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混乱(十)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五十八章 混乱(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宗大人,地下寒脉中的不明怪物似乎越来越多了,关于这种怪物,不知道您是否有所耳闻。strong.NET/strong~,”

天闲再返回血宗大殿的时候被告知血宗已经回到杂役区,于是立刻赶来,并且还带了一张自己画的那些怪物的画像。

这张画一展开,血宗沉默了下来。

而所有看到这张画的血徒们无不面面相觑,露出满脸茫然之色。

不得不说,天闲这幅画实在是画的太过于抽象了一些,天闲的父亲天正则为了纪念亡妻曾画了一幅画像,那张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天闲显然没能从他那里学到一星半点的绘画技巧。

这张画就算是四姑娘在一旁都看的直皱眉,她实在是不能在从张画上的东西和寒脉中那些怪物之间找到任何的联系……

四姑娘觉得,或许直接画一个冒险团会更加形象一些。

“就是……这样的怪物吗?”血宗居然看懂了。

“嗯1天闲也十分认真的点头,“就是这种东西,很多,现在起码要有一千以上的数字了,而且地下寒脉的水位已经马上就要淹没裂隙最下部了。”

血徒们一阵议论纷纷,虽然血宗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当作什么问题,但现在城市里的温度已经降低了许多,地上全是冰霜,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印象。”血宗浑不在意的回答,“而且现在要担心的也不是这些东西,地下寒脉已经保护了这座城市无数岁月,但自然之威无法想象,就连诸神也要敬仰世界本源的力量,这必然是地下某种力量的波动。圣灵殿绝对没有能力促成这样的影响,如果他们有那样的力量,我们血盟也早就不会存在了。”

血宗站起身大声说道:“大家不必担心!地下寒脉不会长久的造成这样的影响,所有人做好御寒的准备,我们或许马上就要迎来与圣灵殿的战斗,在这个时候不要让多余的事分心1

血徒们顿时一阵呼喝响应。

天闲心中一声无奈的叹息。血宗这个决定,可是要把整个血盟推进深渊啊,在金纹兽的呼唤下,地下寒脉将会无止境的上涨,那些守护兽也终将涌入这座城市,很快,这里就将变成还买流动的一个新的地下溶洞。

所有人都会死。

“天闲!但你一定要仔细查看寒脉的动向,万一出现了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们也好做出第一时间的反应。”血宗一幅这是很重要的任务的口气。

“是。”

天闲答应着。心里却明白血宗是要在这个时候把不信任的人打发走。

“还有一件事我想向血宗大人禀报。”

“说。”

“关于现在发出的震动……”

天闲这句话立刻招来了无数目光注视,而且就好像回应天闲的话,在岩石深处又是一个强烈的震颤袭来,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轰响。

人的适应性真的十分厉害的东西,第一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惶惶不知所措,而现在这些血徒们已经可以瞬间站稳身体,等颤抖结束后站直身体。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天闲知道每个人的心中对这种震动都满心忌惮,否则自己这话说出口就不会吸引如此多的关注了。

“你又有什么发现?”血宗似乎有点期待。

“关于这种震动。我又想出了一种猜测,并且制定了相应的策略,其实这也有可能是自然形成的震动,如果是这样的话……”

血宗直接打断天闲,“不必再说了,这种事必然是圣灵殿的人在搞鬼。哪有这么巧的事,岩壁爆炸和这种震动同时传来,而且这种震动节律性如此之强,只能是人为的1

天闲暗中一笑。

看来,果然是圣灵殿在地面上搞鬼。而血宗也的确有某种手段可以观测到地面。

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天闲闭上嘴巴,“血宗大人如此肯定,看来一定是如此了,天闲告退。”

迅速返回裂隙边的破屋,天闲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这几天来,天闲和四姑娘都没怎么睡好过,在等待最后时刻的这一点时间里,天闲原地打坐,逆心诀温和的运转着,飞速的祛除身体的疲劳,将每一分生命潜力恰到好处的激发出来,让身体开始向最巅峰的状态调整。

四姑娘起初就坐在天闲身边,闭目养神,但很快就昏昏欲睡,天闲睁眼看了看她,轻轻带了下她的肩膀,让她依偎在自己肩上,沉沉睡去。

……

当天闲睁开眼时,已经是地下城市的破晓时分了。

这一夜虽然剧烈的震动和巨响从未停歇,甚至又有频率加剧的趋向,但天闲现在却精神百倍,三角在四姑娘身边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守护阵,倒是也让她好好的睡了一觉。

两人起身,抖擞精神,眼中都是神光熠熠。

抬起手,天闲看了看手背上的三道金色蛇牙痕迹,深吸一口气,“胜败在此一举了1

四姑娘微微点头,“妾身誓死追随天小哥。”

