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五十三章征程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五十三章征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不需要知道的很清楚1

龙渊大帝不等天闲说完就打断道:“血盟的人进入了你的城市,我得到的消息是在那之前你还送给了他们一封信,而在他们两次来访之后,你就带着你的副官离开了你的城市。,”

神色凝重的摇头,龙渊大帝的眸子如两颗寒星注视着天闲,“年轻人,许多和你一样年龄的孩子还在家中嬉戏,而你已经身怀重宝,拥有一群可靠的同伴,并且建立起了自己的小王国,你很了不起,但……不要自满骄傲,如果你试图接触血盟,那据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天闲感到了巨大的压迫力。

龙渊大帝口气缓和,每个字徐徐道来,但听在耳中却犹如重锤般震动心神。相比黑德尔城堡中杀人盈万的巴克,龙渊大帝的气势更显得浑厚凝重,压迫的人呼吸都十分困难。

再度默默运转逆心诀,天闲这才感觉空气中的无形压力缓和了下来。

这让天闲有些惊讶。

龙渊大帝把自己叫到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单独面见,而且他显然在向自己施压,一国之君做这种事可是有些失了身份,不过现在的龙渊大帝的的确确就是在这么做着。

见天闲眼珠来回乱转,神色也颇为活络,显然是在飞快的思考着什么,龙渊大帝和天闲一样也是有些惊讶。

龙渊帝国皇族中流传的混龙劲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混龙***法大开大合,霸道无比,是专门为战场杀敌而创出的***法,而混龙劲在如今的普遍认知中,是催动混龙***的不二法门。但这个世界上鲜有人知道,混龙劲最初其实和混龙***没有直接关系,这是一种驾驭部下的法门。

混龙劲的真正面目是一种让人信任、追随,甚至臣服的气势,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甚至是每一个呼吸都绝非毫无意义,这是一种身为领袖才需要的法门。

凝聚***人的力量,铸造精神信仰,这才是混龙劲最大的用处。

可眼前这个少年,似乎已经两次挣脱了自己的注视,这原本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才对,本来今天是为了谨慎小心才选择了这个地方见面的,最初自己还觉得太过小心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小心却物有所值。如果草率对待这个少年的话,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

“怎么不说话?”龙渊大帝追问道。

天闲微微垂头,不去看龙渊大帝那双似乎散发着魔力般的双眼,“关于血盟,我也做过一些了解,请大帝相信的事我对他们并不是毫无所知,不过我这样讲并非是为我做错事找借口,本质上。我并没有要和他们进行联盟的意思。”

“哦?”龙渊大帝微微笑了笑,“这么说。你这次离开沙漠边境,是专门到我这里拜访了?”

“呃……也不全是。”天闲抬起头,“现在家中有许多人等着***找吃找喝,我也是不得已才外出的。”

龙渊大帝面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缓声说道:“你建立了新城,也算是一方领主了。做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就算如此,你现在依旧是龙渊帝国的臣子,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对于你这条和沙利特帝国的纽带,我一定会好好重视的,说起来因为这次与沙利特帝国的交易,我们只用了有些荒漠林地边缘的土地就换来了大批的黄金,这可划算的很。”

天闲心想双方自然都是这样想的,所谓的各取所需就是这个意思了,黄金这种东西在沙利特帝国是毫无用处的,那一片片广袤的沙漠中不知道蕴含着多么丰富的黄金,就和沙子一样普遍,如果能用沙子换来泥土,那么这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天闲用很不熟练的龙渊帝国礼节对龙渊大帝行了个礼,笑道:“大帝提醒的是,我时刻记得我是龙渊帝国的臣子,不过家里柴米油盐的事情,自然还要自己去张罗才行,如果有什么公事的话,我一定会麻烦您的。”

龙渊大帝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听的出来,天闲在抗拒。

“年轻人,对于血盟,你有什么看法?”

