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六十章困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六十章困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枝分部所在的街道四角火光冲天,天空的火焰光纹已经清晰可见。以这四个巨大的火柱为节点,硕大的巨型火焰阵法覆盖了血枝分部的所有天空。

在巨大的火焰中早有许多血徒试图冲出来,不过他们才一靠近火焰阵的边界那些火焰纹路顿时释放出强烈的火焰,让他们不得不一再的后退,而有些人已经在开始使用圣痕强行破坏火焰阵,但收效甚微。

火焰分而聚拢,聚又分散,呼呼作响好像在嘲弄那些血徒徒劳的挣扎。

在火焰阵外,为首的那位老妇回头看了那么一眼火焰阵的情况,对于自己部下的无能和火焰阵的强大,她似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小子,看来今天你根本就是把目标放在了我们三个身上,虽然这很愚蠢,但我也不得不称赞你一声,这个计划的确很不错,可惜……你到底还是选错了目标。”

老妇阴恻恻的笑着,“二百多年来,我们看到过太多你这样不自量力的年轻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赴死,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这……真是乐趣。”

“二百年?”天闲微微一惊。

那老妇抬起自己干枯如骨的手瞧了瞧,忽然向后问道:“老五,我们……多少岁了?”

“二百四十八岁,问这额做什么,还嫌自己不够老吗?”后边两个老妇中的一个很不满的回答,“现在我们可没时间和这个小子废话,如果他跑了,我们可就遭殃了1

“我知道……”这老妇嘴角勾了一抹怪异的笑容,“也有几十年没见到这样少年意气的事了,而且还是在四丫头身上。不知不觉……我们居然已经到了这个岁数了,或许……再活不过一百年了吧。”

另一个老妇沉声说道:“只要血宗愿意,五百年也不是问题,老四,你今天的话太多了。”

这个被称为“老四”的老妇嘿嘿笑了笑,对于那沉着脸的老妇责备的话也不以为意。“这么多年来,我们不就是靠着偶尔多一下话来找乐子才活下来的吗,老七,你这样会加速衰老的。”

“我们不是活人,更不会衰老。”老七的口气愈发不满了,“而且再不收拾这个小子,丹特的城卫军就要来了1

老四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们还有些时间。”

“老人家。您是手臂还被冻着,没法活动吧?”天闲忽然插口。

一句话将那个被另外两个老妇唤作“老四”的妇人感慨的气氛冲刷的干干净净,老四也不知是不是被天闲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眼中顿时射出凶光来。

天闲依旧大声说道:“我早就发现你们三个有问题了,而且你们身上根本没有活人的生命更气息,所以……刚才我可不是单纯用银水精魄的力量解围而已,老人家,想必现在您的手臂已经***愈来愈厉害了吧?”

“老四?”另外那两位老妇惊愕的望着那个老妇。

“哦……没想到被识破了?”老四面露狰狞。“小鬼!你居然在得到了邪眼力量的同时还能使用银水精魄的力量,真是让我惊讶。”

说着。她微微一抖袖子,露出了另外一只手来,这只手同样干枯如骨,而且现在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寒气,隐隐在手臂上能看到凝结的冰霜在闪着微光。

见到老四的手臂,另外的两个老妇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闲同时说道:“老人家。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你已经不再是活人,没有生命气息的身体一旦被冻结,很难再向活人那样恢复过来。”

老四嘿嘿一笑,一把撸起袖子。露出了瘦如干骨的恐怖手臂,脸上狰狞之色更甚,“小子!我们能活二百多年,靠的可不是运气1

握住被冻结的手臂,那老妇沉喝一声,猛一用力,那只正被寒气逐渐冻结的手臂应声而断,生生被那老妇给扯了下来。

断了手臂,但这老妇却诡异的几乎没有流血,伤口处迸溅出几滴黑血就不再流血,这具身体里俨然已经没有什么血液。

丢掉手臂,老妇放下袖子,脸上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小子!你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结阵1

另外那两位老妇对于断臂的老妇看也没多看一眼,闻声立刻从两侧向天闲包抄过去,飞速占据了天闲身后的两个方位,三人迅速将天闲围在了中间。

天闲心下惊骇,前面这个老妇扯断自己的手臂连眉头都不眨一下,狠辣可见一斑。

“小子!要我帮忙吗?”天闲心底传来邪眼的声音。

天闲忍不住回道:“很遗憾,你这从古代就存在的伟大邪灵的火焰,似乎对她们并不起作用。”

