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六十八章隐秘行动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八章隐秘行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宗隐藏在阴影中,笑声也显得虚无缥缈,“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留意你了,虽然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你有什么特别,像邪眼这样的上古魔宝是很难预测的,如果说它被一个什么有名有姓,来历清楚的人得到了,那倒是一件值得意外的事,而如果是你……这反倒似乎是顺理成章。”

“邪眼这种东西不能以常理来认识对吗?”

“有这样方面原因,不过更主要的理由是,邪眼不会选择一个十分强大的主人。”

天闲双眸微微凝缩,“为什么?”

血宗自得的笑着,“对于这些古代遗留下来的宝物,我们血盟有着很深的了解,它们之所以能从破碎时代那个诸神纷纷陨落的巨大灾难中存活下来,大多数都是因为被封印,邪眼也是如此。”

当听到血宗说对于那些古代遗留下来的宝物十分了解的时候,天闲的心微微一热,血宗这么说,也就从侧面多少证实了血盟的确在世界各地寻找这样的宝物,而且也的确有所收获。

血宗继续说道:“而从你之后的一系列表现来看,邪眼的力量也的确没有完全觉醒,而是处于一种被封印的状态,这也是邪眼选择你作为宿主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

黑暗中血宗伸出手,苍白的手指指向天闲,“因为你比***人更好控制。”

天闲不得不承认,当初邪眼寄宿到身体中时,虽然情况有些复杂,但血宗说的理由的确存在,就是在如今,邪眼也没有放弃完全脱离自己的控制。甚至已经明目张胆的表示会反噬主人自立为王。

“或许吧,但这并不重要。”天闲淡淡而笑,“重要的是现在邪眼的力量为我所用,而且我现在依旧没有被邪眼控制。”

血宗哈哈而笑,“不错!这也是你如今能坐在这里的最大资本!年轻人,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利用这个资本。与我们血盟合作,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但愿如此,而且我真的希望在丹特发生的事不要再发生了。”

“哦!你是说四丫头?”血宗的口气十分淡然,“三位婆婆伪装了光光,可惜被你识破了!年轻人果然好眼力!这件事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计较了,不是吗?我并非没有诚意,而是四丫头在这里的确无法离开,但只是暂时的,所以我想了办法表达诚意。”

端起桌边的酒轻轻抿了一口。血宗似乎有点遗憾,“可惜她们弄巧成拙,差点误了大事,不过还好,你现在不是已经将四丫头带回去了,这样无论她是死是活,你也该满意了。”

天闲暗怒,血宗的口气里。完全不把四姑娘的死活放在心上,仿佛只是在说一件随时可以丢弃的工具。想起四姑娘在那裂隙下被锁在阴寒水牢里的情景。天闲就不觉感到自己热血上涌。”

“这件事就此结束吧,不过另外一件事我却想问个明白。”

“什么事?”

血宗的声音微微疑惑,“阴牢虽然在血盟不是什么秘密,但知道位置的人却不多,你才刚刚来到这里不到一天的时间,而且你的住处距离阴牢有不短的距离。你是怎么知道四丫头关在那里的?”

天闲皱了皱眉,这次能救回四姑娘,全赖那位大小姐给自己的地图,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她是好意,但这个人情已经欠下了。

“我既然敢来这里。自然也有办法得到一些消息,对此血宗还是不要细问的好,免得伤了和气。”天闲微笑的回答。

血宗似乎怔了怔,随后哈哈大笑,“好一个年轻人,居然才来到我的地盘上就这样对我说话,很好,很好1

天闲继续说道:“虽然我打算和血盟合作,但说起来我们如今都是各怀鬼胎,谁也不肯完全相信谁,这也是我执意要四姑娘和我联络的原因,所以有些事,现在还是不要讲的那么清楚的好。”

血宗听了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似乎很高兴,“当然,这是理所应当的,年轻人你的表现很让我满意,我本想这次会得到一件宝物,但看起来如果你在未来愿意加入血盟的话,我将得到不次于邪眼的人才。”

“血宗谬赞了。”

“这是你应得的称赞,你不必谦虚,在我们血盟之中,这些客套和虚伪都是不必要的,我们只看重成果,看重真正有意义的东西,相比起圣灵殿,我们或许才显得更加仁慈。”

