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七十九章家庭会议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七十九章家庭会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雪?”天闲绝没想到四姑娘会问起雪的事,这两人自从第一次见面就似乎是一对冤家对头,雪那样清静的性子对谁都不会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唯独对四姑娘十分介意,而四姑娘对***人也都显得温婉有加,唯独对雪却显得颇有几分尖锐。+,

“妾身虽然身在牢狱,但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雪姑娘她……似乎沉睡了。”

天闲默然点点头,想到雪如今还在寒古塔静静的沉睡,心中不免叹息。

“雪还没醒来,不过我已经找到办法救她了,只是时机还不成熟,需要等一个人打开心结,要救雪的话,需要这个人的帮助。”

四姑娘眼神颇为意外的颤了颤,“是谁?”

“雪的妹妹。”

“妹妹?”四姑娘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惊讶事,一下转身过来问道:“她还有妹妹?有几个?都是多大年龄?现在人在哪里?”

一连串的问题让天闲微微惊讶,“你这是……怎么了?”

四姑娘微微一怔,顿觉失态,“呃……妾身,妾身只是也同样关心雪儿姑娘,所以……”

天闲挠挠头,“这件事说来话长,还要从***极北之地说起,你坐过来,我详细说给你听。”

四姑娘立刻做坐到了天闲身边,面上微带急切,“天小哥可要讲的详细些。”

就算四姑娘不说,天闲自然也会事无巨细的讲给她听。

因为天闲十分喜欢和四姑娘聊天,在她身上总有一种让人十分舒服而且放松的感觉,就算她只是偶尔插话,但那眼神中淡淡的期待和发自内心的笑意却都透着亲切。

从四姑娘开始陷入沉睡,到自己得到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提醒,再到深入极北之地。最后将天眼一族整个的搬到了沙漠之中,天闲把这所有的事毫无保留的都讲给了四姑娘听,等到天闲说完,窗外已经微微发亮,一夜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不过,天闲和四姑娘都毫无困意。一个说的心潮澎湃,另一个则听的仔细认真。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凌目前在沙漠居住,正在和她的族人们适应那里的环境,嗯……我想短时间内她和雪之间的恩怨是不会化解的吧,毕竟她不会相信当初的雪是为了让她活下去才交换了身体。”

天闲说完所有的事微微一叹,不过很快笑道:“但我想很快她们姐妹之间的恩怨就会化解的,毕竟现在天眼一族已经摆脱从前的束缚了,而且我也已经拜托沙王准备了合适的药物。等我这次回去就会医好她畏光的病症,到时候她心结打开,雪自然就得救了。”

四姑娘听的大皱眉头。

“你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天闲有点奇怪的发现四姑娘的神色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

四姑娘有些头晕。

轻轻摇了摇头,四姑娘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些话,要不是天小哥亲口对妾身说出来,妾身简直无法相信,天小哥!你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居然还有心情跑到这里来?”

天闲有点***。“什么……什么叫我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跑到这里来,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而且我自然也不是跑来玩的。我是有目的的。”

四姑娘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不,不对!是你们!!你们这一群人简直!简直是不知好歹!遇到了这样麻烦的事还没有解决,居然……居然又来招惹血盟!天小哥你……你当真不要命了1

四姑娘气的眼角居然流下泪来,“而且,而且居然还有为了妾身的原因。天小哥这样做,简直让妾身无地自容1

背过身去,四姑娘把后背晾给天闲,再不吭声。

天闲完全傻了,本想着说完之后四姑娘一定会是“哇!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事”之类的表现。万没想到惊喜一点没有,反而似乎招惹到了她的痛楚。

瞧着四姑娘双肩微微颤抖,显然是在无声哭泣,天闲愈发有些不明所以起来。

“四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天闲赶紧绕到她身前。

四姑娘双眼垂泪,赌气的再次背过身,不理天闲。

天闲来回转了几次,四姑娘只是不理。

无奈之下,天闲摸摸头想出一个点子来。

敲了敲腰上的小笼子将没事就躲在里面睡大觉的咕噜叫出来低声吩咐几句,咕噜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四姑娘再次赌气的哼了一声装过身来,却和天闲撞了个对脸。

四姑娘顿时一愣,再回过身去发现天闲还是好好的坐在自己眼前,吃惊之下左右一瞧,顿时惊呼出声,居然有两个天闲一前一后坐在自己身边!

