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四十一章蜕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一章蜕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卓雅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雷霆古城以决死之心成全了古丽,让古丽摆脱了从前的身份,获得新生的卓雅现在就活生生站在天闲面前。¤,

卓雅已经死了,天闲比谁都清楚,她的尸体天闲亲自检查过,古丽亲手埋葬了她,她的坟墓就在雷霆古城中一处不为人知的绿地上。

然而她的灵魂却似乎融进了古丽的身体,天闲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灵魂这种东西,可是眼前的卓雅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那里,这让天闲不得不信,那个卓雅根本没死!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在古丽的身体中。

但问题是……

卓雅从不会主动出现,而她每一次现身,都是古丽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而且也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古丽安全后她就会消失……

可这一次……

天闲惊愕的打量眼前的女人。

这身体毫无疑问是属于古丽的,那双修长饱满的***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拥有,腰身,胸腹,肩臂,脖颈,出于医者的本能,当然或多或少也有对***女人的向往,经过几次治疗和长时间的想出,天闲清楚的记得古丽身体每一个部位的特征。

如今眼前这个女人,只有面孔和古丽稍有不同,她不完全是卓雅的样子,但却有八分神似,特别是那种淡漠,反复看穿轮回生死的眼神,那不是古丽新生之后充满向往活力的眼神。

“古丽她……出事了?”天闲紧张的问。

“为什么这么问?”卓雅不满的望着天闲,“是认为我一旦出现,就不会有好事吗?”

“碍…不不,但……但你平时。的确很少出来,所以……”

“我累了,要吃东西。”根本不理会尴尬的天闲,卓雅自顾转身走向城门。

真是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天闲看着卓雅的背影真想现在她忽然转身过来笑着对自己说着只是个玩笑,但是直到她消失在城门中。她也没有再回头。

麻烦真是一件接一件!

天闲迅速冲进城门,之后立刻站在了那里。

目前这城里只有先前从龙渊帝国逃出来的一些难民居住,人口稀少,城门大开而且没有守卫,但早有人看到天闲回来被龙九拉走,露娜等人早得到消息,一群人埋伏在城门口准备给天闲来个天大的“惊喜”

但最后,“惊喜”的却是已经拿好藤条,准备绑了天闲揍上一顿。以表示对天闲做甩手掌柜的恩情的露娜等人……

卓雅静静站在城门内,望着一众准备扑上来,但全都愣在那,大眼瞪小眼的朋友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城门口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

十分钟后,在城镇大厅宽敞的会议室中,所有人都***在了这,沙王如今正在城里。理所当然的也跟了过来,不过她只是很高兴天闲回来了而已。

唯一被排斥在外的。是可怜的元帅使者宝树。

天闲一走两个多月,虽然咕噜一直担任信使,将天闲的消息传递回来,但大家还是十分担心,见到天闲平平安安归来,都是欢喜的不得了。

不过。对于卓雅的出现,大家就觉得古怪的很了,对于卓雅的存在,大家都是知道的,毕竟她露过几次面。但那都是昙花一现,而像现在这样,坐在那里飞快吃着点心,不时喝些茶水的情况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的。

“小鬼!怎么你出去了一趟,没见到雪跟你回来,却带回来了两个奇怪的家伙?”露娜早在寂静森林中就十分喜欢雪,这次见雪没出现,顿时大皱眉头。

“喂喂……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点问题啊?”阿里昂拉紧天闲,压低声音的问,古丽在他心中就好像天空的明月般不可替代,要是从前阿里昂早飞快凑上去套近乎,但这次他根本不敢靠前。

“你似乎每次出现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我们的日子真是从来都不缺少惊喜。”天闲还没想出怎么回答前边两位的话,卓玛已经在一旁感叹。

天闲苦笑,回头正想说点什么,却发现香无比紧张的站在自己面前。

“小生,小生是做错了什么吗?”香满脸激动,俊俏的脸上染着激动的红晕,“小生已经把闪波刀交给露娜保管,还有小生随身携带的饰物,咕噜说小生必须这样,小生不知道……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所以……”

天闲顿时挠头,“香,你别激动,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哎呀哎呀……”一个声音***来,天闲苦笑的回头一瞧,果然是塞纳坐在一边,正用一种***似的目光盯着自己,嘴角的笑容无以伦比的危险,“当初你离开,说的好好的是去寻找解决雪的办法,我们大家在这里为了这片土地呕心沥血,我每天都在担心雪的安危,你一去两个多月,咕噜说你的情况一直不错,却没想到……”