邪眼冷笑,“这世界上没有我烧不掉的东西,当然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天闲顿时吃了一惊。

“反正有银水精魄护身,你一时半刻也不会死,好好体会一下这三个老家伙的实力吧,这能增加你在今后死局中活下去的可能。”

“小鬼!今天我们来让你见识一下血盟的真正厉害1天闲根本没有时间再去询问邪眼,老四大喝一声,顿时一层黑气再次从她身上涌起,那只单手凌空一抓,诡异的黑气凝聚在她手掌周围,再一次隐隐形成一只形状狰狞的黑色巨爪。

而与此同时,***两个老妇也是一样的动作,身上黑气升腾,右手完全隐没在凝聚成黑色巨爪的黑气中。

天闲面色凝重,三个老妇身上的黑色气息让天闲感到一阵阵不安,因为那根本不是圣痕的力量气息,离开神域之后一直在向三角和咕噜学习,随后又在寒古塔中破译那些古神留下的刻纹,天闲对于超越圣痕范畴的上层力量已经有了很多了解,对于圣痕的制作和形成过程更是了然于心。天闲十分肯定,眼前这三位老妇身上凝结的黑色气息,和圣痕一点关系都没有!

忽然间,那个老妇张开口念出了一段古怪的音节,就好像某种咒语,其余两位老妇同时开口。而她们三人念出的音节却完全不同。

天闲心神俱震!

这居然是古神语!

如今的人类***上这种语言早已经支离破碎,有限的记载也错误百出,如果不是有咕噜和三角这两位神仆老师,天闲也不会认出这三个老妇在咏唱古神语,而这一听之下,天闲不由从头到脚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凉了个透!

居然有人懂得用古神语战斗!这是破碎时代的某种神言!现在的人类***这种东西早该灭绝了踪迹才对!

情况陡然发生变化,天闲再不敢大意,怒喝一声直奔眼前那断臂的老妇猛冲而去,双手银水精魄的寒气翻涌。五指一弹,几道寒光飞射而出。

那老妇全神贯注的吟唱着,双目虽然望着天闲,但隐隐已经有些失神,双眼焦距明显不在天闲身上,而天闲射出的几道寒光还没近身,它身上的黑色气息忽然如同活了一样凝结成束,触手般疯狂抽打。几道寒光瞬间全被打飞。

望着如果生命般保护那老妇的黑色气息,天闲不由头皮发麻。这几个老妇当真诡异无比!

心中震惊着,天闲动作却快若闪电,几道寒光被打飞的同时已经冲到那老妇身前几步远,寒气一凝,顿时手上如汇聚了一道寒流漩涡,寒气暴涨的同时疯狂旋吸附周围所有的一切。

顾不得尊老之心。天闲怒喝,一拳迎面打出。

“砰!!1

寒光乍现,天闲一拳打的冰屑四溅,银水精魄的力量在半空爆发,一道环形冰霜寒气爆开。地面瞬间被冻的咔咔开裂。

然而这一拳却没能奏效,距离那老妇还有一步远的就被浓厚的黑气气息遮挡,那具有生命黑色气息仿佛一堵巨墙,完全档下了天闲的攻击。

见鬼!这黑气到底是什么玩意!?天闲心中惊骇不已,邪眼的火焰无法烧掉这些黑色的气息,原本以为银水精魄的寒气能够奏效,结果现在居然被完全挡了回来。

狂吼一声,天闲再次扑上,逆心诀涌动在新生的血脉之中,银水精魄的力量瞬间暴涨,寒气凝结,与闪波刀毫无二致的长刀出现在天闲手中。

这一次把银水精魄的力量催股到极限,寒冰的刀刃再一次狠狠劈在那翻滚的黑色气息之上,只听“咯嘣”一声爆响。

才凝结成形的冰霜刀刃直接崩碎,那翻滚的黑色气息狂涌起一股比银水精魄更加阴寒的力量,天闲感到气息一窒,被一股巨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迎面撞飞。

落到地面滑行了几米才站稳了脚步,天闲脸上全是震惊。

打死天闲也没想到刚才还能冻结那老妇手臂的银水精魄之力,现在居然毫无反抗之力,一个照面就被完全击溃。

而且……那黑气的力量简直……

天闲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黑气仿佛蕴含了这天底下最阴冷的某种力量,刚才那一下这气息微微侵入了身体,简直差点立刻把全身冻僵。

