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八十七章隐动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八十七章隐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罗都整个人都好像一团火的燃烧了起来,这血盟只能没有真正的朋友,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变成你的敌人,但还曾来没有人这样让他觉得颜面无存。,

怒吼一声扯起自己的大剑,罗都圆睁双目,眼中杀机毕露,“刀剑无眼,今天的比试,国主可要小心了,万一国主受了伤的话,可不要怪我没有手下留情。”

天闲扛着荒尘大剑呵呵一笑,“没关系,你不用担心受伤的问题,因为我不会使用邪眼的,只用这把剑。”

顿时在人群中传来了零星的笑声,罗都听到这笑声,一张脸膛完全紫红起来,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他的确没有什么立场来放狠话,天闲是在不使用邪眼的情况下进行比试的,也就是说,还没开打,罗都其实已经就输了三分。

不过现在怒极攻心的罗都也已经顾不得这些东西,狂喝一声身体上腾起一层金红色气息,那把本来就金光闪闪的罗都神剑顿时好像一团火焰般燃烧起来。

“看招!1

罗都高大的身躯猛然前冲,虽然心中怒极,但战斗的本能却丝毫不乱,一个俯冲大剑狂风般斩出。

天闲顿时一愣,罗都这一剑不是什么稀奇的招数,正是蛮斩!

不过他起手的确是蛮斩的起手姿势,但大剑斩出之后身体依旧前冲,这一剑的范围和力量不知道比最初厉害了多少倍。

这家伙果然不是软柿子!

天闲不敢大意,逆心诀随意而动,力贯双臂,荒尘大剑毫不花哨的直接迎上。

“吱——”

双剑向交爆发出刺耳的嘶鸣声,天闲身体陀螺般旋转,荒尘大剑犹如一道旋风卷过罗都神剑的剑刃。强劲的力道带的罗都神剑歪向了一边。

这么一瞬间的空挡,天闲一脚踏在地上,铁锥般在巨石上擦出一片火星,身体速度陡然减慢,荒尘大剑随之灵蛇般飞旋而出,横扫罗都腰间。

如此巧招瞬息间就要伤到罗都。却不想罗都吐气开声,狂吼中借着天闲带歪的剑势身体猛然旋转,巨大的罗都神剑在半空狂舞一圈,一道疾光般后发先至,怒风般狂扫而来。

“轰隆隆~~~~”

这一剑威势惊人,大剑的力量扯动的这巨石发出轰然巨响,激起的劲风更是把对面的宾客们吹的东倒西歪,顿时一片抱怨谩骂声响起。

“哒……”

轻轻一声响,一双脚踏在了罗都神剑之上。

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之声。脸上一片难以置信的讶然之色。

罗都这一剑不仅巧妙而且威力惊人,但终究没能摸到对手的衣角,最后一刻天闲已经凌空跃起躲过了攻击,而如今居然站到了罗都神剑上。

瞬息之间,两个手持巨型大剑的战士在方寸之间的地面上各自攻守一招,虽然短促,却是让每个人都大为新奇。

大剑是战场砍杀的利器,作为个人武器的实在是不多。而且攻击也都是以威力著称,这样短小空间内依靠灵巧技艺对攻的还真是稀奇的很。

天闲实在没想到罗都能避开自己那一剑。因为这个家伙看起来完全不像能使出那种精巧招数的人。

如果是香那样纤细的女子,手中时闪波刀那样适合轻巧招式的武器,那倒是十分应景,可是罗都……这感觉就好像一头狗熊抱着大树在使用绣花剑法。

再加上罗都第一剑就是改良的蛮斩,天闲不由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

不过天闲在这里对人家刮目相看,罗都自己可是要被气死了。心爱的神剑居然被天闲踩在脚底下,这简直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

“小子!你找死1

罗都神剑猛然一翻,狠狠向天空扫去。

天闲哈哈一笑,脚下一点人已经纵身越上高空,“地面狭校不如到半空一战1

众人不由一声惊呼,目光全被吸引到半空中去。

“这小子能飞不成?”

“可没听说过啊?”

“一个用大剑的战士能飞的话……”

“这小子难道已经是上位化物者呢?”

“说起来这小子的圣痕到底是什么?”

