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四十三章先下手为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三章先下手为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房间里是难言的沉默,天闲深深皱眉,眼神中多了一丝焦虑。

对于四姑娘,虽然没有和她又什么过深的交往,而且从立场来说还应该算是敌人,但天闲从未这样觉得,这个纤柔婉约的女孩给天闲一种十分奇妙的亲切感。

她居然被废掉了所有的力量,身体承受酷刑被压进了大牢?

本来之前天闲也得到了类似这样的消息,但天闲并不怎么相信,一来四姑娘如此出色,二来她根本没有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就算被召回总部责罚,可也不该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但如今古丽也带回了这样的消息,天闲不得不信,至少古丽在消息这一方面是十分谨慎的,她绝对不会用模棱两可的故事来糊弄自己,而且她知道自己一直留意着四姑娘的消息。

如果她现在出境已经如此恶劣的话……

天闲的眉皱的更深了。

古丽告诉天闲四姑娘的消息后,一直在观察天闲的反应,见天闲忽然间沉默下来,神色也变得异乎寻常的焦虑,心下不由暗暗叹气。

“关于四姑娘,要不然我再去……”

天闲忽然看了看古丽,“你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东西,也没有好好的睡觉休息,五脏有些虚弱。”

古丽微微一怔,这才留意到天闲的手指依旧搭在自己手腕上,一直没有离开过。

“你难道学会了一心两用,一边为我查看身体,一边担心你的小美人儿吗?”古丽无奈但又有点欣喜的笑了。

“四姑娘和我没有太多交情,不过她的确是我的朋友,我总感觉我们特别投缘。”天闲加了一根手指,更加细致探查古丽的脉象。“但我没有理由因为担心一个朋友而忽视了身边的朋友。”

古丽很有些满足似的笑了笑,“那你打算怎么办?四姑娘的事,装作不知道吗?”

“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不过……我很想帮她。”天闲飞速的思考,“她没有理由受这样的苦……”

咬了咬嘴唇,天闲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上次互相道别的时候,我并没有留意她的神情,现在想来她对我说的那些话,似乎已经隐隐有诀别的意思了,难道真的有什么理由让她知道自己将受到残忍的惩罚?”

古丽眨了眨眼,“其实这件事,我倒是已经想到了办法。”

“你想到了……办法?”天闲一下子愣祝

“这两个月我的时间毕竟比较充裕,除了思考我自己的事,当然也在思考***的事。比如……怎么让你安心。”

“真的有办法!?”天闲大喜过望的望着古丽。

古丽嘿嘿笑了笑,抖抖手腕问道:“我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要坐起来了。”

“嗯……再等等,我还要再看一看。”天闲见古丽要起身,立刻按住了她,“很快就好。”

“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管好端端的我。”古丽有点无奈。

“我已经很对不起四姑娘了,不想更对不起身边的人,你的事我现在无能为力。但最起码我不希望你现在出什么问题。”

“好好好……听你的。”古丽十分顺从的躺下,笑的很开心。

天闲仔细的为古丽进行了诊脉。查看了头发的光泽,质地,双眼口鼻,身体神经反射灵敏度等等,几乎将自己一身完全不遵循正规医道的手法都用了一遍。

最后天闲确定,古丽这段时间身体的确十分稳定。只不过现在有些虚弱,似乎是精神状态发生巨大变化导致的结果。

“你这都是些什么古怪的手段,我在西殿也见到很多古怪的治疗手段,却没见过你这样的。”古丽披着衣服坐起身,抱怨的揉着眼睛。刚才天闲查看她的眼球时,弄的她双眼酸涩。

“把衣服穿好。”天闲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提醒毫无警惕心坐在那里的古丽,她基本都穿比较紧身的衣服,并没有那些宽松的衣服能遮掩***肌肤的功能,这能勉强遮住胸前春光。

古丽随意的盘腿坐好,露出一口白牙嘿嘿一笑,“有什么关系?要遮的我已经遮好了,其余的你也看的多了。”

天闲也不想计较这个,索性正面说道:“这几天你要听我的安排,吃些进补的东西,可能会比较难吃,但不许拒绝。”

古丽苦起脸来,“我是不死之身碍…这个是不是就免了?”