天闲一怔,没想到大帝会忽然这么问,想了想答道:“如果要我说的话,血盟和圣灵殿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哦?”龙渊大帝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来,“血盟和生灵殿对立了这么多年,恐怕不会想到有人把他们看的和圣灵殿没什么区别,年轻人,你这样的话传扬出去,恐怕会立刻会惹来圣灵殿的骑士们制裁。”

天闲无所谓的笑笑,“就算不传扬出去,他们也一样巴不得找机会制裁我呢,对吧我的副官?“

古丽这个时候很有副官自觉的在旁边立刻点点头,“是的,大人。”

龙渊大帝微微一笑,他自然看的出眼前两个年轻人只是在配合着做戏而已,平常的时候恐怕这两人之间的身份就绝对不是副官和大人了。

“那么,为什么呢?”龙渊大帝很期待的追问。

“这个很简单。”天闲摊开手,有些无奈的解释,“虽然圣灵殿在人类***的威望无以伦比,而血盟却是人人喊打的局面,但从本质上讲,这两个势力都是走在自己***的道路上,通过自己的力量威慑所有人,取得财富和地位,区别只是做法的不同而已。”

龙渊大帝微微惊讶,“可是圣灵殿曾经将圣痕送到每一个人的手中,人类从破碎时代中站起,圣灵殿的功绩永远也不可磨灭。”

“可他们平时却不是这么做的1天闲毫不犹豫的反驳,“他们号召所有的继承者信奉他们的意志,尊他们为神灵的真正后裔,但他们似乎从没有进一步的引导他的信奉者,更不要提及给予帮助。”

伸出手指天闲举例道:“圣灵殿在各国的大堂是不会做任何公益性的活动的,既不会治病救人。也不会给人精神上的安慰,他们需要的只是信徒们虔诚的祈祷和跪拜,甚至奉上财物,他们只是彰显实力而已,许多年前向全人类发放圣痕这件事……我想就算他们不做,现在的情况也不差。”

随手在怀里掏出几枚圣痕来。天闲在手上抛了抛,“这样初阶的圣痕随着人类对古神遗迹的挖掘,已经多到随处可见的地步,当初圣灵殿只是早一步推动了圣痕的普及,这件事的确对人类有很重大的意义,但要说完全是他们的功绩,那就是在说笑话了,没有他们的话,最多延误几十年。圣痕依旧会大面积普及。”

龙渊大帝微笑的看着天闲,点点头,“继续说。”

“而血盟,他们起步比较晚,在圣灵殿根深蒂固的情况下发展起来,实力的确很强大,而他们和生灵殿变成生死仇敌并非是所谓光与暗,正义与***的水火不容。原因只是血盟走上了和圣灵殿相同的道路,原本一家独大的圣灵殿现在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所以双方争斗不断,仅此而已。”

“难得你会这么想。”龙渊大帝呵呵笑了起来,“平常人家的孩子在你这个年龄,或许还在挥舞木剑大喊正义战胜***,而你却在我面前说……其实他们都不是干净的好东西1

天闲也是笑了笑,“从帝国的角度出发。这两个家伙自然都不是干净的好东西。”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

“年轻人,既然你这样认为,那么就该很清楚接触这两方都不是明智之举,他们都是走在强武争霸这条路上的猛兽,这和一个国家是不同的。他们的生存和壮大带着强烈的信仰色彩,我要思索的是如何让我的子民享受安全宁静的生活,而他们脑子里却只有一些疯狂的念头。”

天闲微微垂头,“我明白。”

“这些年,圣灵殿与血盟的争斗愈演愈烈,他们都在极力的拉拢一切能拉拢的力量对拼,甚至于将手伸进了各大帝国,明里交往,暗中渗透,可以说不择手段,年轻人,我今天将你叫到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希望你牢牢记祝”

“是,大帝请讲。”

“圣灵殿与血盟,都是一群狂热的疯子!永远不要和他们有任何瓜葛,我不希望我看好的年轻人步入歧途,最终……不得不亲手斩断他的大好前程。”

天闲顿感如坠冰窖,龙渊大帝的警告居然已经如此清楚明白。

“大帝不必担心,您看我并不是一个疯子,就目前来讲,我和大帝您的想法是一样的,我希望我的小城市里那些苦命的难民能过上安全宁静的生活,我完全没有任何疯狂的念头。”

龙渊大帝久久注视着天闲,久久的注视……这让天闲倍感压力。

“最好是这样。”龙渊大帝站起身来,亲切的按了按天闲的肩膀,“年亲人,你的将来有无限可能,不要买错了脚步!龙渊帝国需要你这样的人。”

