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四十六章敲诈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六章敲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天闲的印象中,古丽是一个坚韧而果敢的战士,虽然有的时候会变得脱线,但面对生死考验时,她却能迸发出惊人的气魄和力量,这是在苦难中不断前进必要的条件。▲∴,

天闲很难相信古丽会说出她决定为某一个人服务,而且似乎将会竭尽全力。

但天闲对古丽这个有些好笑的说法却没有笑,因为古丽说的很平静,很认真,很严肃……

“为什么?”天闲轻轻问。

“因为我发现我到底还是迷失了方向。”古丽垂下目光,露出淡淡的无奈之色,“我在雷霆古城杀死了卓雅,她已经生命换来了我的新生,我本该从此过上新的生活,成为一个全新的人,可后来我发现,我还是没办法完全摆脱一些东西的束缚,我迷茫、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我到底要走向什么地方。”

轻轻抚摸脖子上的伤痕,古丽眼中流露出伤感之色,“我的身体被禁锢了时间,从此不老不死,就算这样的伤也会很快痊愈,但我并不开心,相反我很恐惧,我不知道到底还算不算是一个人,我的新生命,呵呵……谁又会接纳我的新生命呢?”

望着城镇大厅外的房屋,古丽眼神颤动,“你看,那些从龙渊帝国来的难民们,他们挣扎着寻求存活的机会,在这里生根发芽,他们拥有全新的生命,但我确不同,我要在什么地方才能生根发芽呢?你能告诉我吗?”

天闲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古丽收回目光,凝视着天闲,“我摆脱了圣灵殿,可我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我又活了下来,可我又失去了一切。我到底该去哪里?找一个富有的商人嫁掉,快乐的享受普通人的生活吗?可是当他发现我是一个不老不死的怪物,发现我无法为他生下孩子的时候,我会怎么样呢?”

笑了笑,古丽苦涩的说道:“你或许不相信,我离开的这两个月中。也尝试找一个普通的,顺眼的男人嫁掉,安静的度过这一生。”

天闲眼神暗了暗,古丽既然现在坐在这里,那么这个想法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他很喜欢我,呵呵……”古丽眼圈再次发红,“我从未想过我会去勾引一个男人,我想我还是有些姿色的,不过他要碰我的时候。我只是稍稍的划破了手指,他看到我的手指急速恢复如初……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天闲知道,无外乎对古丽敬若神明,或者是惊为怪物,总之……是不会接纳她的。

古丽咬咬嘴唇,“我觉得我很委屈,我那样违心的勾引他,结果……”

“好了。不要再说了。”

天闲叹气的轻轻拍了拍古丽的头,这个动作天闲俨然已经有些习惯了。古丽也没有反对,只是微微苦笑。

“回来就好。”天闲轻轻抚摸古丽的头,“不要再离开了,好吗?”

古丽吸了吸鼻子,“我后来终于懂了,我还有一个地方可以生根发芽。虽然那并不是属于我的地方,但只要我慢慢的等待,或许命运会再一次垂怜我这样的人。”

抓着天闲的手贴在面颊上,古丽凝望着天闲,“小鬼。你能暂时养着我吗?我知道就算我们一起经历过神域中的事,我也没有理由一定要赖在你这,说到底,我只是个比你大上七八岁的怪物而已,我根本没有留下来的位置,可我,我还是喜欢留在你身边,我尝试过离开,可是我最终无家可归……”

古丽闭上双眸,如在呓语:“我会听话,会为你做事,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像小猫小狗一样,好吗?”

