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三十章迁徙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章迁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凌的居所已经修理好了,但反正家里也没人,天闲和凌索性将雪搬到了寒古塔中,一起和伊芙作伴,这倒是让伊芙喜出望外。路△,

一大早,几个人正享用早餐,这段日子奔波劳累,休息时间都不规律,如此惬意的享用早餐时光,简直是一种奢侈。

伊芙和凌不同,吃的东西很少,这一点和雪十分相向,凌吃起东西来则毫不含糊,如果你一不留神,那就可能要和自己盘子里的食物说再见了。

这小妞儿和香肯定是一个属性的!天闲忍不住的想。

雪依旧在沉睡,带着淡淡的满足笑意,好像一个真实的洋娃娃。

“雪儿离开的时候还不到我的腰,现在已经长成这样美丽的女孩了。”伊芙轻轻为雪梳理长发,虽然面色平静,语调中还是带着淡淡的感伤,当初雪离开极北之地,这是她作为母亲永远也无法释怀的伤痛。

“今后像这样不就好了。”天闲飞快打开凌偷袭食物的手,“雪虽然很少对我说起她的身世,但每一次她都很难过,会说起母亲,说起妹妹,她醒来看到你们一定很惊喜。”

“未必1凌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见到我的话,吃惊是一定的,喜悦可能就没有了。”

伊芙轻柔的抚摸着雪闪烁着光辉的暗金色长发,柔声说道:“不会的,她一定会很开心的,离开我们之后,她最担心的一定是你。”

凌抬起头,冷幽幽的目光看着雪,“担心吗?我想她醒来面对我的时候,才是她最该担心的时候。”

伊芙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声的摇摇头,当初雪的选择,凌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那个时候无论是她还是雪,都不该明白去往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真的治好了你的病症,是不是能缓解一下你心里的怨恨呢?”天闲忽然问道。

“不会……”凌眸子中冷光闪了闪。“这切肤之痛,怎么能忘记!如果你真的能医治这种病症,我自然求之不得,但如果那是条件的话,我宁愿一生都如此1

天闲看了看伊芙,关于医治凌的事也已经和她商量过好几次,伊芙听了凌的话神色无奈,稍有的默默无言。

“算啦!反正都是以后的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大吃一顿然后去好好休息。”

隔天。

天闲还在睡梦中就被抓了起来。“你这个***还睡!快给我醒醒!外面出事了1

模模糊糊醒来,天闲发现眼前是凌的面孔,不由扭头又想去睡,“没事,等我再睡一会。”

凌眼角寒光一闪,直接把天闲提了起来,打开窗子把天闲的身体伸了出去,“你这个***给我看清楚。外面出事了!1

冷风一吹,天闲顿时清醒了不少。眨眨眼,瞧瞧晴朗的天空和开阔的大地,不由叹气,“我说小姑奶奶,你叫我看什么啊?”

“地上1

“地上?”天闲瞅瞅地面,这才发现寒古塔的正门前站着七八个天眼族。他们似乎听到了这里的声音,正抬头向这边张望。

这七八个天眼族看起来最年轻的也有六十几岁了,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天闲顿觉古怪,“他们是谁?一大早在别人家门前做什么?”

“这是我们族内所有的掌事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全部都到了,看样子似乎要进来,正在犹豫1

“嗯……找我有事?”

“可能1

“嗯……那么我说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回去,外边很冷碍…”

……

这七八位已经很年老的掌事人很快被天闲迎进了寒古塔,并且在大厅里摆了几张桌子椅子招待实在是这里没有什么方便的地方招待这么多人,一层空旷的大厅倒是挺好的。

不过在这七八位掌事人看来,天闲这么做却是已经把寒古塔当作自己的私人地盘,完全是一副戒备的架势。

“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各位,如果有什么事就请说吧。”天闲倒是十分客气,“对了,空奶奶没和你们一起吗?”

几位掌事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了半天,终于那位最年长的先开口了,“我们这次来,是因为空奶奶说,之后的事可以来向你询问,所以……”

天闲保持微笑,不过心中满是奇怪,什么叫来向我询问?

“询问什么?”

