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九十五章上门受罚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九十五章上门受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小姐略显好笑的目光在天闲和四姑娘之间来回移动,“原来天闲小弟佳人有约,明天的行程已经预定好了,这样的话我自然不能强求,不过,哎……”

说到这大小姐微微一叹,虽没有说下去,可是这声叹息却是尽显失望和担忧,脸上那我见犹怜的神色真是让人有一种:拒绝这个提议简直就是犯罪的错觉。路

天闲记起四姑娘要自己无论大小姐要求什么都答应下来,但不能答应的太过容易,要显得自然,而刚才四姑娘拉衣袖似乎就是在提醒自己这一点。

而现在看来,似乎正是表现的时候。

“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大小姐是犯了什么错才要回到这里的?”

大小姐苦笑,“这对外可是秘密,不能随便说的。”

天闲顿时有点尴尬,“是我多嘴了。”

“呵呵,不过要是天闲小弟的话,就算说出来也没关系,天闲小弟现在既是血盟的梦游,又是我的朋友,怎么说都不是外人。”

看着笑容重新变得明丽起来的大小姐,天闲只能感激似的笑了笑。

“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说穿了是我被冤枉误会了……”大小姐又是叹气,“在龙渊帝国,我也是很努力的为血盟做事,但在经常接触的贵要中,有一些人对我存有非分之想,频频前来骚扰,让我烦不胜烦。”

“哦?难道说大小姐忍受不了,得罪了那些浪荡子?”

“我怎么敢?”大小姐无奈的一笑,“他们不是这个王公的儿子,就是那个大臣的侄子,要不就是和皇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个虽然都是***,但背后却有强大的势力,我们这些做血枝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和负责的国家好好沟通,建立良好关系。有些时候甚至还不得不对那些***示好,别说得罪他们,就是他们忽然有个头痛脑热,我们都恨不得能去慰问一下才好。”

天闲听的有些***。按照大小姐的说法,这七血枝似乎是惨了点。

忍不住瞧了瞧四姑娘,四姑娘坐在那明显感觉到天闲的目光,这次她没有反驳,倒是支持了大小姐的说法。“姐姐说的不错,我们这些做血枝的,每天在外辛苦奔波,要处处示好,但最后还是被人嫌弃猜疑,其实只是表面上风光而已,背后的苦头可不是那些只盯着我们身上光环的家伙能知道的。”

四姑娘难得抱怨了一次,天闲可是有些惊讶,既然她都这样说,那么想必这七血枝的任务是极其耗费心力和体力。而且很多时候吃力不讨好的了。

被四姑娘这么一说,天闲倒是有点同情起大小姐来,四姑娘先前被召回合这里接受处分,而现在大小姐几乎是同样的命运。

只听大小姐继续说道:“那些个王公贵族们,如果都是一些知道进退的家伙就好了,可是有些人始终不明白我传递给他们的信号,有些人因为我没有热情的理睬,最后恼羞成怒,对我暗中算计,这样的是经常出现。不过这一次事情稍微有些严重,影响了到了我和龙渊帝国皇族之间的关系,所以血宗立刻把我召回,虽然表面是了解龙渊帝国的状况。但实际上等同于问罪。”

说着,大小姐目光转向四姑娘,“妹妹一定知道,我们七血枝虽然独立于血盟组织之外,直接对血宗负责,可是一旦出现状况。血芽殿是有权利问责的,想必妹妹回来的时候也在这里受过问讯吧。”

“这个自然。”四姑娘认可了大小姐的说法,但显然不想多说。

“所以。”大小姐笑眯眯的望着天闲,眼中一片恳求之意,“所以如果天闲小弟能挤出一点时间的话,只要小半天的时间,那姐姐就可能得救了1

“当然……”大小姐脸上又露出无奈之意,“天闲小弟不必勉强,这次问责虽然不是正式的,但自然也不会因为天闲小弟在场就放过我的,所以不必强求。”