塞纳咬牙切齿,“你居然一个人回来!居然把我可爱的雪弄丢了!你这个衣冠禽兽!你简直……”

“禽兽没什么不好。”图戈最近因为没有战斗,而且要处理各种事物,和各种人打交道,穿的都十分整齐,衣冠禽兽这个字眼让他十分敏感。

“大个子!你给我闭嘴!小心我拔你的胡子1塞纳立刻恼火的尖叫。

“吵闹的人类……”图戈一直不大明白,为什么塞纳有胆子敢来辽他的狮须,不过不得不说,她的确有几次成功了,自己却又发火不得……

“你说什么!?”塞纳把对天闲的怒火全部转嫁到图戈身上。

“不要吵不要吵,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解决1阿里昂赶紧来劝架。

“是碍…小生很想明白,小生到底做错了什么,啊?等……你……你是柯木!!?”

“小子!你还没告诉我雪在哪里?”露娜瞪圆翠绿的眼睛。

“不要吵不要吵,图戈你快给她笑一个,这个时候不要争执。”

“啊!!你看见了吗?这个蠢狮子居然敢对我呲牙!你以为你有獠牙就了不起了吗?我也有牙齿的1

“呃。小生……”

“碍…真是一团糟1

“和每天一样而已1

“雪在哪?”

“我要拔你的胡子!1

“柯木你怎么会在这?”

“我们还是先出去好了。”

“……”

“……”

天闲的脑子里犹如有一万只蜜蜂在嗡嗡作响……

“好啦!!你们给我安静!!!!1天闲鼓足了逆心诀的力量,放声大吼。

“咯1桌子上第一个花瓶被天闲这一声吼震的裂了条缝隙,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早就该这样……”小沙王在一边看着所有人,自顾自的吃点心,喝茶,这是她最近最喜欢做的事。

天闲大大叹了口气。“那个……都安静啦,我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但总要一件一件的来。”

“首先1天闲伸手把柯木拽了过来,“我们要欢迎新朋友,他叫柯木,和香是同乡,高地人1

“哦!香的同乡1

“可为什么比香要矮?”

“***,矮和同乡没有任何关系1

“那么就也是高地人了,高地人很少见的。我们这里居然有两个1

大家听了天闲的介绍顿时议论纷纷。

柯木站在所有人面前显得十分拘谨,他当时离开高地可没想到自己会面对这样的阵仗,当初只是想来见香而已。

香很难得的有些激动,主动上前来对大家说道:“大家请听小生一句话,他叫柯木,是和小生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个……小生知道,现在我们不适合接纳陌生人。但小生可以证明,柯木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绝1

柯木听了想的话激动的双目发红,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好啦好啦,你们是老朋友,先到一旁叙旧,哎呀哎呀柯木,不要哭了。多丢人,这边请这边请,香!闪波刀的事看来并不着急,我们稍后再说,先陪他说说话。”天闲让柯木先到一边坐下和香说话。随后说道,“接下来,我要解释一下这次行程的结果。”

咳嗽一声,天闲面露喜色的说道:“很高兴的告诉大家,雪的事已经基本解决了1

“哦?那雪在哪?”露娜第一个追问。

“就在沙漠中,我回来的急,没有带着她而已。”说起这个天闲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我找到了雪的家人,并且说服了她们,不过因为赶时间,现在还没有进行治疗,等把雪的家人安顿好,立刻就会让雪醒过来的,大家不要担心。”

天闲这么说,大家立刻放心下来,大厅里一片送了一口气的唏嘘声。

“然后……”天闲吐了口气,“我想我们该关心一下另外一位老朋友。”

大家的目光不由齐刷刷的投向了单独坐在一旁的卓雅,这时,卓雅已经吃完了所有的点心,正在享受茶水。

“有问题的话,问好了。”卓雅淡淡说道。

天闲挠挠头,来到她桌前,看着她的双眼问道:“卓雅!我们大家都很关心古丽,我们想知道古丽现在怎么样了?”

“她就在你眼前,为什么还要问?”

天闲奇怪。

卓雅并不是这样的性格,她现在太从容,太舒缓,虽然眼神冷漠,但却没有卓雅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从前,你只在古丽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

卓雅放下茶杯,“那这一次呢?她远走异乡,是否遇到了生命危险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犹豫了一下,天闲又点点头,“但我大概明白她的心思……”

“真的明白?”

