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七十六章暗潮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七十六章暗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天闲就要离开,完全是一副吃干抹净,抬脚就走的架势,大小姐心中顿时恼怒,险些当场发作,但想到今天请天闲过来的目的,这股怒意立刻又被压了下来。△¢,

“天闲小弟,这么急着回去,可是有谁在等你?”大小姐轻轻一笑,问道。

天闲回过头来,“大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四姑娘还有伤在身,我不放心她,如果大小姐没什么特别的事,那就多谢你的醒酒茶和点心了,告辞。”

大小姐微微一叹,“说的也是,天闲小弟房中还有佳人等候,自然不愿在这里陪我这个附庸风雅的俗物了。”

天闲暗暗皱眉,“大小姐误会了,我真的是担心四姑娘的伤,我们之间并无什么特别的关系,而且大小姐如果是附庸风雅的俗物,那这天下的女子可真是没有活路了。”

轻轻一笑,大小姐仰起天鹅般优雅的脖颈望着从树枝之间透下的人造月光,“天闲小弟好会说话,可惜……心里未必就是这样想了。”

“大小姐,你今天醉了,还是请早些休息吧。”天闲并不想多做纠缠,而且现在这大小姐看起来也的确有些奇怪,如果她不打算说点别的,天闲还是打算立刻走人。

大小姐望着天闲看了那么几秒钟,眼帘微微垂落,幽幽叹道:“也好,也好……时间不早了,天闲小弟回去休息吧,今天打搅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天闲倒是没想到大小姐会如此爽快让自己离开,一时倒是有些意外。

大小姐说完,也不再理会天闲,自顾起身默默向屋内走去。夜色透过大树间隙在她身上静静漫过,风吹白衫,前一刻还兴高采烈的大小姐,在这一刻显得别样的萧索寂寞。

瞧着她的模样,天闲忍不住抓了抓头,感觉自己似乎有点过分。人家两次三番的帮你,结果你却对人家爱理不理……

“呃……那个,大小姐请留步。”

大小姐当即就站住了脚步,忽的一回头,冲着天闲眨眨双眼,脸上分明是俏皮的笑意,“姐姐我还没走呢?”

大小姐前后表情给截然不同的反差顿时让天闲一愣

看着天闲的模样,大小姐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这笑声如有魔力。随着大小姐身体的颤动渗透进周围的黑暗之中,这小院的每个角落都一瞬间充满了快活的味道。

“天闲小弟你还真是热心肠呢。”大小姐笑的花枝乱颤,哪还有刚才寂寞凄楚的模样,只见她快步走回桌边坐下,伸手倒了杯茶水,轻巧笑道:“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回来坐下,姐姐有要紧的话对你说。”

天闲有点哭笑不得。大小姐这瞬息间就变脸的本事让天闲望尘莫及,看着这次大小姐虽然笑着。但眉眼间倒是有那么几分认真的意思,天闲只好又走了回来。

“大小姐有什么要紧的事,但说无妨,如果是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地方,我自然也不会推辞。”

这一次,大小姐虽然依旧笑着。但也显得庄重了许多,缓缓倒了杯茶送到天闲眼前,然后想了想,拿回这杯茶小小喝了半口又送了回来。

“大小姐不必如此,刚才我可是已经吃饱喝足了。”天闲见大小姐十分小心的做着这些。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

大小姐却很认真,“我知道天闲小弟现在并不信任血盟的人,自然也包括我,刚才是刚才,而现在是现在,这次请天闲小弟过来,其实也没有特别的事,只是想喝喝茶,赏赏月而已。”

天闲心中顿时不明白了,这大小姐怎么总是这样出尔反尔?

不过大小姐紧接着说道:“不过这本身也算是一件比较特别的事了,毕竟……一般人现在是请不到天闲小弟的。”

说着,大小姐多少有些自得的笑了笑,“天闲小弟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地图,又告诉你多角兽的弱点呢?”