这样的话,让天闲丝毫体验不到愉悦,天闲能感到的只有沉重,无以伦比的沉重。

古丽难道喜欢我吗?天闲忍不住在心中自问,但这个问题却没有明确的***,扳指头算一下,自己现在才十二三岁,古丽已经十九岁,她不大可能会喜欢一个毛头小鬼的。

但她却似乎不知不觉对这个毛头小鬼产生了依赖感。

心下笑了笑,天闲把这个没办法理清的念头甩出了脑子,无论怎么样都好,只要回来就够了,她不再患得患失,振作起来不断前进,这比什么都重要,或许她现在还不能完全看清自己未来的路,但就像她说的,或许命运会再一次怜悯她这样的人。

时间会改变一切,昨天的古丽无法想象今天的自己,正如今天的古丽无法预测明天的自己一样。

“好的。”

偌大的城镇大厅中,天闲的回答清晰而有力,“我就暂时养着你好了,但你要挺好,要为我做事,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就像小猫小狗一样1

古丽睁开双眼,一种异样的光彩从眼中放射出来,“你答应了……你答应了1

“我答应了1天闲轻轻揉了揉她的头,“所以现在精神起来吧!晚上的时候我带你看一样新奇的东西,保证会吓到你1

古丽笑了,眼神中似乎某种东西被放下般轻松的笑了,“那么,今天晚上我就收拾一下,明天和龙九回龙渊帝国。”

“嗯,今天你收拾一下,明天……嗯?”天闲一瞪眼,“什么?疯话!怎么说了一大圈!你还是要走!?”

这次古丽没有生气,也没有解释,只是拉着天闲的手,静静的看着天闲满脸怒气,她却笑着。

天闲瞪着古丽,瞪着瞪着,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无可奈何,长长吐了口气,“好!听你解释!说1

古丽得逞的笑了笑,“我之所以要去龙渊帝国,是为你去打前哨。”

“为我打前哨?打什么前哨?”天闲一脸懊恼,“我可不会去龙渊帝国那个鬼地方做什么事。”

看着懊恼的天闲,古丽愈发笑的开心起来,天闲越是懊恼,也就证明越重视自己,古丽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龙九的确遇到麻烦了。这件事我确定过了。”古丽十分肯定的说道。

“的确遇到麻烦了?”天闲有点不相信,“偌大一个龙渊帝国,难道就找不出第二个人来,非要跑到我这里挖墙脚?”

“好啦好啦,不要这样闷闷不乐,听我慢慢说。”古丽把天闲推倒座位上。很有些讨好又揉起天闲的头来,天闲对此很无奈……

“从古斯塔斯帝国回来,我经过龙渊帝国的时候得到了一个隐秘的消息。”

“什么隐秘的消息?”

“就在上个月,十三皇子死了。”

天闲顿吃一惊,“十三皇子死了?真的?”

“当然1古丽不无得意,“这是绝密的消息,龙渊帝国直到现在还秘不发丧,这件事被掩盖了下来,估计过一段时间。就会传出十三皇子卧病的消息,然后再过一段时间就是不行殒命了,这是我从前安插在龙渊帝国的单方内线给我提供的消息。”

天闲不由惊讶的看了看古丽,她在龙渊帝国居然还有眼线?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古丽哼哼一下,“那些眼线都是我亲手栽培的,和生灵殿几乎没什么关系,我出钱,他们办事。仅此而已。”

天闲并不怀疑古丽还有眼线的事,但对于龙渊帝国十三皇子暴毙的消息却感到十分震惊。皇子暴毙,为什么会秘不发丧?

仿佛能听到天闲的疑问,古丽说道:“十三皇子是被毒死的。”

“毒死……被谁?”天闲忽然明白了什么。

“能毒死皇子的,自然是另外某一位皇子或者公主,但几乎可以肯定是某位深陷权力漩涡的皇子,除了关系到自身未来命运的皇子们。谁敢冒这个被全族被抄斩的风险毒杀皇子?”

“你是说……龙九这次?”

“不错,十三皇子和龙九交好,是他那一派系的忠诚支持者,而且十三皇子虽然年幼,却十分受到龙渊大帝宠爱。他的天分虽然比不上龙九,但也相差不多,要不是晚生了几年,龙九这个闲散派系的头目还说不定是谁呢。”

“这次十三皇子被毒杀,皇族内部掀起了轩然***,具体情况我们自然不得而知,但现在龙渊帝国肯定暗潮汹涌,每一位皇子公主都谨慎小心,你觉得龙九在这个时候忽然跑到我们这里来要人,到底是为什么?”

天闲微微吸了口凉气,“难道……他感到有人要对他下手?”

