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四十章求助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章求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与其说是十分惊讶,不如说是被深深的震撼,在离开这里时这里还只有一片荒芜的黄沙,而在回到这里时,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绿野,在天闲一个人在寒冷的极北之地苦苦寻觅结果的时候,在这片炽热的入地上,崭新的成果早已经瓜熟蒂落。

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天闲望着远近庞大的绿地,那些或是高大,或是矮小的木架,那些蔓延在正片绿地上的蔓藤,在视野内还能看到荒芜的沙漠在远处清晰的烙印在那,而在这个地方却已经绿草成荫,风吹在身上凉爽宜人,和沙漠的环境完全是两个天地。

天闲忍不住蹲下来,怀着无比奇异的神情触碰加下一根蔓藤上开出的小花,那花朵晶莹剔透,上面还带着没有干透的露珠,新生的生命中透着勃勃的生机。

那朵小花在天闲手指下轻轻摇摆着,把露珠沾到了天闲的皮肤上。

凉丝丝的感觉让天闲心中无比激动,当初,初到寂静森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朵小花,当时好奇触碰的结果是引动了周围区域的捕手藤疯狂抽动,而现在……

这片凉爽的绿地上只有欣赏鲜花的惬意。

这一切简直神奇的让人不敢相信。

虽然预想的结果就应该是这样,但当一切真真正正的呈现在眼前时,这一切却如梦幻般美丽的让人不敢相信……

沙漠居然真的变成了绿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

虽然现在说绿地还为时尚早,但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这广阔的土地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泥土中将会渐渐长出新的植物,这片土地今后一定会渐渐变得肥沃。黄沙将会变成泥土!

“这一切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1

忘着地面上的那朵小花,有些激动的天闲忽然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瞧,一个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天闲连忙收敛心神,刚才因为太过激动,对方已经来到自己面前。自己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龙九一个人,一身便服,双手对插在袖口里,活像一个趁着日落十分出来溜达的闲散年轻人。

“吃惊吗?”天闲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今后将会由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

龙九饶有兴趣的打量从地上站起的天闲,笑道:“更让人吃惊的事?哈,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上一次皇姐回去后对我说沙漠里长出了植物。我还以为她五谷不分,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但等我亲自来到这,嗯……这的确是一个奇迹。”

天闲不由大笑起来,“虽然我很想谦虚两句,不过对于我们自己现在取得的成果,我必须用对得起所有人辛劳的口气夸赞才行1

龙九嘿嘿笑了笑,“的确。你们的努力超乎我,超乎晃姐。甚至超乎父皇的想象,或许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我看着这样的景色简直流连忘返,但同时又感到深深的颤栗,居然与人能挑战伟大的自然力量,而且如此轻松……”

“这可一点都不轻松。”天闲严肃口气。“你看到的表面下,我们所有人日夜不眠付出的辛劳是无人知晓的,这里每一块绿地中,都埋着我们辛勤的汗水。”

龙九看了看脚下的绿地,又看了看天闲。哈哈笑道:“这笑话般的话现在听起来却真的让人敬佩,那么……不知道你在这里面做出了什么样努力?”

天闲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手指从上到下把天闲指了个遍,龙九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这一副破破烂烂的打扮,还有风尘仆仆的模样,是从什么地方才刚刚回来呢?”

天闲不由暗暗皱眉。

实在没想到一回到这,在城外就撞见了龙九,这个***家伙不好好呆在城里舒舒服服的纳凉,居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闲溜达也真是有想法。

现在天闲一伸破旧衣衫,头发凌乱,背后还挎着荒尘大剑,就像龙九说的,一副从什么地方才赶回来的风尘仆仆的模样,龙九不是啥子,一眼就能看出天闲是出了远门。

“最好别用什么随便的借口搪塞我。”龙九在天闲开口之前说道,“我可不是没事独自在这里看风景,我只是想,如果我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能在城外遇见急急忙忙从什么地方赶回来的某个大忙人,嗯……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天闲眸子微微一缩,在等我?这怎么可能!?