邪眼的火焰力量与银水精魄的力量同时运转,艰难的把这股黑色的力量逼出体外,天闲不由气喘吁吁。

和最初与那老妇接触时相比,这黑色气息厉害的程度似乎已经涨了十倍有余,当时侵入手臂还能瞬间击退,而现在只是侵入身体一点,居然几乎应付不来。

三位老妇的吟唱声越来越高,声音也越来越亢奋,俨然已经进入了某种忘我的境界,而天闲也感到空气中一种不寒而栗的气息正在急速凝结。

猛然间,一道黑色光圈以三个老妇为外缘从地上浮现而出。

天闲看到这黑气蒸腾的光圈简直眼皮直跳!

这是某种神言召唤的能量阵!是破碎时代诸神所使用的玩意!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可是这三个老妇以这样狰狞的姿态构建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仅仅给自己画个画来看而已。

三位老妇的吟唱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她们每一个身上的黑色气息都疯狂暴涨,倾泻进地面的黑色光圈之中,而光圈之内。无数黑色纹路相续浮现而出,不一刻凝结成一面形状古怪,看起来就骇人无比的能量阵。

天闲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没想到这三个老妇居然会这种手段,按照道理来说现在这已经是不应该存在于人类世界的力量,这三个老妇配合默契。显然是掌握这种本事很久了。

心知攻击这三个老妇不会有任何成果,天闲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脚下的黑色能量阵上,虽然天闲没有见过这个奇怪的阵法,但好歹天闲在向咕噜和三角学习的时候一丝不苟,很多东西都能触类旁通,把这完整的阵法飞速看了几遍,脑海中告诉思考,天闲顿时有了一丝线索。

不过这丝线索也让天闲有一种亡魂大冒的感觉!

这能量阵似乎……似乎是开启某种门户的能量阵,也就是说……

“嗡1

一片摄人的乌光从能量阵中散发而出。天闲感到浑身一紧,被某种力量死死抓在了原地。

见鬼!难道是真的!?天闲顿时头上冒出了冷汗。

而随着三位老妇吟唱声陡然变的尖锐,黑色能量阵中瞬间浮出一圈黑色的古怪符文,整个能量阵在地面上旋转了起来,整个地面啥时间变得一片漆黑,犹如深邃的虚空。

天闲顿感脚下一轻,地面似乎陷了下去。

扫了一眼双脚,天闲的心顿时一下蹦到了嗓子眼儿。自己的双脚已经陷入了能量阵中,而同时双脚也已经完全失去了感觉。

天闲很清楚的记得刚才从这能量阵的基本构造上判断。它是打开某种门户的能量阵,现在看着自己的双脚陷入其中不见踪影,甚至连双脚的感觉都消失了,天闲简直想放声大叫。

显而易见,这三个老妇是要把天闲整个的吞没,丢掉不知道什么地方去。虽然天闲不知道这能量阵之外到底是什么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逆心诀瞬间暴走!

而让天闲感到整颗心都完全被冻结的是,自从出生以来,逆心诀第一次准转不畅,因为双脚不仅是毫无知觉。而且已经无法用逆心诀感知,血脉似乎在双脚处完全断开,平时逆心诀那种河流奔涌的感觉居然消失了!

猛力挣扎,天闲却发现自己仿佛陷入泥潭,无论如何都无法拔出双脚,而且这黑色阵***在飞快的吞噬自己,刚才还只是双脚陷入其中,一转眼已经没到了自己的小腿。

这么下去,只需要片刻功夫自己就要完全被吞噬了!

一手银水精魄的寒力,一手邪眼的火焰热力,天闲双拳齐出,狠狠砸向地面。

然后双拳却如泥牛入海,打进地面的黑色阴影中完全不见痕迹,仿佛打中了空气,反而双手陷入其中,再也拔不出来。

“邪眼!1天闲在心底大吼一声。

然而,这一次天闲却没有得到邪眼的回应,连叫了三声,却还是毫无回升……

抬头向远处一瞧,天闲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黄尘大剑插在远处,邪眼的火焰冲天燃烧着,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黑色的能量阵围住了荒尘大剑所在的区域,邪眼已经窜出荒尘大剑,恶魔似的火焰身形正疯狂冲撞那黑色能量阵。

然而一切无济于事,邪眼竭尽全力也无法撼动那能量阵一分一毫……

看到这一切,天闲完全明白了。

这一次自己算计了这三个老妇,而这三个老妇也同时算计了自己!