天闲面色坚决。

“好好……知道了知道了,不用那么瞪着我。”古丽投降的点了点头,“你越来越像个***者了……”

“知道就好1天闲笑了出来,“总的来说你的状况还不错,这次私自跑出去没弄出什么奇怪的问题,值得高兴。”

古丽自得的说道:“当然!我可是古丽!那么……说说你的四姑娘吧1

天闲神色微微紧了紧,“你说的办法……”

“很简单1古丽挑动眉毛,“四姑娘受罚,最大的理由是任务失败,拉拢你不成,还为血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所以最好的,也是最方便的补救办法,就是由你出面与血盟进行联络。”

天闲闻言顿吃一惊,“你要我向血盟妥协!?”

“当然不1古丽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你要明白,想要救四姑娘,这是最好,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只要你指名四姑娘和你联络,她立刻就会被放出来。”

天闲思索了短短几秒钟,果断摇头,“不,这个办法不行!我不会像血盟妥协,就算只是当初我一个人时我也不会,更何况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我这样做会将大家都牵连进去,血盟是什么样的组织,我想你应该十分清楚1

“你难道不再考虑一下?”古丽皱眉,“这几乎是唯一的办法。否则四姑娘在血盟总部,想要把她救出来,难比登天。”

“不必再考虑。”天闲再次坚决的摇头,“我的确想救她,但绝对不是这样的办法。”

紧紧皱着眉,天闲慢慢握紧了拳头。“我应该是救她,虽然这似乎根本不管我的事,但……我一定会想一个办法,但我绝对不能牵连大家1

古丽看着天闲,看着看着,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指尖点了点天闲皱紧的眉头,“小气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所以呢,我早就想好了对策。”

“你?你又想好了对策?”天闲有点莫名其妙,“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想看看你的决断,不行吗?”古丽理所当然的说。

天闲:“…………”

古丽忽然间兴奋了起来,身体前倾,面孔逼近到天闲眼前,压低声音说道:“我在血盟那里得到的消息,四姑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打探她的消息时,我还得到了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

天闲忍不住瞟了瞟古丽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该提醒她应该再认真的遮掩一下身体,当然天闲很快把目光挪回了古丽的面孔上,“你要是有什么消息的话,拜托一起说完好不好?”

古丽到没留意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了,盯着天闲的双眼,肃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血盟为什么对你穷追不舍?甚至派遣在明面上最有条件的力量——各大帝国的血枝拉拢你?”

天闲被问的有点奇怪,“我得到了邪眼,很多人都想拉拢我,这一点都不奇怪。”

“的确,不过四姑娘失败后却受到了超乎寻常的惩罚。你又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古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得到消息,血盟早就准备再次对你进行渗透,可惜这段时间你和龙渊、丹特、沙利特三大帝国走的太近,而且新建立的城市就在沙利特帝国的边境上,要知道沙利特帝国可是相当难缠的,所以近一段时间他们才选择了蛰伏,但一直都在等待机会。”

想了想,古丽说道:“我没猜错的话,这段时间这里一定有许多势力监视和打探消息,有露娜在这里他们据对无法渗透,还会被抓个正着,血盟的人应该是最多的吧?”

天闲看了一眼古丽,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咕噜一直把这里的情况带给天闲,从咕噜的消息上天闲也了解到各大势力早已经盯上了这座新城,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渗透进来,甚至不惜用砍断手脚装成难民的办法也要进入这座城市,当然这些都逃不过露娜的双眼。

而这些心怀不轨的人之中,血盟几乎占了一半。

古丽对天闲的回答丝毫也不感到惊讶,“现在你觉得奇怪了没有,血盟对你的关注,似乎超乎寻常,你要知道我现在是圣灵殿的叛徒,是他们的污点,眼中钉肉中刺,可就算这样圣灵殿对于这里的关注似乎都完全没有血盟来的勤快。”

天闲终于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大寻常了……

“血盟,难道有什么特别的目的,还是说他们的目的本身并不是拉拢我?”