这个混小子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等人?天闲迅速瞄了一眼周围,可是的确只有龙九一个人,他是只身前来的,这显然和他龙渊帝国使者的身份不大相称,在这种地方他没有理由不带护卫。

忽然,龙九哈哈大笑,笑声立刻打断了天闲的思绪。

埋着悠闲的步子走上,龙九靠近天闲,压低声音很有些神神秘秘的说道:“我真的只是想,或许能遇见你,沙王已经正式召见我了,但我能感觉到那毫无诚意,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见那个裹在黄金铠甲里的沙王,而是,来见你的1

拍了拍天闲的肩膀,龙九缓缓说道:“我始终相信,成大事者必有强运相助,果然……运势在我手中,天闲小兄弟,今天我能遇见你,可是我的运气撞破了你的运气。”

说完,龙九又是哈哈大笑,用力一拦天闲的肩膀,“走吧!你这个剑走偏锋,就连父皇都总把你惦记的小***,我们找个地方聊聊,给我讲讲这段时间你的经历吧1

龙九这个人,天闲一直觉得他比较难对付。

这个家伙有着让人讨厌的直白性格,无论和欣赏还是戒备,他从不掩饰,那是出于走在霸王道路上的一种自信的气魄,这种气魄尤为让人讨厌,但不得不说。他的一切光明磊落,让你不得不对他有一种信任感,这种人永远不会背叛你。

因为他从来都在别人苛求的审视目光下,把自己的一切展现的清清楚楚,背后的阴谋诡计,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总之。是个让人很讨厌,但又很佩服的家伙。

天闲觉得讨厌他更多一点,最起码这个家伙总是盯着古丽不放,这点就足够了……

也没有回城里,龙九兴致勃勃的拉着天闲在城外一个崭新的亭子里坐下来,亭子是用龙渊帝国的上等木料雕成的,上面一直爬满了绿藤,细细的藤子从四面垂下来,形成了天然的幕帘。

龙九几乎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快坐,自从你离开龙渊帝国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了,说实话这段时间真是无聊的日子,我在皇宫中日复一日做着那些毫无趣味的事,一想到你在沙漠边境调动惊人的物资,联合***各国的交通路线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秘密的大事,我就感觉度日如年。还好……我终于得到机会来到这了!哈哈哈哈1

天闲苦着脸看着兴奋的双颊泛出红光的龙九,心中开始嘀咕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的计划知道多少。从他简单的几句话来看,他完全不认为这里的一切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这个家伙是不是太敏感了,还是说上一次龙七公主来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什么呢?

见天闲皱眉不语,龙九嘴角露出一个坏笑,手指轻轻叩响木头桌面。提醒天闲似的说道:“是因为行程太过精彩所以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吗?好吧……那么你就告诉我你在高地做了些什么就可以了?”

天闲凛然一惊!龙九怎么会知道自己去过高地?

“哦!真的去过1龙九望着天闲的双眼,脸上顿时露出一片兴奋之色,“我还以为跟着你的那个人可能不是高地人,原来真的是1

见鬼,被这个家伙摆了一道!天闲忍不住怒气冲冲的瞪着龙九。这家伙居然在试探自己,刚才自己的神色微微有了变化,立刻被他抓了个正着!

龙九坏笑着,“天闲小兄弟,作为朋友,再隐瞒下去似乎就有些不厚道了,上次皇姐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我就已经觉得奇怪了,似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忙的不可开交的事,甚至你还找来了一个精灵统筹大局,但你自己却似乎十分清闲,这太不合理了,嗯……我甚至猜测那个天闲或许是假的……”

这个小***……天闲冷然看着龙九兴奋的面孔,作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龙九的对事物的把握判断未免太凌厉了一些,他说的话几乎都是***!

“这可是朋友之间私人性的聊天1龙九对天闲眨了眨眼睛,“在这亭子里说的话,可是不会传回到龙渊帝国的。”

天闲不由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龙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那,从容笑道:“皇宫的日子真的太无聊了,做一个皇子有的十分又累又无趣,比不上你可以四处逍遥,所以我今天只是想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听一些有趣的事儿,仅此而已。”

天闲奇怪的打量着龙九,这个家伙说的话应该不会是假的,但正因为如此,这未免太奇怪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把荒尘大剑解下来放到一边,天闲吐了口气,无奈的摊开手,“好了九殿下,如果真的是私人的聊天,您能不能再直白一点告诉我,你到底跑到这里做什么?”

