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八十一章女人的斗争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八十一章女人的斗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小姐显然做了精心的准备,今天这小院的大树下那石桌上的点心额外的精致,而且这次还准备了一壶酒,不过这酒具可是只有两人份的而已。∈,

打死大小姐也没想到四姑娘居然也会跟着来到这里,但是四姑娘却丝毫没有不速之客的自觉,来到院内十分自然的就做到了桌边,而且还立刻招呼天闲坐下,这石桌周围只有两个座位而已,大小姐顿时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不过大小姐也算得上上足够隐忍,只是笑了笑,自己又搬来了座位,安安稳稳嫩的坐下,还给四姑娘添了一份酒具,由始至终也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恼怒。

四姑娘更是不客气,自顾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妾身虽然遭逢大难,但是还能活着见到长姐,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来,妾身在这先敬长姐一杯。”

大小姐笑着,端起酒杯说道:“妹妹说哪里的话,就算妹妹被打进阴牢,可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和姐姐喝酒赏月,这阴牢但凡进去的人绝少能活着出来,可见妹妹幅员深厚,今后姐姐可能还要仰仗妹妹才行。”

“姐姐说哪里的话,这可真是让妾身无地自容了,这次要不是姐姐帮忙,妹妹想要脱离阴牢之苦,恐怕是难上加难呢。”

大小姐听了这句话不由看了天闲一眼,天闲也是有些惊讶,大小姐给自己阴牢地图的事并没有对四姑娘说起来,四姑娘现在这样说,难道是已经知道了大小姐曾经给过自己地图?

对此,天闲倒是没有太多的怀疑,四姑娘的一颗心就玲珑七窍,就算她没有问过。但她是不是已经猜到了,那还真的十分难说。

四姑娘和大小姐对饮了一杯,笑容满面的聊了起来。

天闲坐在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点心,一会儿看看四姑娘,一会儿看看大小姐。这两人就好像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聊的开心,不是说起当年在血芽殿时候的事情,就是说起在各自做了血枝后的烦恼心酸。

那模样,完全就是两个闺房知己在互诉衷肠。

但,这两人明明是生死对头!恨不得现在就生吞活剥了对方。

听着两人互相之间热络无比的话,天闲觉得背脊微微发寒,女人们的斗争方式,永远不是男人们能否理解的……

天闲完全被晾在了一边,今天这本来是请天闲来的小宴席。立刻变成了大小姐邀请闺蜜的茶话会。

两人聊的开心,天闲无所事事,完全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不过天闲一点也不介意这种情况,既然知道大小姐未必存了好心,天闲现在倒是也不想和大小姐多打交道,何况在本心上,天闲一直觉得大小姐的身上始终都渗透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危险气息。

“说起来,妹妹你可真是有福气。有天小哥这样的少年俊才为你牵肠挂肚。”

就在天闲以为今天自己要纯粹的被当作背景时,大小姐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把话题引到了天闲身上。

四姑娘满脸都是满足的笑容。“妾身能脱离阴牢之苦,还被血宗重新任命为血枝,这一切都是天小哥的功劳,妾身这一身都会感恩戴德,谨记这份恩情的,但天小哥早已经心有所属。姐姐这样说,可是让妹妹无地自容。”

大小姐不以为意的说道:“诸神陨落,这世界重新建立起秩序还不到千年,从蛮荒到信仰,这世界从来都是强者为尊。天小哥如此青年才俊,多几位红颜知己也是该有的事,妹妹何必介怀呢。”

天闲老脸一红,这样说话,四姑娘已经说道:“天小哥醇厚善良,并非恃强凌弱之辈,就算妾身落魄如此,也始终对妾身彬彬有礼,姐姐这样说可是冤枉天小哥了。”

大小姐咯咯笑着,转向天闲说道:“据说,天闲小弟身边有一位雪儿姑娘,还是极北之地的天眼一族,不知现在这位雪儿姑娘身在何处?”

