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六十六章洞底重逢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六章洞底重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溶洞的整体走势还是继续深入地下,天闲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经在多深的地下,不过周围空气新鲜,虽然潮湿但却丝毫不气闷,但随着继续深入,空气也变得更加阴寒,天闲不得不动用逆心诀御寒,同时心中开始升起丝丝焦虑,四姑娘如果被关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活下来。√,

渐渐的,潮汐的声音变得明显起来,而且溶洞里的光也开始变得开始不断变幻,仿佛溶洞下的有巨大的灯在晃动。

在转过几个弯角后,天闲终于来到了溶洞的最深处。

这里,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湖泊。

奇异的湖水清澈透明,不知为何向外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天闲仔细观察四周,这才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地下水脉的流经处。

在这个湖泊两边各有露出上缘的巨大溶洞,湖水从一侧流进,由另一侧流出,水流时而湍急时而舒缓,流经溶洞的时候发出潮汐般的声响。

天闲来到湖边四处张望,但除了湖水就是岩石,哪有四姑娘的影子?

难道在湖底?

天闲脑子里冒出一个让自己不寒而栗的念头来,蹲下来轻轻触碰湖水,天闲顿感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顺着手指间侵入体内,赶紧运转逆心诀将其抵消,不由心中一片惊讶。

这地下河看来是一条寒脉,也不知道什么缘由河水竟然如此阴寒,怪不得整个溶洞里都弥散着一股阴寒之气。

皱起眉,天闲举目四望,心中焦急起来,这种地方不适合多呆,而且现在七婆婆还以为自己昏迷着。随时都会回来查看情况,自己必须尽快回去才行。

可是这里别说四姑娘的影子,就连半丝人气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天闲正想冒险大喊上一声,忽然,一个轻轻咳嗽声在湖面上响起……

声音十分微弱。但听在天闲的耳朵里却犹如雷鸣一样。

四姑娘的声音!

天闲闻声精神大振,循声望去,却发现在这地下河形成的巨大湖面上有不少凸出的巨大岩石,而咳嗽声就是从其中的一块岩石后传来的。

迅速跑向那边,没跑上几步天闲就大喜过望,就在通向那块巨岩的湖面下,居然有一排人工石柱,只是石柱浅浅的水面下,而水面闪闪发亮。竟然一时没有发现石柱。

顾不得湖水奇寒无比,天闲运起逆心诀,再加上邪眼的火焰力量保护,直接踏进湖水中,踩着水中的石柱向那巨岩的方向跑去。

寂静无声的溶洞中除了湖水流经溶洞的声响,就只有天闲踏水的嘈杂声,而天闲还没等靠近那块居然,一声清喝已经响起:“是谁!?”

天闲闻声不禁又惊又喜!这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可强气中难掩柔媚,不是四姑娘是谁?

“四姑娘。是我1天闲大声回应,立刻加快了脚步。

顿时,岩石后传来四姑娘倒吸冷气的声音,“你……天小哥?你怎么……啊!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1

四姑娘的声音忽然惊慌失措起来,岩石后传来轻微的水声,还有一阵沉重的铁链摩擦声……

天闲听到铁链的声音不由感到浑身血气上涌。脚步立刻加快,转眼来到了巨大岩石的另一侧。

往这边岩石前一看,天闲不由怒发冲冠。

这块岩石的这一侧被掏了一个洞穴,洞口用小臂粗细的铁栏紧锁,阴寒的湖水灌进洞穴。而一个红裙女孩被六条粗壮的黑色铁链紧锁四肢和身体,正背对自己赤脚站在寒气森森的湖水之中。

“四姑娘1

湖水亮光闪闪,将洞***照的通亮,虽然这个红裙女孩背对自己,可是那身形姿态毫无疑问就是四姑娘本人。

“不要过来!1

天闲正要上前,四姑娘猛的尖叫起来,这让天闲惊讶的停下脚步,“四姑娘,你……”

四姑娘背对天闲,隐隐能听到因为激动而微微急促的喘息,“妾身……妾身如此败落的模样,不想被天小哥看到,还请天小哥不要让妾身为难。”

天闲听了这话眼睛都开始发红了。

在丹特,在雷霆古城的时候,四姑娘是何等风姿妩媚,一颦一笑无比让人心神动摇,那恰到好处的身姿随着腰肢轻轻摇曳,无意间组成一种风情,虽是小小年纪,已经让人不能自拔的迷恋。