“她的身体被时间禁锢后,她发现自己很难死掉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的。”天闲面露无奈,“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卓雅轻轻哼了一声,“在我临死前,我曾经认为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男人,但现在来看,终究是个小鬼1

“喂!你算什么!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塞纳在一旁见天闲被指责却只是苦笑,忍不住出声。“古丽怎么样那也是她自己的事,你这样时不时的才出现,还胡言乱语算什么?”

卓雅的目光望向塞纳。

塞纳顿时脸色一白,身体晃着后退了两步,还好卓玛在她背后正好扶住了她。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森然的杀气在大厅中爆发。

天闲摇头,“古丽不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的朋友,卓雅,不要再这样了。”

“我根本懒得看她。”卓雅收回目光。“***人怎么样我丝毫不关心,我只要古丽好好的活着,很遗憾她似乎来到了一个麻烦的地方,结交了一群麻烦的家伙,对此我无能为力,但你的保证我却依旧记得,小子!你最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1

卓雅缓缓站起。“那样的话,总有一天我会杀掉你1

“我和你一样。关心的也只是古丽而已,你是否会杀我不再我的考虑之内。”天闲静静回答,“还有,古丽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她很好,只是累了。在休息。”

卓雅的回答让天闲感到十分意外。

“累了……在休息?”

“有什么不满吗?”

“你是说……你们交替着?或者是***的意思?”

所有人的神经都微微绷紧起来,卓雅的存在一直是大家共同保守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古丽自己不知道,她相信卓雅已经死去,并深深的怀念着自己的姐妹。

相应的。卓雅也从不出现干扰古丽的生活,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卓雅不仅公然出现,而且这么久的时间没有消失,而且她说古丽在休息……

难道说古丽已经知道了卓雅的存在吗?否则的话卓雅独自行动这么久的时间,古丽不可能不发现。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自动赶路,还已经吃饱了,甚至换了衣服洗了澡,***都会怀疑的。

面对大家疑惑的目光,卓雅只是哼了一声,“想知道的话,到时候去问她自己的,我对你们没有丝毫的兴趣,不过我要对你说的是……”

卓雅的面孔贴近天闲,“你在极北之地舍生忘死想要救回那个女孩的时候,古丽她也在非人的环境中磨练着自己,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你似乎经历了磨练,但她并没有被你抛在身后,为了更好的跟随你,她已经和从前的自己不一样了。”

天闲不是很明白卓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没有机会再问,卓雅已经转身离开,“那个鬼鬼祟祟的小子,立刻叫人为我准备房间,我累了,需要休息。”

阿里昂愣了那么一下,随后才意识到卓雅是在叫自己,看看左右每个人,在大家同情的目光下,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卓雅离开了。

“人类……真是复杂。”卓雅离开后,露娜十分无奈的叹气,“这种事永远也不会发生在精灵族之中,我们的生活就好像契合某种轨迹,总是一成不变,人类的生命可真是从来都不缺乏类似的变故。”

天闲嘿嘿笑笑,立刻凑过来给露娜揉起肩膀,“露娜姐姐说的是啊,人类活的真辛苦啊,所以您老人家就不要再计较这些日子我不在的事了,我这不是也把雪的事解决了吗?”

“啪”

一枚果壳打在天闲的脑门上,打的天闲顿时痛叫,露娜吃着果仁,“你离开自然有充分的理由,但我们也有充分要修理你的理由,这段时间不只是龙渊帝国和丹特帝国,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势力跑到这里来观望查看,每天应付他们简直是焦头烂额,看见你这么完完整整的回来我们可真是高兴的不得了,毕竟如果你伤痕累累的话,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动手才好……”

“呃……啊,啊哈哈哈,露娜姐姐你又说笑话,我……嗯?”天闲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段藤子缠住了。

“那个……露娜姐姐。咱们有话好好说……”

露娜回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不是正在呢……”

“咻咻1

如同处在绿树花园中的城镇大厅周围有很多树藤,大厅的墙壁中也装饰性的布置了很多,当然……这些其实都是活的。天闲瞬间就被捆了个结实。

“感觉很久没动过手了!捏脸什么的真是小家子气1露娜捏了捏小巧的拳头。

大家有点***,这个公然围殴的事,大家还不是很适应。虽然大姐头都发话了。可……

“这是白打的对吗?”卓玛忽然站了出来,笑的花一样,“自从洗手不干之后,这种动手的事只能成为怀念了1

大骗子!你又不是没打过我!天闲心中立刻叫了起来。

“终于可以回赠善慈练剑时候的大礼了1塞纳一见有人相应,立刻跳了起来。

“嗯……这是人类欢迎朋友的方式吗?”屠戈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喀喀喀”的把拳头捏的作响。

香很惊讶,满脸认真的站了起来,“人类***是这样的礼仪吗?”

