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小聚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四十六章 小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八哥是食灵者,这件事让血宗十足的意外,而且似乎也头疼无比。※%,

本来那道防线已经基本成型,天闲觉得血宗应该找自己去重新说明一下八哥的情况,但是连续两天,血宗却毫无动静。

“你猜血宗在做什么?”

血芽殿的巨石上,天闲在为四姑娘做最后一次治疗,轻轻将配好的药水在她脸上涂匀,***进穴道中,特别是双眼附近。

四姑娘已经很喜欢这种感觉了,每次整张面孔似乎都变得通透起来,比从前做任何养护都来的舒服。

“血宗现在一定头疼为什么这座隐秘的城市里有这么多的隐患存在,毕竟从前这里可是号称最安全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已经被圣灵殿渗透殆尽,食灵者的事也是一个打击,血宗或许在考虑要不要调集食灵者保护这里了。”

天闲把四姑娘的头扶正一些,轻轻揉着她的眼眶,推测道:“应该不会吧,要想防守这里,一个两个食灵者可是没用的,可是食灵者这类人天生就是极度危险的,弄一百个回来的话,简直比圣灵殿的大军攻进来还可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引起了虚灵的***,那样的话这座地下城市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四姑娘咯咯一笑,“天小哥,妾身忽然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这座地下城市本来是血盟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庞大而隐秘,是血盟存在的根本,但是自从天小哥来了这里之后,这个地方真是麻烦不断,简直好像一张纸。一戳既破。”

“啊,我可是来制造混乱,趁机截人的。”天闲也不由大笑起来。

四姑娘舒服的吸了口气,“天小哥,妾身现在有一个想法,不知应不应该说。”

“哦?你这么说。明明就是想说喽。”天闲敲了敲四姑娘光洁的额头,笑道,“我听着呢。”

四姑娘微羞,“人类******不已,自从破碎时代结束就从未停止过战乱,这是血性男儿的时代,天小哥或许没有发觉,但其实自己已经拥有了牵动***局势的能力,今后……可曾想过要称霸一方。自立为王?”

“想过。”

天闲干脆无比的回答让她微微一怔,但随即心中一喜,“这么说,天小哥早有准备,这次来接妾身,是否……”

“那倒不是……”天闲的话立刻让四姑娘诧异的停下了自己的话,“我的确是想在一个地方有自己一个家的,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什么一方霸主。我对那个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不想让别人老是来找麻烦而已。而且我来接你也不是为了扩充军备。”

转到四姑娘眼前,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让她睁开眼,天闲笑呵呵的说道:“用我们老家的话说,我觉得我们很投缘,而且我父亲告诉我,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女人为自己而受苦。我觉得我有足够的理由来接你离开这。”

四姑娘茫然的望着天闲。

“治疗结束了,擦擦眼睛,重新看一下周围吧。”天闲咧嘴一笑,开始收拾周围的药材和银针。

四姑娘这才反应过来,眼中的世界似乎又变的清晰了很多。

连忙洗了洗眼睛。擦干水迹,来到窗前向外一望,四姑娘立在窗前,一时人都有些醉了。

没有体验过世界堕入黑暗的人,无法体会光明是一种多么奢侈的东西。

“天小哥……”四姑娘转过身,声音都有些发颤,双眼完全复明让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闲收拾着东西,笑呵呵的说道:“谢绝以身相许,但如果你现在想来送一个拥抱,我倒是可以接受。”

四姑娘一阵温热的香风扑进了天闲怀里,无法控制的低声哭泣起来。

“乖,乖……双眼复明这是好事,不要哭。”天闲安慰着她,心中也是一块石头落了地,经过几次治疗,四姑娘的双眼康复的比较顺利,也不枉自己一番辛苦。

“哦对了1天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一直以来***的是瞳术,不知道现在双眼复明,这能力还有吗?我看你的身体似乎没有被服用其它毒药的痕迹,只是背部的筋骨受了外伤。”

