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三十八章诱拐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八章诱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香带着求助、求学,甚至是请求救援的任务离开了高地,但天闲觉得她不会就这样被给予一个模糊的任务就带着重要的闪波刀离开,必然有具体的部署。£∝,

“长老!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具体的事,比如……”

长老笑着摆摆手,“不不,有些事我自然是不能对你这样的外族人说的,毕竟我们源水部落是雷痕部族中十分重要的一支,我们也保守着许多秘密,有一些事不方便对外族讲,希望你能见谅。”

“这我自然明白,但如果在可以的范围内,我还是想多了解一下香的状况,您要知道,她如今在沙漠边境的生活还算不错,但我遇到她之前,嗯……的确有些糟糕。”

天闲开始叙述第一次和香见面时的情景,说到她饿的身体打晃,说到她为了那几个给她一丁点食物的恶人以身犯险,说起她曾几次羞愤的想要自裁谢罪……

详细,天闲把这些事全都说给了长老听。

“长老,虽然您可能觉得香做的没有什么错误,高地儿女在外行走必须谨慎言行,绝不能丢下高地人的矜持和尊严,但是您看,香从未去过人类***,甚至从未和人类接触过,她十分认真,十分拘谨,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不是我遇到她,任凭她在乱街被那些恶人指使的话,或许她现在已经死了,又或者被当作奴隶卖到了人类***的某个角落。”

长老听完天闲的话深深皱起眉来,显然天闲的话让他有些犹豫。

“香,她在人类***的最初的生活那样艰难吗?”

“是的!是我亲眼所见1

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应该再等一等,果然还是太着急了。香虽然是个十分优秀的战士,但她的确太不懂变通了。”

天闲见长老的口风似乎有些松动,立刻趁热打铁:“香不只是不懂变通,简直就是认真到呆板,而且她始终都很压抑,容易钻牛角尖。这样的话,就算我们大家看着她,说不定哪一天因为什么事,她觉得自己丢了高地人的脸面,到时候做出什么事来我们可就无法预料了。”

“嗯……”长老捻动着胡须,皱眉思考起来。

见长老又开始犹豫,这一次天闲没有再催促,而是静静的等待,显然。长老的内心在动遥

“好吧……”过了很久,长老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关于香的事情,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些,但你必须要保密,尤其不能让***的高地人知道。”

天闲本以为长老说要对***人保密,却没想到他强调的是不让其它高地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长老。您的意思?”

长老沉吟一阵,面露为难。但最后还是说道:“你知道,族长已经下令要驱逐你,但我还是选择把你留下,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天闲的确不大清楚。

“因为你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这个理由简直是***到了天闲,难道说违抗族长的命令,就是因为自己的长相还算入得了这位长老的眼吗?

长老看着天闲愕然的表情笑了笑。“当然,并非全是因为这个,另外一个原因是一点点怀疑。”

“怀疑?”

“因为族长的命令很奇怪,这其中似乎多少包含一些怒意。所以我很疑惑,族长到底为什么会如此。”顿了一下。长老摸着胡子,颇有深意的看着天闲,“简单来说,就是怀疑的同时,想一探究竟。”

怀疑?天闲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长老的话,长老的话中,隐隐的包含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身体完全靠在椅子上,长老长吸了口气,“年轻人,这和我之前对你说的话是一个道理,我们雷痕部族,甚至是整个高地大大小小的部族中都隐隐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坚守在这就好,另一派却想要积极的寻找办法解决现在出现的异变。”

“族长选择了坚守,而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路,虽然都是为了雷痕部族,为了高地一族能永远强盛的繁衍下去,但我们毕竟走上了不同的路,多少……会有一些隔阂,所以向这种违抗族长命令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天闲隐隐意识到,长老轻飘飘的话里却似乎隐含着尖锐的矛盾,当初自己在雷痕族长面前提起要寻找香的村庄时,他明显不悦,而且对于这座山脉上的同胞们在言语中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感。

“所以……”长老把话题带了回去,“香的离开,其实是秘密的!关于她的事族长是知道的,但我们心照不宣,从不提起,而你在知道一些内情后,更不要四处宣扬。”

“长老请放心,天闲明白您的意思了。”

长老点点头,和天闲绕着弯沟通了一番,他的脸色倒是轻松了一些。

“其实,我本不该对你这样的外族人谈这些,不过香的确是十分重要的一环,我们在香之前其实派出过不少族人去人类***,可惜……全部杳无音信。”

天闲眼神微动,尽量不让自己表现的很惊讶,“在香以前,已经派出过很多人?”

