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二十二章隐秘往事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二章隐秘往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天闲对于自己教授知识的理解和举一反三的能力,伊芙着实吃了一惊,这些知识是那石柱上由天眼族曾经信奉的诸神留下的,是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知识,是完全超越人类尝试极限的东西。,

甚至看起来根本就是荒谬。

眼前的少年显然没有学习过这些东西,显得兴致勃勃,而且极其兴奋,更重要的是他对这些知识的适应速度快的惊人,而对某些问题还能举一反三,这简直就好像一只吃生肉的野兽忽然之间开始讨论起餐刀的重要性一样不可思议。

难道邪眼的知识如此渊博?

伊芙大惑不解,邪灵之眼可算得上是流名到现在的古代生灵中十分有名的一个了,凶残暴虐是它留给这世界最深刻的印象,可似乎没听说邪灵之眼还有渊博的知识。

要知道,越是这样强大的邪灵,其实越是孤陋寡闻的家伙,它们是从世界的某个极限环境中诞生,天生就具有无人能及力量的宠儿,从不学习,从不为弱者考虑的事而发愁,是天上的上位掠夺者,他们几乎都和知识不挨边……

邪眼这种东西……难道还很勤奋好学?

伊芙越想越是古怪,可又想不出为什么天闲会对这些知识如此容易理解和运用。

凌在一旁就感到更加古怪了,伊芙所介绍的知识,绝大多数凌都只是一知半解,有一些完全听不懂,而对于天闲兴致勃勃还能和伊芙讨论的情况心中别提多闷气。

“你真的理解?”凌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

“一点点。”

“那为什么我一点点都不懂?”对于天闲的敷衍,凌极度不满。

天闲看了看她,“你是个极聪明的女孩1

“我知道。不用你来说好话。”

“但我更聪明。”天闲忍着笑又说道。

凌差点跳起来杀人。

一番讨论过后,伊芙不得不承认天闲的确比预想中要厉害的多,有些东西甚至还能给自己启发,这一番讨论中,自己反倒弄明白一些这段日子疑惑的问题。

虽然奇怪天闲能如此顺利的学会这些知识,不过伊芙心中的疑惑很快就被喜悦完全代替。她很是高兴的笑着说道:“小傻瓜,没想到你还长着一颗聪明的脑瓜,嗯~~是个聪明的傻瓜,既然这样的话,那你要不要这段时间好好向姐姐学习,并且帮助姐姐尽快破译这里所有的刻纹呢?”

天闲没有答应,反问道:“伊芙姐姐似乎很确定我们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空奶奶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伊芙苦恼的耸耸肩膀,“具体时间无法确定。不过不会超过一个月的,在有人驻守在这的时候,族长会带来一些生活用品,大概一个月一次。”

一个月的时间,天闲心中有了些底,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差不多能找到需要的东西了。

“伊芙姐姐,这塔巨大的很。一个月的时间恐怕我也无法学习到太多的东西,我看不如单独学习某一项好了。”

伊芙也点点头。“的确,时间太少了,那么你就帮我……”

天闲抢先说道:“在沙漠边境,我得到了一小片土地,现在正在紧张建设,所以。我想学习一下构建保护性的禁制知识,比如这寒古塔外面的两层禁制,总之就是类似的吧。”

伊芙咯咯一笑,“这样的话,正巧!想要完全启动这座塔。也必须先控制所有的禁制和结界,这下真是帮了大忙了。”

天闲嘿嘿笑了笑,“那就最好了。”

伊芙万分开心,带着天闲和凌返回了住处,飞快找了两个房间给天闲和凌居住,本来还想让天闲和凌住在一个房间里,结果遭到了凌歇斯底里的反对,最后才惋惜的又收拾了个房间,然后立刻跑去查看关于这座塔的禁制结界。

“明天开始,就要努力帮姐姐工作喽1说完,伊芙兴奋的离开了。

伊芙才一离开,凌就出现在了天闲房间的门口,面色有些奇怪。

“你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天闲正看着咕噜带回的消息,维罗和卓玛已经把通往沙漠的小路全部打点顺畅了,那些山贼强盗能收买的收买,不能收买的直接赶走,这条路已经完全在掌握之中。