“柯木!快来1香立刻喊道。

“来了1

天闲看着眼前这些人,欲哭无泪……

“嗯……我只是和大家一起而已。”维罗来到了跃跃欲试的卓玛身边。

“果然。我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小沙王有点怀疑,但还是走了上来。

“你们会教坏小孩子的!1

这是天闲最后一句话,随后城镇大厅里就传来奇怪的笑声和乒乒乓乓的声音……

抱着窦娥般的心情,天闲被狠狠修理了一顿……

不过,再被修理的过程中,天闲安心的睡着了……这些天,他真的太累了。

……

模模糊糊再醒来的时候,天闲感到暖烘烘的东西在脸上磨蹭……

伸手一抓。顿时抓到了一块温热的毛巾,同时天闲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惊叫声。

慢慢睁开眼。天闲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仔细的辨认,天闲确定这的确是自己认识的那张面孔,眉眼嘴角,一切都和当初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头发变长了。

“啪啪”

古丽毫不客气地伸手打了打天闲的脸蛋。急切的大声喊道:“喂!臭小鬼!醒醒!你还好吗?”

天闲心里那个气啊,从睁开眼到现在才两秒钟不到,只是愣个神而已,自己哪里像不清醒了!

这女人根本没丝毫的改变,和以前一样蠢!

“***。我好的很1天闲气恼的打开古丽的手,身体一撑,忽然感到一阵无力,手臂居然有些吃力,险些没有重新倒下去。

“不要乱动1古丽惊叫着扶住天闲,同时立刻上下打量,“感谢那些***神灵,看来你还没死!***告诉大家1

天闲一把抓住要离开的古丽,“等等!我……我这是怎么了?”

古丽被牢牢抓住,只好回来没好气的说道:“饥饿、干咳、疲倦!你这个小***真的以为自己是不死之身不成?你到底多久没有吃东西?多久没有喝水?多久没有睡觉了?”

天闲有点惊讶的看着古丽,“我……我……”

自从进入极北之地,天闲几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以逆心诀来让身体保持着良好的状态。

不过在回来的路上似乎有些过于忧心,身体的负荷加大,不过也还是以逆心诀坚持了下来,直到回到沙漠……

古丽把天闲的话堵了回去,“你这个不要命的小疯子!就算是我也能检查的出你已经快要被累死了!身体虚弱成这个样子还能活蹦乱跳的跑回来,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1

天闲感到脑子有些痛,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自己的头脑向来是最清醒的。

瞧瞧运转一下逆心诀,感应一下身体的情况,天闲顿时苦笑。

身体似乎被掏空了……

不知不觉,这次极北之地之行似乎太过依赖逆心诀,而且总是超负荷的运转,短时间没有什么问题。但两个多月积累下来,逆心诀过度催发身体潜能,巨大的透支在精神放松下来后,瞬间击垮了身体。

不过好在,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休息就可以了。

“我睡了多久?”天闲看看这个房间。还有自己床边的水壶和毛巾,看来一直有人照顾自己。

“三天了1古丽用力戳了下天闲的额头。

“三天?”天闲惊愕的瞪大眼睛,“已经三天了!?”

“这已经是短的了,按照我的估计你还要再睡上三天才会醒,果然你这个小***的身体有问题1

“我要立刻去沙漠1天闲叫着跳了起来。

“你给我躺下1古丽毫不客气的把天闲按倒,“沙漠里那座高塔我们已经去看过了,沙王说里面有人,但我们被拒之门外了,暂时也没什么问题。等你能动了再说吧1

“你们去过了?”

“当然,离这里又不远,小灰飞一下就到了,但有一个老太婆说必须要见你,否则不会和我们说***的话。”

是空奶奶吧……

天闲抓抓头,“好吧,那我就先休息半天,你能不能先给我弄点吃的来?”

“喝水凑合一下。”

“喂!我可正虚弱着。你就这样对待我?”

“嗦!我一离开你转眼就溜走了!赶紧给我喝水1

天闲气恼的喝完了水,古丽却从身后拿出一个食盒来。“吃东西吧,早就准备好了。”

“啊?你刚才还说没有1

古丽不慌不忙,一样一样取出食物,“先喝粥,不许吃***的东西,喝完粥才可以吃菜。然后是肉饼,最后是水果。”

天闲不由得对古丽微微刮目相看,“臭女人,你居然懂得虚弱的人吃东西要循序渐进?”