“是的。”长老缓缓点头,“他们都是出色的战士,可惜一旦离开高地后,没有人再回来,最早离开的战士已经离开十年了,可是……”

十年!天闲连惊讶的表情都掩饰不住了,十年前源水部落就已经开始向人类***派遣他们的战士了?

长老俨然看穿了天闲的心思,“十年前,第一个离开圣山的战士,是我的儿子。”

天闲闻言心中微微一震。

“他带着我们所有人,带着我的希望离开了,然后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他再也没有消息传回来,直到今天。”

苦笑一声,长老叹道:“想必……已经死在某个地方了,可惜他为族人离开高地,死后的尸骨却没有办法回到家乡安葬,还有那些后来离开的战士们。他们应该都已经死在人类***了。”

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天闲看着长老黯然伤神,忍不住说道:“没有消息,那也不能认定就已经死了,或许……”

长老摇摇头,“本来我也曾这样想,但你对我说起遇到香时她的样子,我大概就明白了。”

天闲顿时语塞。

“我们高地人世代生活在这片寒冷的高地上,很少有族人会离开这片土地。到温暖的人类***去,我的父亲曾对我说人类是比高地的猛兽还危险的存在,我当时并没有相信,而这十年,我却十分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

长老的话让天闲简直有些惭愧,作为一个人类***的人类,天闲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

“不过……”长老话锋一转,“这或许不能怪人类***的人类。应该怪我们自己,高地人虽然勇猛善战。但却不重视计谋,虽然我们不屑于阴谋诡计,但我想我们在完全拒绝这些的时候,也拒绝了许多宝贵的智慧,这让我们无法面对人类***上的人类,我的儿子是这样。现在的香也是这样。”

“所以……”长老的目光落到天闲脸上,深深的凝视着他,“我打算再做出一些改变。”

听着长老的话,天闲感到微微的压抑,这时候总算吐了口气。“您打算怎样改变呢?”

“当然是从香改变,否则的话我就不会在这和你说这么多话了。”

天闲不由笑了笑。

长老继续说道:“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会让香相信你见过我,并且相信我嘱托你帮助她。”

天闲立刻竖起耳朵,“长老您请说。”

“香离开这里时,不仅带着闪波刀,还带着一件高地上才有的宝物。”

“宝物!?”天闲眼神顿时一亮。

“那是一枚黑色的角,质地坚硬,现在还没发现什么能摧毁它……你怎么了?”长老惊愕的发现天闲猛的站了起来。

天闲瞪大眼睛望着长老,“你……你说,香她带着雪魈的角!!?”

长老颇为意外,“你知道那是雪魈的角?难道你已经见过那些东西了吗?”

天闲岂止是见过,而且还亲眼目睹过西伯格部族的乌雅是如何生出黑角,变的和雪魈一样狂暴的。

那角可是狂暴力量的凝结体,可是十分危险的东西!香居然带着它!

天闲极力保持镇定,“长老,您告诉我,香带了几只?有多大?放在哪里?”

见天闲如此郑重,长老不由惊讶,“香只带了一只,是我亲手交给它的,她就戴在脖子上,怎么了?为什么说起这只黑角你这样在意?”

戴在脖子上?

天闲飞速***脑海里关于香的记忆片段,香平时都穿着披风般的长衫,里面是男款的着装,如果胸前挂着什么东西的话一眼就会发现。

天闲完全不记得香的胸前有什么饰物!这样看来绝对是放在衣服下面,贴身收藏着的。

仔细回忆,天闲记得最初见到香的时候也曾经为她治伤,倒是似乎在她的脖颈上见到过绳索似的东西,但是当时并没有在意,难道那就是那枚黑角?