塞纳亲自押运,从黑德尔家秘密运送来的一些货物已经上路,很快就会到达沙漠边境,沙漠边境的城市建设已经走上正轨。

一切都井井有条,在沙漠深处的大规模土地改造也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沙王最近一直都呆在这里,看着沙漠中长出粗壮的藤子,她经常满眼神奇的抚摸那些经过魔化而温顺的母藤,沙漠中第一次大规模人工绿地让她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所有的事都很顺利,唯一让天闲有些牵挂的是,古丽杳无音信。

她乘坐小灰到达古斯塔斯边境后就孤身一人进入了古斯塔斯帝国,小灰原路返回,那是最后一次确定她的行踪。

将纸条收进怀里,天闲看了看靠在门口的凌,笑了笑,“我只是在帮伊芙姐姐而已,怎么,不想我帮你的母亲做一些事吗?我可是个诚实的好人。”

“你不该在这里逗留。”凌摇着头,不容置疑的说道,“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绝对不是为了在这里浪费时间,然后被空奶奶带回去,可你居然要在这里学习那些古怪的知识,我只能猜测你另有目的。”

天闲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我的确是有目的的,不过现在还不能对你说,因为你是伊芙姐姐的女儿。”

“少在我的面前叫她姐姐。”凌大皱眉头,“她做事古怪,不代表我也和她一样,难道你还想做我的叔叔不成?”

“辈分在这也没必要分那么清楚,我们各论各的好了,这完全不是问题。”

凌哼了一声。神色倒是缓和了不少,“那么,你要怎么样才告诉你的目的,还有我是她的女儿似乎也不是不能告诉我理由的借口。”

天闲用目光打量凌几下,“你对伊芙姐姐不会有任何戒备的,而且她虽然有点脱线。却很聪明,万一你不小心透露了我的目的,那么我就前功尽弃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在这个时候你最好不要耍滑头1

天闲微微一笑,“我只是想救人而已。”

“救人?”

“是啊,你看着寒古塔空空荡荡,伊芙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寂寞,她会慢慢在这里变得苍老,慢慢长出白发,不再年轻美貌。渐渐衰弱,慢慢的死去……而且无人知晓。”

天闲每说一句,凌的表情就阴沉几分。

“你看,你也不想这样……”天闲的眼神中似乎藏着什么东西,“我也不想,所以我打算救她离开这,但并不是单纯的带她走,你要明白。她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凌当然明白,伊芙如今只能在这里。这既是她受罚的地方,也是她必须背负责任的地方,这几乎已经是一个交换的条件,雪已经返回天眼族,那么她必然要离开才行。

“你,确定能救她吗?”凌有些无力的问。

“一半一半吧。”天闲谨慎的思索一下才回答。“但如果成功的话,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到时候你也不必再藏在屋子里,可以去人类***,和雪一起去看风景。”

凌猛听到这句话。不由吃了一惊。

天闲继续描绘着心中的想法:“雪对于外人很戒备,直到现在也没有几个朋友,如果你能在的话,她一定很开心。”

凌神色微动,摇头笑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雪是我这世界上最可恨的仇人,她的存在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痛苦,她夺走了一切,我如今只能缩在房间里,把阳光全部遮蔽,里度过每一天,只有在阴云密布的时候我才能出来透透气……”

深吸一口气,凌自嘲的笑道:“我觉得……我就好像那种地沟里的老鼠,见不得光,也不讨人喜欢。我之所以还生活在族内,是因为我的天赋还不错,虚灵的力量让我变得强大,再过些年,我就会承担起为***男性族人生儿育女的责任,为族内增加人口,并传承更加优秀的天赋,呵呵……就就是我的全部价值。”

望着天闲,凌的眼神中满是挑衅,“伊芙似乎很喜欢你,甚至说要我嫁给你,可惜,我最终必须嫁给一个有些的纯正血统的天眼族,我的纯净之体必须献给我的第一任丈夫,我必须是虔诚的,谦卑的,让他们觉得有价值的,你如果想要我的话,似乎只能用强迫的方式了……”

歪头看着天闲,凌嘴角含笑,“怎么样?现在我连虚灵都无法驱使,这可是好机会,我想伊芙她不会怪你的。”

天闲默默的看着凌,忽然一笑,“我忽然想到,如果要你在你的族人和我之间选择一个,你会选谁?”

