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三十章柳暗花明处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三十章柳暗花明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饶命!饶命啊!1巴库竭尽全力的嘶喊起来。∈♀,天闲随手在他胸口气脉上一点,顿时,他只能徒劳的张合嘴巴,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人是谁?”

四姑娘既然知道这个人的情况,天闲自然不再费力去问,转身来扶着四姑娘在一处干净的地方坐好,拿过那枚金币左右看了看又说道:“这东西成色十足,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这个巴库是个小头目。”四姑娘回忆着说道,“他负责统管血盟的奴仆杂役,一些工事建筑也会由他监督,妾身记得现在的血枝寓所就是他督建的,当时还来询问花园里应该布置些什么东西,妾身有印象。”

巴库软在一边,听着四姑娘说着他身份,眼中已经满是绝望的神色,不住的扭动身体,呜呜呜的似乎想说什么,但天闲如今的逆心诀已经今非昔比,封了人的穴道没有天闲特殊的手法这辈子都别想解开,他既动不了,也不能出声,脸上的表情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妾身还记得,他还负责定时上报城市的人口比例变动,似乎……还会外出,进行人员的补充。”说着话,四姑娘望向巴库的眼神也变得奇怪起来。

天闲一听,顿时一拍手掌,这个巴库如果是这样的身份,那可就大大的有问题了!

他有机会外出,而且在全城大搜捕的时候带着这么多圣灵殿的黄金骑士金币仓皇而逃,事实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天闲走上来仔细检查一下巴库流血的那只手,果然他根本没有受伤,那些血全是别人的,再加上之前他手里那把染血的短刀作为证据,这个家伙十有**是被发现了可疑之处。随后杀人,仓皇逃窜。

把这些事在心中捋顺,天闲有了主意。

“不许叫,否则立刻杀了你1天闲警告巴库。

巴库的脑袋是他现在唯一还能自由活动的部位,听了天闲的话后捣蒜似的疯狂点头。

拍开他的穴道,天闲的手并没有完全抬起。巴库气息一松,顿觉全身舒畅,对于天闲警告意味的手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现在是惊弓之鸟,而且精疲力竭,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别……别杀我,你们要什么,要什么我都给……”巴库喘着粗气。

“天小哥,这种事让妾身来做吧。”

天闲知道接下来要审问巴库。这种事还真是不大擅长,不过四姑娘好像也不大可能精通这个,要是古丽在这就好,她问口供的手段倒是一流,虽然平时蠢笨蠢笨的……

但既然四姑娘开口,天闲自然把她扶了过来,而之后天闲立刻就知道四姑娘怎么问了。

其实压根儿不需要任何手段。

巴库看见四姑娘靠近,立刻就吓的牙齿打颤了。连眸子都缩成了两个逗点,那神色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四姑娘自然不是妖魔鬼怪。而且还笑的很好看,“巴库,你知道尤金是为什么被血宗丢进大牢的吧?”

“四……四姑娘饶命啊!1

在天闲惊讶的目光下,巴库奋尽全身的力气居然挣扎着动了起来,努力的匍匐在四姑娘眼前,一动都不敢动。口中连连求饶:“四姑娘饶命!四姑娘饶命!!我不想干的,我不想的……是他们逼我,我是***的啊1

“***的?这么说,你的确是圣灵殿安***来的密探?”

巴库哆嗦着,汗透衣背。声音颤抖的回答:“是,是……不!不是1

“到底是不是?”四姑娘寒下脸来。

巴库带着哭腔说道:“他们,他们抓我儿子……我不得不干,我已经四十岁了,就只有一个儿子,我……”

四十岁的大男人在四姑娘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脚下哭的稀里哗啦,“他们还给了我这些金币,我不得不拿着,一旦我反抗不仅我儿子要死,我被揭发的话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巴库悲声哭嚎:“我不想干的……是他们逼我,四姑娘饶命啊!!饶命……我还有老婆,还有生死未卜的孩子……我……”