天闲立刻问道:“大小姐助我救出四姑娘,又度过了难关,天闲感激不尽,同时也正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因为想拉拢你喽1大小姐笑眯眯的回答。

天闲一下哑然。

这个解释直白到天闲完全没有想到。

而天闲愣着的时候大小姐已经扳着手指头开始数起原因来,“你看,首先天闲小弟你本不是血盟的人,初来乍到自然会成为血盟内部各股势力争夺的目标,只不过现在血宗关注着你,大家都不好出手而已,但我作为独立的血枝就不同了,做事会方便很多。”

板着第二个手指,大小姐继续说道:“而且你可是邪眼的拥有者,虽然说现在邪眼的力量大部分被封印,但从你几次使用邪眼的事件中可以推测出,邪眼的力量正在不断复苏,将来必然是无可颇巨大力量。”

“还有呢……”大小姐扳着第三个手指继续开心的说道:“而且据我观察,你虽然年龄不大,但却心思缜密,而且深具气魄,今天我故意告诉你多角兽的弱点,但只是稍微提示,而正确判断一个陌生人的话并临场做出合理的行动,这很需要智慧和气魄,血宗大人在试探你的时候,姐姐我其实也在考验你呢,结果也让我满意,我可不想拉拢一个软弱的***。”

这个理由说的天闲简直有些无力……

而大小姐依旧板着手指,不过这次她的表情变得似笑非笑起来,“再有天闲小弟一副热心肠也让姐姐我很动心呢,老师说听到你把四姑娘救出来的消息时姐姐可是吓了一大跳,如果血宗震怒,这件事就无法收场了,不过同时姐姐也钦佩的很,估计敢在血盟中这么做的就只有天闲小弟一个了,而且碍…”

说着大小姐的笑意更浓了,“刚才姐姐我可是故意装作很失落的模样。如果是血盟的***人,早就丢下姐姐一走了之了,你却回来找姐姐搭话,哈哈!老实交代,是不是觉得心中愧疚,所以想安慰姐姐几句?”

天闲闻言顿时有些头大。闹了半天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大小姐笑着,“不过虽然姐姐很喜欢你这个样子,但也不得不提醒你,这血盟上上下下,像姐姐这样的坏女人随便走上两步就能遇到十几个,你可要当心,到时候被骗到可别怪姐姐没提醒过你。”

天闲苦笑:“多谢大小姐提醒,我一定记在心上。”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理由了。”大小姐双眉扬了扬,一双妙目落到天闲脸上。眼眸中微波闪闪,“天闲小弟俊俏的很,姐姐一看就很喜欢了。”

天闲脸一红,自打离开火雾山,还是第一次被人夸奖为“俊俏”,而且还是被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孩夸奖。

“总结这些缘由,所以姐姐我决定还是要好好拉拢天闲小弟才行,这血枝的差事看起来风光。其实劳累的很,而且说穿了也是朝不保夕。你看四姑娘不就是几天的功夫就做了阶下囚,如果姐姐今后也有不如意的时候,也好找天闲小弟求助一二。”

大小姐说的功利,但一脸笑意吟吟的神色却把丝毫让人兴不起厌烦之意,倒是这话里爽快直白表露的清清楚楚。

端起茶杯,大小姐在天闲的茶杯上碰了一下。“所以几天请天闲小弟到这来,其实为的就是表示一下姐姐我的拉拢之意,如果天闲小弟不嫌弃姐姐麻烦的话,那么……”

想了想,大小姐似乎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按照你们这些冒险者的说法,我们交个朋友。”

“朋友?”

“嗯,朋友。”大小姐满是期待的望着天闲。

“怎么,不喜欢姐姐吗?”见天闲一时没有回应,大小姐奇怪的眨了眨眼,打量自己一下,有些疑惑的说道:“说起来不是姐姐自夸,这血盟之内也找不出比姐姐在美丽的女孩了,决定拉拢天闲小弟的时候,姐姐还信心满满,甚至打算如果你不肯的话……”

停顿了一下,大小姐掩口一笑,“姐姐就会施展美人计了……”

天闲的头更大了,这大小姐一张面孔百变难测,亦哭亦笑,说出的话也是似假还真,简直就好像一个飞快旋转的万花筒。

笑着将茶一饮而尽,大小姐把那小小茶杯在手中轻轻转动,吐了口幽香舒心的说道:“不过天闲小弟这样善良热忱,同时又不失冷静果敢,姐姐这美人计怕是无从下手了。”

“不过……要是天闲小弟喜欢,姐姐在合适的时候说不定也会施展一二。”说着大小姐又是咯咯娇笑,把这满院的夜色都笑的醉了……

天闲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孩,不过虽说大小姐的话有些让天闲尴尬,不过对于她毫不掩饰的直白,天闲倒是喜欢的。

“大小姐如此厚爱,天闲真是受宠若惊。”天闲端起了茶杯,“这杯茶,就算是我交了大小姐这个朋友了。”

大小姐双眸微微一亮,却笑着说道:“这么说来,姐姐的美人计已经没有施展的余地了?”