问起雪的事情,天闲谨慎了很多,答道:“雪还在沙漠边境,这次多有不便,我并未让她一起同行。”

“天小哥真是体贴,这世上的好男儿可真是不多见了。”大小姐大加赞赏,“我听说天眼一族天生就可以窥视他人的思想,想必天小哥必然是一片赤诚才打动了这位雪儿姑娘,否则天眼一族是绝对不会与人类同行的,更不必说成为知交。”

每次听到这样误解天眼一族的话,天闲就忍不住想要去纠正一番,但这次四姑娘早已经再次抢先说道:“妾身早就说过,天小哥醇厚善良,那位雪儿姑娘自然是中意的很,从来都不离开天小哥身边,妾身时常想趁机插足,可是都找不到时机呢。”

大小姐闻言轻笑,“妹妹这样说,姐姐都要忍不住心动了,我们这些血枝,风光一时,可十五岁之后就要卸任,拼死拼活也无人关心,却不如寻一个良心人嫁了,那才是真正有了归宿,这世界上……对我们女子真是不公呢。”

“姐姐说的极是,妾身也是这样想,或许姐姐可以现在就多加努力,天小哥宅心仁厚,只要赤诚所致,一定会有回报。”

两人说着发出一阵娇笑,完全是一副私下里讨论闺中秘话的架势。

天闲夹在中间听着两个女孩子这样露骨的讨论自己,那种感觉真是无以伦比的难受,偏偏这样的话题还无法插嘴。

一个人闷头吃着东西,天闲感觉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全被扭曲了。

这样的话题一直都在持续,四姑娘和大小姐两人一直笑个不停,亲姐妹一样的讨论着各种话题,这话题包括胭脂水粉,吃穿用度,甚至一些涉及女孩子十分私密的话题,当然更多的却是在讨论天闲。

两人完全把天闲当作不存在一般。

天闲不得不佩服女人的聊天精神。就算是这样的两个仇敌,在见面的时候假意逢迎,可是就算这样,两人似乎也有聊不完的话题,足足两个多小时,两人还是其乐融融。完全没有话题枯竭的迹象。

等到天闲几乎把桌上的点心都吃了个干净,时间到了午夜,四姑娘和大小姐似乎终于聊的累了……

“时间不早了,妾身今天多有打扰,还请姐姐不要见怪。”四姑娘起身告辞。

大小姐笑意相迎,“妹妹这是哪里话,你能来我这里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能说打扰,妹妹现在有伤在身。虽然不易多动,但只是走动一下也并无大概,常来姐姐这里坐坐也是不错的。”

“既然姐姐这样说,那妹妹今后可能要常来打搅了。”四姑娘微微一礼……

两人又说了足足十分钟的话,这才依依不舍的道别。

“欢迎天小哥下次再来。”

直到最后,大小姐似乎才终于想起了天闲,说了这么一句明确是指向天闲的话,这让天闲有些哭笑不得。

天闲和四姑娘辞别大小姐。趁着夜色,缓缓步行返回血芽殿。

四姑娘似乎醉了。有些慵懒的贴在天闲身上,大半个身子都压过来,毫不介意天闲的手臂触碰自己的酥润的胸脯。

“天小哥,妾身醉了。”四姑娘依着天闲,走路都要天闲扶着才行。

“知道了,你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天闲有点无奈。大小姐准备的那一壶酒,大半都被四姑娘喝掉了。

而显然四姑娘的酒力并不怎么样,现在她脸蛋红扑扑的,走路已经开始打晃,贴着她的身体天闲能嗅到一股热烘烘身子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更能感觉到四姑娘的心在酒力的催发下更快速的跳动着。

四姑娘咯咯笑了一声,撒娇似的在天闲身上扭了扭,“妾身难得有酒可以喝,所以今天放肆了,天小哥请勿见怪,但如果天小哥不喜欢妾身如此的话,妾身……可以补偿。”

一缕香气吹到天闲耳朵中,吹的天闲一阵恍惚,险些把持不住,连忙镇定心神说道:“我对醉鬼没兴趣,现在立刻回去,洗个澡睡觉。”