天闲心想这话说的未免脸皮厚了一些,“多谢血宗提醒。”

“嗯~”血宗似乎点了点头,“我是很有诚意希望你加入我们的,这个愿望在最初就已经传达给你,不过直到现在似乎你还是对我们不够信任,这样好了,就按照你的要求,四姑娘作为我们的使者,和你进行直接的联络,我将让她全权负责血盟与你的一切的互相走动,直到你相信我们为止。”

“多谢血宗。”

天闲点头称谢,心里却暗暗嘀咕:你是知道四姑娘已经活不久了才这样顺水推舟吧!可惜现在她已经安然无恙了!

心中想着这些,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天闲不由双眼都亮了起来。

“有一件事,不知血宗可否答应?”天闲不紧不慢的问。

“说来听一听,只要足够合理,我都可以满足你。”

“关于四姑娘……”天闲故意犹豫了一下,“我之所以要她和我联络,当然也有对她比较有好感的一些原因,不知道血宗……”

“哦1血宗看着天闲的神色,似乎一下就明白了,呵呵笑道:“当然可以,四丫头本来已经被废,原本就是要另作处理的,毕竟打她注意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既然你提出来。她就归你了。”

天闲听了这话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

血宗补充道:“她会完全听话的,我可以保证这一点。”说着血宗顿了顿,“当然,我们是有专门培养血枝的,现在就有许多候选人,类似四丫头的也大有人在。等你腻了的时候,可以随时更换。”

天闲的心中狂喜和愤怒交织在一起,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微微低头,“天闲再次谢过血宗。”

血宗又是哈哈大笑,不无自得的说道:“年轻人!我们不像圣灵殿那样虚伪,如果你愿意为血盟出力,那么我们绝对不会吝啬!只要你比***人更强!就绝对会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任何东西1

“天闲谨记1

血宗这次显然只是简单的见一次面,褒奖天闲一番。并且丢出了很多极具***力的条件,当天闲离开这座宫殿的时候,甚至感觉有些晕乎乎的。

果然不能小看血盟啊!

这是天闲离开这座巨大宫殿时最多的感慨,虽然藏在地下,但是血盟的能量却大的惊人,血宗的话并非在吹嘘而已,他许诺的条件也绝对不是空口无凭,惊人的财富。强大的力量,以及人人敬畏的力量。这一切似乎在这里都唾手可得。

甚至天闲觉得自己在某一个时候都已经微微动心。

返回到自己的住处,天闲发现守在外面的那些血徒已经全部不见了,只有七婆婆带着几个人呆在外面的房间,脸色古怪。

“七婆婆,四姑娘醒了吗?”天闲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四姑娘的状况。

七婆婆看到天闲,脸色就显得更古怪了。面无表情的答道:“还在睡着。”

天闲见七婆婆神色怪异,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七婆婆怎么看起来不大高兴。”

“我一向都是这个样子1七婆婆面若寒霜,不过她倒是没说假话,她的脸上倒是少有其它的神色,总是那样板着。

“不过……”七婆婆看了一眼里面四姑娘熟睡的房间。“血宗派来人要抬走四姑娘,不过没有成功,后来就都撤走了,你刚才是去血宗那里了对吧?血宗没有说起这件事吗?”

天闲一笑,“说了说了,但这件事已经不用再计较了,血宗也不会再追究四姑娘的责任,今后还会让她和我直接联络。”

七婆婆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怎么会这样?”

天闲嘿嘿笑了笑,“这可是秘密!七婆婆我看您也很累了,天色不早先去休息吧,今天我来照顾四姑娘,一定会保证她平安无事的。”

七婆婆见天闲就要转身进入里面的房间,顿时愣了愣,“你……你来照顾她?”