邪眼寄宿在荒尘大剑中,这一点早被这三个老妇看穿,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用了怎样的手段悄无声息的将邪眼困住,之后又把自己牢牢锁在了这里。

无论是邪眼的力量还是银水精魄的力量都无法撼动抓住自己的阵法,而唯一能指望的邪眼现在也被挡在了外面,天闲一瞬间有些绝望,望着自己被一分一分吞噬的身体,死亡的味道似乎已经在空气里飘荡……

难道我要死了?

天闲有点发蒙,这一切来的太快。天闲有些无法适应,这一次来到这里本来是营救四姑娘计划的一个步骤,怎么……忽然间就演变成了这种情况。

自己怎么能死在这里,现在整个天眼族还在沙漠绿洲中适应生活,雪还在沉睡,古丽还在龙渊帝国游走在危险之中。四姑娘依旧身陷牢狱,屠戈还在等着自己去东部王国……

自己还有好多事要去做,怎么可能就死在这里!

离开火雾山来到人类***,自己还没有回去过,还没再见过父亲,在见过那些呵护自己的亲人,还没向瑶瑶当面道歉,自己甚至还没能去看一看挂念着自己的红炎姐姐!

自己怎么能就在这里死了!?

可……谁能来救自己?谁能在这个时候来救自己?

没有人!这里只有自己而已,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猛的一个激灵。天闲犹如被烙铁烫了一下的回过神来!

不错!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既然还没死!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好多事在等着自己去做,好多人还等着自己回去!如果就死在这里,那才是罪该万死!

而且,就算要死!好男儿也不该死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地方!

无数面孔在天闲眼前闪过,降生这个世界之后所有熟识的人一下子似乎全都挤到了天闲的眼前,前生今世每一件事忽然都历历在目,挣扎着一路走来,跨过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艰难才活到今天。拥有了那么多的朋友!

一股难言的豪情和信念在心中风云般狂涌而起!

望着脚下正疯狂吞噬自己的黑色能量阵,天闲的脑子如超载般疯狂运转。在那么一瞬间,一个疯狂至极的念头在天闲脑海里闪过。

暴走的逆心诀再一次不顾一切运转起来,就算现在双手双脚如同缺失了一样让逆心诀运转不畅,天闲依旧拼命的催股!

陷入暴走状态的逆心诀再一次在天闲身体表现形成了怪异的金色纹路,但天闲如今双目死死盯着脚下的黑色能量阵,根本无暇去管自己身体的变化。

澎湃奔走的逆心诀达到最顶点的那一刻。天闲猛吸一口气,眼中决然之色闪过,毫不犹豫的猛然俯身。

双手双脚都被黑色能量阵吞没的天闲已经弯曲着身体,而这一个俯冲让天闲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能量阵中。

早已经吟唱完毕的三个老妇一直在望着天闲在阵中挣扎,见到天闲忽然主动冲进了黑色能量阵中。不由都是微微一愣,这种时候竭力反抗才是正常的,难道说见到没有希望而彻底放弃了!

可那种眼神……

断了手臂的老妇脸色不仅没有轻松,反而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不要大意!这个小鬼有问题1

另外老妇也是倍感怪异,虽然天闲已经被完全吞没,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在心中环绕不去。

“保持戒备,现在把门户完全关闭1断臂的老妇飞快的说着,单手挥动,凝聚在手上的黑色气爪凌空刻画起什么来。

另外两个老妇毫不犹豫的照做。

巨大的黑色气爪凌空留下一道道黑色印记,这印记竟然和寒古塔石柱上的刻纹有八分相似。

三个老妇在半空刻画这些刻纹显得异常吃力,但当三人第一个刻纹完成时,那漆黑的能量阵散发出更强烈的光辉,开始缓缓缩小起来。

而当第二个刻纹完成,漆黑如夜空的能量阵加速收缩,如一团黑雾不断凝缩,地面上原本的黑色能量阵纹路已经完全露了出来。

看着那很快缩成脸盆大小的漆黑区域,三个老妇的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不过,似乎也都多少有些遗憾。

“看来,四丫头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断臂老妇微微叹息一声。

而就在三位老妇送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丝金芒忽然间射进了她们的眼中。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