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四百二十一章遗产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一章遗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这无人踏足的极北之地,居然会有能俯瞰整个***的空中巨塔,一种难以名状的阴谋感充斥天闲的脑子。,

这样的东西绝对不会是用来看风景的,恐怕这种随心所欲的观察手段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服务的。

伊芙很满意的看着天闲和凌惊讶的神色,继续说道:“这里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不过目前我也只能驱动这样的力量而已,这座塔要想完全发挥塔的作用,恐怕我努力一生也做不到,毕竟这里只有我一个。”

“你们两个要是愿意留下的话,那么说不定有生之年,我们可以恢复这座塔的全部力量。”

“我才不会留在这。”凌断然拒绝。

“你呢?”伊芙满是希望的看向天闲。

天闲望着伊芙的目光,那种温柔,仿佛能闻到甜丝丝味道的目光,点头道:“如果是伊芙姐姐愿意的话,我就留下来。”

凌一下睁大双眼,“你……你说什么?”

伊芙掩口而笑,“小傻瓜,看来你倒并不傻,知道姐姐舍不得把你留在这。”

天闲也笑了笑,“我想,为了自己的女儿甘愿独自在这个地方耗尽生命的母亲,绝对不会让另外一个女儿陪着自己孤老而死的。”

凌听了这话不由愣了一下。

伊芙抿着嘴,有点好奇的看了看天闲,噗嗤一笑,“看来你不只是不傻,还蛮聪明的,雪一定是被你骗的晕晕乎乎,我想她本该根本就不相信人类才对。”

“嗯……骗的地方倒也不多。”

伊芙顿时笑的弯了腰,“你这个小鬼,真是……”

天闲摸摸鼻子。“伊芙姐姐,我们这次来是要救你回去的,不过情况似乎有点出乎意料,你来到这,似乎还有一些***的原因,难道就算我们能离开。你也不会走吗?”

伊芙收住笑声,微微扬起好看的眉毛,有些无奈的说道:“不错,我之所以来到这,一方面的确是违背了誓言,而更重要的,是我被选中作为这一代的守护者,这座塔已经荒废了很多年,我需要重新启动它的许多设施。”

天闲古怪的问道:“说起守护者……这座塔空空荡荡。诸神也已经陨落,还要守护什么呢?”

伊芙神秘的一笑,“小家伙儿,这可是我们天眼族的秘密。”

“可我不是算半个天眼族了?”天闲伸手拉过凌来,“你看,你都把两个女儿嫁给我了,我应该算是三分之二个天眼族了。”

凌的脸一下涨红,立刻推开天闲。“我……我可没答应过,你胡说什么?”

“还害羞。早晚的事而已,伊芙姐姐,你看我们的关系多好。”天闲厚起脸皮,面不改色的说道。

“真的呢1伊芙万分开心的看着天闲和凌,“嗯……说起来你也不完全算是外人,这次又一心来救姐姐。嗯~~难道还要再告诉你一些秘密?”

“当然了!有秘密不告诉女婿要告诉谁呢?”天闲满脸理所应当。

伊芙笑的花枝乱颤,“你这个小坏蛋,果然油嘴滑舌,难怪雪会喜欢你。”

“马马虎虎。”天闲一点也没有谦逊的意思,“其实我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好人。”

凌不由对天闲侧目而视。“你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家伙,还诚实的好人?”

天闲嘿嘿一笑,“满嘴胡言的家伙,未必就不是诚实的好人。”

“是碍…”伊芙若有感慨,“满口胡言的家伙,未必就不是诚实的好人,白总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但他是个诚实的好人。”

天闲和凌一时都接不上话,那个伊芙口中的白,雪的生父,他的一切似乎都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直到现在天闲对这个人也是一知半解。

伊芙微微一笑,望着天闲说道:“小傻瓜,你把雪带回极北之地,又冒险来救姐姐,虽然你喜欢胡说八道,但的确是个好人,人类碍…真的是个好种族。”

“稍稍思索,笑意盈盈的望着天闲,伊芙最后似乎有所决定,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好吧,既然你是个三分之二个城市的好天眼,那么姐姐就多告诉你一些秘密。”

十分高兴的把天闲和凌拉到那石碑之前,轻抚上面的刻纹,伊芙终于有了几分严肃的表情,“这些刻纹,传说是神灵留下来的,摸摸看。”

凌很直白的表示不想摸这些东西,天闲倒是摸了摸,不过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摸的那里就是查看各地情况的刻纹哦~”伊芙笑着提醒天闲。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夜幕降临了,天闲缩回了手。

伊芙拍了拍那石柱:“其实,寒古塔本来没什么用,真正有用的是这根石柱,寒古塔只不过是在这石柱周围建立起来,更方便使用石碑的建筑而已。”

“窥视世界的景象,只是这石碑的一个作用而已,这石碑具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力量,大多都是我们现在无法理解的,但在诸神陨落之后,这个石碑被赋予了一项新的使命,也就是我们天眼一族为什么会有守护者留在这里的原因。”

凌立刻竖起了耳朵。

天闲皱起眉,心中忽然涌起一个想法,不由脱口而出,“这是一个信标吗?”