“当然不是拉拢你,而是需要邪眼。”古丽一针见血。

“邪眼,他们要邪眼……”天闲双眸微微一缩,“难道他们有什么必须要邪眼的理由?”

“不错1

古丽兴奋的开始在自己的衣服里翻找起什么来,很快又找出了一封信,“瞧瞧这是什么?”

这封信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信封上的字却是用血红的墨书写上去的,看起来隐隐有一种血腥的感觉。

天闲拿过信,见信封上是自己不知晓的地址和人名,而且已经拆开过,古丽自然是看过了,抽出信,天闲仔细读了起来,并说道:“或许你该把衣服穿好。”

古丽一愣,这才发现什么,刚才一阵翻找衣服更乱了,“哦哦……对不起,我没有注意。”不过她只是遮掩了一下,注意力又回到了天闲身上。

天闲认真的把信看完。随后缓缓吐出一个词儿来,“魔宝?”

这封信上的人名天闲自然不认识,但看起来似乎是在血盟内有些地位的两人间的通信,信上提到了四姑娘被罚,同时还提到了另外一件奇怪的事,虽然只有一句。那就是四姑娘没能完成血宗的任务,延误了魔宝的启动,所以受到了重罚。

又把信看了一遍,但这封信却并没有太多可挖掘的东西,天闲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古丽。

古丽只是笑笑,“我也没有更确切的直接证据,不过这封信是真的,我可以确定,也就是说血盟内部有一件宝物。需要邪眼的力量。”

天闲微微吸了口气,摩挲着下巴自语道:“什么样的东西,居然需要邪眼这种邪灵的力量,邪眼的火焰可是无坚不摧的,除非……”

猛的,天闲和古丽的目光碰到一处,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

“血盟,看来也得到了一件不输于邪眼魔剑的至宝1天闲合上了那封信。

“一点不错1古丽十分肯定天闲的猜测。“平常的东西是不会用想到要利用邪眼的,而且以血盟一贯的作风。还有信中提到那是一件魔宝,我想十有**是血盟在什么地方挖出来的一件古代凶物!就和邪眼一样1

天闲仔细思量,虽然现在不能完全确定,但这其中的关系并不复杂,联想到四姑娘的遭遇,还有这段时间沙漠边境血盟异常频繁的活动。再加上这封信,事情十有**是这样的,血盟急切的想要得到邪眼,之所以没有大张旗鼓的对自己施压,一定是出于对那件魔宝的消息进行保密的原因。

“那……就算这样。可和我向血盟妥协有什么关系?”天闲不解的问道。

古丽眨眨眼,“小鬼!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可不是四处游山玩水的,雷霆古城的诺玛已经告诉了我们一切***,想要寻求能抗衡那些古代神灵的力量,光靠***圣痕可是不行的,那些圣痕也不过是他们残留的部分力量而已,我们真正需要的,是高于圣痕的力量,比如,你的邪眼1

天闲恍然,“你是说……那件魔宝?”

古丽露出了坏笑,“人类已经在这片***上挖掘了上千年的时间,但是挖出来大多都是废铜烂铁,能制作圣痕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像邪眼这种古代邪灵化成的魔宝可遇而不可求,我们能得到消息已经是万幸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天闲忍不住上下打量古丽,“你是要我……去夺宝?”

古丽点点天闲的鼻尖,“顺便还可以救出四姑娘,能抱得美人归岂不是更好?”

天闲感到无比的惊讶,如果是从前的古丽,一定不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更不会让自己去抢夺什么宝贝……

“喂!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古丽有些不满起来。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的确变了很多。”

古丽丝毫也不以为意,“当然,我这两个多月,并非白白的浪费时间,我可是很慎重的考虑过许多事,你在极北之地和那个凌打情骂俏的时候,我还在整天整天的望着天空,思索自己到底何去何从。”

天闲第一次有了一种真心佩服眼前这个女人的冲动,何去何从……这种事许多人一生都无法思考明白。

“呃?”天闲一愣,“你……你怎么知道凌的事!?”

古丽嘿嘿一笑,“难道我没有告诉你,我偷偷让咕噜向我传递消息吗?”

“什么!?”天闲瞪大了眼睛,“你一直和咕噜有联系?”