龙九双目精光微微一闪,“探寻秘密1

“我的秘密?”天闲抬了抬眉毛。

“是的1龙九简单明快,“我不认为你只是在建设这片绿地而已,缓解龙渊帝国与沙利特帝国紧张的边境关系,这种事可不像你能做出来的,嗯……应该说你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

“我可是从沙王手里得到了大批的黄金呢!我的九殿下1天闲无奈的摇头,“您生在帝王家不知柴米贵,可我们这些小门小户一出生就开始为生计发愁了,您瞧瞧……”

天闲指了指那座崭新的,自己还没进去看过的城池,“这可是城市啊!是城市!一砖一瓦都要花钱的,每个人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要花钱的,小灰一天的伙食费都是吓死人的数字。”

伸出手指头,天闲一根一根的数着,“我们这一小撮人呢,有被各大帝国通缉的要犯。有被圣灵殿追捕的叛逆,有人人抵触的天眼族,还有让人害怕的狮人,无家可归的王子,被罢免的将军,好多好多……我们的生活很艰难的,没有钱的话一天都坚持不下去就要窝里反了,我在赚钱啊1

十分认真的看着龙九,天闲比划着手指。“殿下您懂得什么叫做赚钱养家吗?”

龙九从很认真的角度来思考了一下天闲的问题,但是***是显而易见的,龙九对此毫无概念。

“就知道是这样……”天闲耸耸肩膀,“您一出生就有千千万万的帝国子民纳税供养,思考的宏图大业,我们这些小民的思想绝对是您无法理解的,所以……”

“这个的确,但赚钱这种事。和你去高地有什么关系吗?”龙九插话。

天闲气息一窒,自己饶了一圈好不容易赌上了龙九嘴。结果他一句话就把话题饶了回来……

回头看了看站在亭子外,依旧满脸惊讶望着这个和苦寒高地截然不同世界的柯木,天闲只能认倒霉。

本来是想着带柯木回来,第一时间见到香的,谁想到这个龙九好死不死的堵在城外,柯木是典型的高地人。龙九不认识才怪!

“嗯……好吧。”天闲咳嗽了一声,“我的确……去了高地一趟,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做了什么?”龙九兴奋的问,“为什么会有高地人同你一起回来,据我所知香就是高地人。难道你现在已经和高地人结盟了吗?他们可是很少来人类***走动的,每个国家都希望能拉拢他们,但他们对此完全不屑一顾,我记得父皇你努力过很多次,高地人忠诚而强大,时最理想的同伴,可惜……他们从来不喜欢离开高地。”

用力挠挠头,天闲放弃的吐了口气,干脆趴在桌子上,“喂……我才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急着追问?”

“水在这1龙九立刻从怀里掏出了水壶。

“还有点心1这家伙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有掏出了一包点心,“这可是我从龙渊帝国带来的,这里可搞不到这种好东西。”

看着水和点心,天闲真想掐死龙九,这家伙完全是一副不肯放人的架势。

但无论如何,天闲都不可能告诉龙九这次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天闲总不能说这次去了极北之地,找到了一座寒古塔,还顺便把数百天眼族运到了沙漠里。

吃了点心,喝了水,天闲抹抹嘴角,严肃的看着龙九,“喂……这样打听人的秘密未免太不厚道。”

“那就不要吃别人的点心吃的那么香碍…”

“可有些事并不是几块点心就能收买的……”天闲深吸了口气,坐直了身体,“九殿下,您不会真的觉得,只是在这里堵住我,就能知道我在计划的所有事情了吧?”

龙九双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当然,所以我才说这只是朋友的聊天而已,当然……我并没有指望你能告诉我什么真正的秘密,我想得到的,只是你亲口告诉我,你在做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而已。”

天闲微微意外,奇怪的看着龙九,“就为了这个?”

“当然,否则我还能为了什么?”龙九笑着,他眼中的兴奋之色丝毫未减,反而更加浓郁,“我一直都认为,天闲小兄弟你的将来必然不会平凡,所谓赚钱养家做到你这个地步可也算是稀罕了,但这依旧不应该是你做的事,你应该做的……是和我一样的事。”

天闲愣了下,心中顿时倍加警惕,“和你……一样?”

龙九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是的……因为我们是相同的人。”

“相同?我和你?”天闲对这个说法并不感冒,“九殿下,我和您似乎从头到脚都找不到相同的地方。”

“的确如此,性格,做事方式、出身、地位,一切的一切。当然还有身高和容貌,我们都不同。”

天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龙九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了,而且生的高大健壮,天闲比他小了好几岁,虽然也生的高大。但还是矮了他一些。

这个***,容貌和身高居然单独拿出来说,天闲更想掐死他了。

龙九却似乎很有些窃喜,“但这些只是表象,就算身高和容貌如此不同也没有关系,有一样东西我们是相同的。”

天闲真是佩服龙九这种能把这种***的话如此严肃的说出来的本事,“难道是我们都是男孩子?”

