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六十三章出征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三章出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焰阵的火焰被天闲熄灭了。◎,其中被困了四天的血徒们一下子涌了出来,几乎是发疯般的扑向天闲,但很快就被四婆婆制止了。

“都是些不懂事的人而已,国主不要见怪,里面请。”四婆婆的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那干瘦恐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慈祥之意。

将天闲重新请进血枝分部,三位老妇还是在四姑娘的庭院里与天闲坐了下来。

庭院里已经被收拾过了,景致依旧让人心旷神怡,只是那角楼一时半刻没办法完全修复,残缺的墙壁让人看着有点破坏风景。

“四婆婆,您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嗯……当然。”四婆婆缓缓点头,暴凸的双眼里透出几分柔光,打量天闲几下问道:“这次国主要求必须见到四丫头,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我要选一个最能信任的人来与我沟通,着难道有什么不对?”

四婆婆淡淡笑了笑,“的确,这没什么不对,但现在四丫头的情况有些不妥,如果她不能胜任的话……”

天闲不耐的皱眉,“四婆婆,与血盟合作是我进行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也是我们所有人讨论后得出的意见,我是很有诚意的,但是直到现在我还看不到血盟的诚意,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居然都要推三阻四,这真叫我失望。”

“血宗的亲笔信,已经展示了我们的诚意。”

“那要等我的条件先达成再说。”天闲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书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写十封发回给血宗,然而那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四婆婆沉吟一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既然国主如此坚持。那么老太婆不妨说一些实际情况,还请国主能对此谨慎考虑。”

“什么情况,关于四姑娘吗?”天闲心中一亮,但口气却平常的很。

“不错。”四婆婆点点头,面色严肃起来,“国主还不知道。四姑娘现在被困在总部,是出不来的。”

天闲心中微微有些激动,耗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能得到四姑娘确切的消息了,“为什么?为什么出不来?难道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血宗也不放她出来?”

“血宗现在自然想要四姑娘来安稳这边的情况,更希望能得到国主的盟约,不过就算是血宗也无法让四姑娘离开。”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心中一紧,“到底怎么回事?”

“四姑娘被关在阴牢中。一年之内是不能出来的,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阴牢?”天闲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听起来就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那是什么鬼地方?”

四婆婆摇摇头,“国主现在不必计较这些,老太婆对国主说这些情况,其实是想求国主一件事。”

“求我一件事?”

四婆婆用她干枯的手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来,“国主到了总部后。一定有机会亲自见到四姑娘,到时候请把这件东西悄悄转交给她。”

那是一个布包。只有半个拳头大。

天闲疑惑的接过来,入手很轻,而且顿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惊奇下天闲把这布包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这异香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浓烈,反而清爽宜人。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精通医理的天闲还是在其中辨别出了几种熟悉的味道。

“伤药!?”这个判断让天闲皱了一下眉,“四姑娘难道受伤了吗?”

见天闲闻了闻似乎就拿捏出了布包里的东西是什么,四婆婆欣慰般点了点头,“过多的话老太婆限于身份不能多说,国主只要记得将这东西交给四丫头。她自然知道该怎么使用。”

天闲心中百念交杂,“我会仔细检查这件东西,如果发现有任何不妥……”

四婆婆淡淡而笑,“那国主就向血宗告发老太婆好了。”

天闲把那药包收好,“三位找我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件东西吗?”

“还有一个忠告。”

“哦?不知道是什么忠告,如果是要我立刻效忠血宗之类的忠告,那就免了吧。”

“恰恰相反1四婆婆摇头,“国主到了总部后,一定要小心血宗,一言一行都不可大意,否则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1

天闲顿吃一惊,“你说什么?”

四婆婆面色凝重,严肃的说道:“食物、水、甚至是呼吸的空气都要特别留心,身边也不要留任何血宗派来的人,仔细检查自己的房间,还有……”

“等等1天闲打断四婆婆,惊讶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血宗会害我?”

“难道你去血盟总部不是在打血宗的主意?”

