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九十六章交换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六章交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这个女孩的话,天闲感到十二分的疑惑,“你明明在呼唤我,还说已经等了我很久,现在为什么却这样说?”

那女孩笑着,她笑的很好看,让她有一种迥异于雪的妖异,但不知为什么,天闲却无法从这笑容中感受到任何笑意,而且她越是笑着,就越是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我的确在等一个人,而且等了很久,我的大部分生命都在等待。”那女孩饶有兴趣的打量天闲,“不过你是否是我等待的那个人我无法确定,而且就算你是,我等待的理由和你来这里的理由也没有任何关系。”

天闲仔细打量这个女孩,随后收起了荒尘大剑,以一种轻松的口气问道:“雷痕部族的族长对我说天眼一族都是很难缠的,看来不假。”

那女孩听了天闲的话笑意更深了,“是吗,那些高地人这样说倒一点也不意外,不过你自己还不是带着一个天眼,难道她也十分难缠吗?”

“她不同。”天闲拍打了一下身上的雪花,淡淡说道:“虽然我只见过你几面,但我可以肯定,她和你完全不同。”

“完全不同吗?”那女孩笑着喃喃自语,“的确,我们就是应该完全不同。”

天闲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想从细微处观察出一些值得留意的东西,但她的身上却全无破绽,看不出任何可以确定身份之类的信息。

“你……是当年在极北之地带领雪魈游荡的那个天眼?”天闲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哦?”那女孩双眉微微一挑,“当年?带领雪魈?哈哈哈……”

那女孩大笑几声,“你是在西伯咯部族听到这件事的吧?哦~我明白了!你背上的天眼在那里被看到了对不对?他们一定是怀疑她是当初那个女孩!哈哈!真是愚蠢1

“不是你?”天闲本也不相信这样的事,毕竟天眼一族的寿命并不必人类长久,其实他们只是具有奇特力量的人类。十七年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个女孩不可能是当初那个女孩,可是她举止怪异,说不定当初那个女孩真的有着某种关系。

“如果是我,你想怎么样?”那女孩很好笑的问。

天闲缓缓摇头,“我无法把你怎么样?我来到这里是希望找到救醒我朋友的办法。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自然也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天眼一族和高地一族之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一个外人,为什么关心这些事?”

天闲皱皱眉,“我不是外人,我的朋友是天眼族,也是高地人,天眼一族和高地一族的冲突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朋友,影响到了我。我关心这件事,理所当然。”

那女孩不屑的笑了笑,“凭你吗?”

“我,不行吗?”

“那就要看你的实力了,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发现那个巨型虚灵的存在,而且面对未知的天眼一族,你因为她的容貌和你的朋友一模一样而放松了警惕,依我看……你或许现在就回去还能保住一条命。”

天闲一笑。“那虚灵倒是我大意了,不过你的话……我想对于一个幻影。我没必要警戒。”

团了一个雪球,天闲向那女孩一丢,雪球穿过了那女孩略显惊讶的面孔,落在了雪地上。

摊开手,天闲轻松的说道:“我想我还是很有资格来管这些事的,你甚至不敢在我的眼前显露真身。我是否可以推断,其实我比你强大的多。”

“你是怎么发现的?”那女孩似乎对天闲多了几分兴趣。

“你的呼吸没有水汽,而且这里平静无风,你的裙角却很细微的在飘动。”天闲抓了抓下巴,“让我来猜猜。我想幻影是不会离真身太远的,这样的手段通常都是有距离***的,所以你现在应该就在距离这里不远,而且位置较高有风的地方,还要适合藏身,那么……”

目光在四周一扫,天闲笑着看了看不远处一座雪峰,“你应该,就在那里吧?”

“啪啪啪。”

那女孩拍了拍手,“看来你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却继承了人类狡猾的头脑,果然敢来极北之地,也是有所依仗。”

“多谢夸奖,不过不知道我猜对了没有?如果我猜对了,不知道有没有奖励?”

那女孩笑的玩味起来,“奖励?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一个问题1天闲目光变的锐利,“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和雪长的如此相像?还有你几天之前说乌雅已经快要到达极限又是什么意思?乌雅头上的角,到底是什么?”