龙九一指天闲的双眼,“是眼神1

“眼神?”

“渴望这个世界的眼神1龙九的双眼变得炽热起来,好像两团火。“心中无尽的渴望,对这世界无穷无尽的渴望,化成**在眼中燃烧,虽然我们很多时候想掩藏这种眼神,但那是没用的,那种掩藏就像漆黑的夜晚,而眼神就如同皓月一眼显得更加光彩夺目!天闲小兄弟,我们……都是怀着无限**。随时可能会化成怪物的野兽1

天闲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你说什么!?”

龙九嘿嘿一笑。“自古就是如此,无论是我们人类,还是那些诸神,心中的渴望突破了无数极限,也毁灭了很多东西,破碎世代末尾的诸神大战就是最好的例子。诸神无尽的**疯狂的摧毁了这个世界,如果那一次诸神没有消失的话,我想他们必将突破某种极限,达到更加令人畏惧的层次,可惜他们失败了。如今的世界由我们人类来统治。”

“历史,就是这样拥有无尽**的人铸造的,而书写它的,是那些在**碰撞中胜利的一方。”龙九撸起袖子,露出了小臂上的一个奇怪纹路,“你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强欲圣痕!

天闲自然认得龙九小臂上的那个痕迹,那个黑色的,如同一朵燃烧的火焰般的痕迹,这是强欲圣痕烙印下的痕迹,小的时候在火雾山,这样的圣痕也曾经继承过,当然,结果和***圣痕一样,毫无悬念的失败了。

龙九缓声说道:“强欲圣痕,对权势,对金钱,对***,对一切的**都比***人来的强烈,来的迅猛,这圣痕一直不被看好,因为它象征着继承者是一头缺乏理智的野兽。”

放下袖子,龙九怡然自得的一笑,“但那只是凡人的看法,甚至有些人肮脏的认为这是沉迷***的象征,你知道这圣痕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天闲自然不知道,但天闲知道龙九为什么这么问,因为曾经在雷霆古城登记的时候,被问到继承的是什么圣痕,天闲曾经随便回答过是强欲圣痕,显然这些事情龙九都已经知根知底了。

“还请殿下明示。”

龙九笑笑,一字一顿,“意味着强韧、自信、独有的气魄。”

“碍…原来是这么好的圣痕埃”天闲随口应承。

“的确是很好的圣痕,如果没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和过人的气魄,那么就会被膨胀的**吞没,而如果能把这圣痕完全掌握在手中,就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坚韧和敏锐,毫不迟疑的向着自己的**靠拢,将自己的**华为力量,这……才是强欲圣痕的真正意义。”

龙九神秘的抿了抿嘴唇,“作为你告诉我你正在从事某些见不得光的大事的回报,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强欲圣痕,是龙渊帝国的皇族必须具备的资质1

“必须具备?”

龙九点点头,“无法继承这圣痕的,不会成为真正的皇族,明白了吗?”

“真是个恶劣的习惯。”天闲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对这种秘密的讨厌,对于非要继承圣痕才能做到的事,天闲从小就有切肤之痛。

算起来直到现在,天闲也还是光棍儿一个,一枚圣痕都没有。

“的确,皇族中也有许多恶劣的习俗,有时候真是让人无法忍受,我在皇宫中连一天都呆不下去,那真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地方,比起你这个地方,太无趣了。”

“于是就跑来探秘找乐子吗?”

龙九失笑,“只是来和同类稍微聊一聊,感受一下这世界应有的气息而已。当然,如果真的能得知什么秘密,那再好不过了。”

天闲叹气,“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

龙九拿起一块点心,悠闲的说道:“不见得,因为我还没说正事呢?嗯?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天闲用力的揉了揉额头。“我说九殿下,难道刚才那些都是闲话吗?”

“我不是说了那只是私人性质的聊天而已?”

天闲顿时语塞。

“好吧……”天闲不得不承认,在这些言语试探的本事上,龙九可要炉火纯青的多了,“那么闲话说完,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如果有正事的话,这里可是沙王做主,殿下您……”

“不1

龙九打断天闲的话,神色变得和刚才开始不同起来。笑容依旧挂在他脸上,但天闲明显感到龙九身上似乎渗出了一丝冷意。

“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沙王并不是我要见的人。”

“找我?”

龙九点点头,“我氖潞芨行巳ぃ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