四婆婆的反问顿时让天闲哑口无言。

“你忽然联络血盟,自然是有所图谋,而且不可能只是四丫头,不要以为血宗猜不到这些,年轻人,你还没有见识到血盟的厉害,小心一些是必要的。”

天闲看着四婆婆,看着眼前这三个老太婆的眼神终于有点变了。

“你们三个……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们是血盟的人,为什么要帮我?”

四婆婆一笑,“帮你?我只是要你小心一点而已,这并没什么错,而且如果你安全的话,四丫头也会安全,我们只是关心四丫头而已。”

疑惑的打量三位老太婆,天闲有点拿捏不准她们到底是怀的什么心思,“关心四姑娘……那光光呢?不要说你们就是那样关心别人的。”

想起光光的情况,天闲就不由心中一片怒火升腾。

四婆婆皱了皱眉,“没有人逼她,虽然这本来就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事,血宗有这个想法之后,她很主动的请求为她易容。虽然这和我们的想法有出入,但这也都是为了四丫头,我们是,光光她也是。”

天闲有些震惊,居然是光光主动要求的,她这简直是疯了!

光光看起来比四姑娘年龄还要小一点。正是少女含苞待放的妙龄时段,虽然嘴巴说个不停,但也不讨人厌,而且明显是个美人胚子,过个三五年就会出落成美丽的少女,但这次易容已经把这一切全部毁了。

她的筋骨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脸更是破碎不堪,现在她是四姑娘的样子,但只要几年。她就会因为身体生长而产生剧痛,并且身体扭曲变形,变的丑陋不堪,这种剧痛和变形很可能会让她在短短几年内死去……

“年轻人……”

四婆婆的声音让愤怒和震惊的天闲回过了神,“你是不是很难相信这件事,不过你应该明白就算在血盟这样冷酷无情的组织中,也会有为了***人而奋不顾身的事情发生,可惜的是……”

四婆婆眼神微微暗淡。“并不是每一个奋不顾身的人都能挽救什么,我们已经尽力了。但却救不了四丫头,不过我想……你或许可以。”

轻轻笑了笑,四婆婆暴凸的双眼中露出期待之色,“年轻人,请你善待四丫头,在血盟的总部。四丫头或许是唯一能帮到你的人,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天闲现在虽然有点拿捏不准这三位老太婆到底是敌是友,但是这位四婆婆的话倒是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戒备血宗,照顾好四姑娘。就算她们不说,这也是必须要做到的。

“几位,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四婆婆摇头笑道:“没有了,只是不知道国主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说着,四婆婆看了一眼周围的断瓦残垣,“如果方便的话,国主可以等待两天,我们先收拾一下,也好为国主的出行做好准备。”

“三天!三天后我会再来,到时候我要立刻出发前往血盟总部。”

“好的。”四婆婆似乎微微松了口气,“那么三天之后,再次恭候国主大驾光临。”

天闲点点头,正要离开,四婆婆又说道:“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国主让外面的军队都散了吧,围在这里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

“这个我会处理的。”

对着包围这里的大批军队,天闲的确要好好的处理才行,否则被治一个重罪可就得不偿失了。

来到禁卫军统帅身前,天闲直接说道:“火焰已经熄灭,这件事我要亲自面见大帝,澄清误会1

“好!1禁卫军统帅正在为到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头疼,天闲既然主动要求见丹特大帝,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

破晓时分,黑德尔城堡的天台上多了一个人影。

“老爷子,没想到您这么早就在这里练剑了。”天闲从阴影中走出来,看着没有因为自己出现而停止舞剑的巴克,也不客气的坐在一边,拿起巴克的早餐就吃。

巴克全神贯注,虽然没有使用圣痕,但一招一式都充满了力量与杀气,长剑在他手中破风鸣响,凛然带着一股奇异的威势。

天闲不由得想,巴克年逾七旬还能保持这样强壮的体魄和充沛的精力,恐怕和这数十年如一日严于律己的苦练是分不开的,当然,首先他是一个天赋禀异的家伙。

一套剑舞完,巴克把剑在旁边的武器架上一丢,瞪眼坐了下来,“小鬼!你是专门来抢我的早餐的吗?”