天闲笑笑,“活着和我一起走就好了,可别想着誓死之类的事,只要活下来,就什么都有可能。”

“嗯,天的对。”

天闲微微无奈,四姑娘现在似乎有点过于迁就自己了,自己说什么,她就应什么……这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盘膝坐下,天闲恰好法印,再一次用古老的语言念出一串串古怪的音符。

一道光环立刻在天闲身体周围亮起,同时天闲手背上的金色痕迹也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四姑娘安静的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的望着天闲,她清楚的知道,这些日子的一切谋划,一切布置。为的就是接下来极其短暂的一点点时间的行动。

“咔咔咯……”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四姑娘发现脚下的冰霜凝结的速度开始成倍的增长,冰霜凝结的声音清晰入耳,那一条条一道道的凝结痕迹带着让人极度的不安飞速浮现出来。

忽然间,一阵怪异的嘶吼声传来。

四姑娘不由向破屋外望去,那声音是裂隙的方向传来的。

地下寒脉的守护兽们开始加速向地面进发了。而寒脉的水位也随之进一步上涨,从地面上飞速凝结的冰霜,四姑娘就能完全推测出现在裂隙中的情况。

“大人!情况不妙1

屋外迅速传来了血徒守卫的惊呼声。

天闲睁开眼,从床上一跃而起,拉起四姑娘的手向外冲去,“我们走1

屋外的血徒们正在焦急的等待天闲出来,只听“砰”的一声,那扇破门被撞飞,一个倒霉的血徒正站在门口。当初被门板一起砸飞。

所有人顿时一愣,而这时天闲已经拉着四姑娘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大人……您这是?”领队的血徒愣愣的看着天闲,因为对方的荒尘大剑不是挎在背后,而是拿在手中。

“真是抱歉!但现在小爷我可是不再奉陪了1

天闲把荒尘大剑往地上狠狠一插,那受到守护阵强化的地面应声崩裂,蛛网般的裂缝闪电般四面扩散,没等那些血徒反应过来,凶猛的热浪已经从地缝中喷涌而出。所有人全部被这热浪直接撞飞。

“哈哈!去告诉血宗那个***!小爷我拿了他的宝物,现在要回家吃午饭了!今后有缘再见1

荒尘大剑卷起火热的旋风开路。那几十个血徒被吹的东倒西歪,连天闲的身体都近不得就全部被打飞出去,等其中结实一点的从地上爬起来,天闲早带着四姑娘跑的无影无踪。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去禀报血宗1最后也不知是谁忽然冒出一句话,这才惊醒了众人。所有人连滚带爬,飞速向杂役区冲去。

杂役区岩壁前的血宗满脸凝重。

不只是他,所有的血徒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地面上的冰霜正以一种骇人的速度不断凝结着,要是你站在原地太久而没有移动的话。立刻就会被冻住鞋子!

这绝对已经不再是什么可以忽略的小事,要是按照这个速度,那么用不了几天这个地下城市就要被完全冻结。

城市中惊人的呼喊声已经抑制不住的传来,忽然间冰霜凝结的速度加快似乎压垮了更多人的精神,那些跪地祈祷的人惊叫的从地上跳起,否则他们就会被冻在地上,眼看着冰霜将地面飞速冻结,惊慌和恐惧好像瘟疫一样在城市里疯狂蔓延,再没人在大街上抱成一团,再没人在街上祈祷,取而代之是疯狂的尖叫和毫无目的的奔跑……

“血宗大人!属下现在就去城中平息混乱1罗都当先站了出来,现在他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血宗轻轻挪动着脚步,他凝望着地上的冰霜,身上散发的寒气简直比空气里的寒气还要冰冷,“情况有变,天闲为什么没有回来报告?”

罗都大声说道:“那个哗众取宠的小子根本不值得信任,现在不是指望外人的时候1

众多血徒的目光都望了过来,显然现在情况有一次出乎预料了,本以为不会成为***烦的状况忽然间变成了不得不立刻处理的问题,现在每个人都想在这个时候有所表现。

“立刻派人去把天闲给我找回来!我要亲自问他1血宗没有如大家想的那样立刻发布命令,而是执着的要见天闲。

“血宗大人1罗都对此大为不满。

“你去1血宗一指罗都,“立刻去!立刻去把那个小子给我带回来,带到我面前来!如果他不肯,格杀勿论1

血宗的声音忽然高亢起来,他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而他最后一句话也瞬间点醒了所有的血徒,大家立刻明白了血宗的心思。

几乎是异口同声,数十人一同站了出来要和罗都一起去抓天闲回来。

“血宗大人!1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血徒飞奔而来。“不好了1

血宗猛的转身,环绕他的黑色气息狠狠的抖了两下,他立刻认出了这是陪同天闲去裂隙的血徒之中的几个。

“出了什么事!?”