天闲有点奇怪的回过头,“当然,现在我必须看着她才行,什么时候她忽然醒了,我还得进一步进行治疗。”

七婆婆顿时没了话说,犹豫了半天只好点点头,“那……好吧,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四丫头,她现在……实在太虚弱。”

“我明白,放心吧七婆婆,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把活蹦乱跳的四姑娘送到您面前的。”

七婆婆无奈,只好点点头,留下了两个人作为看守,自己返回住处休息。

天闲当然知道七婆婆顾忌什么,但这个时候可不是计较男女之嫌的时候,四姑娘目前的状况可以说正在好转,可是也依旧是有危险的。

而且说穿了天闲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作为一个医者和一个患者,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不必要的顾忌,何况……或许是一直都抱着雪睡,感觉上睡着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在身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段时间以来雪选入虚灵的梦乡,天闲倒是觉得每天睡着的时候浑身不舒服。

四姑娘安静的睡着,这么多日子被关在阴牢之中,虽然心中一直一股信念在支撑着她,但是她的身体却毫无疑问的已经透支了,而且因为阴牢的寒气侵蚀,肢体都受到了破坏,这进一步的消耗了她的体力和精神。

天闲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查看一次四姑娘的状况,保证她是在安静的沉睡,并且慢慢的恢复着。

这样守了一夜,天闲就坐在床头,默默运转逆心诀养神,倒也不觉得困倦。当感到窗外开始再次有亮光射进来时,天闲不由得感叹,这地底的日出日落时间都如此精确,以逆心诀精准判定身体对时间的节律反应为依据,天闲知道现在地上也正是破晓时分。

这不由让天闲再一次见识到了血盟的能量之庞大,恐怕仅仅是这地下城市穹顶上的那些能调节明暗的宝珠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的就更加不必细说。

当天闲准备睁开眼,伸个懒腰的时候,忽然微微一怔。

本来好好躺在床上的四姑娘,似乎动了动……

小心翼翼的,仿佛戒备似的动了动……

然后天闲就从床上的细小起伏中发现四姑娘用极小的动作起身,向床头自己这边靠了过来,而同时……她手里似乎拿了什么东西。

天闲微微把眼睁开一条缝隙,借着窗外的微光仔细一瞧,那竟然是一根发簪。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摸来的。

不过天闲倒是愣住了,因为看四姑娘的这个架势,似乎……

猛的,四姑娘扬起手臂,那根发簪对着天闲的心口就刺了过来,这个动作简直让天闲完全呆在了那里,无论如何天闲也想不到四姑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不过,四姑娘的手在天闲的心口前却一下子停了下来。她睁大双眼,有些***愣的望着天闲。隔了那么几秒钟才忽然间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迅速缩回手。

然天闲却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四姑娘顿时吃了一惊,身体僵硬在那里,眼神也变得躲闪了起来,“不……不是这样的,天小哥你误会了,妾身只是。只是想……”

天闲根本没去理会四姑娘的话,而是一下扶住她转过去的脸庞,惊愕无比的望着她的双眼,“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四姑娘的身体抖了一下,目光望着天闲。笑的有些勉强,“妾身,妾身向来睡醒都是有些看不清……”

“胡说1天闲打断她的话,飞速问道:“你***瞳术!怎么可能双眼看不清东西?你现在告诉我,我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四姑娘目露乞求,“天小哥,妾身……”

“告诉我1

四姑娘咬着嘴唇,慢慢垂下了目光……

这无声的回答让天闲如遭雷击,四姑娘的眼睛居然瞎了!她刚才袭击过来恐怕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人,而直到完全靠近后才发现是自己在她身边。

放开四姑娘的手,天闲脸色阴沉无比,“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四姑娘抬起目光,神色凄楚可怜,“天小哥,妾身有罪之人,受些惩罚也是应当的……”

天闲一声怒吼:“他们弄瞎了你的眼睛!?”

“天小哥息怒,请听妾身解释。”四姑娘伸出手来,茫然的向天闲摸来。

这个动作简直向针一样刺在天闲心上。

握住四姑娘的手,天闲咬牙问道:“我听说你被废掉了作为血枝的一切力量,你***的瞳术,难道说你的眼睛就是因为这个……”

四姑娘轻轻抓着天闲的手,似乎终于安心了几分,微微苦笑道:“天小哥原来已经知道了,那么妾身也不必再多解释什么,这一切,本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

抓紧天闲的手,仿佛怕天闲立刻跑掉去和被人拼命一般,四姑娘柔声说道:“妾身在返回这里之前,已经做好了承受这些的准备,血盟势力庞大,而且戒律森严,妾身从未指望能有什么奇迹发生,但妾身觉得只要能熬过这一关,一切或许还有希望,只是没想到……”