“呃……”这老者迟疑一下,微微叹气道,“昨天发生的事,族内现在人心惶惶,空奶奶看来不打算出面,所以……我们只能来询问从者您的意思了。”

天闲一愣,被这么一位年龄可能是自己六七倍的老先生恭恭敬敬的称呼,这对天闲来说还是极为别扭的。

不过天闲倒是也明白对方的来意了。

“空奶奶在哪?”

另一位老者无奈答道:“空奶奶闭门不出,让我们一切都来向您询问。”

看来空奶奶受到的打击不小碍…天闲暗自无奈。

“好吧,这件事你们你们不必担心,我昨天所说的都是事实,就算你们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可都必须接受,否则的话天眼一族就只能在这里衰落下去,最终灭亡。

第一个说话的那位老者听了天闲的话,轻声试探道:“难道,从者您已经对天眼族的未来有所打算?”

“当然1天闲呵呵一笑,语带自信,“我虽然不是做族长的料,但我清楚的很天眼一族这样下去很快就会灭亡,我不希望我的朋友,还有朋友的家人一辈子都生活在这种阴影下,我希望的是天眼一族能过上正常的日子,像普通人类一样。”

满场皆惊。

天闲这句话让在场的每一位掌事都惊的瞪大了眼睛。

“像……普通人类一样?”

“不错1

天闲站起身望着大门外空旷的天空,胸中一股意气涌起,大声说道:“极北之地贫瘠无比,就算是天眼一族这样强大的种族也只能默默消亡。但是从这里向南,那里有富饶的人类世界,有无限的土地,只要离开这里,天眼一族完全可以摆脱千百年来的束缚,重新焕发生机。再次繁盛起来1

重焕生机!再次繁盛!

简单两句话,让在场每一位掌事心中一热,多少年来,看着族人逐渐减少,看着天眼一族逐渐凋零,每一位掌事除了叹息,只有无奈……不知道尝试过多少办法,可是面对牢笼般的极北之地,一切都是妄谈。

这个所有天眼族的幻梦。从来没有见到过曙光……

“哎……”

所有的掌事人很快都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这个梦天眼族已经做的太多了……

“尊敬的从者……”开口的还是第一个说话的老者,“我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去人类***生活,可最终我们被驱逐到这里,至今依旧被人类排斥,甚至南部的高地上,高地人已经筑起了防线。如果我们举族迁徙话,或许没有等到再次繁盛。就已经被人类彻底消灭了。”

“也就是说,你们的先祖曾经为了种族的延续向人类***迈出过脚步,对吧?”

掌事们沉默了一下,都点了点头。

“很好1天闲也点了点头,“那么,如果能让天眼族顺利的延续下去。现在的你们是否愿意再次踏上人类***呢?”

几位掌事惊讶的望着天闲,满脸不可思议。

“尊敬的从者,我们之前说过,如果去人类***的话……”

天闲轻轻打断他的话,“只要不被发现不就可以了。”

几位掌事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尊敬的从者,隐藏身份的想法,我们也曾经有过打算,不过我们毕竟不是几个人,而是数百人,而且虽然我们和人类外貌没有什么差别,但毕竟不是人类,而且和人类的习惯有许多不同,时间一久,很容易被认出来,而一旦受到怀疑,必然会受到驱逐,如果发现了很多天眼族潜入人类***,那么恐怕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么说,只要不被发现,可以延续天眼一族,你们还是倾向于去人类***生活的,对吧?”天闲再次问道。

这几位掌事显得更加迟疑了,因为天闲的话问的未免太绝对了,最先开口的那位掌事忍不住问道:“从者难道您已经有什么办法了吗?如果有的话不妨说出来,我们虽然或许没什么用,但年纪大了,总能提供一点参考的意见。”

老人家如此说,天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当下说道:“办法我的确想到了,其实也很简单,而且已经在你们眼前了,只是你们还没意识到而已。”

每个掌事都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做办法已经就在你们眼前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头雾水。

忽然,一个掌事轻轻一拍大腿,“对啊!是寒古塔1

一句话让所有人全明白过来,几位掌事忍不住向四周看去,寒古塔空空荡荡,单是这一层的大厅就足够容纳四五百人,如果是居住的话,整座塔恐怕能容纳上万人!

