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三十三章狼与羊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三章狼与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身上还冒着火焰燃烧的热气,有些愕然的望着周围的人,之后又抬头看了看上方,这才发现这座山峰的这一边比背面要齐整很多,显然被休整过,山腰这边的空地飞长平整,并且立着很多房屋。路。,

这显然是一个村落。

“高地人!1

天闲一眼看到距离自己不远的一个老人的衣服上绣着一个奇怪的花纹,这花纹和香所穿的长衫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这让天闲喜出望外,不过下一秒钟半空一声怒喝传来,矮个子战士猛虎般从山峰上扑了下来。

天闲一怔,拉开架势正要迎敌,一个苍老但有力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柯木,住手1

那矮个子战士反应神速,凌空翻滚,跃过天闲头顶稳稳落到了远处,不过才一落地立刻转过身来,虎视眈眈盯着天闲,满脸警惕。

不用等那老人再开口,村庄里所有人立刻行动,人影攒动之间,立刻把天闲团团围祝

“等等!我不是敌人1天闲立刻大叫。

但这种话连让***人的眼神动一下都没做到,所有高地人的武器都对准了天闲,随时准备动手。

天闲有些着急,现在自报家门都没用了,那个雷痕部族的族长居然下令驱逐自己,这可是大大出乎意料的事,现在被高地人团团围住,更是大大的麻烦,想要从容脱身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事。

不过,天闲发现自己被包围,但没人动手,显然是在等谁的命令。

迅速扫视周围,天闲在人群的空隙之后很快发现了目标正是刚才不远处那个老人。

天闲记得香说她的村庄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主持所有事物。看来就是他无疑了!

清楚的看到那老者似乎思考着什么,随后皱起眉,似乎犹豫起来。

天闲立刻大喊一声:“我是香的朋友!1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天闲顿见那老人明显有些吃惊,而周围的高地人也露出了讶然之色。

其实天闲也是赌一次而已,这山脉这么大。香就算是出身在这,也未必就是这个村庄的人,未必每个人都知道她,但见到对方的反应,天闲知道自己倒霉的同时,也小小的走运了一次!

“我没有恶意,我是香的朋友1天闲飞快说着,同时用手比划着,“就是那个高高的。竖着黑色长发的女孩子,哦对了!她带着闪波刀1

这一下,所有的表情都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惊愕,大家的目光不由向后望去,似乎在征求那个老人的意见。

“长老!他是天闲1忽然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顿时所有人又是吃了一惊,扭过头来面向天闲的目光多了几分敌意。

天闲的鼻子差点都气歪了,说话的正是刚才的那个矮个子战士,柯木。

“我的确是那个天闲。但是雷痕族长驱逐我是一个误会!我是你们的朋友,我还有香的亲笔信。你们……”

天闲连忙去摸当初香特意给自己写的信,说是到了高地后如果被高地人误会的话可以用这封信证明自己。

不过天闲向后一摸,只摸到了自己的***……

天闲的脸稍微有点红……降落的时候出了些差错,现在几乎被烧成半裸了这么多瞪着自己,可是被看光了。

“那个……显然已经烧掉了。”天闲嘿嘿笑了两声,赶紧用破烂衣服遮羞。还好身上总算剩下了一些布片。

那个被柯木称为长老的老者打量天闲的目光稍稍有些古怪,“大家退开一些,不要惊扰了朋友,族长只是说驱逐,我们不要无礼。”

天闲心里乐了起来。还是老人家明事理。

围住天闲的高地战士向后退去,包围圈变大了许多,那老者徐徐走上来,毫无惧色的站到了所有人前面,再次打量天闲,“少年人,你说你是香的朋友?”

“是的1天闲回答的异常响亮,“她在龙渊帝国边境被坏人利用,算是我救了她。”

“你救了她?”这老者顿时皱起眉。

“呃……只是顺便帮忙。”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香的情景,天闲感到有些好笑,“但是她说高地儿女知恩图报,绝对不能一走了之,所以现在暂时和我一起行动,帮我的忙。”

“哦”这老者摸着胡子点点头,“香做的不错,高地儿女的确应该这样。”

见着老者夸奖香,再想想香那种极度认真的个性,天闲不由苦笑,高地人如果都是这样的话,那可是很麻烦的碍…

“那么……”那老者问道,“香在哪?”

