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五十八章布局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五十八章布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早在白天的时候,天闲就借助地形的优势,在远处仔细的查看过今天血盟的布防图,凭借超强的视力,天闲把他们所有的小动作完全看在眼中,当然也包括那几个拿着灯笼进行信号演练的几个学徒,只是看了一遍,天闲就牢牢的记下了这几个动作。△,

当撂倒了外围的暗哨,看到中心区域有暗号打过来时,和白天观察到的暗号对比,天闲毫不费力的打出了正确的暗号。

夜雾弥漫,虽然周围灯火通明,但这样的夜雾还是给了天闲极好的掩护,虽然血盟防御十分严密,但这里毕竟不是黑德尔城堡,而是一片普通的街道,丹特大帝是绝对不会允许血盟私自把自己帝都的居民区改建成他们自己的堡垒的,这让侵入黑德尔城堡也毫不费力的天闲应对起这种情况游刃有余。

北侧的暗哨是最后一个方向,这里依旧十分安静,除了那通亮的灯火和平时并没有区别,不过天闲在房屋背后的死角中却犹豫了。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在天闲心里膨胀。

但这里是最后一个,又不得不把这里控制在手中,甚至于今天要想成功的话,这里就算是强攻也必须要拿下才行。

“小子!再犹豫的话可就要天亮了1邪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催促,“快点去干掉那个家伙,然后我们杀进去,外面这些软脚虾就算杀起来都没什么意思1

天闲根本不去听邪眼的声音,握紧荒尘大剑,深深吸了一口气,右眼开始放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透过夜雾,天闲右眼看到的世界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转身,天闲灵猫般跃起。向着早先已经发现的那个暗哨位置冲去,这一次天闲完全没有掩藏行踪,真面突击,黄尘大剑如一道飓风卷起夜雾,凶猛向前袭去。

那是一堆废弃的木板,也是天闲发现的最外围的暗哨中的一个。荒尘大剑在这堆木板前横扫而过,激起的飓风不强也不弱,正好将这些木板完全掀起……

灯火下,所有的木板蒲公英种子般散开,天闲随之双眸一缩——木板中根本没有人!

白天的时候明明已经确定了这里的暗哨,而且亲眼看到有人躲在这里。

尖锐的破空声在这个时候响起,一片乌光穿过夜雾,兜头向天闲罩来。

天闲虽然吃惊,但也早有准备。荒尘大剑在身前一摆,脚下重重一跺,急速向后飞退。

“叮叮叮叮叮!1

密集如雨的响声在荒尘大剑上暴起,那些穿破夜雾的黑光全是一寸多长的黑针,毒蜂一样撞在荒尘大剑上,沉重的异乎寻常。

轰!!

天闲后背撞在一堵墙上,荒尘大剑依旧在身前舞的密不透风,但那些黑针却带着霸道的力量砸在上面。咔咔作响中,天闲连人带剑被一起轰进了房子。

密集的黑针瞬间将墙壁打成了筛子。而屋顶砰的一声炸开,天闲早冲上天空,在附近的屋顶几个起落,远远的避开了黑针的攻击。

“呼……”

长长吐了口气,天闲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起码有上千的黑针砸在荒尘大剑上。剑身倒是没有受损,但是却把自己的手腕震的生疼。

而让天闲心中有些发寒的是,这些黑针的力道十分相似,如果仔细辨别的话,只有三种而已。也就是刚才的瞬间,有三个人丢出了上千枚黑针攻击自己,这种本事可就有些惊人了。

“小鬼!你早上才离开,现在又来自投罗网吗?”

