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二十八章报应不爽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二十八章报应不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尤金傲然抬起头,双眼射出鹰般锐利的光芒,直刺天闲的双眼。△,

天闲不得不感叹,血盟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果然不是凭借运气,这个尤金虽然跪在这里,但浑身包裹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凌厉气势,这样的人绝非简单之辈,而在这血盟中,类似这样的人物还不知道有多少。

“小子!你一到这就疯狗般迫不及待的四处乱咬,我们血盟可不欢迎你这样的阴险小人。”

天闲暗暗一叹,要是万事顺利的话,才懒得做这个阴险小人,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带着财宝和四姑娘离开这个鬼地方,虽然自己准备了后路,可那是不得已才会用的手段。

而想要离开这里,首先还要进一步的取得血宗的信任,否则插翅难飞。

但愿那藏宝库的巨大窟窿不会很快被发现。

在开口询问之前,天闲默默祈祷了一下。

“这位尤金老先生,您是圣灵殿的密探吗?”天闲笑眯眯的问。

“我呸1尤金的唾沫差点吐到天闲的脸上。

顿时人群里发出一片哄笑声。

天闲无奈的退了半步,免得被口水喷的一脸,“老先生,您为血盟尽忠数十年,功勋卓著,血宗大人非常明确的提醒过我这一点,所以我想给您一个机会,如果您能自己坦白的话,那么血宗大人一定会网开一面的。”

尤金怒哼,大声喝道:“我尤金半生无愧于血盟,做的每一件事都忠心可鉴1

这铿锵有力的喝声顿时迎来大殿上众人的一片喝彩,他在血盟之中身份极重,简单两句话又让所有的血徒情绪高昂起来,这让大殿上几乎处处都散发着对天闲的敌意。

天闲满脸可惜。抬头对所有人说道:“这次针对圣灵殿的密探进行的搜捕行动前所未有,会引起很严重的震动也是预计之内的事,所以在这件事上,无论是我还是血宗大人都是十分谨慎小心的,也就是说,没有证据之前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人群里浮动的声音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投到天闲脸上,不少人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老先生,我现在问您一个确切的问题,三年前您带领四十人的队伍在***南部海域搜索古神遗迹,结果那一次遭到了圣灵殿的伏击,最后只有您一个人活着回来,对吧?”

“不错1尤金挺直身体,露出肩上骇人的巨大伤痕,“这伤。就是当时那些***们留下的。”

“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天闲语气加快。

“我怎么知道?”

“之后那里真的发现了古神的遗迹,我们损失惨重!而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为什么?”

尤金双目一红,“混小子!你怀疑我出卖自己人1

“是事实在怀疑你,作为血盟元老,你的动向都被严格的保密,结果那一次莫名其妙遭到伏击,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

尤金激动的脸膛发红,“我活下来是因为有人拼死保护!我尤金怎么会贪生怕死1

“好吧……”

天闲看起来略有些失望。“既然说的这样明白你依旧不肯认罪,那么我只好拿出证据,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再没有机会得到宽耍”

“我问心无愧,不需要任何宽恕1尤金的话铿锵有力。

天闲吐了口气,大殿上的气氛无比沉闷。尤金的态度十分坚决,这是意料之中的,但***在这里的人所形成的巨大压力倒是天闲没想到的,这些人比想象的更加愤怒,更加无法控制。

在之前。关于血盟的印象还是很模糊的,甚至于觉得是一种使用“腐血”那种邪门歪道操控别人的***组织,但当自己站在这个大殿上,面对无数血徒的时候,天闲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无论信仰是否正确,甚至是否只是一种疯狂,血盟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而已,或许他们的内斗极其厉害,但同时,在对待外敌的时候,却惊人的团结一致。

信任与忠诚,这是天闲此时此刻感觉到的最为强烈的东西。

抒发现了这个秘密的地下总部,能否剿灭血盟,那或许还要看一些运气。

“大家看这边。”天闲向后退开几步,把手一伸,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了坐在一边的四姑娘身上,众人对于已经被打成叛徒的四姑娘立刻是一阵横眉冷目。