四姑娘脸上喜忧参半,“没想到天小哥会来到这里,妾身又是欢喜,又是担忧,欢喜的是还能再见到天小哥,而担忧的……却是天小哥你不该陷在这种危险的地方。”

天闲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四姑娘的话一点也无法安慰现在怒火满心的天闲。

“你告诉我,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自己来查1

四姑娘面露无奈,苦笑道:“天小哥何必如此呢?妾身已经是残废之身,能再见天小哥一面已经别无所求,在阴牢之时。听到天小哥的声音,妾身简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时的心情。”

“躺下,我看看你的眼睛1天闲二话不说,直接把四姑娘慢慢放倒。

四姑娘身体虚弱,也挣扎不得,只好说道:“天小哥何必强人所难。现在就算知道妾身的双眼情况也已经于事无补。”

“你不说,我就自己查1

四姑娘无奈的一叹,“天小哥不必动气,妾身……妾身说就是了。”

天闲点点头,“你的双眼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差别,难道是别处受了伤?”

四姑娘微微摇头,“不……这是血盟惯用的手段,有一种药水,只要双眼各自滴上一滴。就会双目失明,永不能视物,不过还可以感觉到光亮,不算完全失明。”

“药水?”天闲心中一喜,“什么药水?哪能弄到?”

“这……”

“你不说?天闲沉下声音。

“这药水……在血盟很好找,可是……”四姑娘轻轻摇头,“妾身知道天小哥医术精妙,可还是不要去找的好。”

“为什么?”

“毕竟……”四姑娘黯然一笑。“用了这种药水的人,从未有过双目复明的先例。而且这是血宗的意思,妾身的双眼这一生只能如此。”

“哦……”天闲恍然,随后不由微微一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我才和血宗见过面。他说你现在完全归我了,也就是说你要怎么样,我说了算。”

四姑娘露出了满脸惊愕,“天小哥……在说什么?妾身……听不懂1

“这个可以以后再解释,你先休息。***给你找些吃的,顺便弄些药水回来。”

“天小哥……”见天闲要走,四姑娘着急起来。

“呆着别动!放心不会有人来伤害你的。”天闲把她按回去,拍了拍她的小手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里是血枝的居所,一应家私自然也是十分齐全的,天闲很快找到了厨房,但是里面空空如也,连一粒米都没有,立刻打发一个看守去找油米酱醋,然后叫另一个看守迅速去请七婆婆。

厨房里的东西还没全都搬来,七婆婆就已经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不知国主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叫我过来。”七婆婆现在对天闲的口气明显客气了不少。

“七婆婆,我想要血盟中那种弄瞎人双眼的药水,你能帮我弄到吗”天闲直接问道。

七婆婆的脸色顿时奇怪起来,“不知国主要那种东西做什么,那可并非是什么好东西。”

“四姑娘的眼睛瞎了。”

七婆婆听了这个消息一点都没有惊讶,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国主难道是想让四丫头双目复明吗?”

天闲不由奇怪的问道:“七婆婆难道已经知道四姑娘双目失明了吗?”

七婆婆点点头,“当然,四丫头她被废掉血枝的名号,连同从小***的技艺也都一同被废,这双眼时断然保不住的,国主能有这份心思自然是好,但……”

天闲立刻摇头,“我有的不只是这份心思,七婆婆!我现在想要的是这种药水!如果您能弄到的话,就请帮我1

七婆婆有些无奈,“好吧……这种东西其实也并不难找,老太婆这里就有一些。”说着,七婆婆从腰间直接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来。

居然随身就带着!

天闲接过这个小瓶子,心中对于血盟的评价不由又多了一些内容,想必,七婆婆的身上肯定不只是带着这一种让人失明的药水,而***血徒的身上或许也是相同的情况。

“就是这个?”天闲拿起瓶子看了看里面,里面是淡***的液体。

七婆婆谨慎的说道:“国主小心,这种东西沾到双眼自然会失明,但如果碰到身体的***地方,毒性也是很强的。”

“好的,我知道了1天闲小心把这个瓶子收好,看看左右无人,压低声音说道,“七婆婆,我有一件事现在要拜托你,希望你能秘密行动。”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