这几个血徒跌跌撞撞跑上来,身上还带着磕碰的伤痕,来到血宗面前一起跪倒,“血宗大人!那个小子。那个小子他……他跑了!1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简直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跑了?”血宗牙齿咯咯作响,“你是不是疯了?在这里他能跑到哪去!?”

这个血徒被吓的脸色发白,“属下,属下也不清楚,但他把我们全都***,还说什么再不奉陪了1

众人一阵讶然,在这个封闭的地下城市说出这样的话,这简直是找死!

血宗气的浑身发抖,虽然按理说在这个地下城市是跑不掉的。但是对方既然敢放出话来,那么肯定已经做了布置,而且最主要的是先前他可是得到了许多便利条件活动。

“哦对了!他还说什么……拿了血宗大人您的宝物,要回家吃饭什么的……”

一瞬间,全场寂静。

大家大眼瞪中的藏宝库!

血宗身体周围的黑暗气息疯狂的抖了起来,“拿了我的宝物?”

自从天闲来到血盟之后所有的情况飞速在血宗的脑子里闪烁而过,血宗疑惑的发现根本找不出天闲在什么机会中拿走了自己的宝物。

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拿走了什么样的宝物?明明大部分时间他的行踪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猛然间。血宗想起了一件事。

那一天地面不自然的颤抖,而且震源似乎很近,就在藏宝库的方向,自己曾经去探查,可是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现,那段时间里的话。天闲是在……

一口钢牙咬碎,血宗忽然发现在那个时间段里,天闲是没有在外面活动,而是躲在自己的小窝里,完全回避了自己的眼线。

“这个小***!1

血宗一声咆哮。全神黑芒大涨,澎湃的莫名力量疯狂鼓荡,那个说话的血徒首当其冲,当即被震的倒飞出去,撞在地上一连喷了几口血,顿时委顿了下来。

“所有人在这里待命!1

血宗怒吼一声,转身就像血盟大殿行去,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藏宝库的安危,如果说当天是自己疏忽了没有发现入侵者的话,那么血盟的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的,单单是那一件秘宝就关系到整个血盟的命运。

“轰!!!!1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巨响在城市中炸开,远处一道火光高高窜起,狰狞如鬼般越上半空,飞速弥漫开来。

“地下监牢1血宗看着那个方向,一下意识到了什么。

“血宗大人!血宗大人,不好了1

所有人惊怒交加的望着爆炸发生的方向时,几个鼻青脸肿的血徒从自杂役区的小路飞奔而来,看他们的装束,全是地下监牢的狱卒。

“血宗大人!尤金跑了1

虽然地下监牢方向的爆炸已经让每个人都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现在这几个狱卒亲口说出,所有人心中都是凉了半截。

尤金跑了?

在这个时候跑了?打死也没人相信他的逃跑和天闲是无关的!

血宗浑身哆嗦着,“说……给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几个狱卒跪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刚才在监牢里例行巡视,发现尤金的牢房空着,属下赶紧进去检查,可是不知道尤金从什么地方忽然出现,把我们全部***跑了出去,地下监牢所有人都动员起来了,属下只是先行来向血宗大人禀报。”

“所有人全部动员?”血宗盯着远处高空的浓烟,眉头突突直跳,这个时候那边忽然发生爆炸,想必是尤金已经强行突破了。

“血宗大人恕罪!属下实在不知道尤金是怎么解开寒铁锁,又是怎么消失在牢房里的,我们真的尽力了1尤金跑了,这些狱卒可都是要掉脑袋的,他现在哭诉已经是唯一活命的机会。

血宗感到脑子里嗡嗡作响,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尤金是怎么打开寒铁索,又是怎么消失在牢房里又忽然出现的。

这本是尤金执行的一个计划,他牺牲自己,假扮被血盟排挤的人而逃脱,然后因缘巧合加入圣灵殿,从此成为安插在圣灵殿的钉子,这个计划有很大风险,因为出于保密的需要,没人知道尤金是血盟的密探,他必须要靠自己逃出去才行,如果在逃跑的过程中被击毙,那么他就白死了!

当然为了能让他成功的逃脱,会有一些暗中的助力,比如悄悄打开他的寒铁索,并且在牢房里建造一个简单的暗格……

尤金的身份,尤金带走的情报,无比真实的逃脱过程,还有圣灵殿密探亲眼看到尤金受刑的一幕……这一切本来天衣无缝。

但……这一切都是天闲计划的!

而现在天闲已经跑了!

那么尤金的计划……纯粹的就是一个陷阱!

尤金要么这次已经死定了,要么……就是真的要逃跑!从此变成圣灵殿的人!

“噗!1

脑子里回想着天闲来到血盟后做过的一切的一切,血宗猛的吐出一口血来,顿时现场一片惊慌杂乱。

--

今天是五千字,明天应该是六千。。u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