“她还留在龙渊帝国边境,正在帮我建设一块地皮,多亏了她和她的闪波刀,要不然水源的问题真是不好解决。”

那老者听到香没有回来,似乎送了口气,“这么说,香已经很好的适应了人类***的生活,并且找到了能做的事,对吗?”

“这么说也不错。”天闲略微思考,“可是她似乎有什么事必须去做,如今留在我那,只是暂时帮忙,我想等我那块地方建设好之后,她可能就要离开了。”

“唔……是这样。”那老者露出了笑容,“香是这样对你说的吗?”

“她什么都没说,我才知道她不会长时间留在这,今后一定会离开的吧。”

“嗯……很好,不愧是高地儿女,香做的很好。”老者很欣慰的点着头,“那么少年人,你忽然来到我们的村庄又是为什么呢?”

“我想打听一下香的具体情况。”

“哦?”这老者有点意外,“你想打探香的情况?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感觉她背负着十分沉重的东西,人格受到极大的压抑,说实话我目前做的事是比较危险的,香的性格十分认真,会钻牛角尖。我有些担心,这样下去她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因为要顾及回报我和她心中沉重的信仰而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我能感觉的到,香并不是一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她在乎的是使命和荣耀。”

那老者沉默的看了天闲片刻,忽然呵呵笑了起来。“原来我小看了香,本以为这样笨拙的孩子在人类***会吃尽苦头,四处碰壁,但没想到她才离开不久,就交到了关心她的好朋友。”

天闲并不为这样的话而感到不好意思,点头说道:“我们的确是好朋友,所以我才不想她在沉重的压抑中生活,她的性子又太过认真,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因为几件并不重要的事而打算以死谢罪。要不是我拦着她可能已经是一具死尸,这也是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之一。”

老者深深皱起了眉,“是这样碍…果然还是太难为她了,哎……”

叹了口气,这老者侧过身,“来吧,远方的客人,到我们源水部落的村庄里坐一坐。我们高地人欢迎每一个朋友。”

“长老,这……”

“族长说过。要驱逐他的1

“就算是香的朋友……”

围住天闲的高地战士们顿时面露惊讶之色,抵抗声也立刻响起。

“无妨。”老者却浑不在意,“族长的确说过要驱逐,可是也没说一见到立刻就要驱逐,我们谈完了事再驱逐好了。”

众人听了哭笑不得,哪有这样说的?这分明就是违抗族长的命令埃不过长老发话。***人也不好反对,只好让了一条路出来。

天闲大喜过望,“老人家,请恕我冒昧!居然这副模样前来打扰,我是来自火雾山的天闲。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那老者一笑,“随便怎么称呼都好,在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我是这里的长老,也是村长,也是大掌事,哈哈!叫什么都没关系,香那个小丫头小时候还叫我‘老头’来着。”

天闲简直不敢想象,香那么刻板认真的性子,居然会叫人家‘老头’。

虽然现在这身打扮实在是失礼,但天闲还是礼貌的行礼,“天闲冒昧打搅,长老不要见怪。”

长老哈哈笑了两声,“没关系,来吧!源水部落也好久没来过外族的客人了。”

虽然***族人都有些担心,但长老看起来完全不担心,主动将天闲迎进了村庄中的长老大屋,让天闲有点不好意思的是长老还立刻叫人取了一见合身的衣服来给天闲换上,免得天闲继续光着***。

显然,长老对于香的情况很关心,在大屋中坐下,一开口就询问起香的状况来,天闲也是知无不答,把香目前的状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关于香现在具体在做什么的事,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毕竟这涉及到沙利特沙漠之中的秘密。

长老听的十分认真,时不时还会提出一两个***的问题,天闲也是一一解答。

让天闲有些诧异的是这位长老大人事无巨细的问,就连香每天梳什么样的发式都要问个明白,甚至连发带是什么颜色的也要过问。

心中奇怪,但天闲还是一一回答。

反正,香的状况是很容易说明的,简单说就是,吃,睡。

虽然香并不是吃了睡,睡了吃,但是和吃东西时风卷残云的气势和随时可以睡着随时可以醒来的奇特本领相比,香在***时间里的表现倒是平常的让人记得不会那么深刻了。

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天闲总算把香的状况都说完了,长老眯起双眼,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这才微微点头,“好……很好。”

“长老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天闲怕这位老人家一会儿再想起什么问个没完,那样就要天黑了,趁早先断了他这个想法比较好……

长老呵呵一笑,“年轻人一定不耐烦老头子我问东问西了吧?”