“大帝过奖了。”

点点头,总算对天闲的态度十分满意,龙渊大帝轻轻拍拍衣衫,“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处理事物,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天闲自然不能说不,连忙点头答应,站在一旁恭送大帝。

不过他走到门口忽然停了下来,转身说道:“你和龙七与龙九,似乎走的很近。”

天闲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在这个时候问起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机缘巧合,与殿下和公主见面的次数多一些而已,大帝您也知道,最初和公主是有些误会的。”

“龙渊帝国律法明确规定,外官不得与皇宫有任何私人性的联系,你也算是外官,这一条就时刻记着吧,免得今后有人说三道四。”

“是,天闲记住了。”

龙渊大帝这才满意,头也不回的走了。

随后那个引天闲和古丽来到这的侍者再次出现,恭恭敬敬把两人迎上马车,车队开始缓缓返回。

“小鬼,你不至于被吓成这个样子吧?”

车厢内,古丽见到天闲开始满头冒汗。甚至脱掉了外衣,不由满脸惊讶。

天闲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瞪了古丽一眼,“你去试试被那个家伙死死盯住,到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又不是没有过,和沙利特帝国交易的时候。还不是我来打前站。”古丽颇为不屑,“嗯……不过,倒是没这样单独近距离的被注视过,今天……今天大帝似乎有点不大一样。”

天闲嘿嘿苦笑两声,“你知道我们在哪吗?”

古丽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想,龙渊大帝见人难道还需要躲躲藏藏,现找一个僻静的所在吗?”

“这个……的确是的,但他今天一身便服。而且说话也很随意,或许……是不想显得太生硬。”

“不!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今天这副打扮完全只是应付一下而已吧,真正的目的是把我们带到刚才那个地方去。”吐了口气,天闲有些后怕的说道,“我没料错的话,我们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古丽顿吃一惊,“什么……什么鬼门关?”

“哼!你想在这皇宫里的僻静无人的地方,最适合做什么?”

“啊!难道!?”古丽顿时惊呼出声。

天闲咬咬牙。“血盟在盯着我们,龙渊大帝何尝不是。恐怕我要去丹特见四姑娘的消息已经走漏了,今天如果一个回答不对,龙渊大帝认为我已经倒向了血盟的话,那么……”

古丽脸色微微发白,“难道真的,会……会对我们动手?”

“这没什么奇怪。坐上帝位后,就像他刚才说的,他要思考的是子民的安宁和平,如果我从一个能为龙渊帝国带来巨大利益的外官变成了一个血盟的棋子,那么……自然要早些铲除掉。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在这里,当然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古丽听的不由微微冒了一身冷汗,“那……那你刚才居然还,还那样随口胡说1

天闲哈哈笑了起来,“随口胡说也让我们两个现在可以平安回去了对吗?那就不算是胡说了1

“可,可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计划不变1

“那岂不是找死!?”

天闲古怪的看看古丽,“那你以为我们一直在做什么?赚钱过日子吗?”

这句话问的古丽一愣。

“我们已经去过神域,没办法骗自己的!相比起那些神灵的威胁,龙渊大帝简直可以被忽略掉了,他要打要杀都随他的遍,但这次我一定要救出四姑娘,要找到血盟得到的那件魔宝,但愿我们能从那件东西上得到一些具有实际价值的东西,千万不要像邪眼这样。”

“小子!我怎么了?我可是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勤勤恳恳为你服务的1邪眼的声音顿时在天闲心中叫了起来,一朵火苗同时从天闲的发丝尖端跳起来,愤怒的闪耀。

古丽怔了怔,“荒尘大剑……不是留在那座偏殿了吗?”

天闲微微笑着将邪眼的精神分体从头上摘下来,举到眼前细细观看,“在高地上的时候,我就发现荒尘大剑离手之后,他依旧能和我联系,看来他的力量也在不断的解封,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吞掉我。”

邪眼的火苗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小子!那个时候已经不会远了,你如果不多家小心的话,或许在某天睡下之后,就不会再……”

天闲随手捏灭了火苗,对古丽笑了笑,“你瞧,威胁我们的东西多的数不过来,就连自己人都算一个威胁,龙渊大帝的警告就当作不存在吧。”

古丽并没有天闲那么轻松,“小鬼,你……你现在是不是?”