凌顿时奇怪的看着天闲,伊芙则吃了一惊,眼神里全是意外,“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从伊芙的反应来看,天闲已经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座寒古塔,恐怕很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和雷霆古城神域里那把擎天巨矛相同的作用。

这就是一个信标!

诸神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踪迹之后留下的一个信标,就像仍旧留在神域中的诺玛所说的那样,这个地方和那把巨型战锚一样,是门户的标记!

既然是这样,那么在这附近,一定有一扇门!和在神域中诺玛曾经穿越过的那扇门几乎相同的东西。连接着一个未知的世界,可能……存在着神灵的世界!

门?天闲不由皱眉思量,在这附近必然有连接***地方的通道,就好像虫洞一样,空奶奶应该就是这样送伊芙来到这的,那么如果空奶奶使用的这扇门。和这个信标所标记的那扇诸神留下的门,是不是有着某种关系?

看了看伊芙,天闲随口说道:“当然是猜的。”

“胡说1伊芙瞪起眼,“你刚才还说你是个诚实的人1

“满嘴胡话的家伙,也可能是个诚实的好人,这不是伊芙姐姐你说的?”天闲咧嘴一笑。

伊芙第一次认真的皱起眉,重新打量天闲,“小家伙,你似乎知道些什么。但这些事你本不该知道……”

“嗯……我有邪眼1天闲立刻把邪眼搬出来救场,“它告诉了我很多这个世界的秘密。”

“邪眼魔剑……”伊芙点了点头,“那种上古邪灵的话,的确可能知道许多事,嗯?你的邪眼魔剑呢?”

天闲指了指窗外,“还插在内层的结界上,不知道伊芙姐姐有没有办法帮我弄回来。”

伊芙有些头疼,“要想控制外面的禁制。那可需要不少时间。”

天闲倒也不着急,“那就再想办法吧。伊芙姐姐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

“小坏蛋!不认真回答我的话,居然还想知道更多的秘密1伊芙忽然想起自己似乎被天闲把话题带歪了。

天闲只是嘿嘿傻笑。

伊芙也拿天闲没办法,只好说道:“这里,的确是一个信标,但这是天眼一族所信奉的神灵陨落前留下的重要信息,作为神灵的信奉者。我们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持这座寒古塔的活力,保证这根石柱的力量不断被激发,许多年来,没一任守护者最重要的任务。也是如此。”

凌眨了眨眼,“为什么……感觉像是在点着灯等待什么回来一样?”

“的确……”伊芙似乎更清楚这一层含义,“就好像带等待什么回归一样,不过千年来,一直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一个人在这里有些寂寞,还不如按照空奶奶说的做些事,这样时间过的就会快很多。”

“那些神灵……会再出现?”凌忽然问。

伊芙一笑,“谁知道呢?但我并不相信他们还会出现。”

天闲倒是对这个回答十分意外,“为什么呢?”

“一千年了。”伊芙摇着头,“那些神灵已经消失一千年了,他们的痕迹正在不断消失,就算有圣痕的存在,他们的影响也在不断的减弱,千年来都没有再出现,那么下一个一千年就会出现吗?就算他们真的还会再次出现,但那或许已经是我死后的事了,那些神灵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说着,伊芙望着天闲和凌露出甜丝丝的笑容,“不过就算这样,我呆在这里也很有意义,虽然你们跑到这里来十分莽撞,但还能这样见到你们真好。”

天闲默然,伊芙自然是为了履行当初对族人的承诺,自然是作为一个被选定者来到这里,但她甘愿在这里孤独的直到死去而与无返顾,为的,还是雪和凌,为的是她的亲生女儿。

母亲的定义对于天闲来说十分模糊,印象里母亲是那样挂在祠堂中温婉动人的画,伊芙的抉择,天闲无法完全理解那种感情,但是莫名的,天闲觉得自己十分感动,十分向往……

“真的不能离开吗?”

“嗯,离开这里的话,空奶奶会知道的。”伊芙笑的依旧甜蜜灿烂,“我想保护自己的女儿呢……那么作为女儿,也希望能为母亲做些什么。”

天闲本想再问,听到这句话不由有些说不出口,血缘的牵挂,很多时候是无法用道理说得清的。

“不过你们不必担心1伊芙很从容的点了点天闲和凌,“我在这里的话,空奶奶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一趟,你们就可以跟着她回去了。”

“我想回去一定会被扒一层皮吧。”凌嘟囔。

“嗯……那是很不错的结果了。”伊芙似乎很了解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性格。

天闲皱眉不语,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可不是要等空奶奶再把自己带回去的。那么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成了笑话。

等雪醒来,自己又该如何解释伊芙的事?可现在没有理由劝说伊芙离开,用强更加不妥,她现在有充分的理由留在这里,不论用什么办法救走她都是不妥当的,可又绝对不能将她一个人再丢在这里。

“小傻瓜。你在想什么?”凌忽然伸手戳了戳天闲的额头,咯咯笑道,“小小年纪,一脸老谋深算的样子。”

天闲摸摸脑门,问道:“我是在想,这些神秘的刻纹,是不是代表着诸神的某些知识和秘密呢?”