四姑娘闻言才抬起头,一见天闲的眼睛近的几乎贴着自己的脸,顿时面上一热,赶紧退了一步。

收拾下心情,很快恢复了冷静,整理一下衣衫,对着天闲盈盈一拜,“妾身,谢过天小哥。”

天闲一乐,说起来最喜欢看的就是四姑娘这含羞答谢的模样,这个时候她那种含蓄内敛的气质尤为迷人,而且让人忍不住想上前调戏一番。

双手叉腰,天闲哈哈笑着说道:“来来!快来试一试,看看你的瞳术是不是也恢复了一些,我就在这里给你做一次靶子1

四姑娘抬头,望着天闲的双眸中隐隐闪烁荧光。

天闲感到一瞬间的失神,等回神的时候四姑娘面上已经露出喜人的笑容。

“果然还可以用吗?”天闲也是大为惊喜。

四姑娘喜不自胜,抿嘴笑道:“妾身在血芽殿,主修只有两门技艺,一是瞳术,而是琴技,这两项互相配合,威力倍增,血宗毁了妾身双眼,瞳术被封,又伤了肩背,冻坏了双手,琴技的精妙之处手指也无法施展。”

抬起柔软细嫩的小手,四姑娘转动着手指,掩饰不住的喜悦在眼角眉梢流了出来,但经过天小哥治疗,从肩膀到手指的麻木感已经消失很多了,如果现在有一把的琴的话……”

“我们去找一把1天闲很是兴奋的说道。

四姑娘的琴并不在这里,当初光光假冒四姑娘时使用的就是四姑娘的琴,那把琴如今还留在丹特帝国。

但经过上次火烧粮仓的事,天闲的名头在血盟内部更加响亮了,要一把琴自然是手到擒来,通知了血宗的亲信。只是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一把和四姑娘的箜篌琴几乎一模一样的琴就送到了巨石之上。

送琴的不是别人,正是罗都。

他倒是没有上来,但在巨石下面看到四姑娘衣袂飘飘站在巨石上,双目如酥的望着下面,他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

那个浑身散发着迷一样气息的四姑娘似乎又回来了。而就在不久前,她还是双眼失明,手脚几乎冻僵的锁在阴牢中。

罗都没有立刻离开,把琴送上去,他就靠在巨石之下等待。

很快,如他预料的一样,巨石上传来了曼妙的琴声,这琴声袅袅如烟,说不出的清丽飘逸。微风般在空气中传播跳动,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喜悦,还有一种经历磨难后的淡然与沉稳。

“这个小子,看来要更加小心才行。”罗都皱皱眉,很快离开,对于让四姑娘彻底复活过来的天闲,心中又多了一道戒备。

罗都在巨石下,天闲和四姑娘都知道。但没去理会。

四姑娘现在醉心于自己的琴声中,不久之前。她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弹琴了,就算保得住性命,可肩背受伤,十个指头险些被冻掉,双手能否活动已是万幸,弹琴完全不敢奢望。

而现在……

手指拨动琴弦的触感。耳中那曼妙的琴声,一切简直如梦似幻。

至于天闲,在跳舞。

这是这一段日子里,难得的轻松时光,天闲也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电视节目里看到过的非洲部族舞蹈。脑子里闪过那个画面后也不多想,扭着***拍着手就跳了起来,怪模怪样的舞蹈和四姑娘的琴声完全不搭调,不过其中欢快之意倒是契合无比。

一时间巨石上清婉如水的琴声和一种怪里怪气的舞蹈居然配合的恰到好处……

虽然极力忍耐,但四姑娘很快就受不了天闲扭腰晃***,笨企鹅似的绝世舞姿,掩口“呼呼呼”的笑出了声来,琴声顿时断了。

天闲转着圈,蹭到四姑娘面前一个亮相,“小妞,我还没跳完,音乐怎么停了?”

四姑娘看着天闲搞笑的模样被逗的笑弯了腰,“天小哥,你……你这是什么舞蹈?”