而现在,虽然还是那身红裙,却已经破烂不堪,那双赤脚泡在森寒的湖水中已经冻伤发黑,削瘦的身姿在牢狱中被六道粗大的锁链紧锁,立在寒水中瑟瑟发抖……

“我救你出去1

听到天闲靠了上来,四姑娘大吃一惊,“天小哥!不要过来!求你了1

灰刀瞬间凝结在手,天闲二话不说对着那手臂粗细的铁栏一阵疯狂乱砍,踹开支离破碎的铁栏,天闲踏进了水牢。

“天小哥!求你不要过来!!1在天闲就要去砍那六道铁链的时候,四姑娘大叫着,猛的跪在了寒冷的湖水中。

怒火冲顶的天闲不由一愣,“四姑娘,你这是……”

四姑娘飞快说道:“妾身不知道天小哥是如何找到这里的,但请天小哥赶快离开!这六道锁链并非普通的铁索,而是关系到妾身的性命,锁在身上如果不吸纳足日的阴寒之气,这锁链就会永远锁在妾身体内,还请天小哥不要莽撞1

天闲眼角一抖,目光顿时落到了四姑娘的背上。

这六道锁链,有四道锁在四姑娘的四肢上,而仔细看去,剩下的两道却有些奇怪,是锁在四姑娘的背上的……

面孔一阵扭曲,天闲的手指颤抖着,按在了四姑娘背上。

四姑娘身体抖了抖,近乎乞求的说道:“天小哥,求你离开吧!不要再看妾身这残败之身。妾身……不想……“

“哧”的一声响,天闲将四姑娘后背的衣衫完全撕开。

映入天闲眼帘的,赫然是锁在四姑娘肩胛骨上的两道粗大铁索,铁链残忍的穿过四姑娘的皮肉,直接锁在了骨头上,伤口乌黑发青。显然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治疗,要不是这里的环境奇寒无比,恐怕伤口早就溃烂了。

天闲牙齿抖的咯咯相撞,手指颤抖着拂过四姑娘伤痕的后背,“谁……是谁?是谁……居然要这么尤蝗绱撕荻荆。俊?p> 四姑娘缓缓摇头,“天小哥不要再问,这是妾身应受的惩罚,妾身毫无怨言,此地不宜久留。天小哥要是怜惜妾身就请早早离开,这样妾身也能早脱牢狱之灾。”

“离开?”天闲紧咬牙关,唇齿流血,“如果看到你在这里这样受苦我还能悠哉游哉的离开,那我岂不是***狗不如1

杨起灰刀就要斩断铁链,四姑娘这时却大叫一声,“天小哥1,猛的转过身来抱住了天闲的腿。“天小哥请听妾身一言1

天闲这才见到了四姑娘的面孔,这一看这下不由心如刀绞。

四姑娘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模样。而且瘦的厉害,仿佛整个身体都干瘪了许多。

看着天闲眼中的震惊的痛心,四姑娘不由双眼流泪,“天小哥,妾身被罚在此,也就是还有脱困之日。如果现在一走了之,那么久再无翻身之时了,到时再想和天小哥见上一面恐怕难上加难,而且天小哥现在意气用事,却恐怕已经遭人利用1

天闲神色微微一动。“你说我被人利用。”

四姑娘点头说道:“这里极其隐秘,天小哥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这……”天闲想起大小姐的话,只好答道:“三位婆婆有意救你,而且光光给我画了这里的地图,我也是摸索着才找到你的。”

“婆婆……”四姑娘眼神亮了亮,脸上也有了几分生气,“光光她还好吗?”

“好。”天闲点头,违心的答了一句。

四姑娘何等聪明,见天闲稍微犹豫了一下,顿时就猜到了几分,苦笑道:“到底还是妾身连累了她,也罢……既然她还能给你画上一张地图,想必想在已经安全了吧?”

天闲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已经把她送去最安全的地方了。”

四姑娘这才似乎送了口气,“天小哥,你还是尽快离去,无论如何这里都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如果我们有缘,今后必然还能相见。”

“人就在眼前,为什么还要指望飘渺的缘分?”天闲看了看锁在四姑娘身上的锁链,不由双眼又有些发红,“而且,我就算被人利用也不会后悔,能救你出去,现在比什么都重要1

“天闲1

四姑娘终于有些发怒,“你为什么还是这样意气用事!你在这里救了妾身又能如何,妾身如此残败之躯,怎么可能逃得到地面?现在你立刻离开还有机会再见,要是你还一意孤行,恐怕再无相见之日。”

天闲心中血气涌动,伸手抹了抹四姑娘眼角的泪痕,“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为我考虑,你是怕我进得来,却出不去吧?”