“我的朋友,也就是你们熟知的那个古丽,在我出发前给我一样东西。”

天闲的话顿时引来一阵骚动。

“这件东西可以证明在场的尤金确实背叛了血盟,倒向了圣灵殿一边。”

虽然有所预料,但天闲这话一出,满场顿时一片哗然。

“安静,请安静1天闲压下众人的声音,“那件东西就在四姑娘手上,现在我要再问一个问题,然后……拿出证据。”

现场的声音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甚至连呼吸声都似乎不存在了,所有人屏住呼吸望着天闲和尤金,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件证据是什么。

“尤金大人,三年前那次全军覆没,是因为夜晚的时候圣灵殿发动了突袭,没错吧?”

“是,那又能怎么样?”尤金依旧口气强硬。

“那么您现在还记得当时营地的布置情况吗?”

“当然1

“很好,那请您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出来,将当时你们的营地布置告诉每一个人。”

众人一听都是满脸疑惑,完全搞不懂现在天闲追究当时营地的布置有什么意义。

尤金也是一愣,血宗也露出意外之色。

这个环节,在计划中是没有的。

疑惑的看了看天闲,尤金脸上很快恢复了傲然之色,大声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平常的防御布置。”

“具体一些!四十人的队伍。总会有明确的分工!几个人守夜?几个人巡逻?暗哨在哪?有没有修建临时建筑?营地朝向是哪个方向?”天闲继续追问。

大殿上鸦雀无声,天闲咄咄逼人的问题不仅让众人都感到了压力,就连尤金也皱起了眉,他很清楚今天只是一次计划中的表演而已,但是现在情况似乎忽然出现了变化。

瞄了一眼血宗,血宗高高在上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尽管如此,尤金还是飞快的将当初的营地布置完整的说了一遍,天闲强调的任何微末细节都没有遗漏。

当尤金说完,大殿上的似乎更加压抑了几分,每一道目光都集中到了四姑娘的身份,这个时候,天闲似乎应该拿出那件所谓能证明尤金背叛的证据了。

“尤金大人,三年过去了,这营地的布置。您记的还真是牢固。”天闲若有所指的叹了一声。

“四十个兄弟战死,只有我一个人拼死逃了回来,那个营地中的一切,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对于并肩作战而死去的人,尤金显得尤为怀念。

“但如果你不出卖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死。”天闲离开了尤金身边。

“你说什么!?”尤金头上青筋暴跳,这次他真的有些动怒了,天闲俨然真的在怀疑他。

来到四姑娘身边。天闲朗声说道:“诸位,刚才尤金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三年前,那个让四十个精锐血徒战死的营地到底是如何布置的,值夜、守卫、暗哨、食物、掩饰的草丛,所有的一切都清楚明了!我想……这些事一定只有尤金和那已经死去的四十血徒知道1

惊愕,不解、猜疑,甚至是恐惧和难以置信。无比复杂的表情开始在人群中浮现,天闲的话似乎已经隐隐有所指向,但这个猜测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接受。

尤金面色阴沉的盯着天闲,现在情况已经完全在计划之外。

“诸位,而我手里的。是一份当年那个营地的布置图。”

这句话如一颗***!

整个大殿沉默许久的情绪被瞬间引爆,潮水般混乱的议论声一下淹没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无以伦比的吃惊之色。

尤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面这个该死的混小子居然说有当初的营地布置图!那种东西就连自己都没有!

“血宗大人1感到事情已经开始脱控,尤金猛然站了起来,紧张的望向血宗。

然而,在惊人的议论声波涛般乱滚的大殿上,尤金的心慢慢的冰冷起来,因为血宗坐在那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在那缓缓波动的诡秘黑暗中,一点寒芒般的眸光死死的盯着这边。

“安静1

浑厚如山,冰冷如刀的喝声在大殿上炸开,血宗站了起来。

环绕周芍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