“我的族人。”凌不假思索的回答。

“为什么呢?”天闲有点疑惑,“我就那么令人讨厌吗?”

“因为你喜欢雪。”凌轻轻咬牙,“我一生都不会原谅她1

天闲挠挠头,“可我说过我能够治好你的病症。”

“可她夺走的一切就能还给我了吗!?”凌不由大怒,“你可曾想过每一天躲在阴暗的角落得到太阳消失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那种躲藏在这个世界夹缝中,仿佛根本不该存在的感觉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

凌睁圆双眼,“那种好像***一样被饲养起来,只等到时候宰杀的的感觉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双目寒光闪闪的盯着天闲,凌切齿说道:“现在,她被虚灵的梦境困住,这是她的幸运,如果她是清醒的回到这里,那么……或许她现在已经死了1

天闲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沉默一阵,轻轻说道:“雪很少提及极北之地的事,偶然说起,她总会说……有一个妹妹放心不下。”

“她是担心我活的太久。会向今天一样成为她的威胁1凌一声冷笑,“她的狠毒!你完全不懂!那种外表毫无敌意虚伪家伙,当她露出毒***伤你的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痛苦1

天闲无言。

对于雪和凌之间发生的事,天闲完全一头雾水。凌的说法十分极端,雪断然不会做那样的事,可是她又言之凿凿,也不像是说谎。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才对。

这一次谈话,最终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凌愤然而去,只留下满脸无奈的天闲。

隔天,吃过有限的早饭,天闲开始跟随伊芙在塔中乱转。专门寻找那些刻纹中与结界禁制相关的部分查看,凌只说身体不舒服,没有跟来。

拿着一个小本本,天闲偶尔负责把复杂的刻纹完全抄录下来,以便晚上回去的时候研究。

“伊芙姐姐,凌她……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能见阳光。”天闲一边记录着,一边不经意似的问。

伊芙正努力的辨识石柱上的刻纹,听到这个问题身体微微一颤。但立刻恢复了正常,依旧笑着问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我想我能治好她。”

“什么!?”伊芙猛然转身过来。满脸的惊讶,“你说什么?”

放下本子,天闲郑重说道:“伊芙姐姐,凌的病症我已经查看过了,我想我有办法治好她。”

伊芙在这一瞬间似乎变得软弱了起来,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天闲。那眼神中甚至带着某种乞求,“真……真的吗?”

她的声音抖的厉害。

“我还需要一些药物,但我已经有办法弄到了,不过在极北之地的话,恐怕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拿到全部的药物。”

伊芙眼圈渐渐红了起来。“诸神在上……居然,居然可以医治吗……”

天闲有点无法面对伊芙这种目光,抓抓头说道:“这其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病症,但是想要治疗的确有些麻烦,我想普通的方法是绝对不行的,但我有信心,这种畏光而且肤色毛发褪色般的病症,我想我能够医治。”

伊芙手指颤抖的抓住天闲的手臂,“真的……真的能治好吗?当初,当初……”

“我知道,当初,雪出生时被称为诅咒之子,既然是神灵的诅咒,那么自然不该有治疗的办法。”天闲拍拍伊芙的手以示安慰,“但我必须要说,那根本不是什么诅咒,只是一种平常的病症。”

伊芙简直有些无法承受天闲的这些话,身体无力的靠在了石柱上,“我的女儿……为此,她……她……”

望着双眼含泪的伊芙,天闲叹气道:“但是伊芙姐姐,我有一件事想要知道,这也和这病症有很大关系,也是我的一个疑惑。”

“你说1

“最初,是雪……可为什么,又变成了凌?”

伊芙一怔,望着天闲奇怪的目光,不由苦笑起来,“原来你是想知道这件事。”

天闲毫不掩饰的点点头,“是的,因为按理来说,这种病是不会转移的,我有些奇怪,甚至为此有点怀疑自己对这种病症的判断。”

伊芙抹了抹眼角,恳求似的望着天闲,“你告诉姐姐,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凌?”

