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六十四章地下城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四章地下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古丽她是这么说的,你不会又和她合伙在骗我吧?”荒野上,在一块巨岩背后,天闲正在和咕噜大眼瞪小眼。+,

“我以我的名誉保证1咕噜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的名誉只值几块美味的点心而已。”天闲将手里的字条又看了几遍,脸上全是哭笑不得。

古丽在这段时间都是通过咕噜来和天闲联系的,自从咕噜冒充了一回灵鸢之后,现在几乎是正式成了专门的信使。

在古丽的口信和纸面消息上,天闲了解到一种很奇怪的情况。作为前去龙渊帝国帮助龙九解决危机的秘密行动人员,现在古丽每一天的任务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吃了再睡……

半个多月的时间,古丽什么都没做,倒是把龙渊帝国的各种有名的小吃大餐横扫了个遍。

“有些吃胖了。”古丽的字条中是这么写的。

古丽那种被时间禁锢的身体能吃胖那才叫见鬼,不过这似乎也的确说明最近古丽闲的无聊。

奇怪的想着,天闲不经意把字条一翻,顿时发现背面居然还有一行小字,这字小到就算是天闲也要凑近了才能看清。

“有三方不明势力在监视我,暂时只能吸引一下他们的视线。”

看了这句话话天闲这才恍然,继续向下看,却发现字已经小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凑到眼前,甚至发动了逆心诀才看清下边最后一句话,“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吃胖了。”

天闲看了鼻子都气歪了,“这个丑女人闲的无聊就拿我寻开心。”

团团纸条直接烧掉,天闲倒也送了口气,看来古丽现在的确是没什么事情做。闲的发慌,甚至有时间雕出这样的小字来和自己开玩笑。

不过,这似乎也更说明龙九那边的情况有点不妙,古丽现在就已经被盯住了,龙九的情况就更可想而知了,但过了半个多月并没有传来龙渊帝国皇族内出现什么变故的消息。这或许也可以算一个好消息。

“国主,你解手的时间太久了,我们还是赶紧启程吧。”在巨岩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马上就好1天闲大喊一声,回头来低声对咕噜说道,“最近多往古丽那边去探听情报,还有你再去告诉露娜姐姐一次关于光光的事,一定要她好好的安排光光住下。”

“我以名誉……好吧不要名誉,我直接保证。”咕噜被天闲瞪的中途立刻改了口。

将咕噜打发走。天闲这才从巨岩后跳了出来,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老妇嘿嘿笑道:“风餐露宿,肚子痛,七婆婆您多担待嘛。”

这老妇就是血枝分部那个被四婆婆称为老七的妇人,天闲也是后来才知道,她们分别叫做四婆婆、五婆婆和七婆婆,名字随便到让天闲无言以对。

“我们快走吧,在你肚子痛的时候。四丫头却在痛如骨髓。”七婆婆脸上的表情很少,也不多话。给人的感觉比***两位婆婆阴沉的多,这一次为了减小目标,只有她带了四五个血徒护送天闲。

虽然七婆婆看起来是三位婆婆中最难相处的,不过在言语中透露出对四姑娘的维护却丝毫不少。

跟上丢下话转身就走的七婆婆,天闲忍不住问道:“七婆婆,四姑娘曾说她是从小被你们照顾着长大的。还说几位婆婆很疼她……”

“哼1七婆婆的面色更冷几分,“就是太疼她,才会让她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早知如此,就该严加管教。那样的话……”

目光如刀子般在天闲身上掠过,七婆婆恨声继续说道:“要是那样,也就不必有一天要一个不相干的人来救。”

天闲不由正色说道:“七婆婆,我虽然与四姑娘没有多少交往,但我始终把她看作朋友,并非不相干的人。”

“朋友?”七婆婆面带不屑,“血枝并不需要朋友,小子!你最好不要自作多情!要是你敢对四丫头图谋不轨,小心我挖你的眼睛,拔你的舌头,砍断四肢扔进毒蚁穴。”

天闲苦笑,只好识趣的闭上嘴巴,显然这位七婆婆对天闲的印象极差。

从丹特秘密的出发,开始三天昼伏夜出,等离开了人烟稠密的地域后开始全力赶路,又走了三天之后,天闲眼前已经只有荒漠和隔壁,完全身处荒无人烟的地带。

“把这个吃了。”

晚饭时分,七婆婆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扔到天闲眼前。

是个药丸。

天闲看了看这个里外都透着可疑的药丸,问道:“这个……是治拉肚子的吗?”

