讨论过几次。但是都没有再从这个信息中挖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八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说……他到底要告诉我什么?”

古丽瞧着天闲那看着自己的目光,无力的说道:“我怎么知道那种心理阴暗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不过他肯定是想要告诉你什么,而且已经做到了最大限度,并且的确留下了给我们能找到线索的机会。”

瞧瞧桌上那张写满了各种信息和推论的纸,古丽还是摇摇头,“但我们现在还没能抓到这个信息的要点。”

“要点……”天闲喃喃自语,一时陷入了深思。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一直在外面乱逛也不是办法,或者再去问问渡婆,她显然知道些什么。”

“没有用的。”

说起渡婆天闲就一肚子火气,先不说自己手臂上被莫名其妙的留下的奇怪的黑纹,单说八哥留下的消息这件事。渡婆十分显然了解一些内幕,但她却闭口不谈。

“她让我们在城里转一转,还说这个蕾洁或许真的存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那个蕾洁就在这座帝都中吗?”

“问题在于……就算她站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她是我们要找的人。”古丽毫不留情的把问题打回了原点。

“好吧……”天闲无奈的伸了伸懒腰,“今天就到这吧,先回去休息,等睡饱了再来想这件事,我总觉得,在这里能找到一些线索。”

两人直接原路返回,路上也是讨论不止,可惜终究是没有什么结果。

不过回来的路上天闲倒是注意到了一件事。

“后边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天闲瞧瞧背后。

好多人***在一起向这边张望,而且偷偷摸摸的跟在背后,从酒馆就一直跟着,似乎人数还越来越多。

他们有非常普通的人,也有一些比较厉害的圣痕继承者,似乎也不是什么统一组织的人,而且天闲发现似乎刚才一个路过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飞快的加入了跟踪的队伍。

“没什么,不用管他们。”古丽的脸色有些无奈,“快些回去他们自然就散了。”

天闲一听古丽这是知道详情的,自己仔细的想了想,忽然间明白了过来,“那些……难道都是你的崇拜者1

古丽立刻露出一副“我求你不要说了”的表情,“我们加快速度吧……”

天闲不由一阵好笑,古丽的人气看来在龙渊帝都也丝毫不受影响,当初在雷霆古城她一战成名,现在无数过光环加身,什么圣灵殿最高规格的通缉犯,最美丽的化物者,进阶最具戏剧性的圣痕继承者等等给,这些还是比较正常的头衔,诸如什么腿最长的圣痕继承者,嘴唇最***的通缉犯等等简直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命运的岔路口,无数人见证了古丽的新生。见证了一个圣痕继承者挣扎求存的坚毅,那一刻她被寄托了太多的情怀和希望,给了无数同样挣扎求存的圣痕继承者希望和鼓舞,从那一天开始,她注定要成为一个被传颂的名字,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就如同古丽所说。当开始接近古丽的居所时,那些慕名而来的追随者开始渐渐退去了,因为这里已经是皇家的禁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三五成群游荡的地方。

虽然古丽没有直接住进皇宫,但明面上身为天闲派来的使者,龙渊帝国自然是要被妥善安排的。

这一片街区就算是皇家的御用生活区了,专门供一些国宾居住,环境清幽,不受打搅。是个十分不错的地方。

转过街角,天闲和古丽还没接近住处,忽然间天闲停下了脚步。

古丽随之停下,“怎么了?”

天闲脸色有些古怪,“有人……在我们的房子前停留。”

“有人?”古丽露出戒备之色,“敌人?”

“不不……敌人似乎……不大会这么冒失的站在大门口,而且……”天闲耳朵动了两下,“似乎……还在说笑。”

“说笑?”古丽不由看了看前方。街角上两个龙渊帝国的皇家士兵就戳在那,这个地方普通人可是进不来的。谁会跑到这里来站在别人家大门口说笑?

“嗯……是两个……都是男人。”天闲仔细辨别空气里传来的震动,“似乎……有点熟悉。”

猛的,天闲一拍双手,哈哈笑出了声来,“是他们两个!我们快走!1

古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天闲已经一窜上了半空。直接踩着旁边的房子向对面的街道跑去。

“喂……你,你……”古丽正想也跳上去,眼角余光却发现街角那两个士兵已经跑过来了……

这个小***!