“这是唯一的解释1古丽冷静分析道,“龙九的确十分出色,无论***武功在同辈皇子中都出类拔萃,甚至不断追上他那些皇兄,越来越受到龙渊大帝的重视,而且前代大帝对龙九也是另眼相看,所以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这次十三皇子被毒杀,龙渊大帝必然震怒无比,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在顶风作案,但龙九却在这个敏感时期不惜冒着被怀疑的风险来我们这,我想……他已经感到走投无路了。”

天闲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严重,从龙九的口中天闲大概能听出他的确十分急迫的想要古丽到他手下效命,但是古丽的说的这些却完全无法感觉的到。

古丽继续分析道:“龙九虽然出色,但他太过自信,不屑于使用阴谋诡计,这本来不是什么坏事,可惜他还没有天纵奇才到可以在正面就击败所有的对手,这一次从黑暗中伸过来的刀子,已经开始让他紧张到了极点。”

天闲思考一阵,皱眉问道:“如果我们这一次不帮他,难道……他会死?”

“不一定!当我想对方既然敢毒杀十三皇子,而且不顾龙渊大帝怒火在这个时候紧盯龙九不放,那么一旦发动攻击,龙九绝对不会只是受些皮外伤而已,况且皇族的事,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要可怕。”

指尖轻轻点点天闲的脑门,古丽附身望着天闲的双眼,提醒道:“你别忘了我们是在哪里?这可是沙利特帝国的边境,不久前,就在这里还发生了叛乱,如今沙利特帝国的沙王是一个十岁的***。原因就是皇权的争夺。”

天闲感到背后微微发寒。

皇权的争夺并不仅仅的血腥那么简单,人性的扭曲和丑陋才是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血脉相连的兄弟,生养自己的父母,转眼数十年的恩情……一切普通人认为弥足珍贵的东西,在皇权面前一文不值。包括人性。

龙九到底是遇到了怎样的麻烦,才会让他在这个时候向自己低头要人,甚至急迫到私自向古丽发出请柬,这种事可是十分有**份的。

“所以……你打算去帮他?卷进那个争斗的漩涡里去?”

古丽淡淡一笑,忽然停下手来,想了想之后才说道:“我碍…就适合那样的地方。”

说着古丽有点羞涩的说道:“我留在你身边,总不能白吃白喝,要帮你做事才行,可是我能做的事大多都不能见光的。跟着你只能做个花瓶,但现在如果去龙渊帝国的话,我却能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小鬼,你有没有想过,今后在人类***上开疆裂图,自立为王呢?”

“你的胃口太大了吧?”天闲惊讶万分。

“反正都是为了给你的。”古丽瞪了瞪天闲,“我如果在暗中支持龙九。隐形的身份可以保护我的安全,如果龙九失败了。那么我就坐好我的使者,到时候稳稳当当的回来,如果龙九斗败了对手,那么龙渊帝国可就要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嗯……我将来可能就不是一个虚衔的副官了,或许也可以做封疆大吏。手握重权,动动手指就决定无数人生死。”

说着古丽咯咯笑起来,“到时候我每天要杀一百个像你这样的小鬼1

天闲沉吟起来。

“让***吧。”古丽轻轻按住天闲的肩膀,“我不希望留在你身边的只是一个没用的花瓶而已,虽然我本来就很没用。但还是希望找到一点自己的价值,否则的话看着你们每一个人都向着自己的目标不断前进,我……”

天闲听到这里,心中升起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古丽已经打定了注意,或许自己可以强行要求她留下,但她强烈的心意已经无法在平息下来,很快或许就会有第二个类似的事情发生,终究自己是无法阻止她的。

“真的能保证安全吗?”