这个时候,似乎应该答应了。

天闲自然记得四姑娘之前说过,无论大小姐提出什么样的请求都要答应,但要答应的自然。

看着大小姐满眼的期待和恳求,天闲咳嗽了下,“这样的话,我还是也去一趟吧,和四姑娘也只是闲逛而已,大小姐的事毕竟更重要些。”

大小姐闻言简直喜出望外,本来还准备了很厉害的手段,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现在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天闲又说道:“现在四姑娘双眼不方便,到时候她也必须和我一起。”

“当然可以!妹妹最应该知道我的苦处,如果妹妹能一起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1大小姐俨然有些兴奋。

四姑娘微微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大情愿,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见四姑娘没有反对,大小姐笑着起身,“那这件事就说定了,明天一早我会再来,今天就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到时候血芽殿可是要问很多事情呢。”

“大小姐请便。”

大小姐满是欢喜的对天闲和四姑娘一一行礼,这才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去。

“这个***,到处卖弄风情。”大小姐一走,四姑娘忍不住气呼呼的说道。

天闲笑了笑,“你现在看不见,倒是免得看了心烦。”

“哼!就算是看不到,妾身也能想象的到她那个模样。”说起大小姐四姑娘就显得极为不平,“这次她也被问罪,真想快点到明天,好好听一听血芽殿到底找她什么事?”

天闲对这件事其实非常好奇,不由问道:“大小姐这次回来,难道真的是和你一样被血宗召回问罪的吗?先前我们在溶洞里听到的消息似乎和她说的不大一样,如果是血宗问罪的话,她似乎完全没有余地在暗中和人秘密互通消息。”

“当然不会1四姑娘十分肯定的判断。

“不过,就算是血枝,想要回到这里也不是随意的事,通常来说,不是接受嘉奖就是被问罪,大小姐的确不是因为要被嘉奖而被召回的。难道真的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犯了错,血宗想要提醒她吗?”

思索片刻,四姑娘眼神微微一抬,“不过不管她是为了什么而被召回的。天小哥必然是她最根本的目的1

四姑娘说的如此肯定,天闲倒是更加纳闷起来,“可她到底在打我哪一方面的注意呢?是想杀我,还是想得到邪眼?”

“或许……都有1

天闲不由面色微微一动。

四姑娘口气沉了下来,用一种告诫的口气说道:“天小哥。妾身知道你是意志坚定,绝不会被美色所迷惑,但大小姐却有些不同,她并非单单只是美艳诱人,而且心计也极为可怕,天小哥如果开始觉得她也不是那么危险,而且十分容易相处,是个可亲近的人,那么或许天小哥已经遭了算计,天小哥可要谨记妾身这番话。”

“哦……”天闲应了一声。随后忽然皱起眉来。

四姑娘见天闲忽然不吭声,不由担心起来,以为天闲开始反感这样的话,急忙说道:“天小哥!妾身与她虽然势如水火,可是这番话绝对没有私怨在其中,大小姐在暗中谋算天小哥,这是铁一样的事实!天小哥……”

“我知道我知道了……”天闲懒洋洋的打断了四姑娘的话。

天闲的口气顿时让四姑娘心中一凉。

想到天闲今后可能被大小姐迷惑,四姑娘不由感到头脑发晕,“天小哥!1

“我说我知道碍…”天闲无奈的再次打断激动起来的四姑娘,“而且我觉得。我似乎的确是遭了算计。”

“什……什么?天小哥你为何这样说?”四姑娘大吃一惊。

“你看,觉得没那么危险,而且十分容易相处,是个可亲近的人。似乎每一条都应验了。”

四姑娘顿时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天小哥,请听……”

“不过情况和你想的截然相反。”天闲忽然一乐,“对于大小姐我倒是没这么觉得,倒是你从很早以前就给我这种感觉。”

四姑娘正着急的想要劝说天闲,但听了这句话顿时完全愣在了那。“呃……什……什么……天小哥你说……你……”

四姑娘整张脸立刻好像蒸熟的虾子完全红透了。

“我是说你好像在说你自己。”天闲手拄石桌,双手托着下巴,打量着目光明显有点不知所措的四姑娘,笑道:“这么说起来的话,我似乎应该先小心你才对。”

