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三十六章交涉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六章交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银水精魄不由后退一步,望着飘在极度寒冷而且绞杀力量极其强大水球中的天闲,湖水凝聚的面容上惊讶的波动着,“居然还清醒着?”

天闲不仅仅清醒着,而且神态逐渐鲜活起来,被冻僵的身体飞快恢复着。,

逆心诀新生的脉络循环容纳下了所有侵入身体的寒气,这些寒冷的气息随着外部水球的激流而波动冲撞着,逆心诀则飞速的适应着这种波动,这个脉络循环在逆心诀强大的机能下疾速被改造着。

寒冷的感觉渐渐消退,身体也开始恢复知觉,虽然侵入身体的寒气依旧让天闲十分不舒服,但现在却已经感觉适应了很多,逆心诀新生的脉络循环已经营造出了一个全新的,适应这些寒气运转的环境。

天闲轻轻活动四肢,触感清晰的传回脑子,这是一种十分神奇的感觉。

原本的气血循环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天闲对此并不担心,虽然是停滞状态,但一旦出现意外就可以迅速重新激发,不会让自己气血不通而死,而由逆心诀新打造出的脉络现在却处在一种极度奇妙的状态中。

身体的气血以那寒冷气息的波动规律运转着,这种完全非人的准转方式本不该出现在人的身体之中,以科学的角度来讲,这样的人或许会立刻爆体而亡。

但天闲却感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生命力随着侵入体内的寒冷气息的流动而产生,就好像,好像是另外一种生命的力量在驱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力量寒冷而凶猛,仿佛下一刻就要把身体吞噬,完全非人方式产生的生命力量让天闲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怪物。

难道这就是银水精魄的力量?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天闲猛然间想到了邪眼!这不由让天闲恍然大悟!

在当初。开始能使用邪眼的力量时,情况其实和如今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邪眼选择了寄宿在自己身体中,一切是那么自然,自然到让自己从未怀疑过什么!

一个人的身体中,怎么可能自然而然的迸发出火焰的力量?当邪眼的火焰力量被逆心诀进一步激发。那种血脉中灼热的感觉和如今全身冰冷,犹如筋脉都被冻僵的感觉,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转动身体,天闲重新闭眼,在水球中盘膝而坐。

逆心诀怒然爆发!

“砰1

那水球一声爆响炸裂开来,水花四散飞溅,但水球却没有垮掉,四散的水花飞旋转动,湖中更多的水被生生吸了进去。水球反而膨胀了起来。

一股寒气从膨胀的水球上向四面八方汹涌而去,在暴风雨中都平静无波的湖面这个时候却被这股寒气激的剧烈波动起来。

银水精魄立在原地一动未动,那汹涌扑来的寒气对它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影响,湖水波动的面上倒是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居然吸了更多的精魄力量,真是意外。”

水球越涨越大,湖面已经随之下降,但膨胀却似乎毫无止境。犹如要把整个湖的水全部吸干,很快膨胀到了银水精魄身前。

“没想到这次居然来了一个麻烦的家伙。”银水精魄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它知道要怎么解决现在的混乱。

伸出手指,在哪汹涌膨胀的水球上轻轻一碰,蓝色光圈荡漾开来,笼罩在水球上,那膨胀的水球顿时如同失去了动力的火车停了下来。

“轰!1

水球毫无先兆的爆裂开来,海量的水花喷发上半空。闪亮的湖水在漆黑的天幕下如喷发的岩浆般耀眼。

飞溅的水花落回湖中,散乱的湖光中,一道寒芒异常耀眼。

天闲站在湖中,手握闪波刀,正细细看着那波光涟涟的刀刃。整把刀寒光闪闪,比最初的光芒更强了许多。

水花落尽,周围又只剩下暴风雨肆虐的声音,天闲轻轻挥舞那把闪波刀,面露笑容,“怎么样?我这算不算是已经通过了你的考验。”

望着仔细查看闪波刀的天闲,银水精魄的声音里满是惊讶,“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外族人类不仅可以融合这力量,甚至可以吸收更多的精魄之力,高地一族自从与我订下契约之后,还从来没有这样的继承者出现。”

天闲淡淡一笑,单手虚托,那把闪波刀顿时重新化成湖水,凝聚成一个水球漂浮在天闲掌心上,反复一颗晶莹剔透的闪光宝石。

“每一个生命中都蕴含着水的源力,只要能找到自己身体中蕴含的这种源力,并且与刚才的外部力量融和、统一,就可以得到这力量的认可,我说的没错吧?”