“你……”见自己就算拿出怒色天闲依旧不为所动,四姑娘不由大为焦急,“你……你再不走的话,妾身就在这里自行了断1

天闲轻轻笑笑,柔声道:“放心吧,在这个距离上,就算你咬舌自尽,我也能阻止你的。”

四姑娘紧咬嘴唇,一时说不出话,眼中再次涌出泪花,“你……你到底想怎样!?”

天闲看着那六道铁链,寒声说道:“你刚才说,锁在你身上的这两道铁链要吸收足够的阴寒之气才能打开,否则就会永远锁在你的身上,对吧?”

“不错,所以……”

“但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天闲打断四姑娘的话,并紧紧盯着她的双眼,“我现在要砍断这些铁链,然后把锁在你身上的铁索除掉,你相信我吗?”

四姑娘怔怔瞪着天闲,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既然能来。自然就可以走,而且还要带你一起走!相信我的话就不要出声,一会儿也老老实实的保持沉默,我很快就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轻轻在四姑娘额头点了一下,天闲柔声说道:“从前不知道你为了我在这里受苦,可如今既然让我找到你。那么无论如何,我也再没理由把你丢在这!否则的话……我想我也就不是那个你为之甘愿在这里受苦的天闲了。”

四姑娘泪流如注,有些痴痴的望着天闲。

这些数不清的日子,每一天都度日如年,这阴牢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每天只有极短的时间水牢里的湖水会低于地面,这个时候必须要抓紧时间在寒冷无比的岩石上睡觉,而且还要在湖水重新涨上来之前醒来,否则就可能会在梦中冻死。

铁锁拴住四肢。身体几乎无法行动,再加上这阴寒之气如体,每时每刻都感到生命在一点点被抽离身体,而背上的的铁锁更上让人痛苦不堪,每动一下都痛入骨髓,湖水的寒气顺着铁锁侵入身体,那种滋味儿简直令人发疯。

但……这一切自己都早有预料,也完全默默忍耐了下来。

因为只要如此。就真的可能还有出头之日,只要挺过了这一关。或许……或许还能见到那个让自己不知不觉间心神动摇的男孩。

从懂事的时候开始,自己就明白这一生犹如被诅咒般毫无自由,更不会有任何美妙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婆婆们的教导和***血枝的倾轧下,自己也从不奢望那些似乎美好的事能和自己有任何关系,事实上那些事看起来大多都愚蠢而可笑。

但是。那一晚和自己的琴声相和的笛声却如有魔力,那种山川流水般沉厚清冽的笛声竟然让一向擅长以琴声迷惑别人的自己为之着迷。

看见那个瞪眼皱眉的男孩第一眼时,简直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的炸开了……

那些愚蠢而可笑的事,似乎就好像命运的捉弄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

日复一日,名模奇妙的心思开始折磨自己。开始让自己变得奇怪起来,当被那个男孩从死亡线上重新拉回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似乎一下完全不同了。

于是自己把所有的一切做了赌注。

如果这一次能平安离开这个阴牢,还能重见天日的话,那么……自己要让一切重新开始!为了能站在那个向往的身影身边,自己要把所有的东西完全改写!

而如今,这个支撑着自己在这里受尽折磨的身影忽然来到了自己面前……

一切,似乎都足够了!

“天小哥,你能来到这,妾身已经……别无所求了。”四姑娘泪流满面,再一个字也说不出。

“好1

“铮!铮!铮!铮!铮!铮1六声脆响,天闲干净利落的斩断了六条铁锁,点了四姑娘背上的穴道,将她瘦弱的身体小心抱在怀里,直接冲出了水牢。

这地方没有守卫,倒是给了天闲巨大的方便,虽然爬上裂谷用了不少时间,但是这对于天闲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随意在一户人家的晾衣架上拿了件衣服给四姑娘披上,天闲抱着她一路穿过街道,根本没人在意天闲这样的少年。