“你无妻无子!当我不知道吗?”四姑娘皱眉。

“不,不!我没有撒谎1巴库飞快辩解,“外面……我在外面,有妻子的,也有孩子,我……我……”

支吾半天,巴库又哭了起来,“我不想她们和血盟有什么牵连,自己也打算早早不干的……谁知道,呜呜呜……”

四姑娘递给天闲一个眼神,天闲会意,轻轻在巴库的脖子上一砍,立时把他打晕过去。

“这个家伙的话可信吗?”天闲有点怀疑的审视巴库,似乎想从那张憔悴的面孔上发现点痕迹,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天闲倒是觉得这个巴库说的是真话。

“这个巴库妾身是知道的,当初也是因为他老实诚恳,才提拔他做了头目,但他太胆小,实力又差,所以只好做一些非战斗的日常工作,但他也有些小机灵,倒也能讨上面欢心,妾身所知的情况里,他混迹在血盟下层中,生活还是比较不错的。”

“无妻无子?”

“嗯,这个妾身也有所耳闻,血盟与圣灵殿为敌,不死不休,平时每个人都比较紧张,虽然正式婚配的不多,但也都会找一个伴侣……这个巴库倒是一直一个人,平时几乎都不碰女人,这还让很多人嘲笑。”

“哦!还是个好男人1天闲挑挑眉毛。

四姑娘咯咯一笑,“是呢,和天小哥这样身边美人如云的俏公子完全不同。”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咧嘴笑道:“你是变着法在说……自己是美人吗?”

四姑娘不由哑然,随后忍不住笑出声音来,“天小哥取笑了,女子之美当是端庄贤淑,容颜秀丽而温婉可人。妾身……只是邪魅之辈罢了。”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天闲在四姑娘身上看到了这句话。

年岁尚轻的四姑娘已经露出妖媚之色,举手投足带着勾魂摄魄般的魔力,这不知道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姿态,可她却希望自己是另外一副样子。

“如果邪魅之辈是这样的话,估计很多人一定更愿意自己多邪魅一些。”天闲笑了起来。

四姑娘抿嘴说道:“妾身虽轻贱。但如果天小哥喜欢,妾身定然多做勤勉。”

天闲心中苦笑,这个还要勤勉的吗?就算不做努力,再过几年,四姑娘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时,还不知道要有多勾魂摄魄。

“这个……我们拿这个家伙怎么办?”感觉气氛稍微有点尴尬,天闲直接扭转话题。

四姑娘微微一笑,对天闲的想法心知肚明,也直接掠过这个话题说道:“如果这个巴库真的是圣灵殿的密探的话。这一次天小哥就真的撞到宝贝了,这可是血宗都没有察觉到的消息渠道。”

天闲摸着下巴说道:“这次计划完全是为了脱身,没想到这里真的会有圣灵殿的密探,真是弄假成真。”

“天小哥运道强盛,真是可喜可贺。”四姑娘笑眯眯的望着这边,“正愁无路脱身,立刻就来了机会。”

天闲却没有四姑娘那么高兴,“现在全城***。这个家伙也没办法帮我们出城的吧?而且他现在也是自身难保,这些黄金骑士金币一旦被发现。这个家伙的下场必定凄惨无比。”

四姑娘笑容依旧,“据妾身所知,巴库这样的人外出是有限定的,而且大多是秘密行动,能被圣灵殿抓住并且带走了亲人,必然不会是这样的行动。那么就只有在去外面的大城市购买奴隶充当杂役这一种情况。”

“这能说明什么?”