“我很好1天闲毫不犹豫的回答,“邪眼的力量在膨胀,但它现在寄宿在荒尘大剑中,对我的影响已经不大,而且我也在不断进步,呵呵,你觉得我们到底谁进进步的会快一些呢1

“这种事可不是用来开玩笑的1

“但愁眉苦脸也解决不了问题1天闲耸耸肩膀,“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拿到血盟的那件魔宝,说不定会有一条全新的路出现在我们面前。”

说了一大通,最后又绕回到这个节点上,古丽不由无奈的揉起额头。

一路颠簸回到最初的偏殿,稍微用了点食物。天闲和古丽被以国宾待遇安排住了下来。

隔天,一大早龙渊大帝的正式传召就送到了天闲的眼前。

一番梳洗打扮,穿了新送来的官服,天闲和古丽大模大样的走上了龙渊大殿觐见龙渊大帝。

大殿上文武百官都在,还有不少皇子公主,这种场合要说的话自然有限的很。天闲自然也就是打打官腔,什么前来述职啊,报告一下沙漠边境的情况啊,表达一下沙王对龙渊大帝的亲切问候啊之类的……

不过,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话题,但天闲却始终能感觉到有许多目光如毒蛇般的盯着自己,而每次向这些目光投来的方向看过去时,天闲都发现并没有人关注着自己。

但天闲知道那些目光来自于什么样的人。

如今对自己来到帝都深深戒备的,只可能是意中人而已。

那就是毒杀了十三皇子。并且要对龙九下手,而怀疑自己和龙九很有交情的某一位皇子,或者是公主。

这龙渊帝国的皇族内部,果然是暗潮涌动,凶险的很碍…

来来***把那些毫无营养的话说了几遍,天闲最后一脸遗憾的表示自己现在分身乏术,现在又必须立刻启程去为龙渊帝国和沙利特帝国第一次合作建起的城市奔波,所以暂时把古丽留在这里一两天的时间。将沙漠边境的情况详细的进行汇报。

这个要求自然立刻得到了龙渊大帝的应允。

在大殿上无聊的站了一个多小时,龙渊大帝处理完了所有事物。这次觐见总算是结束了。

天闲只有半天的时间,午后就要出发赶去丹特帝国,这半天时间天闲哪也没去,而是呆在房间里,一直在和古丽商量今后的对策。

直到日上中天,天闲不得不叹了口气。启程离开。

古丽把天闲一直送到皇宫门口,脸色颇为凝重。

天闲望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无论如何的,天闲真心不想把她丢在这么一个危险的漩涡之中。有了走天龙渊大帝的那句话,现在古丽几乎无法和龙九正面接触,万一古丽出现了什么意外,龙九甚至可能出面保护她都做不到。

真是糟糕透顶的情况。

似乎从天闲的眼神里看出了天闲的想法,古丽很有信心的说道:“不必担心,这些事,我应付的来。”

天闲点了下头,也没开口,只是望着她。

“干嘛这么看着我……”古丽被天闲看的有点浑身不自在。

天闲忽然张开手臂,“过来,让我抱抱。”

古丽愣了一下,瞬间脸颊红透,“什么……什么抱抱,死小鬼!给我滚蛋1

天闲依旧站在那,张着手臂。

“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我只是……”

天闲看着古丽,眼神一闪都不闪。

古丽用力抓了抓头,“你这个死小鬼!好了好了,真搞不清楚你到底要干什么?”

上前一步,古丽皱着眉保住天闲,“这样可以了吧。”

轻轻的,天闲收起双臂,动作温柔的好像在抱着世界上某种最珍贵的东西,然后手臂慢慢的收紧,渐渐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一脸恼羞成怒的古丽神色不由微微变化,怒色和缓,渐渐成为了无奈和羞涩……

天闲没有说话,但这个拥抱却胜过千言万语……

“这是最后一次了。”天闲忽然轻轻说。

“什么……最后一次?”

“下一次就算你怎么求我,也再不许这样一个人行动1天闲抬起头,看着还微微高过自己的古丽,近距离凝视着她的双眼,“你是我的副官,为我服务,不许再有别人做中间人,明白了吗?”

古丽咬了咬嘴唇,“嗯……明白了。”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