“啊呀!尊敬从从者!难道您是想……”最为年老的这位掌事激动的声音都发颤起来。

天闲哈哈笑着答道:“不错!这寒古塔本就是你们天眼一族的先祖生活过的地方,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寒冰原的古怪力量逼迫你们不得不离开,现在你们再回来居住,这倒是合情合理,而且现在的寒古塔可不是从前的死物,它可以带着你们,安全的飞到人类***1

几位掌事飞快的互相交换着眼神,脸上全是激动之色,如果能乘坐寒古塔飞往人类***的话,可不仅仅是路上的安全得到了保障,正可是等于天眼一族有了一个可以移动大型据点,万一出现什么情况可以随时离开,这对于身份敏感的天眼一族来说,简直具有无以伦比的意义。

而且如果能在寒古塔中行动的话,既可以保证种族延续,又可以守住先祖的曾经守护的遗迹。天眼一族从者的身份也可以保留下来,这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好!好啊!这个主意好啊1终于一位掌事忍不住说道,“如果能这样的话,这是我们天眼一族扭转现在绝境的最好办法啊!我们有温暖的环境养育孩子,有足够的食物抚养他们长大,有更多的知识教育他们成长。我们天眼一族这才有希望延续下去啊!1

一人开口,其余人不由纷纷点头,多年来一直死死困住天眼族的难题忽然间出现了突破口,每个人都激动无比。

“当然,这只是一个打算而已。”天闲适时的泼了一盆冷水下来。

几位掌事一愣,当即立刻严肃下来,口气也更加恭敬了几分,“从者能这样为天眼一族考虑,真是天眼一族的福气。从者如果还有什么打算,不妨都告诉我们,只要力所能及,我们绝不推辞。”

天闲晃了晃脑袋,“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要求你们什么,咳咳,别忘了我是神灵的从者,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伟大的神灵。”

掌事们连忙点头称是……

“引导虔诚的从者也是我责任。但我不会要求你们向我奉献什么,同时。如何决定也是你们的自由,我想并不是每一个天眼族都洗完离开这里,如果你们想为我做什么,那就去把这件事说给每一个人听,详细的向他们解释,尽量让他们愿意跟随我们离开。明白了吗?”

几位掌事立刻站起身来,深深的向天闲行礼,“我们一定尽力说服所有人,请从者不必担心1

这几位天眼族内最具权威的老者也不多留,迅速辞别天闲。每个人都是喜上眉梢的离开了寒古塔。

“哼!你这个冒牌从者倒是做的有声有色。”

送走了这几位掌事人,天闲还没转身,在大厅的尽头就传来了凌好笑的声音,她站在门口的阴影中,把刚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包括天闲摇头晃脑,以从者身份自居,还信誓旦旦表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神灵的情景……

天闲嘿嘿一笑,“有什么关系,只要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不就好了?”

“哼!胆大妄为的家伙,当初的神灵既然留下了这座塔,那么或许有一天就真的会重新降临,你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抛下这座塔,将来你可能要自食恶果1

“你说那些神灵?”天闲这一次脸上露出了最真实的不屑,“他们如果想要回来的话,有没有这座塔并没什么打紧,而现在这座塔对我们来说却是要紧的容身之地,***嘛不要,况且……那些什么神灵这么久都没回来,怕是有什么事情自顾不暇,说不定已经自身难保了,还哪能顾得上我们。”

来到大厅尽头的门口处,天闲看着黑暗中那对冷幽幽的眸子,笑着说道:“比起那些虚无缥缈,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的神灵,我更关心眼前的人。”

“碍…”凌微微惊呼,眼神顿时乱了一下,“你……你胡说,我……”

天闲眨眨眼睛,顿觉刚才的话有些歧义,纠正道:“我是说,我更希望雪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已经摆脱了困境的族人,而不是人人都在愁眉苦脸,那样的话我们都会轻松不少的。”

凌一听天闲说起雪,眼神顿时锋利起来,“轻松?等她醒来,我倒她面对我,如何轻松!?”