四姑娘立刻垂下目光,美丽的睫毛轻轻颤动,“你……天小哥……怎么这么***,妾身明明……”

“妾身在说认真的事,天小哥却来调笑。”四姑娘起身,跺跺脚红着脸向屋子跑去。

“小心,那是墙1

四姑娘在墙上撞了一下,这才拉开房门,飞快跑了进去。

“这么着急……而且我也是再说认真的碍…”天闲感到有点无辜。

隔天一大早。

大小姐在“天一亮”的时候就出现在巨石下面了。

天闲无奈,大小姐早早的就过来,显然是有在这里蹭早饭的决心。

早饭上,大小姐一脸轻松,丝毫也不像是马上就要被问罪的人,而且还不断的向天闲介绍血芽殿的一些隐秘的好去处。

“天闲小弟既然要在这里逛一逛,那么等血芽殿的人问完话,姐姐我带你走一走就是了,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只是一片低矮的宫殿和粗糙的石柱而已,但还是有些景致特别的地方,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大小姐忽然一脸神秘兮兮,“而且有些东西整个总部只有这里才能弄到,到时候姐姐带你去偷偷买一些,没人会知道的。”

四姑娘当即变色,“你要是敢将那些脏东西给天小哥的话1

大小姐咯咯笑道:“啊呀妹妹不要这么激动,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妹妹要是不喜欢,那自然就算了,不过这血芽殿周围,的确是有很多可去之处的,妹妹说是吧?”

四姑娘压着怒意,哼了声没有说话。

整个一个早上,四姑娘都没有给大小姐好脸色看,大小姐似乎也不介意,依旧有说有笑。

吃完了早饭,三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一起下了巨石,向那低矮的破旧宫殿走去。

这几天中,天闲忙着绘制那张地图和研究治疗四姑娘眼睛的伤药,并没有在周围走动过,但这次一旦接近那一片破旧的宫殿,平时空寂无声的空间中,顿时从四面八方投来了警戒的目光。

宫殿中,石柱后,那些悬空简单的石屋中,天闲发现起码有数十人瞬间锁定了自己。

“不必担心,只是平常的警戒而已,我已经事先打过招呼了。”大小姐从容一笑,脚下不停。

三人步入正门,大小姐和四姑娘神色如常,天闲却是心中一惊。

这破旧宫殿四门大敞,门口也没有守卫,但一门之隔,和外面却完全是两个世界。

在外面听起来毫无动静的宫殿,一进门立刻早大厅侧面的门内听到了隐约的呵斥声。

而且从里面来看,这宫殿的穹顶明显高了很多,而且布置的深沉大气,很有一种高贵厚重之意,和外面破旧的景象完全不同。

结界?

天闲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殿门就在那,外面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丝毫也感觉不到这道门有什么异常。

正微微有些疑惑,四姑娘的声音传来,“没关系,只是个古老的禁制,遮掩外形而已。”

大小姐在踏进了殿门之后,表情也明显严肃了很多,“天闲小弟可跟紧了,这里不是能随便乱走的地方,万一走错了地方,会有麻烦的。”

天闲点了点头。

大小姐穿过大厅,拐进了一道侧门,后面是许多互相嵌套,半闭合的小殿,三拐两拐又穿过一个回廊,走了许久,天闲只听到这宫殿内从什么地方传来叱喝和打斗似的声音,但由始至终却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最后,大小姐在一两扇殿门前停了下来。

天闲有点奇怪,因为这两扇殿门上挂着一面门匾,可这门匾纯黑色,居然半个字都没有。

“我们到了。”大小姐到了这个时候似乎才有点紧张,推开店门,吸了口气后,这才走了进去。

天闲正要提醒四姑娘小心脚下的台阶,忽然一愣,四姑娘望着前方,脸上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笑意。

“你怎么了?”

“妾身没事,但一切果然如妾身所料。”四姑娘的笑意更浓了,“一会儿天小哥不要说话,只管听着就是了,凡事有妾身作答,天小哥切记。”

虽然心中疑惑,但天闲还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

昨天忘记点发布了……罪过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