四姑娘醉意正浓的咯咯娇笑,整个身体都压到天闲半边身体上,调笑道:“妾身就是知道天小哥可靠,今天才喝了那么多的酒,要是平常,面对这个女人妾身可是一点都不敢放肆,甚至会立刻避开她,呵呵……真是今时不同往时,如今妾身居然可以在她面前悠然喝酒,想必她一定已经被妾身气死了,哈哈哈……”

四姑娘笑的无比开心,天闲却是恍然大悟,今天四姑娘喝了这么多的酒,难道是在向大小姐***不成功。

“天小哥,你今天看到了吧,女人们之间是多了的虚伪和狡诈,就算是恨不得至对方于死地,但是只要需要,就能和颜悦色的在一起喝酒聊天,甚至说一些私密的话题,呵呵……这就是女人啊,天小哥……你想了解女人吗?”

天闲感到四姑娘越来越挤到自己身上来,本身也是越来越告诫自己要保持清醒,“你今天醉了,不要说这些醉话了。”

“妾身才没有醉。”四姑娘笑的妩媚无比,“如果第四血枝只是这样就醉了,或者是醉了就这样口不择言,那早就已经华为一堆白骨了,现在哪还有靠在天小哥怀里的妩媚美人,呵呵……”

天闲觉得四姑娘的确是醉了……

四姑娘自顾的全赖在天闲身上,咕哝着说道:“妾身只是好久都没有喝过酒了,今天正好她准备了一些,妾身一时忍不住,呵呵呵……也是想让她尝一尝怒不可遏又无处发泄的滋味,今天把天小哥做了筹码,天小哥可不许怪罪妾身。”

“知道了知道了,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怪罪你的,你只要快点醒酒就好了。”

四姑娘现在几乎全挂在了天闲身上,努力凑过面孔来盯着天闲的眼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天小哥要妾身早点醒过来呢?妾身已经心属天小哥,现在天小哥拿妾身如何都是不会反抗的,嗯……醉酒可是一个好机会呢,呵呵呵……”

天闲翻翻白眼,觉得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和四姑娘好好的沟通。

四姑娘一点也不在意天闲的态度,自娱自乐的说道:“不过呢,天小哥在气恼妾身失态之前,也要谢谢妾身才行,今天大小姐明显不怀好意,可是却被妾身完全打乱了阵脚,虽然不知道她准备了什么手段,但一定是没有施展出来,妾身可以保证,现在她正暴跳如雷的大喊大骂,额呵呵……一想到这些妾身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你已经笑出声音好多次了,天闲对于现在的四姑娘真是无奈,谁能想到精明的四姑娘在喝了一点点酒之后居然会是这个样子,果然酒是穿肠毒药,慎重,慎重……

“要不然我们现在回去看看,她一定在气的发疯1四姑娘忽然提出一个建议。

天闲肯定四姑娘醉的不轻,也没反对,但是脚步却坚定不移的向血芽殿走去。

“天小哥……你说句话嘛!一直要妾身嘀嘀咕咕,好像妾身就是一个话痨一样,妾身只是想讨天小哥欢心嘛,天小哥快来说一句,说嘛说嘛……不说?那……笑一个?笑一个嘛1

天闲妾山大小姐那壶酒的酒劲似乎才翻涌上来,四姑娘已经完全不走了,现在只能背着她向前走……

一路上四姑娘都在“调戏”天闲,就算等天闲回答血芽殿将她丢尽浴室里还在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在外面等了好久,天闲都要打瞌睡的时候,四姑娘才终于自己走出了浴室。

好好洗了个澡,四姑娘精神了不少,醉意似乎也减轻了许多,不过天闲觉得她还是没醒酒,因为她只围了一条大浴巾,那头乌发湿漉漉的贴在光滑***的肩背上海滴着水就走了过来。

“天小哥你干嘛躲着妾身?”见天闲要走,四姑娘咯咯一笑,“妾身可还有重要的事要和天小哥商量,呵呵……这次去大小姐那,妾身可是有实际收获的。”

--

嗯,天热了,更新也少了,真是热死了碍…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