伊芙有点惊讶天闲忽然会问这个,点头答道:“虽然不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这石柱上的刻纹据说是神灵亲自刻上去的,自然记载了神灵的知识,对我们来说,这也一样是秘密吧?”

“伊芙姐姐你能看得懂?”

伊芙得意的笑笑,“当然,作为守护者,我会得到一些便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破译这些无法解读的刻纹。这也是我重新启动寒古塔各种设施的手段。”

天闲眸子亮了起来,“那能教我吗?”

伊芙和凌。

“喂。这可是我们天眼族的最大秘密。”凌忍不住插嘴,“你这样想窃取诸神的知识,未免太露骨了吧?”

天闲眨眨眼,“我也是天眼族,你应该明白的1

凌顿时恼怒:“我不明白!你这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任何关系1

“我想,天眼族一定也没规定。这里刻纹的意义不能教给别人,对不对伊芙姐姐?”天闲十分有把握的问。

伊芙被问的有点为难起来,“说起来的话,倒的确没有这样的规定,毕竟……每次的守护者只有一个。而且只要进入这里就再也不会离开,完全没有机会教授别人,不过……”

“那就是可以喽1天闲毫不客气的下了结论。

“嗯……”伊芙苦恼的思索,在原则上这似乎是不对的,但是在族内的规条中,还真的没有这一条。

“小傻瓜,可就算我愿意教你,你也学不会的,这些东西是和我们世界的知识完全不同的一种知识,甚至是和我们的常识完全违背的东西,如果想要学习的话那么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适应,可是你们很快就会离开的,我不觉得你能从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天闲嘿嘿一笑,“或许,我比伊芙姐姐认为的要聪明很多,很多东西我都是能融会贯通的,这些知识,或许也不在话下。”

伊芙被说的有点无奈,“你真的要学习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先教你最简单易懂的,但如果这些你都无法理解的话,你就要放弃这个想法,明白吗?”

“当然1天闲毫不犹豫的点头。

三人回伊芙的居住房间过程中,伊芙在某一层塔的奇怪柜子里拿了一本书出来,这书和***摆在书架上已经古老到一碰就碎的书籍不同,看起来还算年轻。

晚餐是一些简单的干粮重制品,显然伊芙这里也并没有太多花样的食物,当然三人并不介意这个。

晚餐后,奇怪的教学开始了。

伊芙是主讲教师,天闲是勤奋好学的学生,凌的话……是旁听。

这是最粗浅,最简单的知识,直白点说,就是诸神对这个世界与人类完全不同的认识,在诸神的眼中,这个世界是另外一个样子,是一种在更高层次观察这个世界最本源构成的知识。

这一切,有悖于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如果有谁告诉你寒冰可以燃烧成火焰,火焰也可以重新凝固成寒冰,几乎每个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但在诸神的眼中,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凌在一旁好奇的听着,是不是瞧瞧一脸严肃的天闲,肚子里全是无奈,因为伊芙的话几乎无法听懂,那是对这个世界另外一个层次的认识才能理解的知识。

只有二十分钟说明似的讲解,之后伊芙就停了下来,直接向天闲提了三个问题,凌本以为这就是这次闹剧的结尾,却没想到天闲立刻给出了三个***。

虽然问题和***都是莫名其妙,但凌从伊芙的表情中读到了让她几乎无法相信的信息。

天闲回答的完全正确。

“神灵啊,人类已经如此厉害了吗?”伊芙简直不敢相信的一遍遍梳理着天闲的***,那简直完美无瑕。

“是伊芙姐姐你教的好。”天闲嘿嘿笑着,“我也是刚刚理解而已。”

天闲暗中发笑,这些东西的确不好理解,但那时建立在普通人思维的基础上,自从离开了神域后,三角和咕噜就在向天闲灌输许许多多奇怪的知识和思想,虽然天闲对此的兴趣不是很大,但时间久了,自然也就理解了大概。

伊芙所讲述的,完全是三家和咕噜所讲述的入门级知识,天闲早就倒背如流。

“你能……理解?”凌的眼神儿无比奇怪,“你果然很奇怪1

伊芙有些奇怪,也有些不甘心,迅速在那本古书上找到了新的内容向天闲讲述。

天闲十分激动,除了三角和咕噜外,终于得到了***的诸神遗产。

“我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我自己有一个***的想法1对于半个小时后伊芙的另外一个问题,天闲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明天事情就处理完了吧,今天真的困了,不额外补了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