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六十章 混乱(十二)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六十章 混乱(十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群疯狂的向地下城市仅有的几个出口拥挤而来,每一个出口都有千人以上,而且这样的***立刻引来了更多的人向出入口靠拢。∈♀,

“我有血宗大人的特赦腰牌!让我们一家出去!!1

人群中类似的呼喊声此起彼伏,涌上来的人群之中几个每隔几个就有人手持腰牌,并高高举起的大喊。

守卫们紧张至极。

平常这出入口每次也就只有三五人进出,多说也不会超过十个人,如今比平常多一百倍的人群忽然涌来,每个守卫都倍感压力。

杀掉这些无视命令的人?

按照血宗的命令,这些人应该立刻斩杀,可……可十个八个都可以,就算百十来个也能轻松应付,但是现在……

人群中全是发红的双眼,死死盯住守卫们手上的武器,他们明白这些守卫是杀人不眨眼的,但他们不后退,因为根本没有退路可走!

整个城市正在被迅速冻僵,老人正在挣扎,孩子正在哭泣,地下裂隙好像发了疯一样把让人心生恐惧的吼叫声传遍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而岩层深处的巨大震动似乎也预示着这座城市即将发生什么可怕至极的事!

现在唯一的生路就在眼前。

守卫们和人群对峙着,并且不,因为更多的人正在疯狂的向这边涌来,城市中的守卫部队明显已经不够用了,那些本来以一敌十的血徒们,只要他们敢阻挡那些人群的脚步,立刻就被无数拳脚淹没……

每一个守卫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孤立无援,数十人要面对数千,甚至上万情绪激动的暴民。他们很可能在几秒钟内被杀掉。

“都后退!1

守卫队长怒喝着跨前一步,“你们难道都想被血宗大人……”

“啪!1一块腰牌打在这个守卫队长的脸上。

这守卫队长一愣,正要放声怒吼,人群中已经有人冲了出来……

场面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

人群如一道洪流疯狂的涌了上来,那个守卫队长瞬间被淹没,而那些守卫们则是脸色白的后退。飞快的后退,在他们眼前的根本不是普通的居民,而且最凶猛的野兽,只要被对方抓住,绝对有死无生。

“退!退到通道里1

守卫们飞速后退,并收缩进了狭窄的通道中。

这座城市的四个出入口都十分狭窄,顶多能容纳二到三个人并肩而过,可以说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全副武装的守卫只要两人并肩。将武器架起,立刻就能构成一道防线,后面的守卫将长矛从前面的守卫肩上伸出,立刻就构成一面矛墙

狭窄的通道只能有两三个人并行,人多的优势荡然无存,这些居民们全凭着人多势众才敢这样强行闯关,要一两个人单独去面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守卫,顿时所有人都止步不前。

这种情况几乎同时发生在每一处出入门户处。这也是这些守卫的一种御敌手段。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守卫在矛墙后拿出刚才趁乱捡来的腰牌。对着自己身上的腰牌一一验证。

居然全是真的!

有人煽动人群冲击出入门户!

这个守卫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平时连正眼看这里都不敢的居民们会疯狂涌来的原因,这腰牌大量出现,恐怕之前还经过某种手段被人证明过真伪,所以今天才会有这么多人不约而同的冲过来!

“所有人给我闭嘴!!1这个守卫运足了力气,放声大吼,吼声在狭窄的通道内嗡嗡作响。震的其它同伴双儿鸣响。

举起那块腰牌,这个守卫继续大声吼道:“你们腰牌……”

他的话到此为止了,因为人群里忽然间传出一片惊呼将他的声音瞬间压倒。

就在人群中,一道光芒升上了半空,在一片惊呼声中。古朴奇怪的音调飘了起来,而受到惊吓的人群立刻分向两边,原地顿时显露出两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来。

“是他们!1

虽然两人都披着黑色斗篷,可守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天闲和四姑娘,这两人的外形实在是太过好辨识,何况天闲腰后的荒尘大剑简直是标志性的物件。