古丽好不谦虚的笑笑,“因为你说过。我就记住了。”

天闲瞧瞧她,忽然感觉这个古丽有单陌生,虽然似乎没什么不同,但隐隐的,似乎在什么地方有了变化。

“你……去哪了?”天闲端起粥碗,不经意似的问。

古丽将食物一样一样按照天闲要吃的顺序摆好,“趁着你离开的时候,***修行了,磨练意志,寻求真正的自我。”

“两个多月不见,你说话麻烦起来了。”

古丽笑笑,“简单说,就是去散散心,因为我发现自己无法安心的呆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可我却没有……甚至为自己的身体而深深恐惧。”

天闲看了看她,古丽的生命本已经所剩无几,是诺玛以惊人的神通将时间以诡异的方式定格在她身体中,她的身体不会衰老,不会因为病痛而受损,受伤也可以很快恢复……

完全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或者说这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身体……

古丽曾为此陷入深深的绝望……

“这段时间,我已经明白了……”古丽露出从容的笑脸,“我被赶出西殿,我杀了卓雅,我的身体变成了怪物,这一切……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你没有变成怪物1天闲肃然说道。

古丽轻轻点点天闲的鼻尖,“不必再这样安慰我,我明白我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人类,人类是不会不老不死的……”

天闲默然……

“但已经没关系了,或许我本不该执着于人类的身体……”古丽缓缓摇头,“这世上有无数种族,执着于人类的身体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许我可以把自己看作一个全新的种族,虽然……终归是奇怪了一点。”

天闲慢慢捏紧拳头,“你只是身体被暂时禁锢了时间,你是人类的事不会改变,就算你的身体被穿了一个洞但也可以不死不灭,可你也依旧只是一个人类!不是什么奇怪的全新种族!难道你连这一点都不明白吗?如果你是一个不是人的什么东西,那么卓雅又到底为什么让你活下来!!?”

“卓雅吗?”古丽并不为天闲的话所动,“她已经接受我的情况了。”

“什么?”天闲眼角抖了抖。

“我知道了……”古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原来大家都知道的,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卓雅她……真的未曾离开过。”

天闲沉吟了一阵,“那……真的是卓雅吗?”

“我不知道,我在无人的森林里静问自己的内心,我到底要选择什么样的路,我到底要如何选择我的生命,我到底要如何看待我的身体,看待我的朋友们……在无声的黑夜里,我感到了我的另一个存在。”

“原来是自己发现的……”天闲微有些歉然,“抱歉,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该如何对你解释,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不必道歉,我很感谢你们。”古丽微笑着,“卓雅对我说了很多事,包括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

天闲重新端起粥碗,默默的吃东西……

“我是被禁锢时间的人类也好,是某个奇怪的新种族也好,我已经不计较这些,我是古丽,还有就算死亡也无法夺走的卓雅,也是很多人关心的蠢女人,这就够了。”

天闲依旧吃着东西,没有吭声,古丽的变化让天闲有些措手不及,就像卓雅说的,她和从前完全不同了。

“嗯,小鬼,你喜欢我吗?”

“噗!1

天闲一口粥全喷了出去,愕然看着古丽,“你,你说什么?”

古丽赶紧摆摆手,“啊不,我是说……我如果一直在你身边帮你的话,你会喜欢吗?”

“你不是一直都在,而且是我的副官,你忘了?”

古丽开心的笑了,“这么说的话,就是可以了?”

天闲有些摸不到头脑,“你……有点怪怪的。”

“嘿……应该说比之前更有觉悟才对1古丽的笑容里多了些自信,“我不想再抱怨什么了,我还能活着,还能和自己的朋友,姐妹在一起,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冥冥中的恩赐,我不该再去奢求更多,如果真的是属于我的,那么将来必然会属于我,在那之前,我只需要安心的等待吧,毕竟……我不会老呢。”

说着,古丽歪着头笑道:“喂!你说我今年是二十岁,十年后还是二十岁,是不是很值得兴奋的事情?”

天闲看着古丽,抿了抿嘴唇,放下粥碗,轻轻揉了揉她的头,“我发誓,这一定不会是永远的。”

古丽没有拒绝天闲这个明显越权的动作,微笑的望着他,“没关系,我会享受这个的……”

好久没有补这么多了……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