趁着四姑娘惊愕莫名的时候,天闲嘿嘿一笑,伸手轻轻卡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这可是你自己转过来的,那就是不再生气喽。”

四姑娘被天闲卡住了腰,挣了几下只觉得天闲的手牢固而又温热,不由又羞又怒,“你……你放开1

“不。”

“你放不放?”

“不放?”

“再不放妾身可要……”

“要怎么样……等等别打,你还有伤……别打脸……哎哟1

四姑娘也是气急了,虽然从未用这双手和人打过架,还是没头没脑对天闲打了过来。

天闲只有挨打的份,又不敢闪避怕惹急了她,最后好不容易连她的双手也一并在腰间束住,这才算结束了局部战争。

虽然天闲没用力,但四姑娘哪挣脱的开,试了几次却发现自己只能在天闲怀里扭动而已。

“你,你欺负我……”

话到嘴边,四姑娘却一下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眼前这少年和自己根本没有太多的渊源,这透着三分亲近的话甚至自己都没有资格来说。

眼圈一红,四姑娘顿时又掉下泪来。

本以为咕噜变出一个天闲能逗笑四姑娘。可现在她反倒哭了,天闲有点手脚无措,赶紧放开她哄道:“别哭,你看一哭脸就花了。”

“反正长了一张轻贱的桃花脸,花就花了……”四姑娘手得了闲,立刻就要再向天闲招呼。

天闲赶紧握住她的小手。“我是说真的,你看脸都花了。”

说着轻轻在她脸上一擦,天闲把手上的脂粉拿给四姑娘看。

四姑娘一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面孔,当感觉触感不对时,立刻尖叫一声转过身去,“不要……不要看!1

天闲哭笑不得,四姑娘出了阴牢之后每天会习惯的给自己擦些脂粉,巧妙的掩盖过于妖媚的模样。不过显然她自己化妆的水平远不及一直服侍她的光光,而且现在双眼又看不清,这面孔已经擦拭的有些奇怪了,泪水一染,顿时成了花脸……

“好啦好啦,我已经看过了,别藏了,快过来我帮你把脸擦干净。”

……

“好啦。这样看着就清爽多了。”天闲把四姑娘脸上最后一点脂粉也擦干净,满意的点点头。“其实……还是不擦脂粉好看。”

四姑娘又是窘迫又是无奈的坐在天闲对面,现在她双眼无法视物,就连脸上的脂粉都要天闲才能完全擦干净,正可是在羞愧没有的事情了。

“脸擦完了,还要不要继续打我?”天闲把毛巾放在一边,戒备的问。

四姑娘狠狠瞪了天闲一眼。卸去脂粉薄妆的四姑娘这一眼确是瞪的媚意横生,让天闲为之一愣。

不过,这么折腾了一番,四姑娘也没有心情在计较刚才的事了,无可奈何的坐在那里。垂下眼帘轻轻说道:“没想到妾身拼死也没有屈服的结果,却依旧还是害了天小哥,还被天小哥看到妾身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

天闲挠挠头,“你到底是怎么了,本来好好的……而且说的话也莫名其妙。”

四姑娘颓然摇头,“天小哥不该来的,如今天小哥已经走到钢丝刀刃上,却还来到这样的险地,实属冒险,妾身竟然也是天小哥来此的理由之一,妾身虽然欣喜,可……可现在却恨不得一头撞死。”