源水精魄略显惊讶,“不错,但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世界孕育出生命时,几乎使用了所有的本源力量,如果每一个生命都能自如使用自身的本源力量,那么不仅仅可以得到我的认可,同时可以得到更多力量的认可,可惜……这样的生命并不存在。”

天闲心头一跳,“你说如果可以自如使用自身的本源力量,那么可以得到更多力量的认可?”

“当然!只不过每一个生命的本源力量都是构建自身最原始的一部分,那并非是生命自身能操控的领域,就好像你不可能命令自己的手指变的和牙齿一样坚硬一样,那是孕育生命之初,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伟**则。”

天闲有些愕然,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逆心诀急速奔走,强大的生命能量***在手掌上,柔软的手指瞬间坚硬如铁。

这并非依靠某种力量保护着柔软的手掌,而是手掌本身被自身都激发的力量强化,这只手,现在或许连岩石也能打碎吧……

倏然间,天闲发觉逆心诀似乎已经彻底改变了自己。

从最初那个只是用来静心省神的残缺法诀,到现在激发全身强大的生命潜力。让身体具有不可思议力量,甚至开拓出全新气血循环筋络的古怪法门,逆心诀早已经蜕变成自己根本无法认知的某种东西。

当初,之所以能顺利的被邪眼寄宿,自己不仅没有被邪眼的火焰力量烧死,还近乎完美的继承了它的力量。难道也是逆心诀的功劳吗?

想着,天闲露出了一个笑容,心中的疑惑瞬间抛到九霄云外,关于逆心诀,任何疑惑都没有任何用处,现在这个奇怪的法门是一种完全没有办法去学习,完全没有先人指路,只能自己去探索,自己去发现各种奇怪用处的法门。与其毫无意义的担心,还不如坦然接受发生的一切。

感受着身体中已经安静下来的寒冷气息,天闲已经从容无比,如果把这些奇怪的寒冷气息看作是邪眼火焰力量的另一个版本,那么似乎没有太多的不同。

逆心诀在新的循环脉络中从最初适应这些气息的波动到逐渐占据主动,开始引导它们的走向和波动规律,如今就好像在引导邪眼的火焰力量一样轻松自如。

手指微微弹动,掌心凝聚的水球开始颤动变形起来。只是片刻功夫这团水球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一个微型的水流雕像出现在天闲的手中,正是香的模样。

“你对源水力量的适应真是令我惊讶。”银水精魄十分惊叹的望着天闲手中的人像。“我想上一任继承者就算凭借闪波刀也做不到这一点。”

天闲彻底明白了。

自己能继承邪眼的火焰力量,能短时间吞噬掉对手圣痕的力量,这些都不是偶然,而是逆心诀所产生的后果,从小修习逆心诀的自己,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打破了某种生命的界限。身体就仿佛一个大熔炉,任何力量都能在这里找到合适的波动,都能在这里被生命的源力融合。

逆心诀激发的生命潜力会吞噬一切,将之转化为本身生命力量,就如同现在银水精魄考验自己所使用的源水之力。侵入身体后被逆心诀缓缓的同化,融合……

如果再进一步猜想的话,甚至于自己无法继承圣痕的原因也就在这里,圣痕的力量被身体迅速吸收,转化为了自己的生命力量,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消散掉……

脑子里翻滚着这些想法,天闲忍不住仰头望着天空,漆黑的天幕上正洒下瓢泼大雨,雨点被湖面的光映照的好像成串的珍珠,那场景如梦似幻……

“老东西碍…没想到你当初每天逼着我***的破烂法门,居然在这一辈子还是影响着我,而且影响的这么彻底……”

回想起前生收养自己的那个赤脚医生,天闲感慨无限,也不知道他现在死了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早些死吧……不要再去祸害别的孤儿了。

“哈哈哈哈哈!!1天闲忽然发生大笑。

出生以来就一直困惑着天闲的不解难题毫无先兆的迎刃而解,如同前一秒还惊涛骇浪,而后一秒钟已经晴空万里,前途一片坦荡,天闲感到胸中似乎有一口气终于吐了出去,忍不住的大笑着,前所未有的大笑。

银水精魄奇怪的打量着天闲,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人类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考验而忽然发了疯,“你笑什么?”