“吃了之后你会昏迷上几天,这段时间我们会带你到达总部,到了那里之后,自然会让你醒过来。”七婆婆面无表情的答道。

“昏迷?”天闲有点疑惑,“您是说我吃了这个东西,然后任人摆布几天,醒来之后就会在血盟的总部了对吗?”

“不错,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你,更不能知道血盟的总部到底位于什么地方,这是必要的措施。”

天闲苦笑,“这似乎不大妥当,能不能蒙上眼睛或者在头上套个袋子?就像我还不能被完全信任一样,我现在也不能完全相信血盟,要我昏迷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七婆婆当即作色,“小子!难道你想要救四丫头的话都是假的?仅仅是昏迷过去都不愿意吗?”

天闲笑容依旧,“七婆婆,我自然是想救四姑娘的,可是那并不代表我会昏了头,我有邪眼在身,随时小心警惕,确保自己不被奸计所害才能救出四姑娘,如果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四肢被废,而且锁在大牢里,那还怎么去救四姑娘?”

“而且……”天闲笑的微微古怪,“我既然愿意深入血盟总部,这就表示我有诚意与血盟合作。血宗应该不会这么小气才对,要我昏迷这种事……多半是您私自的决定吧?”

七婆婆面色如常,就算天闲揭穿了她的想法,她那阴沉的面孔也没有丝毫变化。

“很好。”凝视天闲一阵,七婆婆微微点头,“来人。把他的眼睛蒙上1

天闲的双眼很快被蒙的严严实实,对此天闲也没有反抗,因为天闲早就为此做了准备,只要“睁开”右眼,整个世界就会以另一种形态清晰的展现在天闲眼前,蒙上眼睛对天闲没有丝毫作用。

“小子,我要警告你,到了总部,你最好也能像现在这样保持警惕。否则你连一天都熬不过,明白吗?”

“多谢七婆婆指点。”天闲一点也不傻,七婆婆并非是有意为难,而是要警醒自己而已。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问清楚。”

“七婆婆请讲。”

七婆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天闲通过自己的右眼清楚的看到她的神色微微显得有些无奈,“光光被你抓走,现在她人在哪里?”

天闲的心顿时明镜一样雪亮——这七婆婆虽然表面冷漠。却是这三位婆婆中最心软的一个。

四婆婆和五婆婆谁也没有问过光光的下落,就好像她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只有这位七婆婆面带担忧和无奈的问起光光的事。

天闲认真的回答:“光光已经被我送到绝对安全的地方去了,等我解决了四姑娘的事,就会为她矫正身上的断骨,七婆婆不必担心,她还有救。”

七婆婆沉吟一阵,天闲见她不住的摇头。但并未再对此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你是怎么认出光光的?”七婆婆又问,“我们三个自问光光的伪装已经无懈可击,就算是我们,不知情的话可能也会被骗过。难道你真的只是吃了几块点心,觉得味道不对就起来疑心。”

天闲一笑,“这根本不需要仔细去看,她和四姑娘完全不同。”

“完全不同!?”七婆婆微微惊讶。

“眼神、动作、口气……所有的一切。”天闲大摇其头,“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怀疑了,简单试探之后立刻就确定她不是四姑娘,尽管外表很像,但她毕竟不是四姑娘。”

七婆婆凝眉喃喃说道:“光光和四丫头一起长大,亲如姐妹,我们又特别***过,连我们都可能瞒过的伪装,你居然觉得……全是破绽吗?”

天闲只能笑笑,这件事天闲自己也很难说清楚,但真的在第一眼看到光光的时候天闲就已经觉得十分别扭了。

因为没有那种久别重逢的兴奋和喜悦,在眼前的四姑娘身上,天闲找不到那种吸引自己的东西,简单来说……光光虽然把四姑娘假扮的惟妙惟肖,甚至可以以假乱真,但却没有那种骨子里的神韵,那种吸引自己的气质。

“小子!记住我们的话,到了总部,你能相信的人只有四丫头,她也是唯一可能会帮你的人,绝对不要忘记这一点。”

天闲顿时一惊,七婆婆说话的同时从怀里拿出一个胭脂盒般的东西来,打开来里面是一些可疑的粉末

“睡个好觉吧。”