天闲大惊,怕四姑娘再发了性子真的一头撞死,赶忙上前先拉住她的双手,“四姑娘你为什么这样说,我现在一切安好,我虽然身处险地,但却稳如磐石,你看,这个是咕噜1

咕噜恢复了灵鸢的模样,似模似样的凑到天闲身边,对四姑娘点点头,算是行见面礼。

“咕噜会保证我及时知道任何消息,我还有邪眼和荒尘护身,你之前看到了,有荒尘大剑做阵眼,没人能破坏我留下的结界,你……”

“不对!1四姑娘猛的打断了天闲的话。

“四姑娘,你……”

四姑娘手扶额头,焦心的说道:“天小哥完全没有明白妾身的意思,那么妾身问一句: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

“这……”

四姑娘一句话把天闲问住,“这个……我就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才叫他黑衣人的。”

四姑娘不由微微恼火,“那他又是怎么知道在极北之地可以找到解救雪的办法?”

“呃……这个……”

天闲无法回答,四姑娘立刻又问道:“他在寂静森林跟踪天小哥,后来又指引天小哥去极北之地,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天闲望着四姑娘,一个字都答不出。

四姑娘气的用力拍打天闲的胸口,“天小哥你怎么如此愚笨!你这所有的行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下,看似顺利无事,但却不过是做了提线木偶!天小哥来到这里,或许也是被人引导。”

四姑娘眼角含泪,大声说道:“天小哥!!你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却还不自知啊!1

天闲微微呆住,当时形势所迫,自己不得不去了极北之地,而这次关于血宗得了魔宝和四姑娘被囚禁的消息可都是古丽亲自打探来的,难道还能被人做了手脚不成?

见天闲眼神有些疑惑,四姑娘咬牙说道:“天小哥。那黑衣人显然实力极强,完全可以置你于死地,可却没有痛下***,原因虽然有无数种,但最可能的就是因为天小哥还有利用价值1

“而且既然是那个黑衣人指引天小哥去极北之地,那他自然对天眼一族十分熟识。甚至了解雪儿姑娘的母亲和妹妹,甚至清楚雪儿姑娘和凌姑娘之间的恩怨!再进一步说,或许他早料到事态的发展,预见到天小哥会找到并带回寒古塔1

四姑娘的几句话简直把天闲整颗心都说的凉透了。

“天小哥!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了解极北之地关于天眼族,关于雪儿姑娘的事?他又到底有什么目的?既然他指引天小哥去极北之地,而现在天小哥已经找到救雪儿姑娘的办法成功返回,那么他的目的很可能也已经达到,可他为什么还不现身?天小哥!!这些你可曾想过!?”

天闲就如同吃了黄连般感觉口中无比苦涩,四姑娘的问题居然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四姑娘激动的有些喘息。继续说道:“这还只是其一,寒古塔进入沙漠,那么大的目标之下难保不会暴露,沙漠环境艰苦无比,难保不会有沙漠子民为了利益而做了别国密探,或许现在寒古塔和天眼一族已经被发现,各大势力正密谋行动,而且天小哥这次行动牵扯到高地一族。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人摸上高地寻找线索,又或许高地一族之中早有人将消息传到了***的某个势力之中……

四姑娘越说越快。越说越激动,最后脸色涨红,居然说不出话来……

“天小哥!你这次行动简直漏洞百出!你回到沙漠之后不立刻谨慎防备,居然……居然还将古丽丢到龙渊帝国,而自己跑到这里来,你。你简直……简直,简直让妾身无地自容1

天闲呆呆的望着四姑娘,简直被四姑娘的话完全说傻了。

这次极北之地之行,天闲心中一直十分得意,不仅成功的找到了解救雪的办法。甚至还带回了雪的家人,更甚至还带回了整个天眼一族。

不仅获得了天眼一族的友谊,更得到了无价之宝寒古塔。

而且此次行程在高地上知晓了黑角的秘密,对于在极远北方正发生的异变也有了充分的准备,可以说对那些消失的神灵的认识深刻了许多。

再加上额外的收获银水精魄,这次极北之地之行简直收获满满,而在自己离开沙漠的这段时间里,露娜带领所有人建立起了新的城市,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掩护了沙漠深处浩大的改造工程,一切简直完美。