毫无声息的返回四姑娘的居所,天闲从小花园里顺着窗子才跳进房内,顿时听到一声惊呼。

“四丫头1

七婆婆早已经来查看天闲的情况,可是天闲的人却不翼而飞,这让七婆婆简直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迅速派出了人不动声色的探听消息,正在这里没注意的时候,却见天闲从窗子里钻了回来,而且怀里居然还抱着四姑娘,这可是把七婆婆吓的不清。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

天闲直接把四姑娘放在床上,坐在桌边写了一个单子交给七婆婆,“这是我需要的药材,无论用什么手段立刻弄来,我要给她治疗伤势,这些是必要的东西,还有把周围的人都遣走,不要让人来打搅我,半天时间之内。就算是血宗也不要让他靠近这里1

七婆婆所有的问题全被天闲堵了回来,拿着那个单子不由有点***。

四姑娘可是血宗亲自下的命令押进阴牢受罚的,现在私自救了出来,这可是大逆不道!如果被发现的话……

“七婆婆1天闲的双眼出现在七婆婆面前,亮的惊人,“现在我要救四姑娘。您有什么问题吗?”

七婆婆怔怔盯着天闲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摇摇头,“你要的东西,我立刻就去准备,短时间内我保证没人会靠近这里1

“谢谢1

七婆婆迅速离开了,而且很快返回,亲自拿来了天闲要的东西,而在这段时间内,天闲已经整理好了自己要用的一切东西。

锁在后背上的铁锁。天闲看着四姑娘的背就感到气奔涌,这种事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在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身上发生,血盟的行径作风果真狠辣无比。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天闲倒是有绝对的信心。

或许在这个许多病症都无法治疗的世界上,这样锁住骨头是无法抵抗的束缚,但对于面对过无数奇奇怪怪病患的天闲来说,这其实并不是太难的问题。

甚至亲手夹出过一个黑帮老大心肌中的弹片。像这种只是在骨头上做文章的东西,完全不值一提。

熟练的点了四姑娘的昏睡穴。切开伤口,清理坏死的血肉,以独有的手法挪动骨肉,邪眼的火焰如精准的手术刀切割着铁锁和卡住的骨头……

天闲的手没有丝毫的颤抖,天闲也知道自己不能有丝毫的颤抖,现在的每一步都将关系到四姑娘的将来……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天闲都在处理四姑娘的伤势,在这巨大的地下城市天顶上,那些璀璨的发光宝石渐渐的失去了光芒,如果落日般散发出余晖,将整个城市染的如同夕阳下火红的霞光。

把最后一道伤口也小心的缝好。天闲终于完成了自己有生以来最紧张的一次手术,不过这次手术是成功的,四姑娘身上的锁链已经被完全摘除了,她虚弱的倒在那里,正在酣睡。

小心检查一下四姑娘的状况,确定她已经安全无事,天闲这才送了口气,收拾了所有的东西后,打开了房门。

本想让守在外面的七婆婆弄些吃的来,但打开门的天闲却立刻皱起了眉。

七婆婆还在门外,但却站在很远的地方,而且垂着头,从她紧紧皱着的眉头来看,她似乎十分紧张。

而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摆了一张桌子,桌前做着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陌生的男人。

“哦,终于出来了吗?七婆婆说不让任何人打扰你,越是我只好在这里等候,本以为要错过晚饭的时间,看来这次不必在这里饿肚子了。”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很友好的笑着来到天闲的身前,打量着天闲身上的血迹,皱眉问道:“怎么样,顺利吗?四姑娘她难道死了?”

天闲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你是谁?”

那男人哈哈一笑,“不必恼火,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四姑娘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碍,怎么可能会死呢,而且看你出来的时候一脸松懈,恐怕四姑娘看在正安好的酣睡吧,呵呵!这样也好,她虽然犯了错,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一手培养起来的血枝,是血盟不可多得的人才,能活下来为血盟效力才是最好的,为此,我要多谢你!你才一来到这里,立刻就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1

天闲脸色依旧冰冷,口气都没变,“你是谁?”

那男人愣了愣,有点无奈的笑道:“对了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不过我实在没有什么好介绍的,只是一个传话的人而已,你没有必要记在心上,不过我现在正式通知你,血宗已经知道你来到了这里,并且想要你在晚饭的时候过去,他想要见你。”

“吃晚饭吗?”天闲把手里带血的绷带一扔,“带路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