罗都面色阴沉的看着跃上半空的天闲,眼中多少有些吃惊之色,作为一个使用大剑,并且***相匹配圣痕的战士,他最清楚不过自己的短处,也就是移动的能力!

通常***武器的战士自己的身体只能向强韧的方向***,而***方面却比较逊色,如果不是还能继承像移位圣痕那种圣痕的话,在战斗的时候不能迅速打败对手,对手很可能会逃走。

而在天空飞,对于使用沉重大剑的战士来说就更困难了。

罗都甚至有些不相信,这个才十几岁的毛孩子能带着那把沉重的大剑在半空飞起来。

“哦~~真的停住了1

一片哗然之声再次响起,所有的宾客仰望半空,脸上的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天闲已经凌空而立,如被风轻轻托起般,全身闪烁着淡淡的金芒,稳稳飘在了半空之上。

罗都见到这一幕眸子都缩成了两个点。

“能撑多久?”

巨石上一片惊讶的时候,天闲却在小声和邪眼沟通。

“你想的话,飞上十天半月也没关系,但还要和那个大个子打一场的话就要抓紧时间了,否则打斗的时候很容易露出我的气息,要是被拆穿的话,你可就输了。”邪眼十分不满的嘀咕,“人类真是狡猾,说好了不使用我的力量,最后还是要用。”

“你那么小气做什么,我只是飞一下,你从前的力量也不够支撑我在半空移动,现在力量苏醒了这么多,我用一下你不感激我居然还抱怨1

“和人类争吵是最不明智的。”邪眼丢下一句话,立刻没了动静。

见到天闲立在了半空。罗都心情无比复杂,甚至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会一败涂地,因为他现在也才刚刚能勉强飞上半空,如果不带罗都神剑的话倒是能飞上好久,可是带着这把剑就吃力的多了,再要战斗的话……

狠狠一咬舌尖。剧痛让罗都清醒了很多。

无论任何战斗,对于一个战士来说都是要堵上生死全力以赴的才对,在战斗中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犹豫?现在要想的是怎么击败对手,当初选择握住这把罗都神剑,可不是为了在战斗中退缩!

猛吸一口气,罗都健硕的体格微微膨胀起来,全身的衣服顿时开始被渐渐撑破,而从他身体中渗透出的金红色光芒也变得强烈起来。

“看!罗都要拼命了1

“这家伙在强行提升圣痕1

除非是特殊的体质,否则被圣痕的力量影响发生体格的改变是异常痛苦的。这也是圣痕的力量被急速提升,身体为了适应强大力量的一种临时表现。

通常,这是拼命的前奏!

罗都上身的衣服几乎被全部撑破,露出了让无数女人尖叫的健硕身躯,背后那如一对双翼般的圣痕正红的发亮。

怒吼一声,罗都猛一跺地,人如一颗炮弹飞射而起,直本天空的天闲。

“这家伙有点难对付1见罗都一团怒火般冲上来。天闲脸上丝毫没有轻松之色。

“迅速解决,否则你一定会露出马脚。”邪眼简单评估了一下战况。立刻给出了建议。

“我也想……”

荒尘大剑在身前一横,天闲鼓荡逆心诀,身体上的金芒顿时传到大剑之上,而罗都瞬间杀到,罗都神剑一头怪兽般嘶吼撞来,“轰”的一声撞上天闲。两人一起射向半空,又再次“轰”的一声撞在了这地下城市的穹顶上。

顿时半空落下了无数碎石,在下面观战的宾客们一阵大呼小叫的躲避碎石,但都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半空,

这血盟之内虽然仇敌遍地都是。但碍于互相制约,这样真正动手的机会却少的可怜,而像今天这种两个手持大剑的家伙在半空对拼更是绝无仅有。

罗都全身赤芒闪动,好像一个散发火焰的巨人,罗都神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把火焰大剑,死死将天闲压在穹顶之上,天闲依靠荒尘大剑挡着罗都神剑,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巨大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把自己的身体挤压进背后的岩石之中,对方俨然是要把自己在穹顶上挤成肉饼。