而如果是戴在脖子上的饰品,那么绝对不会太大!

“长老,那角有多大!?”

“嗯,只有半个指头长。”

听了这话,天闲倒是送了口气,虽然现在还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那黑角有着什么样的问题,但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体积小的角凝结的力量自然小一些,对人的影响也就弱一些,如果只是那样小的角,而且香也没有随身携带太长的时间,或许对香的影响还不大。

“那是当初一只巨型雪魈的幼崽留下的,原本幼年的雪魈是不会有角的,那些雪魈或许因为是头领的幼崽的缘故,力量特别强。”

长老这句话把让天闲的心一下掉进了深谷。

“那是雪魈的巨型头领的幼崽的角!?”天闲几乎叫了起来。

“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你难道知道那黑角的秘密?”

天闲现在也顾不得其它凌,用力拍打腰间的小笼子。“咕噜!快出来!1

咕噜懒洋洋的从里面探出头来,“干什么?这么用力打我的房子1

长老见到一只肥胖的灵鸢从天闲的那个小笼子里钻出来不由一愣,而等咕噜开口说话更是吓了一跳,“这……这是什么?”

天闲现在可没功夫去理会长老,而是飞速对咕噜说道:“你现在立刻给我回沙漠去,就说我现在正在源水部落和长老谈话。长老要求香立刻停止对寒冰原冰水的转化,并且不许再碰闪波刀,不许再碰她带在身上的黑角!现在!立刻就给我回去好好的休息,在我回去之前不许再动用任何力量,老老实实的休息!听清楚了吗?”

“好的,马上去办1

“等等1天闲一把抓住咕噜的脖子,“还有!叫露娜姐姐看着香,就说事关人命,叫她就算不做任何事。也要好好看着香,不要让她情绪激动,更不许她使用任何力量!闪波刀就暂时放在她那!那枚黑角给我暂时埋到沙漠深处去,做好标记,不要弄丢了1

“还……还有吗?”咕噜艰难的问道。

“没有了1天闲放开他的脖子,“最快速度回去!然后给我回信1

咕噜总算喘过一口气,“还以为要被杀掉……下不为例1

说完,咕噜钻回笼子里瞬间没了动静。

长老惊愕的望着这一切。“你……你刚才?”

天闲回过头肃声说道:“十分抱歉,惊扰到您了。但现在我也没有太多时间解释,我能说的只是那黑角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现在还有人带着那种东西的话,请您立刻要求丢掉它1

“那黑角……有问题?”长老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我没有证据,但我亲眼看到过那黑角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是不详的力量凝结的结晶,会让人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是也会让人发狂1

“竟然有这种事!?”

天闲有些焦急的来回踱步道:“现在我必须立刻回去,香的状况也许不单单是她性格的问题,也许也受到了黑角的影响,我必须立刻回去查看她的情况,所以现在如果您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不妨全部直说。”

长老凝眉沉思,但这次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开了口,“年轻人,我相信你,虽然我们高地人并不像人类***的人类那样善于察言观色,但是我们能分辨我们的同类,忠诚而兼具勇气,心存善意而不虚伪,我相信你是我们高地人的朋友,相信你能帮助香1

“多谢长老,但这样的话不说也罢,现在我想……”

“我明白1长老也站了起来,“如果那黑角真的有问题,我也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闲聊,关于香,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她这次前往人类***,有一件必须做的事,这件事是我独自秘密交代给她的,这足以让你得到香的信任,而之后的事……就拜托你了。”

“多谢长老1天闲深深一礼。

长老对天闲耳语了几句,天闲认真听完,不由面露惊讶之色,“香……居然要做这件事?”

长老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也是她为什么和之前的族人不一样,必须要带着闪波刀的原因。”

天闲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这么说的话,她……”

长老笑了笑,轻轻拍拍天闲的肩膀,“年轻人,我相信你想明白这件事的,去吧……我也还有好多事要料理。”

天闲被半送出去了源水部落的村庄,而送天闲的不是别人,正是柯木。

柯木显得既紧张又兴奋,“长老和你说什么了?我们昨天的事没有被拆穿吧?”