灯火辉映的夜雾之下,三道人影慢慢走了出来,天闲站在远处的屋顶上,看着那三个老妇人,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

最先的时候,天闲已经狠狠这三个老妇人身上各打了一拳,如果是普通的圣痕继承者,早已经昏迷不醒了,而这三个老妇人却很快好似没事人一样重新返回进行战斗,早上突围的时候她们三个更是极力阻拦,当时动用了邪眼的火焰,这三人就算没受重伤,但也不至于会向现在这样好端饫铩?p> 天闲的右眼微微动了动,扫视着这三位老妇人,早上的时候天闲就已经发现了,只是天闲并不是十分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毕竟对于虚灵的力量天闲目前还是一知半解。

这三位老妇人身上的气息,和普通人完全不同。

在雪的这只能看到虚灵世界的眼中,虚灵无所遁形,而虚灵其实就是一种生命能量的凝结体,雪的这只眼在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能窥视这世界上隐藏力量的眼。

这种力量存在于每个人的身上,只是强弱不同,表现的形势也不同,而虚灵就是这种力量极端化后的产物。

这种力量存在于普通人身上时,只是淡淡的虚影,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而一些强大的圣痕继承者则会变得更加清楚明了一些,偶尔还会出现如烟似雾飘散的情况,就像巴克那样,杀人赢万的巴克浑身凝聚着一种奇异的灵魂力量,在这只眼中,那其实也是虚灵力量的一种。

总的来说,一个人的生命力越是旺盛,力量越是强大,在这只眼中的形象也会越鲜明。

可那三个老妇人,却是一片空白。

三人只有三个空白的影子,没有丝毫的气息。

要知道,就算是三棵小草,也会散发出属于它们的生命力量,任何生灵都会在大自然中散发出生命的气息,可是这三个老妇却完全不是这样。

她们的身影,只有一片空白,简直就好像三块石头!

可她们三个显然是三个活人。

这种古怪的情况让天闲在白天的时候就有些束手束脚,不敢贸然进攻,而现在见到对方三人居然一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天闲很清楚自己或许有麻烦了。

“三位老人家,我这次来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取回我应该得到的东西而已。”天闲朗声说道。

“你应得的?”三位老妇人中的一个怒哼一声。“在这里没有你应该得到的任何东西!小子!你现在最好立刻乖乖束手就擒,在我们没有决定痛宰你之前把丫头还回来,否则的话,我要你生不如死1

“老人家您说的丫头,难道就是光光吗?”

三位老妇人的面色阴沉下来,那个给天闲带过路的老妇人隐隐是三人的头目。她缓缓走出来,沉声问道:“小子!你怎么知道……那个不是四丫头,而是她的侍女光光?”

天闲微微苦笑,“人和人毕竟是不同的,四姑娘是四姑娘,就算光光被折磨的再像,可她终究还是光光,不会是四姑娘1

“我在问你是怎么识破她的身份的1那老妇人怒喝。

天闲面色渐渐转寒,“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些。免得下一次你又弄来一个什么人冒充她,老人家,我也曾经听四姑娘提起过,她说有几位婆婆从小照顾她的生活,教会了她好多东西,想必说的就是你们几位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几位婆婆应该和四姑娘的感情很深。我现在想问一句,四姑娘她……到底在哪?”

“哼1

那老妇人狠狠哼了一声。“你这个小贼居然还敢在这里问我们!要不是因为你,四丫头也不会被召回总部受罚,现在想必已经取得了丹特大帝的信任,正是风光得意的时候,结果……”

天闲听出这老妇人话中维护四姑娘的口气,不由进一步追问:“她在哪?为什么不能来见我。这是我和血盟结盟的条件,为什么四姑娘不能来见我!她到底怎么了?”