而四姑娘三言两语把这一切扯的稀烂。

看着坐在那里默默垂泪的四姑娘,天闲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赶紧凑上前一切抓起四姑娘的上手。

四姑娘用力挣了下,但天闲握的用力,甩也甩不开。

“四姑娘,你别生气,这些……这些事我的确没想过,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没可能立刻回去,那么,既然你想到这些,还请帮我出出主意。”

虽然心中很是吃惊,但天闲无疑是很聪明的,甚至是狡猾的……

这句话比任何劝解的话都管用,效果立竿见影,四姑娘虽然依旧气苦的瞪着天闲,但情绪明显缓和了许多,“先放开手。”

“不。”天闲更抓紧了四姑娘的手,“你不给我出主意,我就不放。”

“你……”四姑娘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

“一直都是这样,你没发现而已,反正你现在要给我出主意。”

“你怎么……”四姑娘气急,看着天闲认真的模样又有些哭笑不得。

随看不清天闲的模样,但四姑娘知道天闲在望着自己,那双如暗夜中闪亮星辰般的眸子就在眼前,想到会被这双眸子期待的注视,四姑娘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总之……你先放开。”

“不放1

“……”

执拗了半天,天闲也没有放手的打算,四姑娘不得不服软,“好啦好啦,妾身知道了……帮天小哥出主意就是了,反正。反正现在我们也是坐在一条船上,你说了那么多性命攸关的秘密,妾身也没有可能置身事外了,所以……所以放手啊,这样拉着的话……嗯……”

轻轻咬着嘴唇,四姑娘的脸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

天闲倒是第一次见到四姑娘如此模样。从前她可总是落落大方的,这种小女儿姿态倒是少见,再加上现在洗去了遮掩面容的脂粉,尽管面色依旧有些憔悴,却已经掩不住那魅惑天成的姿容了。

赶紧主动放开手,免得自己失态,天闲咳嗽两声,“呃……嘿嘿!那这种情况,我们怎么办?”

天闲放了手。四姑娘反倒有点失落,不过听天闲说“我们”,心中顿时又开心起来,四姑娘很清楚天闲身边已经***了许的朋友,而自己却完全在这个圈子之外,也能预料到自己绝对不会受到欢迎的,毕竟血盟的臭名昭著是人人皆知的事。

但天闲把她看作自己人,这对于四姑娘来说。已经十分满足。

吐了口气,四姑娘略有无奈的说道:“天小哥身边都是一些具有冒险精神的年轻人。而且对于这些勾心斗角都不愿理会,就算是西殿出身的古丽,毕竟她只是问刑使,手段自然十分老练,但阴谋算计却差了许多,天小哥碍…接下来你绝对不能再胡乱向前走。否则你现在经营的一切可能都会华为灰烬。”

天闲的表情十分认真,“四姑娘说的是,天闲受教了,还请四姑娘不吝赐教,接下来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呃。碍…不,不是这样的,妾身只是……只是,天小哥你千万不要这样,否则……”四姑娘脸一红,顿时支吾起来。

“不1天闲摇摇头,“四姑娘说的一点没错,这些事上市我们疏忽了,现在必须立刻弥补,四姑娘现在的话可能会挽救我和我的朋友们的性命,无论如何,这都是十分严肃的事,还请四姑娘不必拘束,凡事只管开口,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见天闲如此的诚恳,四姑娘虽然觉得有些脸颊发烫,只得说道:“既然天小哥如此,那妾身只好冒昧了。”

天闲顿时眉开眼笑,“快说快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四姑娘:“……”

……

五分钟之后,四姑娘在一张纸上画出了一张地图,指着上面三处位置说道:“这里,就是这座地下城市的三个出入口,通常来说只开放一个,另外一个是应急的出入口,还有一个妾身从来没有听说它开启过,不过应该还有更多的出入口,但这三个是在明处的。”

天闲点头,“你画这个,难道是要我逃走吗?”

“正是1

天闲顿时瞪大了眼睛,“什么?让我逃走?”