“不敢。”

“不要见怪,毕竟我们高地人也是很少在人类***走动的,香算是一个特例,我们其实都很担心,你知道她的消息自然我就多问了一些。”

“这是当然的。”

“而且……”长老眉梢动了动,“我也必须要确认。香目前到底在哪,真实的情况又到底是什么样的。”

天闲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长老。

“年轻人,不要怪我不信任你,但人类***上的人类实在让我们感到畏惧,欺骗与谎言横行。我们不得不小心。”

天闲哑然,原来问了这么多问题,不光只是想要了解香目前的状况,更重要的是确定自己说的话是不是真实的吗?

长老点头道:“从你的话中,我现在基本肯定香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在龙渊帝国边境帮你做事,呵呵……她的个性尤其笨拙,我其实真的很担心她,要不是没有合适的人眩真的不会让她独自一人去人类***的。”

见天闲还有点***,长老哈哈一笑,“年轻人,我们高地人有许多你们不清楚的生活习惯,香的个性就向你说的那样,十分认真,她的穿着打扮是有规律的,这也是我询问你那些问题的主要原因。如果她不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好好的活着,那么是不会有这样规律的打扮的。你明白了吗?”

天闲完全没明白,印象中香的打扮都是一样的,男式的披风和长衫,简单束在身后的黑色长发,似乎鞋子的样式都没有变过……

对此,天闲现在只好傻笑……

长老的脸上露出笑容。似乎很高兴,“香离开后,我们都十分担心,可是我们和人类***又互相不通消息,她到底怎么样了我们也不得而知。现在知道她已经好好的在人类***生活,我们也就放心了。”

说着,长老站了起来,“年轻人,今天就住下来吧,我们会代替香款待你的,你是我们源水部落的朋友,对待朋友我们不会吝啬的。”

天闲愣了愣,“长老!款待的事倒是好说,但您的问题如果问完了,是不是……”

长老若有深意的笑了笑,“年轻人,你是想问香问什么会离开高地,为什么会去人类***吧?”

“正是1天闲立刻提起精神。

“嗯……”长老摇头,“虽然很抱歉,但这些事我恐怕无法告诉你,因为这涉及到一些我们高地一族的秘密,也是因为这些极为隐秘的事,我们才不得不让香独自一人,并且带着闪波刀去人类***,这件事的真正缘由,甚至许多族人都不清楚,年轻人,如果你想知道这些,我只能说抱歉了。”

天闲不由呆住,自己一头摔下来,结果被追着裸奔了两道山峰,最后又被一个老人家东边问西问了变天,最后……居然一无所获。

“您是不相信我真的是香的朋友吗?”

“不,我并没有这样想。”长老徐徐摇头,“而且我也并不是十分在意这件事,因为无论你是不是香的好朋友,我都不能将这些事告诉你。”

这位老人家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天闲暗暗恼火。

“十分抱歉,年轻人,但请谅解我们,我们也不得已的苦衷。”说完,长老也不再给天闲说话的机会,直接挥手叫来了一个高地战士,正是刚才追的天闲漫山遍野裸奔的那个柯木。

“带客人去空的房间休息吧。”

主人如此说,天闲自然也不好继续勉强,只好和长老道别,由柯木带着离开大屋,向村庄边外围走去。

显然长老并不打算把香的具体情况告诉天闲,这让天闲十分郁闷,要知道这里是香的老家,胡来是不行的,但是那位长老也太不讲情面,居然一个字都不肯透露,这下几乎是断绝了所有打探情报的路径。

“我在外面听到,香正在帮你办事?”