把厚厚的积雪铲走,柯木在一处雪比较薄的地方挖出一个大洞,头上露出了灰蒙蒙的天空,暴风雪还没有完全停止。

天闲皱着眉,刚才长老说的话让天闲十分意外,甚至有些不愿相信,但想必长老的话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

甩甩头,天闲把烦人的想法甩出脑子,看了看望着自己的柯木,笑着说道:“没事,长老没有怀疑,而且看来根本没有发现我们去过山顶。放心吧。”

柯木大大松了口气,“太好了,要是被长老发现的话,那可就要惨了1

说着柯木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后来,是你把我带回去的吧,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说起来真是惭愧,我自己居然先晕过去了。银水精魄没有难为你吧?其实你也别介意,我们能见到它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有达成愿望也是没办法的事。”

天闲微微一怔,这才明白过来,柯木似乎没想到自己能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

这倒是也不奇怪,自己是一个外族人,而这个银水精魄是这里源水部落的守护神,任何人都不该认为自己能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吧。当时柯木主动提出要先尝试一下,或许已经认定外族人不可能得到认可了。

这样的话。倒也好。

天闲稍显遗憾的点了点头,“尽力了就好,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柯木爽朗的笑笑,“的确,只是……稍微有些可惜,到头来我还是不能帮香做什么。”

看着柯木有些无可奈何的模样。天闲心中忽然间闪过一个让自己都有些吃惊的想法。

“柯木,你想不想……去见见香?”

柯木顿时一愣,“见……见她?”柯木不由向天空看了看,又看了看天闲,无奈的笑了。“你就不要挖苦我了,想在人类***,我既见不到她,也帮不了她,之后的事还要拜托你多帮忙才行。”

“不1天闲抓住柯木的双肩,大声说道,“我是问你!你想不想见香!如果你想,我带你离开这里!带你去人类***,去香的身边1

柯木简直不敢相信的望着天闲,“你说什么?”

天闲再一次拔高了声调,“我说的都是真的!柯木!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带你走!只要几天的时间我们就能见到香!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柯木怔怔的望着天闲,“走?离开这里?可……可我还没和长老说过这件事,我就这样离开怎么行?而且,而且我也没有资格,我必须,必须再进一步***,否则……”

“柯木1天闲凝视着他,“香现在有危险,或许只有你才能救她!我就问你一句!你去!还是不去!?”

“危险?”柯木双眸猛然间一缩。

天闲死死盯着他,一言不发。

柯木被天闲看的有些浑身发毛,嘴唇抖了几下,不由移开目光,回头看了看来时的雪洞,眼中全是挣扎。

只是短短几秒钟的功夫,柯木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额头上甚至冒出了汗珠。

“我……我……”声音有些艰涩,柯木回头重新看着天闲,吞了吞口水后,忽然大声说道:“***!我和你走1

“好!抓紧我的手1

……

虽然天闲离开才两天的时间,但是凌已经开始感到烦躁了,天眼一族在寒古塔内重新安家,可以说是百废俱兴,这座荒废了好多年的古塔几乎任何地方都需要收拾整理,这段日子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空奶奶和伊芙也是四处帮忙。

只有凌是最闲的一个。

畏惧阳光的她无法出现在族人们那亮堂的房间内,她几乎都呆在塔的顶层,太阳总会在这一层的一面留下阴影,她安静的呆在那,望着对面厌恶的光亮,偶尔会使用“千里眼”的功能看一看别的地方,但现在这附近只有乌云。

天闲不在的日子,凌终于感觉到了无聊。

“这个***,为什么还不回来,难道是死在下面了?要不要去收尸?嗯……可是似乎又不是很必要……”躲在阴影中,凌这两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自己嘀咕这些事。

忽然,下方的云层中,一道红光破开云层升了起来。

“是他1凌看到光芒,不由惊喜的跳了起来。

“嗯?两个人?”凌立刻皱眉。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