“我也不知道,哈哈1

两个人在巨石上笑成了一团。

接下来四姑娘在巨石上弹了一天的琴,这琴声时而悠扬如风,在血芽殿的空气里肆意的吹拂,时而欢快如水,叮叮咚咚的敲打着周围的屋檐窗栏,有时又显得缠绵悱恻,好似在向心爱的情郎吐露真情。

天闲蹦跳了一会儿就安下心来听琴,不得不说,四姑娘的琴技绝妙无双,和大小姐的不同的是,她的琴声更纯粹而清澈。

到了黄昏时分,天闲把四姑娘按到一旁的小板凳上,“该休息了,现在看我给你露一手1

天闲钻进临时的小厨房准备弄一桌丰盛的晚宴。

四姑娘坐在小板凳上,满面幸福的看着天闲忙碌,这时候她甚至会忘记自己身处何方,会想如果今后的日子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就好了……

就在两人准备开饭的时候,天闲忽然微微一怔,目光向巨石边望去。

四姑娘正满面兴奋,摩拳擦掌的准备大饱口福,见天闲诧异的望着前面,奇怪的问道:“天小哥……在看什么?”

“下边有人。”天闲眨眨眼,神色有点奇怪,“很多。”

四姑娘顿时露出警惕之色,手按到了身边的琴上,“敌人?”

“不,是一些孩子。”

“孩……孩子?”

天闲起身来到巨石边向下望去,目光更是有些奇怪。

四姑娘谨慎的靠上来,也向下望去,顿时愣住,“这……”

巨石下,***着几十个小孩子,年龄都在七到十岁的模样,他们都和对方保持着一段距离,或站或坐,但每个人的目光都望着巨石上,就算是天闲和四姑娘站出来,他们也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

四姑娘一见到他们,眼角明显抖动了两下。

天闲挠挠头,“是血芽殿的那些孩子吧?”

四姑娘拉住天闲,“天小哥,回去吧,他们不会弄出什么事的,我们在这里受到血盟的保护。”

天闲反手拉住了四姑娘。

“这么回去,不大礼貌。”

四姑娘一下就愣住了,“天小哥,你……”

“他们是被你的琴声吸引来的。”天闲望着巨石下面,忽然笑了笑,“最先来的一个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但我想现在……应该是被晚饭的味道吸引吧。”

“天小哥……”四姑娘近乎哀求,“不要理他们……”

天闲握住她的小手,“他们就是曾经的你,你主宰自己命运的勇气我十分钦佩,但也该有勇气面对过去的自己。”

四姑娘身体微微一颤。

天闲又说道:“你看,虽然每日在严酷的训练下煎熬,但他们却还是向往你的琴声,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希望,嗯……要让心怀希望的人吃饱才行,现在……去请他们上来吧1

四姑娘瞪大了眼睛,“这……”

“去吧去吧,你亲自去,我现在要去准备加餐了1天闲毫不客气的把四姑娘推了出去。

很快,巨石上出现了十分奇怪的一幕。

在血芽殿周围散居***的孩子们前所未有的***在了一个巨石上,还是一个饭局,而且这个饭局安静的诡异,根本没人说话,只有天闲一个人走来窜去,开开心心的说着话。

“喂喂,不要抢女孩子的座位,给我乖乖坐到那边去1天闲拎着一个眉头紧皱的小男孩把他按到原来的位子上,并把另外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姑娘拉回来坐到靠近四姑娘的身边。

“说你呢说你呢!吃东西不许挑食!你这眼神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做的菜很难吃吗?”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样蓬头垢面,去给我到旁边洗干净脸再过来1

“嘿!你给我回来!小偷1

“我说你到底多饿啊?就算饿也别啃盘子碍…”

“喂喂喂!你们都给我听我说话啊!好歹是我请你们吃饭的!!1

最后,还是四姑娘的琴声结束了饭局上无声的混乱。

--

嗯……今天被人拉着看比赛 时间碍…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