天闲大为苦笑,“大小姐说笑了,我感觉现在大小姐就已经在施展美人计了。”

大小姐顿时笑的双肩直抖,“小滑头,嘴巴倒是甜的很,姐姐就真的那么美吗?”

天闲也不知该如何说,摇摇头直接把那杯茶一饮而尽,“时间不早了,大小姐就算再美,也还是早些睡的好,否则皮肤容易衰老的。”

大小姐微怔了一下,之后才双眉慢慢扬了起来,轻抚脸庞问道:“真的?皮肤会衰老的吗?”

“熬夜伤神,神气内损,表于体肤,大小姐今后还是在下午的时候请人喝茶吧。”天闲笑着站起。

大小姐微惊,“你要走了?”

天闲看着大小姐依依不舍似的模样,无奈答道:“真的太晚了。”

“那这些天能不能常来看看姐姐,姐姐经常在外奔波,这里的人都生疏的很,你也不必避讳什么,我们这些血枝是不会受到血宗怀疑的。”知道挽留不祝大小姐退而求其次。

天闲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既然大小姐愿意交我这个朋友,那么多来打搅是必然的了,只是到时候大小姐别把我关在门外就好了。”

大小姐顿时喜笑颜开,“怎么会?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1

亦步亦趋。亲自将天闲送出了院门,好生叮嘱要常来看望后,一直望着天闲消息在小巷口,大小姐这才转身走回院子,“吱呀”一声关上了房门。

默默来到小桌前坐好,大小姐脸上一片黑云翻滚。

刚才引天闲来到这小院的侍女很快从侧门走了进来,轻步来到大小姐身边,“大小姐,刚刚接到的消息……”

“啪!1

狠狠一个耳光打在自己的侍女脸上。将那个侍女打的跌倒在地,大小姐怒然骂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1

“大小姐息怒,大小姐息怒1这侍女被打的眼冒金星,却立刻爬起来跪着来到大小姐身前连连叩头。

大小姐寒声道:“我问你!我让你点的魂香你点了吗?”

这侍女一脸错愕,赶紧答道:“点了!女婢一路都点着魂香带着他来到这里,全是按照大小姐的吩咐去做的。”

“啪!1

又是一个耳光抽在这侍女的脸上,大小姐怒喝道:“那他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难道是我自己衣衫上的魄香薰的错了!?”

那侍女被打的口角流血,委屈的回道:“大小姐。奴婢真的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那魂香已经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在这里。”

说着这侍女赶紧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筷子粗细的黑香来,这香已经燃了一半,奇异的是那燃掉一半的香灰竟然还留在那里,而且触手坚硬。

大小姐拿过那根黑香仔细查看,神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起来,“点了魂香。可为什么没有效果?”

思忖片刻,大小姐直接将她所穿的白杉脱了下来,里面居然只穿了贴身的渎衣,“拿去烧掉!不要留一丝痕迹。”

“是1那侍女赶紧接过白杉,快步离去。

没多大一会儿。这侍女返回小院,“大小姐,衣服已经烧掉了。”

大小姐坐在那,双目依旧盯着手中的半截黑香,全然没有听到自己侍女的话,那侍女一连说了三声,大小姐这才回过神来。

“你说……是不是被他识破了?”

那侍女立刻摇头,“大小姐多虑了,这种手段是没有被识破的余地的,就算是血宗大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无法识破,更不要说是一个少年。”

大小姐缓缓点着头,握着那截黑香的手不知不觉用上了力量,细若青葱的手指骨节隐隐发白,“不错,这种手段根本没有被识破的可能,他一个小小少年更不可能知晓,可是我不惜动用这魂魄香,最后却一无所获……”

那侍女有点犹豫的说道:“大小姐,会不会,会不会是他虽然没有识破,但本身却心智坚毅,所以……”

大小姐眼中怒色一闪:“他一来到这里就直奔四姑娘,现在还把她安置在房中!**满心昭然若揭!哪来的心智坚毅?”