天闲点点头,“我在这里没多少人知道,有不能去厨房要吃的,只要来这里了,一晚上没吃没喝,还要看着丹特大帝的那张臭脸,真是精疲力竭。”

“我听说你去皇宫面见大帝解释这次的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巴克倒了一杯酒,豪爽的一饮而荆

“其实没什么好解释的。”天闲将巴克拖过去的肉片又抢回来,“我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丹特子民,那些血盟的人都不是丹特人,而且我也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破坏,如果这件事真的用帝国律法来评判,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大错。”

巴克哈哈一笑,“帝国律法?律法都是大帝来修改编写的。你这么快就回来,恐怕是有别的原因吧?”

“嗯,我们和丹特的交易,我又让了两成利润给他,他就很高兴的把我送出来了。”

“哦……”巴克看起来似乎是笑了笑,可是笑的有些无可奈何。“原来是这样……”

天闲看了他一眼,“塞纳曾对我说过,现在的大帝目光短浅,魄力不足,已经不复昔日前一代大帝的风采,今天我倒是真的见识到了。”

巴克咂了咂嘴巴,“说起来,前代大帝,真是一位英明神武的君主。可惜……他死的太早了。”

天闲微微笑了笑,“老爷子!像您这样七十岁还每天清晨舞剑,喝酒吃肉,身体如年轻人一样健壮的,整个帝国也找不出几个的。”

巴克摸了摸胡子,摇头叹息,“可惜,可惜碍…要是他还活着。那该多好……”

稍稍缅怀了一下自己曾经的挚友,巴克很快调整了情绪。眼神有点奇怪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天闲,“你刚才的那些话,真的是塞纳对你说的?”

“嗯1天闲正吃的痛快,只是含糊的回应。

巴克皱眉,“一个女孩子,不仅抛头露面四处经商。而且脑子里尽是想着这些事,将来可是要嫁不出去的。”

天闲心想这个倒是很有可能,不过作为代替,塞纳她可能会自己多娶几房姨太太……

“小子!你告诉我,你今年到底多大了?”巴克忽然的问道。

天闲有点奇怪。“问这个做什么?”

“十五?”巴克直接猜到。

天闲擦了擦嘴巴,“差不多吧。”

当然天闲知道差的多了,离开火雾山的时候将要年满十一岁,如今过了一年多,其实现在天闲才十三岁,但是看起来却已经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样高大了,但还是有些清瘦。

“在丹特十五岁就成年了,你有想过娶妻吗?”

天闲有点***。

“呃……老爷子,你不会是觉得塞纳要嫁不出去,所以打算塞给我吧?”

“胡说1巴克顿时瞪眼吹胡子,“我的孙女如此优秀,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像你这样的混小子!就算想娶她我还不会答应呢1

“哦,那就好。”天闲点点头,继续吃东西。

巴克张了张嘴巴,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顿时呆在那。

天闲只顾着吃,并没有发现巴克的窘相,“老爷子,塞纳她不喜欢嫁人,当初她非要练剑取得家族比斗优胜就是为了这个,您应该知道的,现在她赖在我那里不回来,您也该明白是什么原因,作为她的朋友我也想替她说几句话,您还是不要逼她了,她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而且您不觉得……”

天闲抬起头来,笑了笑说道:“那些蠢头蠢脑的贵族少爷们,根本配不上塞纳吗?”

巴克抓了抓胡子,“可也不能让她就这样在外面乱跑。”

“在我那,您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靠近她的。”

巴克双眉一杨,顿时哈哈大笑,蒲扇似的大手用力拍在天闲肩上说道:“小子!这还像个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1

“当然1天闲继续说道:“我也不会让她靠近任何女人的。”

巴克的脸色一下变得很精彩。

一老一少简单聊了一会,天闲写了一份药草清单交给巴克,吃饱喝足的返回了城堡中的秘密住处。

才一进门,一道人影就扑了上来!

“你这个小***!你跑到哪去了!?你还一身的伤怎么能到处乱跑!?而且还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你知不知道我发现你不见了有多担心?门外那两个铁桶什么也不说,也不许我离开,我一个人在这……”

天闲赶紧按住光光,“冷静,冷静!我们有话慢慢说。”

光光虽然一脸气急败坏,但却死死抓着天闲的手,好像生怕天闲一眨眼就跑掉一样,天闲其实也很明白,她气恼自己只有三分,而七分是因为独自呆在这里的恐惧。

拍拍她的小手。天闲安慰道:“没事的,不要着急,我只是去了血枝分部和四婆婆她们商量了一下,过几天我就会去血盟总部见四姑娘了。”

一句话把光光心中所有的焦急和恐惧全部驱散,她兴奋的几乎跳了起来,“真的!你要去见小姐!?是真的。是真的吗?”