天闲一脸坏笑,那几个奇怪的音节早已经念完,“大家最好堵上耳朵,不然的话可能会晕倒的。”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天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听到地下裂隙方向猛然间爆发出惊人的怒吼声,在地下仿佛有千万只恶魔在放声狂吼,这吼叫犹如千军万马摧枯拉朽的在整个城市中激荡起来。

人群顿时发出惊叫声,好多人被震的头昏眼花,几乎所有人都立刻去捂耳朵。

包括那些躲在狭窄通道里的守卫。

可惜,他们带着防御力卓越的厚实头盔,并且为了保证听力头盔是在耳朵出进行了特别加工,外面是摸不到的,再加上他们的金属手套……

凶猛的声浪一下子挤进了狭窄通道,发疯般震荡起来,这几十个守卫猝不及防,几乎一瞬间全被震的失去了意识。

眼看着守卫们的武器掉落,身体也软了下来,围住出入口的居民们发出了一片喜悦的呼声,人群立刻向前冲去。

那些堵在通道里的守卫们被人流推着,好像破箱子一样立刻被推到了狭窄的通道尽头,将这些守卫往两边一甩,疯狂的人群飞速向前奔跑。

而天闲和四姑娘早消失了踪影。

“干的不错1

在这个出入门户背后,天闲和四姑娘躲在这里,探头探脑的看着乱成一团的城市,而三角正在地面上写写画画,似乎在做着什么。

“没想到诺玛主人的阵法有一天会用来收集声音……”三角叹着气。

早在之前天闲挨个出入门户拜访的时候,就已经让三角暗中留下了最最简单的***形阵法,这个简单到极致的阵法没有任何用处,除了可以引导气流走向之外。

在地下寒脉的守护兽爆发出惊人怒吼的同时。三角启动了这些阵法,那些死守门户的守卫们是不出意料的被汇集的声音活活震晕了。

血宗还立在远处,杂役区距离每一个出入门户都很远,赶过去解决问题是完全不现实的,而在听到了那突如其来的怒吼声之后,血宗明白一切都晚了。

四个门户的外围都已经失守了。人群正疯狂涌入,血盟总部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居民大规模逃跑的情况。

“血宗大人,出口那边似乎……”听到出入口那边不断传来的喧嚣声,很多血徒都开始不安起来。

血宗却显得十分冷静。

“没关系,就算能进入向地面的通路,但这四条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走到的,那些人既然想要找死,不必理会他们。”

“可……可是那个小子1

这句话似乎立刻让血宗浑身的气息寒冷了很多,他沉默了一阵。望了望四个门户那边混乱的状况,说道:“现在派人去清剿已经太晚了,收缩所有部队,全力防守两个可疑地点。”

血徒们顿时一愣。

“血宗大人,那城内?”

“由得他们去闹,喜欢找死我们不必阻拦,现在要注意的是圣灵殿的动向,不能自己乱了阵脚。”

血宗慢慢走回位子上坐好。悠然的态势让周围一种核心血徒们不由心中大为敬佩,在这种看起来似乎一切都要崩溃的情况下。而且是刚刚还暴怒无比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有如此冷静的思考,这让每个血徒心中不由又升起了希望的火焰。

“关于那个小子1血宗又一次思考了一会,“你们不必再去管他,我会派人去好好的收拾他,绝对不会让他逃之夭夭。”

“是!属下现在立刻就去城中撤回所有的部队1

血盟内的核心成员们急速开始行动。

血宗凝望着混乱一片的城市,忽然冷笑了一声。“想趁乱逃走,还是想要打乱我的阵脚,趁机让圣灵殿进攻?”