这侍女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再说。

大小姐重重喘了几口气,随手把那魂香在桌上一丢,气呼呼的说道:“准备的手段毫无用处,这小子应付起来简直困难无比,这样下去,时间就完全来不及了1

重重一掌拍在桌上泄愤,大小姐那柔软的小手却重若千钧,打的桌上杯盘暴跳。

“大小姐……”那侍女见大小姐正在火头上,可有些话又不得不说,脸上早一片苦色。

“什么事?”大小姐寒声问道。

“血芽殿又来催促了。”这侍女的声音小了很多,尽量把这句话说的小心翼翼,特别是“血芽殿”这个名头,几乎到了听不见的程度。

“怎么说?”大小姐的脸色一下难看到了极点。

“说……说大小姐您拖延的太久,要是一个月内再没有回复的话,就要向血宗提出如实汇报了。”

“砰!1

大小姐一掌把桌子拍的四分五裂,怒然起赦些忘恩负义的东西!事到临头居然这样紧追不放,真不知道得了别人多少好处!他们怕是把全然忘了当初是谁保全了整个血芽殿1

“大小姐您息怒,为今之计。还是尽快想办法才行,就算血芽殿不一再逼迫,大小姐您的时间也不多了。”

大小姐脸色青白不定,焦躁的来回走了几步,心中却是毫无办法,不由露出苦笑。

仰望半空的虚假月光。手掌从自己明显丰润有加的酥***慢慢划过,一点一点,最后停在洁白光滑的小腹之上,大小姐叹道:“我自然知道时间不多了,所以才出此下策碍…如果不是当初我不小心,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大小姐,您别伤心,事情总会有眉目的,我看那个天闲也没什么心机。大小姐一定能把他掌握在手中的。”

大小姐苦笑一下,“没什么心机?或许吧……我现在倒是希望他一直只是在我面前演戏而已,如果他的本性就是如此的话,那么……我才是真的要毫无希望了。”

“大小姐,是说他只是刻意掩饰吗?”

本想说一定是,但想起刚才的种种和那根毫无效果的魂香,大小姐迟疑了一下,“或许吧。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个轻易就能拉拢的人。”

“那下一步大小姐打算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计划照旧!现在就算明知毫无意义也必须走下去,因为这已经是唯一的出路,明天你再去一趟,记得把这半根魂香也带上。”

“是。”

“哎……我今天也累了。”大小姐吐了口气,看起来十分疲惫,“早些休息吧。”

“是。”

天闲自然是不知道大小姐那里的一盘变故。更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把大小姐折磨的咬牙切齿,现在天闲在想的是怎么快点让四姑娘康复起来。

当天闲返回四姑娘的住处,还没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香气。

四姑娘的点心!

虽然说已经很久没吃到了,而且刚刚才吃饱喝足。但天闲还是立刻就嗅出了这味道的来源,当初黑德尔家古堡花园之中四姑娘的那几块点心可是一直让天闲记忆犹新。

快步来到厨房,天闲立刻发现四姑娘靠在案板边上,正小心的揉捏面团,旁边的蒸屉还冒着热气。

“稍等一下,还要再烹制一下才行,妾身以为天小哥还要再晚些回来,现在只能请天小哥再等等了。”四姑娘也没回身,依旧全神贯注的捏着手里的点心。

天闲立刻走上来轻轻抓住了她的手腕,“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不是叫你在床上好好休息,不要离开房间的吗?”

见天闲似乎有些生气了,四姑娘眼神弱了下来,放下点心小声说道:“妾身,妾身知错了……”

瞧着四姑娘这副柔弱模样,天闲顿时抓头,“我不是怪你,只是……”

拉起四姑娘还带着青黑冻伤的手,天闲认真说道:“你看你身上还带着伤,现在是不能乱动的,而且那房间我布置了进制,没人进得去,你跑出来很危险。”

四姑娘垂下目光,弱弱的应了一声,“是妾身不好,惹天小哥生气了……”

天闲也是没了脾气,“好了好了,等你的伤好了,我自然会找你要点心吃的,但是现在呢,你要好好休息,不要乱动,好不好?你要是闲的慌,我给你找些事情做。”

这话中的关切和无奈四姑娘如此聪明自然听的明明白白,抬眼瞧了天闲一下,不由抿嘴露出了笑容,“天小哥不气妾身就好了,其余的……”

“其余的以后再说,现在跟我回去,哎呀别看点心了,待会我会拿来一起吃的。”天闲小心扶着四姑娘,慢慢向房间走去。

“咦?”

四姑娘忽然微微一怔,侧头过来在贴着自己的天闲身上嗅了嗅,“这香气……”

凝眉思索了一阵,四姑娘面色微微一变,“天小哥,你回来的路上去了哪里?”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