“当然1

“我要的不是口头的保证1天闲仰头望着古丽,“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也要记得,你是为了我才去的,如果你无法再回来的话,那你做的一切根本毫无意义。”

古丽听了这句话面上微微浮起潮红,“我明白,一切都是今后能更好的留在你身边,我很清楚我的选择,我也清楚的明白我选择了什么,如果你要我保证的话,我现在可以把保证给你看一看。”

天闲微怔,古丽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了那么一分不怀好意。

“什么……什么保证。”

忽然开心无比的笑着,古丽绕到天闲前面来,一下扑到了天闲怀里,抱紧天闲的脖子在脸颊上“波”的亲了一口,“小鬼,我其实最喜欢你了。”

天闲有点茫然,这个……似乎不大像是古丽会做的事,会说的话,而且……这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一股风,无声的袭上了古丽的身体。

衣衫飘摆,长发飞扬……

天闲的双眼瞬间瞪到最大,两只眸子全缩成了黑点,“你……你?”

扑在天闲怀里,亲热抱着天闲脖子的,已经不再是红发的古丽,而是黑发披肩的卓雅。

那双冷森森的眸子几乎贴在眼前凝视着自己,天闲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发毛的打颤。

“咯1

本来温柔环着天闲脖子的手从背后瞬间掐住了天闲的脖子,颈骨顿时痛苦的发出了***声,天闲顿时整张脸都涨红了。

脖子被扭断可是会死人的!

坐在天闲怀里,依旧保持亲热姿势抱着天闲的卓雅眼角微抖,手上慢慢加力,“你似乎很开心1

天闲简直要吐出血来,这种情况下鬼才会十分开心!活人在被扭断脖子的时候可是不会开心的。

卓雅进一步贴近天闲的面孔,“为什么雷霆古城那次决战之后,我每次见到你都想要扭断你的脖子。你没有履行你的誓言,甚至还侮辱姐姐的身体,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必要活在世上。”

天闲欲哭无泪,现在终于知道古丽说的有力保证是什么了,她现在居然能自由的和卓雅切换身份!有卓雅这个杀神在,古丽想死都难。

感到脖子上的手还在用力。如果是普通人现在早已经被扭断了脖子,但对方似乎根本不打算放手。

这个***女人!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古丽在故意捉弄我?

“咔嚓1天闲的脖子猛然折断。

卓雅一愣,她并没有想真的折断天闲的脖子,而且这种手感……似乎也和折断脖子时候的不大一样。

这一瞬间的愣神,天闲歪着的脑袋发出一声沉喝,身躯猛的一震,一股绵力荡起,卓雅在惊讶中被弹了出去,这力量并不霸道。卓雅只是稍微调整姿势就在几米之外稳稳当当落地,不过她看向天闲的眼神却带着十二分的惊讶。

天闲还坐在那里,手拖着折断的脖子,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天闲那九十度弯曲的脖子居然又直了过来。

“哦!这果然是少见的本事。”卓雅的确惊讶,但却笑的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天闲心中气恼无比,脖子这种部位可不是随便冒险的。就算是练功的时候也是加倍小心,手脚出了问题疼上一阵就算了。脖子要是出了意外,那这条小命儿可就报销了,而且颈骨的连接和***部位还有不同,现在看似完好,其实仅仅刚才那么一下,脖子已经受了伤。就算以逆心诀的功效,不养上两三天也是无法恢复的。

“你这个疯子!你想杀了我不成1天闲气的怒叫。

卓雅只是哼了一声,闭上眼眸,身体忽然轻轻颤抖起来,一股风不知从何而来。再一次托起凌她的衣衫和长发。

眼看着卓雅的黑丝华为红发,天闲气的干瞪眼,卓雅出来狠狠扭了一下脖子,哼了一声就自顾的回去了,这简直是没处说道理了。

再睁开眼时,卓雅已经面容柔和,完全是古丽的模样了。

“哎呀……看来她有点过分了。”古丽立刻凑上来,满脸可怜像的瞧着天闲,“我只是说你就算脖子断了也能自己重新接上,没想到她居然认真了,抱歉抱歉,哎呀不要这么生气,快让我看看你的伤。”

在古丽一番推拿***,又绑好绷带的忙活了好一阵之后,天闲终于觉得自己的脖子要一个星期才能痊愈了。

“怎么样?这下你应该放心我的安全了吧?”古丽看着脖子上绑着厚厚绷带的天闲,喜滋滋的问。

“好……”天闲无可奈何的回答,“如果你非去不可,这件事我可以晚些时候和龙九去商量。”