七婆婆把那粉末对着天闲一吹,顿时盒子里的粉末喷洒出来,沾了天闲满头满脸。

明明看到七婆婆举动异常,但天闲并没有躲避,因为在那个盒子的粉末中,天闲闻到了一些***的味道,这东西显然不是要人命的,而是要让人睡着。

故作惊讶的叫了一声,并且稍许吸进了一些粉末,感觉这粉末在鼻子里也并不呛人,天闲打消假咳嗽的念头,并且立刻分析了一下这粉末的药性强弱。

鼻孔里迅速发热,并且有流泪的冲动,显然这粉末的药性极强。

含糊的说了几个字,天闲索性身体一歪,直接倒了下去。

“抬走1七婆婆面无表情的命令那几个血徒。

天闲很快被抬上临时制作的木架,被两个血徒抬着前行,而七婆婆也立刻加快了速度,几人很快消失在了荒野上。

木架上晃晃荡荡,但躺在那里倒也舒服,天闲自然没有被迷倒。对于***这种东西的提防,从上辈子天闲就下过许多功夫了,闭气假死信手捏来,***手段或许还能算计天闲,***是万万不可能的。

况且现在仗着逆心诀强大的身体调节机能,天闲根本不怕这种东西。只是吸进的那点粉末弄的天闲鼻子十分不舒服,这倒是让天闲有点后悔自己的大意。

睁着右眼,天闲细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七婆婆带着那几个血徒没用多长时间就拐进了一个巨大的山谷,之后两侧的山石就越来越高,道路也越来越狭窄,最后似乎完全走进了山岩的夹缝之中。

起初还在奇怪七婆婆到底在向哪里走,但当开始感到周围的空气变得阴冷潮湿之后,天闲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在深入地下!

天闲猜的不错,没过多久狭窄的山缝变成了崎岖回转的山洞,周围开始传来流水在空旷空间内的回响……

渐渐的,天闲开始看不清周围的东西了,似乎进入了狭窄的洞窟,而且这里不仅虚灵变得极为稀少,生命体的数量也一样锐减,依靠观察生命能量的眼已经无法完全判断周围的一切。

天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七婆婆中途还休息了一段时间,当天闲开始感到困倦的时候。忽然间眼前亮了起来……

一座城市出现在天闲眼前。

充满了生机的树木,遍地种植的花草,飞鸟走兽悠闲徜徉,还有……数不清的人!

天闲有些纳闷,怎么忽然间出现了一座城市?随之立刻感觉抬着自己的血徒加快了脚步,向着前方的城市飞快走去。

“摘下他的眼罩吧。”靠近城市的时候。天闲听到了七婆婆的话,立刻把眼睛闭上,装作完全昏迷。

感觉眼罩被除去,但天闲却不敢再睁眼去看,就这么被抬着向前走。周围的声音从嘈杂到寂静,七婆婆时不时似乎在和什么人交流,走走停停不知道多久后,天闲又听到了七婆婆的声音,“把他放进去,小心看管,一旦他醒了,立刻来通知我1

“是1

很快,天闲感觉自己被放到了床上。

在房门响动两声后,天闲一再确定周围并没有人监视自己,立刻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屋。

面积不大,但布置的十分典雅,桌椅摆设虽然似乎有些年头,但却丝毫不显陈旧,倒是让这小屋多了几分古典的味道,墙壁上挂着几幅意义不明的画作,显示出这屋子的主人还是个风雅之人。

目光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天闲的目光落到了距离床不远的小柜子上。

这小柜子前摆着一张椅子,柜子上几个简单的小盒子,最重要的是这柜子上占地面积最大的摆设,是一面镜子。

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梳妆台吧?

天闲抓起床单嗅了嗅,一股淡淡的女子体香钻进鼻孔。

这是个年轻女子的房间!