四姑娘缓缓说道:“天小哥说了极北之地的事后,妾身觉得血宗应该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消息才对。”

“为什么?”天闲有些吃惊。

“因为天小哥来到这里之后,血宗显得太从容了,之前是妾身负责拉拢天小哥进入血盟,血宗每天都会来询问进展情况,妾身是最清楚血宗是多么急切的,但是天小哥来到这里的几天中,虽然说初来乍到血宗会放纵天小哥,但现在想来,的确有些太过随意了……血宗没有急切的要求天小哥使用邪眼做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血宗胜券在握。”

天闲皱起眉来,四姑娘虽然是猜测,但这话却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现在单单只是那个黑衣人的威胁,天小哥就该立刻返回沙漠,加强戒备,等待彻底安顿了天眼一族,安置了寒古塔之后再做***的打算。”

“有什么好理由现在就离开吗?血宗目前可是正盛情招待我,要在我熟悉了这里之后立刻进行一次试探性的合作,我现在离开的话。”

“顾不得那么多了!要是自己的老家都有危险,哪还顾得上别人家的宝贝,这一次,偷跑1四姑娘果断的说。

“偷跑!?”

“对,而且……”四姑娘的神色微微有些不安,“而且只能天小哥一个人走。”

“什么?”天闲顿时叫了起来,“那你呢?”

“妾身,妾身短时间内没办法离开这的。”四姑娘遗憾的摇摇头,“就算妾身是完好之躯的时候也没没有天小哥那样敏捷的身手,何况现在体弱带上,而且双目几乎失明,天小哥你带着妾身是无法脱身的,就算离开这里也会很快被抓回来,所以……”

“那就算了。”天闲打断四姑娘的话,在她愕然的表情中说道:“如果只能我一个人走的话,这个计划不通,再想别的。”

四姑娘顿时气饱了肚子,“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天小哥你怎么还是这样固执。”

“嗯,我知道这是我的缺点,但有些事必须要固执,我回去是为了我的朋友们,可同时却要把***的朋友丢下来送死,那我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

“天小哥1四姑娘拔高了音调,“妾身生在血盟,就算天小哥走了,妾身也不会……”

“不行1天闲直接截断四姑娘的话,神色微微阴沉下来,“我已经不想再看见你第二次被打进阴牢了,见到那个情景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算好,这一次就算你不肯,我也说什么都要把你从这里带走1

重新握住四姑娘的小手,天闲凝视她的双眼,“我从火雾山来到人类***,一无所有,我最宝贵的财富就是我的朋友们,我的每一个朋友们,就像我的家人,四姑娘,这其中也包括你,所以不要再说什么我必须把你丢在这里独自逃跑的计划,那是绝对不行的。”

“家……家,家人?”四姑娘声音微颤的重复着天闲的话。

“嗯1天闲重重点头,随后有点为难的抓抓头发,“那个,你说过……有点喜欢我的是吗?”

“是的1四姑娘大声回答,“天小哥,妾身……不,是妾身失态了,妾身是说,天小哥,的确让妾身倾慕。”

对于四姑娘如此直白露骨的表达,天闲脸皮还是红了红。

“如果喜欢的话,那就和我一起离开吧,在我的家乡我也是成年男子了,但现在……我也说不上能给你什么保证,可……我不想你留在这受苦,我这样说,不知道你明不明白1

“明白!妾身什么都明白1

得到天闲正面的回应,四姑娘十分激动的说道,“妾身明白自己的身份,明白自己该如何做,只要天小哥愿意妾身留在身边,妾身什么都愿意做1

天闲笑着点点头,“好的,那……我们现在需要另外一个计划了1

“妾身已经想好了1四姑娘眼眸闪亮,“如果不能悄悄离开的话,那么迅速积聚力量,从这里打出去1

“打出去?”天闲可是大吃一惊。

“天小哥……这地图,可是已经完成了一半了。”四姑娘拿过以荒尘大剑的力量波动绘制的地图,眼中一片精光。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