“不要再听他废话了1另一个老妇人走了上来,“他毁了这里,抓走了光光,我们不拿下他的话。这次任务失败,我们三个恐怕也是难辞其咎。”

“上!1

最后面那始终没有说话的老妇人一声低吼,夜雾中顿时窜出无数个身影向天闲扑去。

天闲还没问清楚缘由,见对方已经杀了过来,不由心中又急又怒。

怒喝一声,抽出荒尘大剑,天闲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直奔那三个老妇人的位置,对于那些扑向自己的血徒,天闲完全视而不见。

血盟对于吸收的成员是有严格考核制度的,每一个血徒都经过千挑万选,之后还是进行近乎残酷的训练,可以说从个人战斗力到集体配合能力都十分出众。

这些血徒一扑上来就自动摆出了一个阵型,完全封死天闲左右的去路,而正面对天闲冲来的人数也是最多的。

天闲面不改色,荒尘大剑按在手中,笔直的向前冲去,一刹那见双方接触。

数十把兵刃从不同的方向奔着天闲袭来,而天闲的目光依旧钉在人群背后的那三个老妇人身上,一动都没有动过。

倏然间,天闲的腰一扭,避过了两次攻击,随后肩膀不可能转动,完全躲开对方袭向肩膀的攻击,并且趁机钻进了敌人攻击的死角。

手臂怪异的扭曲着,在本来无法达到的角度推开了对方的武器,顺手卸掉了奔向自己腹部的攻击……

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天闲好像破布娃娃一样扭曲起来,刀光剑影之中扭曲翻卷着身体,一路狂风般彪过,竟然毫发无伤……

而天闲的身体虽然极其怪异的扭曲着,但是荒尘大剑可是一点都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引动着大地之力的荒尘大剑上燃烧着微不可见的邪眼火焰,在天闲的身体扭曲转动的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光芒。

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章法,如同一颗燃烧的彗星撞向前方,无数血徒怪叫着被浑厚无比的力量撞飞,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璀璨的光芒一放即收,原地打了个转,天闲浑身烧着火焰的余光停在了三位老妇人的面前,而那些攻击天闲的血徒,全部被抛上半空,正惨嚎着一个个掉了下来……

“哦……”

最前面的老妇人看着天闲身上逐渐熄灭的火焰,双眸中精光四射,“这就是邪眼的火焰力量吗?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就连血宗都想要得到这种力量,小子,看来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居然能得到这种宝物,而且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似乎还神智清醒1

天闲当即一怔。“你说什么?”

老妇人嘿嘿一笑,“你带着邪眼,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神智正在慢慢变得模糊不清吗?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些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窃取了灵魂1

荒尘大剑上顿时升起一朵火苗来,邪眼的声音尖锐的响起,“小子!你可不要听她的蛊惑!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在这个时候犹豫可只能自寻死路。”

天闲看起来的确犹豫了。甚至是有些愣住了。

凝视着荒尘大剑上的邪眼火焰,天闲忍不住问道:“你的确已经向我解释过了,可是……为什么她却知道这样的事情?而且和我的情况还完全一致,难道这不是因为你的一直都是这样吗?”

“混账1

邪眼放声大吼,“我一直就是这样!我是上古就存在的邪灵!我拥有伟大的力量!看着圣灵堕落,看着他们的希望最终化为灰烬是我的乐趣!而在我最强大的时候,我拥有无数的信徒!每一个人都会得到我的力量!但到底要怎么使用是他们的自由,他们可以是忠诚的勇士。也可以是卑鄙的小人!我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这诞生在世界本源中的力量没有正义和***的分别!人类小子!你给我搞清楚!你们人类自己的心!才会有正义和***这种东西1

“嘿嘿嘿嘿……”

那老妇人听着邪眼的话,忽然发出了怪异的笑声。“这就是伟大的邪灵,能吞噬一切的火焰,邪灵之眼的声音吗?真是可悲!曾经那样强大而让人敬畏的邪灵,现在居然要依靠欺骗一个人类的孩子而生存者,如果是在众神存在的破碎时代,这种事一定会被笑死吧。”

“找死!1

邪眼一声狂啸。荒尘大剑上的火焰爆炸开来,直奔着那个老妇人扑去,那老仆人双目顿时瞪大,但却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甚至没有采取任何保护自己的措施。