虽然发现被送进女子的房间让天闲有点心觉怪异,不过这房间倒是没有什么太奇怪的地方,而且看起来似乎也有一段时间没人居住了,梳妆台上落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来到房门口仔细聆听,门板背后的呼吸声证明有两个人守在外面,想到对方才把自己送进来,应该不会立刻来查看,天闲迅速来到窗口。

窗外是一个精致的小花园,不过似乎和这房间一样久无人打理,现在已经显得有些凌乱,瞧瞧四周无人,天闲灵猫似的钻进了花园。

脑海里回想着光光给自己灌输的一切关于血盟总部的知识,天闲打算在没人知道自己可以活动的时候先熟悉一下地形,在敌人的地盘上做到心中有数,总会踏实一点。

天闲才一进入花园,就立刻被头顶明亮的光吸引住了。

抬头看去,天闲有点傻眼。

漆黑的天幕上缀着数不清的闪耀明星,这些柔和的星光混合在一起,将地面照的通亮,就仿佛阳光一样自然,如果不是抬头亲眼看到,很难相信这不是自然的太阳光。

眯起眼睛,天闲仔细的打量天空。等双眼适应了这种光之后,定睛一看,不由暗叫一声老天。

这头顶并不是什么天空,而是黑漆漆的山石,那些闪亮的星星似乎全是不明材质的宝石。

悄悄在高一些篱笆中露出头来,天闲飞速打量一下远近的环境。这次可真是呆住了。

这座小花园是凌空而建的,周围都是倾斜的山壁,而在这山壁上,隐约能看到其它的房间也建在外面的露台和花园。

在这一整面山壁就是一个巨大的建筑,而这座奇异的建筑,也只不过是眼前巨大城市中小小的一部分。

天闲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

目力所及的最远处是高大的石壁,这里看起来似乎是在某座大山,或者地下岩层中。巨大的空间被完全挖空,在天顶上无数发光宝石的照耀下,庞大如龙渊帝国的国都般巨大的城市好像一只怪物匍匐在黑色的地面上。

地下,会有这样巨大的城市?

天闲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庞大的空间内,天闲却没有见到任何一根支柱,就好似这里的一切本该就是如此,这城市本来就应该存在于这里一般。

光光的确详细的介绍了血盟总部的路线图。可是她没说血盟总部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城。

惊讶了一阵,天闲缩回花园中。倒是也很快不再觉得奇怪,血盟这么多年来和圣灵殿对抗而屹立不倒,总部在什么地方更是无人能知,而血盟日渐壮大,成员成千上万,那么有这样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作为总部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再次查看外面的情况。天闲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倒是十分有利,这花园凌空而建,能俯瞰小半个城市,倒是对自己确定地形有很大的帮助。

拿出光光给自己画的地图,天闲翻来覆去的比对几次。很快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而看到地图上自己的位置,天闲神色愕然起来。

这个地方……居然是四姑娘的居所!七婆婆居然直接把自己丢到了四姑娘的居所中来,这真是……天闲有点不好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不过一想到四姑娘没有在这里居住,必然现在依旧被打在大牢之中,天闲就感到有些按捺不住,如今四姑娘就在附近,却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尽快救她出来。

忽然,天闲正对着地图胡思乱想,一阵悠扬的琴声打断了天闲的思绪。

琴声?

四姑娘?

天闲猛的精神一振!这琴声悠扬婉转,倒是和四姑娘的琴声有几分神似,难道是她在附近弹琴?

侧耳倾听,辨别出琴声来自头顶的某一处地方,天闲也顾不得想那么多,见四下无人,直接窜上岩壁,壁虎般迅速向上爬去。

一连越过了岩壁上的两个小型的露台花园,天闲在一个明显更大,而且也修整的更加美丽的花园外停了下来。

琴声就来自这里。

收缩全身骨骼,天闲毫不费力的从花园侧面的篱笆空袭钻了进去。

这是个面积颇大,而且布置十分精致的花园,花园正中的亭子里正有一个女孩背对天闲这边轻轻抚琴,琴声和着亭边潺潺流水叮咚而响,时而如涡流缠绵,时而如激流涌动,跌宕起伏如在描绘一幅绚丽画卷,不觉让人心驰神往。

天闲听了一阵,忽然有些失望。

虽然琴声有三四分相似,但这却并非是四姑娘的琴声,自己到底还是认错人了。

正要悄悄离开,天闲却听到亭中传来清脆悦耳的女声,“贵客既然不请自来,何必又匆匆离去?”

天闲微微吃惊,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既然人家已经知道自己藏在这里,那也没有再躲的必要,天闲索性咳嗽一声,大模大样的钻了出来。

“呃……这里真是景色宜人,不知不觉就迷了路,还请主人家不要见怪。”天闲似模似样的说开了。

亭中那女子一笑,“看来传闻不假,走南闯北从不吃亏的天闲,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