“当然要去!而且是越快越好1古丽满眼放光,“去晚了话,好处都被那些皇子公主们捞走了,我们就只剩下亏本了1

“好吧……那你先去收拾一下东西吧,记得晚饭的时候一定要过来,到时候我们要去迎接新朋友。”

“哦!是塔里的那些人对吧?”古丽一副了然的模样,“雪的族人,天眼族,这下沙漠可热闹了,那我先去收拾东西,你好好休息。”

古丽活力无限的离开了城镇大厅,最后还没忘记跑回来补了一句,“我晚些时候再来给你换绷带1

这句话让天闲的心里有些崩溃。

城镇大厅忽然空荡荡的,天闲瞧着天色还不算晚,打算一番,走出城镇大厅,独自向龙九暂时居住的地方走去。

新建立的城市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像样的房子,龙九这样尊贵的身份也只是住在简单的毛坯房屋中而已,甚至有的地方窗子还没来得及上。

不过这里相对安静,周围的视野也很好,倒是十分喜欢情景的宾客居祝

才到这里,天闲顿时感到了空气中那股凝重的气氛,前几次见到龙九,他都是只带几个随身的护卫而已,但是这次他来这里居然带着亲卫军。

上百亲卫军里外三层将这座普通的房子围在中间,所有人全身披挂。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天闲通过的时候还遇到了一点麻烦,因为最外围的亲卫不认识天闲,就算得知了身份后还是要求对天闲搜身,最后还是惊动了龙九,这才顺利的进去。

龙九的居所里布置的也十分简陋,连一样像样的摆设都没有。只有一张简单的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靠在没有窗子的窗前,屋子里唯一不错的地方是阳光不错,而且攀爬的蔓藤带来一股清新的自然味道。

“殿下你这里真是守卫森严,简直比我一座城市的守备力量还要多上一百倍。”天闲坐在了屋子里唯一的椅子上,微笑的看着龙九。

天闲这话一点不夸张,因为现在这座城根本没有任何守备力量,临时的一些卫兵还是沙王带来的。

龙九看起来稍显憔悴,但他还是笑的十分爽朗。“那些护卫太紧张了,天闲小兄弟不要见怪,毕竟这里不是龙渊帝国,身在他乡,作为皇子也总要冲些门面,沙王就在这里,我也只是摆摆样子而已。嗯……你的脖子怎么了?”

“没事,这是沙漠的习俗。”天闲信口胡诌。同时不由佩服龙九现在还这样从容的模样,说话滴水不漏。如果不是从古丽那里得到消息,根本看不出龙九有什么异样。

在自己的床上一坐,龙九有点无奈的摊开手,“很抱歉这里没什么可以招待你这位地主,不过你来我这应该也不是来喝茶的吧?”

天闲嘿嘿笑了笑,“当然。喝茶的话绝对不会到你这里来的,虽然我本来也没什么好东西,但沙王那里的东西还是定好的,混吃混喝的本事我还是很厉害的。”

两人不由都笑了起来,笑容都略微显得有点诡异。

“那么。难道是来和我叙旧的,还是说……是来向我***的?”

天闲扬起眉毛,“看来殿下也知道直接向我的副官发出邀请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我虽然名义上是龙渊帝国的官员,但大家心知肚明,我是我,龙渊帝国是龙渊帝国,而古丽自然是她自己,是我的朋友,和龙渊帝国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

龙九略显羞赧的笑笑,“这件事……的确是我有些失了分寸,我难得出来,也只是想尝试一下,我想着万一要是真的抱得美人归,就算得罪了天闲小兄弟,那也是值了。”

说完,龙九哈哈大笑。

天闲愈发佩服这位九皇子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这样笑的出来,当真是不简单。

挠挠头,天闲直接问道:“是什么特别的麻烦吗?非要古丽过去帮忙,这有点说不过去。”

龙九沉吟一下,点头,“的确是特别的麻烦,我身边没有合适处理这种麻烦的人,所以我只好厚着脸皮到这里来挖墙脚,碍…被主人逮个正着,这可真是一次失败的行动。”

天闲心里明镜一样,和龙九幕埃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