“当然,要不然我为什么能恰好在你回来的时候出现在这?当然是咕噜告诉我的。”古丽笑的更得意了。

天闲满脸黑云,“可咕噜告诉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我每次都用旅行中找到的美味食物贿赂他,他就会为我保守秘密。”古丽喜滋滋的笑着,一脸“你被我算计了”的神色。

“你们两个……”天闲又好气又好笑,“亏得我还那么担心你……”

古丽笑的有些没心没肺,但她很快收住笑声,微笑的望着天闲说道:“咕噜每次给我带来消息,说你担心我的时候会皱眉不语,这也是我选择回来的一个理由。”

天闲顿时怔了怔。

古丽轻叹。“我是一个没注意的人,总会患得患失,后来我打算不去想那么多,暂时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好了,我就忍不住的想,我还是回去吧。起码在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有人为我默默的担忧……”

坦然的望着天闲,古丽眼中一片平静,“所以,我还是回来了,我想你也不会介意一个不怎么聪明的女人总是在这里混吃混喝,毕竟我也是你的副官嘛,就算赖在这里的时间久一些,也会被原谅的……对吗?”

天闲轻轻微笑。“欢迎回来,这一次希望你能安静的赖在这里,不要再跑出去做危险的事,让大家担心了。”

“嗯,遵命,我的总长大人。”

天闲不由大声笑了起来。

古丽没什么大碍,对于她精神奕奕的重新回归,天闲自然高兴的很。而且古丽带回的几个重要情报更是让天闲有了意外的惊喜。

在古丽把衣服好好穿上的时间里,天闲细细的读了一遍红炎写来的信。

这封信的口气要轻快的多了。虽然依旧满纸的思念之情,但少了许多哀愁,而且很明显的是,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完全是红炎发现了天闲身边那些奇怪的家伙都是很要好的朋友,而让天闲有点哭笑不得的是。自己这位姐姐在信上五个地方刨根问底的追问古丽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都这么喜欢八卦啊,只要她是女人……

好在看来古丽并没有说太多,但给红炎的印象却十分良好,信上还有不少地方夸赞古丽知书达理和类似的字句,对此天闲只能认为自己善良的红炎姐姐被欺骗了……

读过红炎的信。将那把梳子小心的收起来,天闲心情大好,拉着穿着整齐的古丽冲出房间,迅速着急所有人到城镇大厅***。

听说天闲已经醒了,大家都十分开心的赶了过来,当然了,天闲可是把当时那个踩了自己的手指头,哪个揪了自己的耳朵,哪个又掐了自己腰上软肉都记得一清二楚,看着这些满脸激动的朋友们,天闲一笔一笔把帐落到个人的头上,正好加深一下印象……

“香,你还好吧?”天闲看着和柯木有说有笑一起走进来的香,立刻迎了上去。

一见天闲,香立刻严肃起来,“小生最近身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每一天也十分精神,准时睡觉,准时起床,而且……”

“啊好好好……”天闲赶紧打断,“你和柯木先去坐吧,有事我们一会再商量。”

香欲言又止,但天闲如此说,只好把闪波刀的事压在肚子里,和柯木一起去旁边坐下。

很快所有人都到齐了。

在露娜的魔爪里挣扎了一会,总算得脱的天闲站在大厅中央,咳嗽几声说道:“时间已经过去很多了,今天我想通知大家,等到黄昏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附近的绿洲,迎接我们的新朋友。”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实际上大家都等的有些心急了,寒古塔中的天眼族不见到天闲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第二,天黑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和大家商量一下。”天闲直接递给古丽一个眼神,古丽很有副官自觉的走了出来,从怀里拿出了从血盟截获的那封信。

“很高兴见到大家还安然无恙的呆在这个所有人关注的危险地带。”古丽和天闲一样咳嗽了两声,说道,“这段时间血盟的人活动频繁,大家或许已经察觉到了异常,在这里我要向大家说明一件事,然后……确定一下今后我们的方向。”

古丽原原本本,将在血盟那里得到消息的前后经过完整叙述了一遍,最后总结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血盟已经准备对我们下手了,所以,我们或许要先下手为强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