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二十六章推挡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二十六章推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没有了瞬影的威胁,天闲和四姑娘肆无忌惮的在这个巨大的藏宝库中来来***的兜着圈子,在那个石室里搜集了足够多的具有价值的古代书籍之后,专门对这这些记载古代资料的书籍进行了特别的搜索,之后又在***地方找到了两个藏书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是见到什么好东西就随手拿上。※%※%diǎn※%轩%说,..o

这种身处金山的感觉让天闲简直有些飘飘然,唯一让天闲感到十分无奈的是自己和四姑娘人小手短,能拿的东西十分有限,而这一次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有机会回来,这可真是一件无比可惜的事情。

两人在黑漆漆的宝库中兜兜转转,最后全神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珍宝,乍一看就好像两个走街串巷兜售各种假冒伪劣宝物的小商贩。

宝库里一片漆黑,天闲也不知道现在到底过去了多少时间,不过应该也没有耗费太久的时间,毕竟这次行动已经按照最快的速度进行了。

“但愿我们回去的时候,等待我们的不是那些血徒的刀剑。”天闲和四姑娘开始沿着原路返回,并且开始担心要怎么才能安全的离开血盟的这个地下总部了。

显然,四姑娘并不担心这个,一路上只是摸摸这个,再摸摸那个,对于这些宝物爱不释手,时而还会笑出声音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为什么现在还笑的这么开心?”天闲老早就发现四姑娘轻松的似乎有些过头了。

四姑娘把玩着一件成色几位纯净,散发着淡淡鹅***光泽的珠串说道:“天小哥不必着急,虽然我们现在回去一定已经晚了很多时间,恐怕血宗已经派人在我们的住处等待,但短时间内我们的行动是不会被发现的,还可以暂时撑上一段时间。”

天闲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现在还没露出马脚,可是……似乎我们现在也很危险,你这么肯定?”

“嗯1四姑娘很肯定的diǎn头,“血宗是极其自负的人,他亲自到宝库进行了搜索,并且毫无发现。那么如今血宗必然认定了没有人入侵这座宝库,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不能让血宗知道的事,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只要大大方方的回去,血宗就算怀疑,可也猜不到我们到底去了哪里。”

“可……我们怎么解释消失了这么久?”

四姑娘咯咯一笑,“外人是如何看待妾身的,天小哥现在应该十分清楚,天小哥只要说当天晚上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暂时去了无人的地方,之后。之后……”

一路说的飞快,但说到这,四姑娘面色微微一红,“之后……和妾身缠绵一番,忘了时间就好,血宗早以为天小哥贪图美色,绝不会深究。”

天闲暗暗苦笑,挠挠头想了想。这似乎倒是个没什么破绽的说法,不过想起黑暗中四姑娘双唇的触感。倒是有些心血澎湃。

“这个……倒是可以,可我们到底去哪了?”天闲又问道。

“就说去之前阴牢所在的地下裂缝就好了。”

这个想法真是绝好,那种地方的确没人会去,而且自己也确实知道那么一个地方,简直没有比这个地方再合适的地方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天闲不由拍拍脑门,“好!那我们就在那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因为无法感知外界光线所以忘记了时间,嗯……这说法应该可以了。”

两人一路迅速返回,顺利的穿过了地底水脉,受到金纹兽的契约的影响,这个由地下水脉组成的巨大能量阵现在已经趋于平静。而且水脉中那些海参般的怪物也再没有出现,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的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一切天闲早就知道,在签订契约的时候金纹兽也简要的说明过。

在阴牢所在的地下溶洞处,天闲仔细的检查了周围的情况,确定的确没有人来过,自己的说法不会被血宗识破后,迅速和四姑娘返回上面的地下城市。

在城中随便找个袋子将两人身上的宝物一股脑的塞进去,找个地方藏好宝物,天闲让咕噜先回去和龙渊帝国的古丽和沙漠边境的露娜联系,自己带着四姑娘还则大摇大摆返回血芽殿。

这个时候,这个地下城市已经是清晨时分了。

在城市里走动时,天闲才发现整个城市几乎都已经封禁。

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那么的血徒,每个人都是满脸凝重的在街上走来走去,不时对周围的推搡检查,俨然一副要搜寻什么人的架势。

和四姑娘还没走出两条街,天闲就被两个血徒拦了下来,当天闲表明身份,四姑娘露出在血盟无人不识的面孔之后,这两个血徒如获至宝的满脸惊喜,立刻一个人飞速离开去报信,另外一人客客气气陪着天闲听候差遣。

很快,一辆飞奔的马车从远处而来,带着天闲和四姑娘以最快的速度向血盟巨大宫殿群方向而去。

从天闲在地下出来,到站在血盟大殿的后殿中,前后也就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

殿内静悄悄的,燃着香炉,考究的木桌上已经摆放上精美的食物供天闲和四姑娘食用。

说起来两人早就饿了,尤其是四姑娘,只是在那地下宝库之中不是极度进展就是无比兴奋的状态,倒是把自己的五脏庙给望到了九霄云外。

现在一看这满桌的食物,顿时肚子都叫开了。

四姑娘眼睛看不真切,但近处还能分辨一二,在光线明亮的大殿中吃东西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天闲,早已经左右开工,恨不得把双脚都用上往嘴巴里塞食物。

正当两人狼吞虎咽的时候,店门口一片黑影移了进来。

被黑暗笼罩,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探出半个身子在这里行走的血宗无声的走进了大殿。

来到两人跟前,看着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天闲和四姑娘,血宗吸了口气,“我听说……你们两个在逛街的时候被我的人发现了。”

天闲这才抹抹嘴巴。抬起头来,“真是抱歉,但……太饿了。”

血宗忍着肚子里的火气,心想要不是你有邪眼,要不是你的计划,现在我立刻就宰了你!