天闲的客房在村庄外围一些的地方,在一座房子前停下脚步的天闲忽然听到柯木有些突兀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对长老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吗?”天闲奇怪的看着为自己带路的柯木。

“那,那……那她还好吧?”柯木忽然间眼神有点躲闪,说话的声音也弱了下去,哪还有先前追杀天闲时的底气。

天闲不由立刻打量几眼柯木,顿时会心的笑了,这个小子年纪看起来和香差不多。可能比香年长那么两岁,看他扭扭捏捏的样子,嘿嘿……绝对是嫉陌桑?p> “你喜欢香?”天闲简直是满含恶意的问。

柯木的脸就好像气球似的膨胀了一圈,而且变得火红起来,“我……我,我当然不。我……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我这样的人……”

简直是不打自招啊,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天闲看着支支吾吾的柯木,忽然对高地人的认识又深刻了一些,这个柯木看起来二十出头,看之前战斗时纯熟的动作和精准的判断,已经是一个相当老练的战士,但是说起香的时候。这个老练的战士眼中却露出慌乱……

那是一种怎样淳朴的性情才能表达出来的窘迫眼神,纯粹的没有一丝做作,让人看的想发笑,可是又不忍心的模样人类***上估计不会有这样的神情吧。

“她很好,非常健康,非常有活力1天闲收起笑意,认真的回答,想了想补充道。“一顿饭可以吃掉四人份的食物。”

柯木听了最后一句话,忍不住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香……香她一直都是这样的,真是抱歉,不过她虽然吃的多了一些,但……但是个好姑娘,呃……所以……所以……”

天闲听着这话简直别扭的不能再别扭,这个纯情的小家伙到底有多单纯埃香吃四人份的食物,他居然练练道歉……

忽然,天闲脑子中闪过了一道灵光!

“柯木!你和香很熟?”天闲虽然比柯木起码要小上七八岁,但天闲生的高大健壮,柯木却是个矮个子。把手往他肩膀上一搭,天闲嘿嘿笑了起来。

柯木脸上的神情简直好像想念恋人般的幸福和羞涩,“我们……我们从小就认识了,是一起长大的!

天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儿!天闲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个家伙可是绝对不能放过!

露出绝对人畜无害,花见花开的笑容,天闲神秘兮兮的问道:“柯木,你想不想知道香更多的情况。”

如果是一个怀着正常戒心的人,看到谁对自己露出如此不怀好意的笑容,还问出如此带有明显***性的问题,那么一定会立刻心生怀疑。

但柯木不是那样的人,“想1他回答的比谁都干脆。

天闲双眼亮晶晶的,仿佛看到了可口的小绵羊,“碍…说起来我似乎听到香提起过,说在族内有朋友之类的事……”

“真的1柯木顿时激动起来。

天闲小小的内疚了一下,香倒的确提过,但是不是柯木就不得而知了,随后,天闲立刻把这点小小的内疚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当然!她还说会时常想念家乡的人,还有这山……”

“是……是吗?她经常想念……”

“嗯,是的是的,因为她经常很焦虑,毕竟有重要的使命在身,任何时候都不敢大意。”

柯木面露无奈之色,“是吗?香在外面一定时常担心吧,都怪我不争气!要不然就可以替她去完成这次任务了。”

天闲心中一亮,顿时明白了柯木是了解香为什么离开高地的。

“好了,不要难过了,我们进去说,有什么话就告诉我,我回去的时候可以转告给香。”天闲十分热络的把枯木推进了小屋。

很快,天闲就把话题引到了香离开高地的事情上。

“香是被选中的……”柯木一脸挫败,似乎香的离开对他是个打击,“那个时候银水精魄选择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人眩”

银水精魄!香是被银水精魄选中的!?天闲心中冒出一个问号。

“被银水精魄选中的人才能离开,可惜……”柯木不住的摇头,很是伤感,“可惜我现在连香到底去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在这里叹气而已……”

嗯?天闲顿时一愣,原来柯木不知道香去做什么,只知道她是怎么离开的。

这样的话……

去问长老,这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和这件事还有关而且知道内情的人……

天闲转转眼珠,好像还有一个可能知道内情,但不是人的家伙……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