斗蛮力,从来都不是天闲的性格。

身体陡然一扭,天闲的上身顿时发出骨骼错动的声响,本来已经被罗都神剑逼着压在天闲胸口的荒尘大剑猛的向后一沉,顿时卡在了穹顶的岩石上。

罗都一时间眼睛都瞪大了两圈。

刚才那一撞把穹顶撞出了小小的凹坑,但这凹坑根本不够一个人躲避,可是现在这个天闲居然就那么生生的把身体缩进了这个婴儿都塞不下的凹坑,那把破旧的大剑架在穹顶两侧的岩石上,他的身体居然已经全不受力。

一旦脱得逼迫,天闲哪还客气。

“砰!!1

结结实实一脚炮弹般揣在罗都的胸口上,打死都没想到对方这个时候还能有余力踢出来,罗都仰天一声大叫栽下了半空。

“咔咔咯1

天闲的身体瞬间脱离背后的凹坑,如气球般鼓了起来,握紧荒尘大剑笔直扑下,风驰电掣而来,整个空中的寒气似乎都缩到了荒尘大剑之上,对准罗都就是一剑。

铿锵有力一声爆鸣,千钧一发之际罗都翻身挡了一剑,罗都神剑被荒尘大剑猛拍在罗都身上,他又是一声闷哼陨石坠向地面。

巨石上的宾客们大惊小怪的向四面躲去,罗都轰然咋在地上,顿时碎石***般纷飞激射,而下一刻一声咆哮冲天而起,罗都神剑的火光再次升起,光芒丝毫不乱的射向半空。

半空中两人再次对撞一处,荒尘大剑和罗都神剑撞击着爆发出惊人的巨响和耀眼的火花,两人几乎都无法被看到身影,只见两把大剑在半空飞旋舞动。声势骇人的互相拼杀。

“轰1

“轰1

“轰1

整个血芽殿周围被两把剑爆发出的惊人威力震的颤抖不已,穹顶上更是开始掉落越来越多的碎石,而这片区域穹顶的发光宝珠更是被打了个稀烂,城市中***地方一片名两个,这边却已经一片黑暗。

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半空中凶猛对战的两人和在巨石上观战的数百宾客,这黑暗反倒更加激发了战斗的血性和观众们的兴奋心情。

一金一红两把大剑在半空犹如两道极光上下翻飞。黑暗之中光芒爆射,煞是好看,一众宾客看的是心神皆醉,天上一片轰响爆鸣,而这巨石上却鸦雀无声,没一个人吭气。

猛然间,两把大剑忽然开始同时爆发出惊人的光芒,对撞的节奏也慢了起来,但每次对撞却都发出声势骇人的响动。

“要分胜负了1大小姐始终紧张的关注战局。见到这个场面不由喃喃自语,稍微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背后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半空两把大剑凶猛对拼了数次,陡然都如忽然燃烧起来一样光芒大放,竭尽全力向对方劈去。

“轰隆!!!1

骇人的气劲在半空爆开,整个血芽殿区域被震的隆隆作响,而那两把大剑也随之脱离了主人的手,被震的远远飞了出去。

巨石上的众人被爆发的劲气压的一阵低头,但还是不忘仔细观看半空的战况。一见两把剑炸飞了出去,顿时一片惊呼之声响起。

“飞向城市的方向了1

“似乎是中心建筑的区域1

“看来要有倒霉鬼送命了1

这样的议论声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半空上两道人影已经落了下来。

斗到最后,居然各自的武器双双被炸飞,这场比斗自然也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天闲和罗都双双从半空落下,都是一脸郁闷之色。

两人一落地,顿时所有的宾客们都围了上来。叫好的叫好的,鼓掌的鼓掌,无论是发自真心还是只不过在起哄作乐,但看了一场精彩的对决,每个人心中还是十分高兴的。

罗都有些气喘。迅速平息了自己的圣痕对天闲说道:“今天未分胜,武器既以脱手,那么改天再战!不知国主意下如何。”

天闲拍打着身上的石灰粉,笑着点头,“好!虽然未分胜负,但今天见识到了罗都神剑的厉害,天闲真是受教了。”

说着,天闲对罗都不轻不重,行了个礼。

周围人顿时脸色古怪起来,作为对手,这礼节未免重了一点,而且说起来虽然是未分胜负,但如果继续打下去,这结果也可想而知了。

罗都已经明显后力不济,连呼吸都无法控制平稳,但天闲这边还从容的很,脸上连一滴汗都不见,这高下可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