天闲收住笑声,大口的呼吸几次,顿感心中一片舒畅。

“没什么!只是一些私事忽然想通了而已1天闲又笑了两声,“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承认我是你的契约者了,并且将香的一些情况告诉我?”

“唔……没想到真的可以使用水的源力,好吧,毕竟不能反悔,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资格,我必须接受你的请求,那么现在你已经可以与我缔结契约了1

“好的,需要什么仪式吗?”

“我需要一滴血1

天闲伸出手指,新的力量驱动着血液,一滴血珠顿时从指尖渗出,轻轻一弹,这滴血在暴风雨中毫发无伤的飘到了银水精魄身前。

银水精魄伸出手,慢慢握住了天闲的血。“那么……人类啊!我以古老的誓言约束我等的行为,以纯洁而高尚的灵魂见证我们永不解除的契约,天闲!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契约者1

天闲不由暗暗撇嘴,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是神父在问新郎愿不愿意娶新娘。

“愿意1心中抱怨归抱怨,天闲还是忙不迭的答应。

“很好1银水精魄满意的点点头。握住天闲的那只手缓缓放开,里面天闲的那滴血已经消失不见了。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它,“嗯……完了?”

“什么完了?”

“契约的仪式?难道说……现在我就是你的契约者了?难道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再画什么法阵,然后再给我什么特别的礼物之类的……”

“没有礼物1

“喂喂……你不要只听最后一句!我是很认真的,你好歹也是很了不起的存在,难道就是这么简单的接纳契约者的,难道就没有什么礼物之类的……”

“没有礼物1银水精魄生硬的重复。

“真是不近人情。”天闲无奈的叹气,只好放弃。

“那么好吧。现在我也通过你的考验了,也是你的契约者了,嗯……应该已经是了吧,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了?”天闲满是期待的看着银水精魄。

“当然1

银水精魄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这可是让天闲十分兴奋,但接下来它的话立刻就让天闲皱起了眉,“但我的契约者啊,你要明白。契约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向的。你向我索取,必然要有所供奉。”

“喂!你不要这么厚脸皮可以不可以?我可是在这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让你开口,最后你说要我拿东西来交换吗?”天闲不由火光。

“是这样的,我的契约者!你之前所得到的,不过是询问的资格而已,而现在你将可能得到***1说着银水精魄十分愉悦的笑了起来。“漫长的岁月里,与***生灵交换契约是我们不多的乐趣,好在***的生灵很愿意这样做。”

天闲按下火气,努力告诉自己现在生气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天马上就要亮了。再不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村里的人发现自己不在,那样暴露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无论如何都要在天亮之前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才行。

“好吧!你想要什么?我想要知道的可只是香到底为什么离开高地,又是带着什么样的任务离开的,这样的事你还想要什么对等的回报?难道要我告诉你一些奇怪的秘密吗?嗯……我告诉你我撒尿的时候喜欢用什么角度怎么样?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喜欢,那……我告诉你我站在湖里之后有没有偷偷撒尿怎么样?”

银水精魄表情严肃,“我对那样的事毫无兴趣1

天闲耸耸肩膀,“那么闲欠下可不可以,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没带,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回报你。”

“契约必须被兑现,有所请求,就必须有所供奉,而且必须第一时间兑现契约,这是法则。“

天闲不满的哼了一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这里挨了一夜恐怕是要白挨了,今天几乎不可能出任何成果。

正气恼之中,天闲忽然间愣了下,脑子里闪过了一道光芒,神色不由凝重了起来。

“你说……契约必须被兑现,而且必须第一时间?”

“正是如此。”

“你之前还说,我得到的不过是提问的资格……”

“不错。”

天闲眼角抖了两下,“那么,香通过考验之后,又是用什么代价从你这里得到了那把闪波刀呢?我想执着于契约的你是不会白白将那种东西送给香的。”

银水精魄轻轻笑了笑,“你还没有向我供奉什么,就开始提问了吗?”