邪眼狂怒的火焰在就要扑到她身上时。猛然之间停住了……

如同被冻结的冰块,弥散的火焰杯禁锢在半空,奇异的散发出一片片水晶般的光芒,好似被冻结一般。

“你……”邪眼大怒,“小子!你疯了!这个时候使用银水精魄的力量来***我!1

天闲双目闪动着异样的光彩,“我没有疯,也从来没有相信过你,既然现在有人能对我说一些关于你比较真实的事,我自然是十分乐意听一听的,在那之前,我可不想让你打扰我们的雅兴1

“还账的人类小子!你会后悔的!你这个***!***!你连敌我都分不清楚!今天我们都会在这里被你害死!被你害死!!1

邪眼愤怒的吼叫着,但是火焰上那骗冰晶般的光泽却越来越浓厚,浓厚邪眼的火焰开始不断的收缩,很快它的火焰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天闲轻轻吐了口气,意念一动,那凝结在半空的水晶光泽瞬间消散,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完全消失掉了。

这个时候夜雾里已经钻出了无数的血徒将天闲团团包围,那三个老妇人站在天闲身前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着急进攻。

“小子!看来你不仅仅具有邪眼火焰的力量,刚才……那真的是银水精魄吗?”为首的那个老妇人双眼的光芒变得微微有些炽热起来。

天闲的眼神依旧冰冷,看起来对于这个老妇人也没有丝毫的信任。

“或许是吧,但这并不关你的事,我暂时压制邪眼的力量并不是为了向你解释我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力量,而是想先听一听你对刚才的话的解释1

“呵呵呵………”那老妇人长笑了几声,“年轻人,这并没有什么好特别解释的,一切就是那么的平常而已!邪眼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恶灵。什么诞生在世界本源中的力量没有善恶,嘿嘿……这些恶魔般的东西真是会花言巧语,如果他们都不算是***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压根不会有***这种东西,在历史上,邪灵之眼可是赫赫有名的凶灵。就算是在破碎时代,几乎所有的神灵也对它深深的延误,因为它疯狂,因为它极度的***。”

说着,这老妇人上下仔细的打量天闲,玩卫:“自从***上传出你得到邪眼的消息,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现在看起来你似乎并没有被邪眼完全控制,但这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今天早上,我似乎看到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一些苗头。”

挑动眉毛,这老妇人忽然问道:“光光她……死了吗?”

天闲的神情不由抖动了几下,压抑着愤怒问道:“她浑身的骨头几乎都被敲断了,然后被按照外形的要求重新拼接,身体已经支离破碎,这种事……你们知道吗?”

“哦……是我做的。”那老妇人轻轻答道。

天闲的双眸一阵紧缩,“是你!!?”

“嗯。准确的说是我们1老妇人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同伴,“就像你之前问过的。我们的确是从小照顾四丫头长大的,她的一切我们都十分熟悉,她长的多高,她的腰有多粗,皮肤摸起来是怎样一种柔滑,只要必要的手段。我们可以用我们的秘法把任何合适的人变成四丫头,当然……”

“只这是外形相似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要想真的变成一个真人,举止形态是必不可少的。好在除了我们照顾她外,还有一个小丫头一直跟着她,嘿嘿……当时可真是麻烦,那个小东西怕痛怕痒!可是为了准确的弄成四丫头的模样,我们需要她十分精确告诉我们到底哪里痛哪里痒,真是叫的我耳朵都疼了。”

天闲一股怒火从脚底烧了上来。

这个老妇人说起折磨光光的事,居然就好像是在说什么完全不重要的事情一样,那种轻松自得,甚至带着几分得意和享受的表情,简直让天闲有些发狂。

但是天闲并没有动,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并不是找人拼命!如果是那样的话,早上就不必带着光光杀出重围逃走了。

“哦?”