“冷静,冷静1天闲赶紧按住那,“那是三天以后的事,而现在,我们要先解决你的麻烦。”

兴奋不已的光光奇怪起来,“我的,我的什么麻烦?”

天闲拉着她在桌前坐下,很认真的问道:“你知道你变成这个样子后,将来会怎么样吗?”

光光眨眨眼。还是满脸兴奋之色,“婆婆们说我今后可能会十分痛苦,还会早死,但既然这次你已经能见到小姐,那么就没关系了。”

天闲闻言不由有点吃惊,原来光光是知道***的,而且就算知道也对此表现的如此轻描淡写。

“光光,你很快会感到全身疼痛。如果不赶快治疗的话,或许只要几年。你就会……”

“先救小姐再说!我怎么样不重要1光光忽然皱起眉,很认真的对天闲说,“小姐收集过你很多的消息,都是我帮着整理的,我知道你会一种十分奇怪的医术,但现在不是为了我分神的时候。小姐在总部受的痛苦比我多十倍百倍,我现在只想小姐能早一点脱困,为此就算是我死了,也没什么1

天闲惊讶中,光光的面上多了几分懊恼。“三天时间一晃而过,你要准备的事还有很多,小姐可是为了你才受现在的痛苦,你不好好想着怎么救小姐,却尽是想着这些不重要的事,要是小姐知道了,不知道会多伤心。”

“光光!你……”

“好了!不要再说了1光光有点恼怒起来,“三天时间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东西,嗯……就从总部的地图开始吧,那个地方道路错综复杂,稍不留神就会迷路!快来纸来1

天闲本想用这三天时间控制一下光光身体的状况,她的身体虽然支离破碎,但好在时间不长,她又年龄不大,挽回的余地还是有的。但光光完全不这样想,对于天闲的话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三天的时间里,除了吃饭睡觉和短暂的休息,光光都在对天闲强行灌输有关于血盟的一切知识,从道道路地图到可能遇见的人物,从每个人的特点到他们的喜好,从可以尽可能接近的人到一定要提防的人,光光事无巨细的对天闲强行灌输着。

三天之后,天闲对于血盟总部里里外外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时间仓促,我能说的大概就只有这么多了,到了那里之后,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光光有点无奈,三天的时间实在太短了,好多事都无法详细的说明。

“已经足够我用了。”天闲笑着安慰她,“就像你说的,到了那边还是一切要靠我自己。”

光光眼圈微微一红,“你一定要救出小姐,如果小姐继续呆在那的话……”

“放心吧。”天闲认真的看着她,“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去的,不过在我离开之前,我要你做两件事1

“什么……什么事?”光光有点奇怪。

“第一个是从今天起,你每天中午要吃一粒这种药丸。”天闲从身后拿出一个纸包来,“这是我闲着的时候配的药,会缓解你的痛苦,等我救出四姑娘,自然会妥善处理你的伤。”

“嗯……”光光看起来十分意外,看看那药丸,又看看天闲,“谢……谢谢,但你要是没救回小姐,我一定不会吃的。”

天闲一笑,“好,我保证救回四姑娘!而第二件事,是我对你的安排,这件事有一定风险,你可以自行选择。”

说着天闲把一个信封交给她,“你立刻收拾东西,巴克会秘密把你送到沙漠边境,到达那里后你将这封信交给一个叫做露娜的精灵,她会为你安排一切,而我接下来的计划也在这信上,但你有权选择接受还是不接受。”

“这……和救小姐有关吗?”光光小声问。

“嗯,有关1

“我答应1

天闲不由一笑,“四姑娘有你陪伴,真是她的福气,好!我们分头行动,有事的话到了沙漠边境再联系过,露娜有办法和我互通消息。”

光光看着那封信,用力点点头,“好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