而见到天闲如此,罗都也是无比的意外,但现在他也没心情计较这个,微微回礼说道:“还请国主见谅,罗都神剑掉落在城市中,我必须立刻去找回来,就此告辞1

“好说好说,请便请便。”天闲赶忙说道。

罗都也不多客套,神剑被打飞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剑的下落,虽说这里是个封闭的地下城市,可这城市却大的超乎想象,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藏了自己的剑,想找出来倒是绝对的事,可不免要有好多麻烦。

望着罗都匆匆而去的身影,天闲心下不由感叹。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每向前踏出一步,就是一个新的天地,本以为冒险团中的汉克使用大剑已经是最为厉害的那种,但这个罗都却丝毫不弱,甚至比汉克有过之无不及,特别是他对大剑精细技巧的运用更是让人惊叹不已,有些招数就连精通缩骨,有逆心诀助阵的自己都无法使出来……

感叹着,天闲心中也有些失落,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实战经验太少了,而且也没有好好系统的学习过战斗技巧,自从离开神域后,几乎一直在和咕噜和三角学习破碎时代的各种知识。什么阵法、文字、召唤仪式等等等……到现在自己学会唯一的一招剑技还是寂静森林中汉克教会自己的蛮斩,战斗中依仗的全是身体灵巧和逆心诀提供的强大力量和抗打击能力。

邪眼魔剑和荒尘大剑这样的神兵在自己手中,真是有些暴殄天物的味道……

要不要再去汉克学习一下呢?或者是去找胖子和瘦子也行,他们两个跑到沙漠来之后就一直呆在黄金城好吃好喝的好吃懒做,偶尔才来帮忙建设一下新城,未免太便宜他们两个了。

“国主。不立刻去将您的见找回来吗?”一个软软甜甜的声音打断了天闲的胡思乱想。

天闲回头一瞧,大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上来,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哦,这倒是不必。”天闲随意笑了笑,“那把破剑就算丢在那里也不会有人要的,而且罗都已经去找了,应该会顺便帮我找到吧,找不到也无所谓,正好趁机换一把。”

天闲这话让大家哈哈大笑。

“国主以一把破剑斗赢了罗都的神剑。真是神勇无比啊1

“国主这把破剑要是不要,那就送给我做个纪念吧1

“你要是能搬得动,我看国主倒是会真的送给你1

周围一圈人七嘴八舌的笑开了,天闲也跟着笑,大家一时间笑的开心无比。

但私下里,谁都心里清楚的很,那怎么可能是一把破剑!?

罗都的剑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剑!那把剑的厉害很多人都是领教过的,罗都如果换一把剑可能只是普通角色。但这把剑却让他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一举跻身血盟强者的行列。

而能和罗都的神剑拼个旗鼓相当的。再怎么说,也必然是一把神兵利器!

大家现在笑的轻松写意,心里却已经在飞速的猜测这把剑的来历了。

天闲一点都不担心荒尘大剑会暴露,因为这东西说起来实在是有点玄之又玄的味道,比起邪眼来,这荒尘大剑可不知道厉害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且这把剑估计根本没人见过本体,他每一次在大地中重新出世的模样都不同,再加上现在它完全处于沉睡状态,能猜到这是荒尘大剑那才叫见鬼。

打赢了圆鬼,战平了罗都。现在天闲的武器也没有了,透顶上穹顶的灯也全灭了,这宴会之前的表演节目总算告一段落,天闲叫人拿上灯火来,重新收拾了地面,摆好桌子,酒菜立刻流水般上来,宴会正式开始。

作为今天的主人,天闲很是声泪俱下的先做了一番演说,先说自己多么多么不容易的得到邪眼,再说自己多么多么愚蠢的拒绝了血盟,最后说自己多么多么睿智现在选择了血盟,总之是声情并茂,说的和真事一样。