面对伊芙的再一次询问,天闲点点头,“如果我判断准确,是没问题的,但因为刚才的事,还存在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当然!就算不知道这件事也没关系,但……我的确很疑惑,而且凌似乎……”

伊芙无奈的叹气,“凌……一定十分恨雪吧,因为雪的缘故,她只能生活在昏暗的光线下,极北之地寒冷无比,阳光是唯一能带给我们温暖的东西,但即使是这唯一的希望,对凌来说也是致命的……”

“但……她起码活了下来。”

天闲闻言一惊,“伊芙姐姐,这……”

伊芙吸了口气,露出淡淡的笑容,“雪碍…她和我一样,不,她比我还要厉害的多,我们天眼一族出生就具有极其强大的精神能量。雪和凌是双生子,但雪的精神比凌要强大,如果不是她当时出现了那种情况,一定会被当作最重要的天眼被培养,可惜……”

想起往事,伊芙神色黯然。“受到诅咒之子的诟病,没有人愿意接触我们,我明白雪的天赋极其强大,我尽我一切的努力引导她,希望她能成为一个最强大的天眼,能被族人承认,但或许……是我太急躁了。”

“急躁?”

伊芙苦笑,“很快……雪的确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天赋,在我的引导下。她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开始掌控虚灵的力量,但这并没有得到族人的认同,相反……却引起了恐慌,所有人都认为她是被诸神诅咒的孩子,她强大的力量会带来毁灭……”

天闲默然,这种情况下……伊芙根本无力抗争。

“最终,我们被族人裁断,作为曾经违背了族规的我。作为被诅咒的孩子,作为有一个违背族规的母亲。有一个承受诅咒的姐姐的孩子,我们三个不能生活在一起,诅咒之子就是警告……”

说到这伊芙不由苦笑,“其实……这是空奶奶一手策划的裁断,她本打算将雪送进寒古塔1

天闲眸子一缩,“有这种事?”

“空奶奶或许很清楚那到底是不是诸神的诅咒。但这个裁断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所有人都觉得十分合理,就连当初的我……我也是到了这里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其实十分奇怪的裁断。”

“我们母女三个必须分开,可是当时凌还幼小,我必须留下来照顾她们。那么离开的……自然而然,就是雪……”

天闲的心“咯噔”一下。

“好在,白在那个时候重新回到了我们的村庄……”说起那个白,伊芙的面上露出了几分真切的柔情,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显然她也不曾怪过那个男人半分,“白的出现引起了很大的混乱,当初我违背了族规,私自嫁给了他,呵呵……”

说起这些,伊芙略有些羞涩。

“大家和他斗了一场,可是没人时他的对手,最终他把族内所有的厉害人物都打败了,他后来只说:我来接我的妻子和女儿。”

伊芙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那个情景我永远都记得,永远……”

“可惜……”伊芙闭上了双眼,“空奶奶自然不想雪离开,而且我也不能离开……”

“为什么不能离开?”天闲大为不解。

伊芙笑着拍拍天闲的脑袋,“小傻瓜,你忘了我们天眼一族当初是如何被驱逐回来的?我很清楚我们天眼一族在人类***是怎么样被戒备着,我之所以没有和白离开,就是知道我的身份会引来无数的麻烦,如果再加上两个女儿……”

“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伊芙摇摇头,“我本打算让凌和白离开,去人类***,如果是小女孩的话,和人类的女孩还没有太大的差别,身份也不容易暴露,但……但……”

伊芙声音抖着,“其实我知道,一旦去了人类***,或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就算有白保护她……”

天闲不由想起自己在***上走动时,探听到的关于天眼的消息,人类对于天眼的戒备,简直犹如躲避瘟疫一样……

“而决定凌离开的当天,发生了一件事。”

天闲立刻回神,“什么事?”

“雪一直不能见阳光,躲在屋子里,但她和凌十分要好,凌会到外面去,把看到的一切讲给她听,虽然雪只能躲在屋子里,但她也很开心,那一天……凌说她要去人类***,再也不回来……”

“你或许无法相信,在那个时候,因为虚灵之力的觉醒,雪比凌要聪明的多……她明白去人类***意味着什么……”

天闲不由愕然,“难道……”

“雪的虚灵之力才觉醒不久,是最敏锐,最能牵动异常力量的时候,那一天她偷偷的找到了一个秘法,那是在我们一族中流传了千年,但却是一种绝对禁忌的秘法……”

嗯,六千字,不过好像过时间了啊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