眼看着那双眸子消失在黑暗中,天闲也有些无奈,如果告诉她雪当年是想替她赴死,她一定不会相信吧,那个年纪的小丫头,应该连生死的概念还都不清楚……

早熟害人不浅哪……

接下来的几天,天闲完全不去理会天眼族内的变动,不过每天从窗子里都能听到下面的村庄里乱哄哄的,争吵声时常传来,看得出这几位掌事人做事倒是很卖力,一定是在说服大家。

天闲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对寒古塔的深入了解中,结合三角和咕噜传授给自己的知识,还有伊芙对这座塔上刻纹的讲解,天闲飞速的探索着这座寒古塔的所有秘密。

正巧咕噜也在这个时候返回,天闲立刻逮住他不放,将这些天没有弄懂的东西一股脑的全倒给他。相比来说,三角在各种阵法的理解和构建上十分精通,而咕噜对于生命和一些杂七杂八的知识了解的更多,像这种使用复杂刻纹操控什么东西的讨论,找咕噜倒是事半功倍。

“龙渊帝国的那个小妞儿走了。”咕噜一边在纸上画着符号,一边很有些得意的说。

“哦?她才离开吗?”天闲有点意外。本以为龙七也就是来看一看,然后就走,没想到居然逗留了这么多天,怪不得咕噜一直不回来,还以为是他贪图享受,在沙漠那边不肯走呢。

“本来她还想去黄金城拜见沙王,但沙王没有允许,她就在沙漠边境一直呆到现在,昨天刚刚回去。”

天闲奇怪了。“那她到底来做什么?”

“不知道。”咕噜无奈的摇头,“名义上她只是一个寻常的和平使者,借着和沙利特帝国合作的机会来沙漠这边表示一下友好,还带了些礼物,自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然后这些大小姐倒是也把这个身份发挥到了极点,就赖在那里不离开,直到昨天才返回了龙渊帝国。”

天闲不由瞧了瞧咕噜。“你怎么,说话的口气和以前不一样了。”

咕噜无奈似的叹气。那语调和天闲如出一辙,“这段时间一直都变成你和古丽的样子轮番应付那个大小姐,一时还改不过来……”

天闲只好翻翻白眼,“龙七可不像是没事会在别人的地盘上闲逛这么久的人,况且这次是龙渊大帝派她来的,这次拜访必然是带有什么特别的使命的。一直都有留意她的动向吗?”

“当然,三角在她的住所周围都布置了“空眼”法阵,她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换衣服都一清二楚……”

想到监视那条母霸王龙换衣服的情景。天闲不由用力揉了揉额头,“那……那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咕噜还是叹着气,“她正常的就好像是来拜访好朋友,顺便住几天的小姑娘,再也没有比她更正常的人了,每天她只是来和我聊聊天,然后就自己出去走走,不过也只是随便看看城里的景象,再感叹一下沙漠的风景,接下来就是在城外野餐一下,或者在沙漠上晒晒太阳……太阳稍微落下她就回到住处,老老实实的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是几乎相同的事。”

跑到沙漠上来野餐晒太阳?

天闲有点奇怪,可是又想不出太多不妥的地方,“没有别的了?”

“没了1咕噜晃着那疑似脑袋的身体,“就连露娜那样敏锐的五感和直觉都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妥,她来到我们这里既没有窃取什么秘密,也没有打探什么消息,完全就是一副度假的模样……”

“也没和龙渊帝国联系过?”天闲还是不死心的问。

“露娜仔细的探查过,她没有带灵鸢,不可能和龙渊帝国联系过。”

天闲满心疑惑,龙七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跑到沙漠那边去度假的,她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才是最异常的,现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她却已经离开了,这恐怕意味着她已经达到了目的,但是自己这边还被蒙在鼓里,茫然不知。

“算了,只能回去之后再商量了,好在我们马上要启程返航了。”

天闲正和咕噜一边研究寒古塔里的刻纹,一边谈论着沙漠这些天的变化,忽然一阵脚步声向这边而来。

“快……快1伊芙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回到这里之后,她头上的角也已经枯萎脱落,现在又变回那个柔柔弱弱的天眼族女子,跑的急了不由有些喘不上气来。

“伊芙姐姐,你怎么急成这样?”

伊芙喘着粗气,用手用力指了指外面。

天闲听着窗外嘈杂的声音,“村庄里出麻烦了。”

伊芙立刻摇头,“不……是,是空奶奶1

天闲大吃一惊,“空奶奶出事了!?”

“小鬼,你是盼着我早点死吗?”空奶奶硬朗无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天闲不由一愣,面色古怪的看着伊芙。

伊芙总算把一口气喘匀,“空……空奶奶来了。”

天闲:“…………”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