“血盟最近一次补充杂役,妾身记得是在两年前。”四姑娘双目微微透出光芒,“也就是说,最迟两年之前,圣灵殿就已经掌握了血盟总部的位置。并且安插了密探。”

“两年……”天闲点点头,继续等四姑娘解释。

“血盟是圣灵殿的最大死敌,两年的时间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而且很可能他们早已经得到了这里的确切消息,也就是说……圣灵殿早就在暗中行动,筹划攻击这里才对。”

“嗯,不错。”天闲点点头。

“但这个地下城市易守难攻,几个出口范围狭小,想要从入口冲进来是不可能的,所以要么利用超大型能量阵直接摧毁这个地下城市,要么必须另辟道路。”

天闲琢磨一下,摇头道说道:“超大型能量阵是不可能的,要摧毁这样规模的城市需要的能量阵太过夸张,不可能不被察觉,另辟道路的话……”

猛的,天闲眼神一亮,“另辟道路!你是说圣灵殿一定挖了通道过来?”

“正是1

天闲心头热了起来,四姑娘说的完全在理,圣灵殿不可能放任这里不管,那么既然没办法直接摧毁,就只好想办法派遣重兵围剿,如果是这样,一条足够宽敞的通道是必须的。

两年的时间,圣灵殿必然已经有所行动了。

如果能找到这条通道……虽然可能有人把守,但也比通过血盟的那几个出入口离开这里可行的多了。

“可……这样的通道必然极为隐秘,我们上哪去找?”天闲犯难了,“荒尘大剑的确可以开山劈石,但动静太大,而且速度也不快,靠这个的话一转眼就会被闻讯赶来的血徒抓祝”

天闲和四姑娘商量了一阵,可是一时间也没有太多的头绪,最后天闲还是一巴掌将昏在旁边的巴库直接拍醒了过来。

“四姑娘饶命!1巴库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对着四姑娘放声大哭。

“再敢出声立刻拔了你的舌头1四姑娘冷声一喝,巴库的哭声顿时全都堵了回去。

天闲把冷脸的四姑娘挡在身后,笑眯眯的出现在巴库眼前,“巴库,现在你在我们手上,如果我们把你交给血宗的话,你会怎么样自己很清楚,不过我们也可以不这样做,当然你必须听我们的话。”

巴库那双不大的眼睛瞬间瞪圆,“我听话!我听话!只要不杀我!要我怎么样都行!我还有老婆,还有生死未卜的孩子,我……”

“好了好了……”天闲大感不耐,这个巴库胆小的可以,而且一看就是一颗墙头草,哪天被血宗逮到的话,估计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卖自己。

“你是什么时候被式,然后成了密探的?”

“呃……是,是两年前,小的出去补充杂役,结果在城里露了痕迹,被圣灵殿的人秘密的抓了去,***无奈才……”说着,巴库又哭了起来。

两年前,天闲看了四姑娘一眼,四姑娘也是点点头,这个说法和先前的猜测一致,看来巴库的确没说谎。

“那你这两年给圣灵殿传递了什么消息?”

“呃……只有一小部分地形图,还有一些杂役的人员配置情况。”

“就这些?你要是敢说谎……”

“真,真的只有这些!小的这样会外出的人行动都是受到***的,平时不能乱走,这城市里能看到的东西十分有限,小的只能给他们那些情报而已。”巴库被天闲吓的连连解释。

四姑娘对天闲说道:“如果不是重要的人物,外出的人,的确都要受到行动***的。”

天闲了解的点点头,“那你是怎么向外传递消息的。”

“灵鸢,他们给了小的一只特别的灵鸢,非常小,而且长的根本不像灵鸢,就养在小的家里,一直没人怀疑。”

天闲一愣,心想这家伙的手段居然和我是一样的!而且还是摆在明面上。

“那么圣灵殿有没有给你什么指示,要你协助他们进攻?”

“没……没有1巴库立刻摇头,“从……从来没有。”

“没有?”天闲面露寒色。

“真……真的没有!1巴库顿时吓的面无人色。

天闲略感疑惑,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就是说圣灵殿的进攻计划还没有完成,或者处于保密的阶段,如果要进攻的话,没有理由不让内应掩护。

这样的话,那条通道可就有些难找了。

“天小哥,他说提供过地形图……”四姑娘小声建议。

天闲愣了下,之后恍然大悟,一把抓住巴库的肩膀,“快说,你提供的地形图是那一片区域!?”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