心中诅咒了天闲一句,古丽毫不犹豫的也跳上了房梁,飞快的消失在夜幕中……

在古丽的居所前。两个人正在大声说笑。

其中一个一头黑发,身上是简单的长袍,这个中年男人面带笑容,一双不大的黑眼睛闪闪发亮。

他对面靠在墙壁上的是一个看起来风尘仆仆,似乎才赶了很远的路的老人。

这个老人看起来大概有六十岁左右,一头银发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虽然厚厚的斗篷上还带着路途的灰尘,但人看起来却精神无比,丝毫看不出衰老之态,在他背上背着一把极其显眼的大剑,剑身比他的身体还要稍长,剑尖几乎拖到地上。

“那个小鬼真的会回来吗?说不定已经和那个小姑娘跑出去花天酒地了。”黑发的中年男人坐在台阶上,随口抱怨着。

银发老人瞄了一眼房门,“屋子里有那么重要的东西,今天一定会回来的,我们打赌,两瓶酒1

“方叔叔!汉克大叔!1

银发老人的话音未落,天闲的叫声就从另外一条街上拐着弯的飘了过来。

“哈哈1哈克一声大笑,“方良啊方良,你又输了1

“我说汉克,我还没答应你和你打赌呢1方良顿时满脸苦笑。

“总之这酒我是记下了1汉克笑着,抬头一瞧,天闲已经一只灵猿般从另一边的房子上跳了起来。

轻盈落地,天闲定睛一瞧眼前的两人,顿时咧嘴笑了起来,这两个大半夜在别人家大门口说笑的家伙一个自然是熟悉的方良,另一个是自寂静森林一别之后就再没有见过的冒险团团长,汉克。

“哦~~”

汉克一见天闲,顿时高兴而惊讶的迎了上来,“小鬼头!你居然长这么高了!在寂静森林里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呢1

哈哈笑着走上来,汉克张开双臂给了天闲一个熊抱。

天闲这个时候也忽然发觉,自己似乎长高了,当初汉克教授自己那一招“蛮斩”的时候,记得站起身只要一抬手就能摸到自己的头顶,而现在自己已经到汉克的下巴了。”

“汉克大叔,好久没见了1天闲见到汉克自然是兴奋至极,当初在寂静森林的时候,要不是汉克主张救回自己,那么恐怕离开火雾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了森林的肥料。

“当然是四处寻宝。”

汉克哈哈大笑,“我可不像你……到处惹是生非,我每次寻宝回到城市都能听到你闹出了更离谱的事。”

天闲嘿嘿而笑,“都是那些家伙难为我,我哪有去惹是生非。”

“说的你好像是个本分的好孩子一样。”方良在一旁也是哈哈大笑,“好多时候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找我问你的消息。”

“不会的……如果有那样的家伙就告诉我,我一定替方叔叔把他们彻底摆平1

等古丽赶过来的时候,看见一老一中一少三人在大门口哈哈哈的聊着,顿时感觉这画面有些奇怪。

“哦~~~这不是那个小姑娘嘛?”汉克一眼瞧见了呆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古丽,“不错不错,比那个时候精神的多了,这短时间看起来也没有荒废,嗯……关于你的传说似乎丝毫不必这个小鬼少。”

古丽嘴角抖了两下,那些什么传说简直让古丽无可奈何。

“呃……方叔叔,汉克……汉克大叔。”古丽对于汉克更多的还是敬畏,说起话来也有些拘谨,打起招呼都小心翼翼。

天闲倒是立刻把古丽拉了过来,重新介绍,“方叔叔,汉克大叔,这是古丽!不过……已经不是寂静森林里那个古丽了,你们也该都知道。”

两个无良的中年人与老人的目光都是在两人之间来回瞄了好几次,瞄的古丽满脸通红之后,这才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小子!快让我们进门去吧!在门口站了这么久,连茶水点心都没有!我可是又渴又饿。”方良毫不客气,直接就往门里走。

天闲自然是开心的很,“请进请进!哦对了!今天有好东西给你们看1

“好东西?”

汉克和方良对望一眼,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小子,你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丢在这里就走,可是让我们两个都为你担心埃”

“不会不会!我可是有防范的1

天闲飞快把两人迎进去,“说起来汉克大叔你又变精神啦,真是越来愈年轻。”

“哼!臭小子又拍我的马屁!是不是想在老头子我这挖些招数去?”

“哈哈!一眼就被识破了……”

“嗯……有好酒的话就好说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