自然自语着,血宗忽然显得轻松了起来,“无论哪一样都是不可能的。小***!你根本不了解血盟到底有多强大1

“轰————————”

岩石深处传来了惊天的炸响,这一次震动的强度远超从前,简直好像发生了地震一样。

血宗脚下的地面出现了裂缝,那张名贵的椅子顿时歪了一下,这让血宗大为皱眉。

“果然是和戍勾结,所以一切的时机才会配合的这样恰到好处。“血宗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说道,“有事立刻去大殿禀报,我要回去休息了。”

血徒们对于血宗如此从容的姿态自然是钦佩不已,但血宗现在说要回去休息,这无论如何似乎都有点不合时宜,从容归从容,现在可是一大把的麻烦等着处理呢。

“血宗大人1一个血徒立刻上前来,“血宗大人,裂隙那边的封锁工作正在进行,但是现在城市的温度正在不断降低,地上的冰也越来越厚,不知道……”

“不必理会。”血宗根本没有停下脚步,“如果这种情况可以一直持续下去,那么这座城市早就不复存在了,这是敌人在吸引我们的视线,很快这种情况就可以缓解,作为应急的手段,把裂隙立刻封住就好。”

“是,是!属下明白1

不得不说,血宗的从容镇定给了所有血徒莫大的信心,大家镇定下来开始在一片混乱的城市有条不紊的进行各种布置,而血宗则自己返回了血盟大殿。

“让罗都回来吧1进入大殿,在身边无人时,血宗终于又一次开口。

“你确定他已经逃走了?”还是那个声音在血宗身边问道。

“四道门户已经被打开,那些普通人或许没办法逃出去,但如果是那个小子,很简单就能达到地面,但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他逃走。”

“那么你自己去抓他把握似乎更大一些。”

血宗一笑,“我?我不必冒这个险,邪眼的火焰可是很厉害的。”

“那罗都他……”

“最好用的剑,闲置就是浪费。”

罗都正带人在城市里四处搜索天闲的踪影,一个神秘的声音在他耳边出现,迅速将他引导向了其它的方向。

几分钟后,罗都的队伍立刻解散,他只带了二十几个亲随,飞快的赶往血盟大殿。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杂役区和采石场区域的岩壁开始出现剧烈的震颤,外表不断膨胀断裂,大块大块的破碎岩石砸向地面,隐约间似乎能听到从岩壁深处传来的奇怪而有节律的厚重声响。

没一次声响,岩壁就向外凸出一块,爆裂的岩石随之四散掉落。

驻守在岩壁周围的血徒们紧张无比,手心中全是冷汗,所有人心中都明白眼前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圣灵殿开始毫不掩饰的进攻了,正在岩壁背后使用某种手段快速的打通岩壁。

很快这座曾经如不破堡垒的城市将会成为战常

……

与陷入无尽混乱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血盟大殿内一片寂静。

在一个隐秘的房间中,四面墙壁上镶嵌着巨大的不知名宝石,宝石构成四面巨大的阵***在缓缓运转,四个影像在四个巨大阵法中模糊的闪烁着,呈现出的是地面上的四片风景。

血宗立在巨大的房间中央,望着四个巨大阵法真的四个影像,安静的等待着什么,他一言不发,也不显得焦急,城市里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和他没有关系。

罗都单膝跪在房间门口,背上背着他赖以成名的罗都神剑,同样安静的等待着。

终于,血宗的身体动了一下,完全转向了他身后的那个巨大的阵法。

在这阵法中呈现出的是一片荒漠,稀疏的植被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偶尔的怪石头看起来让人有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而就在一块掩在草丛中的怪石后,正有一个人探出头来小心的张望。

这人披着黑色的斗篷,似乎想极力掩饰身份,但还是在影像中留下了一个正面,被血宗看的清清楚楚。

纤细的身姿,柔媚妖冶的面孔,那眼眸好似含着一汪秋水,楚楚动人,只是简单的一个张望动作,却也好似风情万种,让人无限流连。

是四姑娘!

“去吧1血宗沉声说道。

“是1

罗都立刻起身。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