这种本事,作为一个应付各色人物的黑医生,天闲八岁就炉火纯青了。

正式的宣布了血宗对四姑娘的正式任命,而且着重的强调了自己和四姑娘纯洁的友谊后,天闲带着四姑娘开始兜兜转转起来。

四姑娘被血宗重新任命为第四血枝的事其实还未公开,而让她专门负责与天闲进行联络并直接向血宗负责报告,这更是让很多人感到惊讶。

四姑娘明明已经是废人了,居然还能受到重用。

不过当天闲画蛇添足的强调自己和四姑娘纯洁的友谊时,所有人都会心的笑了……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之后天闲带着四姑娘在宾客们之中敬酒说笑,其实也算是四姑娘带着天闲到处走走,天闲对于大部分宾客完全不认识,但四姑娘对每个人都如数家珍,聊起话题来丝毫不会有任何障碍。

宴会进行到最后的时候,罗都才返了回来,背后背着他的罗都神剑。

所有人顿时关心起天闲的那把“破剑”现在身在何处,而罗都的回答是:现在还插在一尊石像上,没人搬得动,所以只能暂时丢在那。

“没有人员伤亡吧?”天闲最后似乎随意问了一句。

“没有,两把剑都撞进了一个巨大水池中央的雕像群里,虽然吓到了很多人,但没有人受伤。”

天闲微微一笑,“那就对……呃,那就好。”

罗都一愣,天闲刚才似乎要说什么,可是又含糊了过去,可不等他问,天闲已经转身过去和人喝酒了……

这一次宴会的气氛尤为热烈,一直持续到深夜,等到看着远处城市中的月色已经慢慢淡去,似乎隐隐就要天亮众人才慢慢散去。

“这群***!真的是想把我吃穷喝穷不成?赖在这里不走……还一个劲儿的要我喝酒1宾客们一走,天闲索性直接躺在了地上,哼哼着再也不愿意动弹了。

四姑娘轻轻一笑,踢开地面的酒瓶在天闲身边直接坐下,捧着天闲的头到自己的双膝上,一双还没从冻伤的青黑中恢复的小手轻轻揉起天闲的额头来,“你呀~又不是真吃你的喝你的,看把你心疼的,你今天打坏了穹顶的宝珠,血宗可是要真的心疼了。”

说着四姑娘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天小哥你还不知道吧,那些宝珠每一颗可都是价值连城的,是血宗在各大帝国皇宫的贡品中想办法搜罗来的,珍贵无比,据说就连那藏宝库中都没有多少库存,你这一次把血芽殿周围的几乎全打碎了,明天血宗不来兴师问罪才怪。”

“哦?还有这种事?”天闲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黑漆漆的穹顶,看了两分钟,“你这按头的本事是和谁学的?这么厉害1

四姑娘一愣,“噗嗤”笑了出来,“妾身在说宝珠的事,天小哥怎么说起妾身的按头的本事来了?”

天闲闭上眼睛,舒服的哼哼,“谁去管那些什么宝珠,又不是我的。”

四姑娘指尖微颤,咬着贝齿轻声问道:“那……那妾身……是天小哥的吗?”

天闲睁开眼睛,眼珠骨碌碌的打量了几下四姑娘:“看你姿色平平,先挂个名好了,快按头,按好了就给你转正式的。”

四姑娘已经被天闲逗的前仰后合了。

心怀舒畅的笑了个够,四姑娘温柔的给天闲按着头,喃喃说道:“妾身只要能在天小哥身边挂个名,不……只要能跟在天小哥身边侍奉就已经满足了,其实,妾身不止会按头,伺候男人的本事婆婆们教了很多,毕竟血枝的身份,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要牺牲自己为血盟争取利益,而从今往后……”

四姑娘手指轻轻掠过天闲的面庞,温柔的好像春天的微风,“妾身会用这些本事好好伺候天小哥的……”

“嗯1天闲满意的点点头,“不过你这样的话,我怕我一会去就会被立刻打死。”

“啊哈哈哈哈……是妾身失态了,不过,啊哈哈哈……”四姑娘有点控制不住,和天闲单独在一起,天闲每句话似乎都会让她不由自主的发笑。

抬起手来,天闲忽然按住四姑娘的手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珍惜你这份情意的。”

四姑娘面色微红,“妾身明白,妾身也不敢奢求,妾身早已经准备好一切了。”

“嗯,那继续按头。”

“呵呵呵……”

“你笑什么,你眼前的可才是专业的***师,我会指导你的,快按……”

“哈哈哈哈……”

“你还笑1

--

两章捏一起吧 分着有点不够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