那老妇人盯着天闲,似乎有点意外,“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就能这样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还以为你听到了这个之后就会冲上来,很好,很好……看来丫头也没有白白夸奖你,不用奇怪,你之前不是也还问我,说她是不是经常提起你,当然不会,再我们面前她是绝对不会经常提起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的,这是不被允许的,不过她的确提到过你,而且对你十分的称赞,这已经是极其少见的事情了。”

天闲压抑着愤怒,死死握着手中的荒尘大剑,甚至天闲能听到自己用力过度而噼啪作响的指骨在***。

“四姑娘……她到底在哪?”天闲沉声问。

“自然不在这里,否则自然会来和你见面。”老妇人也微微沉下面孔,“你如果想要见她的话,现在就立刻放下武器,这或许还有一些希望,如果你坚持想要继续闹下去,嘿嘿……”

天闲的心在这一刻真的颤抖了……

“她……还活着吗?”

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天闲知道这个问题并不会得到***,就算四姑娘已经死了,对方也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可是心中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让天闲无法不问出这个问题。

“她活着。”老妇人回答。

天闲感到身体微微一轻……

这个完全不具有任何保证效果的回答却让天闲感到一种救赎般的凉意。

四姑娘还活着,还活着……

天闲感到烦闷的胸口似乎有了丝丝凉意。

这一次从沙漠边境不远千里来到丹特,天闲心中始终怀着一种焦急和不安,这种焦急和不安甚至让天闲暂时放下了沙漠边境的许多事。

天眼一族还没有完全安置妥当,目前还在适应着绿洲的生活,天闲这一走,适应的时间就要拖长一个月,最近凌的情绪比较稳定,而且对于天闲也日渐亲近起来,如果小心的应对,或许可以让凌想办法尽早将雪救醒,天闲也放弃了这样的机会,毕竟雪现在很安全,而凌也会一直等在那里……

很多重要不重要的事都被丢在脑后,衡量再三天闲还是决定先来丹特,为的就是确定一下四姑娘的情况,确定这个在上一次离别时用那种凄婉眼神望着自己的女孩。

天闲不想她遇到什么不测,更不想她因为自己而遇到什么不测,如果她因为自己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天闲觉得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在雷霆古城的时候,四姑娘虽然最后也希望自己倒向血盟,但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再强求自己,而且那种眼神,透着温润的善意。

天闲确定四姑娘对自己没有恶意,可惜……她最终却因为这种善意而受到了极其严厉的惩罚,甚至于现在都不能以从前的模样站在自己面前。

天闲发现自己心中有着那么一个巨大的恐惧,如果现在这个老妇人说四姑娘已经死了,那么……

抬起手来,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天闲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她还活着……那,我怎么样才能见到她?”

“丢下你的武器,和我们离开这!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那老妇人再次强调。

“丢掉武器……”天闲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荒尘大剑,之后随手一杨,荒尘大剑带着嗡鸣声破空而起,重重的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是这样吗?

周围传来一片哗然之声。

不仅仅是那些血徒,就连三位老妇人也,谁也没想到天闲居然真的就这么丢掉了武器。

不过,面对丢下了武器的天闲,那老妇人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反而面孔变得凝重起来。

“我丢掉了武器,那么现在能不能先告诉我四姑娘在哪,怎么样了?然后再让我跟你们走。”

那老妇人看了一眼落在远处的荒尘大剑,慢慢闭上了双眼,忽然有些疲惫的说道:“小子!你很好,可惜……你是见不到四丫头了。”

猛然睁开双目,这老妇一声怒喝:“杀了他!1

早就已经把天闲团团围住的血徒们立刻发出一片惊天的怒吼声,齐齐扑了上来。

而这个时候,天闲脸上那种古怪的笑容,变得灿烂了起来……

“我就说嘛!你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让我见到四姑娘!所以我这次呢……其实是来拿一些筹码的1

“轰!!!!1

猛烈的火光从远处的荒尘大剑上爆发而起,于此同时在远处其它三个方向上都有冲天的火光爆发上夜空。

四道火光遥相呼应,隐隐之间有微不可见的光芒相连。

“阵法!?”

三个老妇人愕然吃惊。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