“我根本不知道要供奉什么,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妨开口,如果合适的话,我自然不会吝啬。”天闲压低双眉,“但……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家伙1

“好吧,那么我来提条件好了。”银水精魄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思考了一阵。

“虽然你只是想要几个问题的***,但是这几个问题似乎对你十分重要。那么……我就收取你一段记忆好了。”

天闲顿吃一惊,心中立刻警惕起来,“记忆?”

之前被邪眼渗透灵魂时夺走了一部分记忆的事天闲还记忆犹新,现在这银水精魄又说起记忆这个字眼,天闲不由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发出警告声。

“不必紧张,毕竟你要的不是闪波刀。我只需要一小段有趣的记忆而已。”银水精魄有些微微陶醉,“记忆是十分美妙的东西,最纯洁,最真实,包含着生命最纯粹的东西,愤怒,妒嫉,喜悦和悲伤,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回到生命的远点。记忆中的情感是最真实的,尤其是人类,即使记忆中的自己笑着,但记忆却渗透出强烈的憎恨,那就是生命的真实,最美妙的东西1

天闲不由有些恍然,“是这样?你难道也拿走了香的记忆吗?她带着闪波刀,你到底拿走了她多少记忆?”

“哦……现在还没到你提问的时间呢。”银水精魄不紧不慢的回答。

这个***东西。怎么越看越不顺眼,简直比邪眼还讨厌……

天闲耐着性子问道:“那么……可以自己选一段记忆吗?”

“可以1银水精魄回答的依旧爽快无比。“只要足够有趣就够了,我十分相信,只要有了这一次经历,你很快还会再来找我的,用自己完全无用的东西来换取昂贵的东西,人类对此总是乐此不疲。”

“我能多问一句。你要这些记忆做什么吗?”

“体验其中的真实和虚伪,这是我的乐趣。”

“哦,好的1天闲心中立刻打定了注意,“可怎么才能给你这段记忆呢?”

“你只需要完全放松,然后将水的源力灌注全身。同时回想那段记忆。***的事不必去管1说着,银水精魄的手融化,形成一道水流缓缓来到天闲的身前,“我需要接触你的身体,不要害怕。”

“邪眼1天闲在心中轻轻呼唤。

“不在。”邪眼闷声回答。

“如果有意外的话,立刻赶走它1

“哼1邪眼对于天闲刚才切断了和它的联系,并且融合的银水精魄的力量感到万分的不满。

听到邪眼的声音天闲放心下来,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这个家伙不会不管的,否则它可能就失去了真正的牺身之所。

天闲任凭银水精魄缠住自己的手臂,然后开始驱动新融合的源水力量,并且开始努力回想自己从前的一段往事。

“对,就是这样的,努力的回想,回想……”银水精魄似乎什么也没做,只是缠着天闲的手臂,但神情却似乎十分享受。

一瞬间,天闲换了一件事,努力十倍的回想起来。

“嗯,这是什么?”银水精魄似乎有些吃惊,而很快,它湖水凝聚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这……”很快,银水精魄没了动静,但是它湖水凝聚的身体却波动的越来越厉害,似乎在因为什么东西而努力挣扎。

“啪!1

银水精魄的水流触手崩溃的炸开,它发出痛苦的***,身体向后倒去,一头栽倒了湖水中。

痛苦的***着,翻滚着,身体不断的扭曲变化着,银水精魄重新变成了一团模糊的湖水人形物体,在湖中竭尽全力似的挣扎起来。

天闲这时终于回过神来,看了看在湖中挣扎的银水精魄,似乎呆了呆,“呃……你似乎拿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好一会,银水精魄才重新站起,慢慢凝聚成香完整的模样,但虽然是湖水,它看上去却似乎有点疲惫。

“那个人……为什么要拉断你骨头?”银水精魄咬牙切齿的问。

“哦……”天闲拳头轻轻一砸手掌,“你拿走了我练缩骨功的记忆啊,嗯……那似乎是一段很痛苦的记忆,呃……可是现在我已经记不得了,哈哈……就放在你那里好了,说起来……难道你会感到很痛苦?”

银水精魄:“……”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