瞄了一眼四姑娘。血宗微感奇怪,四姑娘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居然完全没有要站起来行礼的打算,甚至连看都不看这边一眼,这和从前的四姑娘和截然不同。

“你去哪了?”血宗直截了当的问,“是你想出了注意,可是在需要你的时候,你居然……晚了整整一天才出现1

天闲把嘴里的食物解决掉,这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其实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考虑到您可能不会同意,所以只好如此了。”

“什么?”血宗不由一怒,那包裹他的黑暗滚水般波动了两下,“小子!你私自行动,居然事先不告诉我!?”

“血宗大人。”

一旁的四姑娘似乎已经吃了五分饱,现在终于停了下来,轻轻擦拭嘴唇。站起身对血宗盈盈一礼。

血宗凝视着四姑娘,“四丫头。你的礼数,似乎不够周到。”

四姑娘淡淡一笑,“血宗大人误会了,我并没有礼数不周,先前身为七血枝之一,自然要对血宗大人礼数有加。而现在虽名为七血枝之一,但也只是虚有其名而已,而且既然我已归属天小哥,自然一切从主,对于血宗大人。再不能像从前一样了。”

血宗微微一怔。

四姑娘抬起头,从容说道:“此次天小哥现在才露面,的确是早有打算的,而且……我也有这样建议,所以还请血宗大人不要责怪天小哥。”

血宗满脸古怪的打量四姑娘,“继续说1

“此次行动事关重大,不仅是针对圣灵殿的行动,更是针对血盟,虽说这个地下总部长久以来从未出事,但这并不能代表这里就没有圣灵殿的密探,整个地下总部易守难攻,就算在外面知道确切的位置,但想要摧毁这里却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圣灵殿或许早已经得知了这里的具体情况,只是在一直等待时机,这一diǎn,血宗大人应该很明白。”

血宗沉默一会,似乎是在思考,随后走到一旁坐下,慢条斯理的问道:“你是说,这里真的有圣灵殿的密探?”

“这一diǎn谁也无法肯定,但如果血宗大人确信绝对没有的话,那么也就不必进行这个计划了,对吧?”

血宗嘿嘿的笑出声音来,“四丫头,从前我就知道你机智过人,但却不知道你还如此有胆量,怀疑这里有圣灵殿的密探,单单是这一diǎn,我就可能会杀了你。”

四姑娘不为所动,“如今立场不同而已,从前身为血枝,我自然万万不敢说这样放肆的话的。”

血宗缓缓diǎn了diǎn头,随后目光却投向了天闲,“好吧,那现在你来给我解释一下,你消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这对于你那个所谓的“苦肉计”到底有什么用处?”

“还有1血宗的语气低沉了下来,“你到底去哪了?我的人找了你整整一天的时间,这座城市都已经翻了个遍1

“碍…哈哈1天闲打个哈哈,“这个……我知道当天晚上会有很多麻烦,要是还呆在血芽殿的话,或许会有人一时冲动找我的麻烦,所以就带着四姑娘去避难了,结果一时错过了时间,现在才回来,至于地diǎn……我们躲在阴牢那里。”

血宗明显一愣,“阴牢!?”

“不错!那地方寒冷无比,我上次去的时候发现根本连个看守都没有,所以想那里应该是安全的,所以就暂时留在了那里。”

“在那种地方呆了这么久。”血宗皱眉。

“这个……”天闲嘿嘿笑了笑,“有四姑娘陪伴,倒也没什么。”

血宗挑起眉毛,目光迅速在天闲脸上转了两圈,只有又看了看四姑娘,想到刚才四姑娘的态度,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原来如此,终究是年轻人……”

“那么……”血宗的脸又黑了下去,“你先前说的本来计划就是要多躲一阵,这难道只是信口开河1

“当然不是1天闲断然否定,心中却是对四姑娘的办法佩服不已,一天未归,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血宗显然就相信了。

“多躲上一阵子,本来也是我的想法。”天闲拿出了正经无比的表情,“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城市几乎已经***了,街道上一片混乱的模样,而且……在大殿外,我似乎发现了打斗的痕迹。”

血宗沉声说道:“因为前天晚上忽然抓捕了很多人,对外宣称他们可能是圣灵殿的密探,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我的解释,因为那些血徒都是忠心耿耿为血盟服务了很多年的忠臣,而我解释自然是你这个新来的盟友带来的绝密消息,结果……”

咬牙的声音清晰可闻,血宗仿佛要***般的低吼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居然在随性风流!迟迟不见解释,许多老臣子都按捺不住一定要得到一个说法,结果最后发生了冲突,很多人受伤,我不得不又抓了一批人才平息了这次冲突……”

血宗的声音变得阴冷如冰:“这次行动是你的建议,而现在因为你而变得不可收拾,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那么……我只能把你当作圣灵殿打进血盟内部的密探处理,来平息这次***1

面对血宗的威胁,天闲只是微笑的说道:“当然,我自然是有合理的解释的,而且会发生冲突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天闲稳稳当当的在座位上一靠,笑着问道:“血宗大人,在解释之前,我有必要先问一句,现在您安插在圣灵殿的内应,不知道给了您什么样的消息回溃”

血宗的眸子微微一缩,“你说……我的内应?你怎么知道我有内应?”

天闲笑的有些狡猾,“如果不是如此,您怎么会那么相信在血盟内部也有圣灵殿的密探呢。”。。/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