“这似乎不只是一个问题。”那女孩呵呵笑了两声,“不过就算只有一个,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如果你想知道这些的话,那么就自己去寻找***吧。”

说完,这女孩开始后退,她虚幻的身体在雪地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而且开始缓缓消失。”

“对了,忘了告诉你。”那女孩忽然停下脚步,“如果你能找到我的话,我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不过我希望你明白,极北之地的冰雪中,蕴含着比***地方更多的生命。”

什么?天闲顿时皱起眉,那女孩则继续后退,转眼消失在了雪地中。

“真身?”天闲望向不远处那座不大的雪峰,逆心决猛然发动,全身爆发出一层金光,向着那座雪峰发足狂奔……

让天闲失望的是,那座雪峰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一逗留过的痕迹都没有。那女孩消失在冰原上,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天闲重新将荒尘大剑收好,一边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事,一边缓缓走下雪峰。

“小鬼,我要你现在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天闲正在观察极北之地真正的风景,邪眼的声音忽然传来。

“什么事?”

“你到底是如何做到操控我的火焰的?我不记得教过你这个1邪眼前所未有的严肃。

“你从来没教过我任何东西。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让我感受到了上古邪灵的狡诈恶毒,还有古老头脑的那种愚蠢。”

邪眼忽然愤怒起来,“人类才是最愚蠢的,贪婪而又恶毒!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偷偷的开始操控我的火焰?为什么我没有任何感觉?你到底做了什么?”

说到这,邪眼一下想起了天闲之前说过的话。“你之前说你一直在***,你到底在***什么,又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

天闲举目四望,看着极北之地一望无际的冰原,轻松答道:“我们来做个交换怎么样?你把我的记忆还给我,而我给你想要的***。”

邪眼陷入了沉默。

天闲继续说道:“我隐约还能记得一些从前的事,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可是大多已经模糊了,但我知道那些记忆对我来说很重要。当然那些记忆对你来说是无所谓的,用无所谓的东西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这才是聪明的选择,怎么样?”

“记忆这种东西,并不是想夺走就夺走,想还回去就还回去的1邪眼为难起来。

“那就算了,虽然有点遗憾,但我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不错。说不定我再***一段时间,那些记忆就会渐渐找回来了。”天闲十分轻松。四下望着极北之地的风景。

不得不说,极北之地的风景异常的迷人。

天空晴朗的一片尘埃都没有,地面则是一望无际的雪白,偶尔有几座雪峰矗立在那里,犹如看护这片土地的守卫,在远方。冰雪和天空交接的地方闪着微光,似乎是***的寒冰。

传说在极北之地再向北,就是连雪花都不存在的寒冰原,那里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冻碎,那些寒冰并非是普通的冰。而是诸神强大力量的凝结,那是一片连天眼一族也不敢踏足的土地。

纯净,安宁,祥和……

这是极北之地给天闲的感觉,当然,如果没有那彻骨的寒冷,那么这里倒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度假胜地,不过就算还没到寒冰原,只是这里的温度就令百分之九十九的生命望而却步了。

没有路,也没有方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纯净的天空,一片纯净的大地……唉,多少给点提示啊,这样的地方上哪去找人碍…

天闲哀叹着,琢磨起接下来的打算。

不过天闲这边到不着急,邪眼可是紧张了起来,“小子!你难道不想拿回你的记忆了吗?”

“想的,但是我不着急,在这个地方没什么比找到天眼一族更着急的事了,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可以等到回去之后再慢慢想,说不定到时候我就想起来了。”

邪眼再次沉默下来……

天闲一路走下雪峰,四下张望,心中的确有些为难,现在这连方向都搞不清,要是走了回头路可就麻烦了,如今已经耽误了七天,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向天边有闪光的方向走?天闲犹豫着,就在刚刚这么一点时间,那些天边的闪光似乎就有了强弱变化,显然那不可能是寒冰原的寒冰在反光,说起来寒冰原应该距离这里还远着呢。

走错了可能就又是七天。

“小鬼,我知道该怎么走。”邪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天闲愣了愣,“你知道,真的?”

邪眼哼了一声,“那个天眼说的不错,这极北之地的冰雪里,蕴含着比***地方更多的生命,这可不是假话。”

“这是什么意思?”天闲其实很在意这句话,因为这几天一直是用雪地里的雪解渴的,而当时却是在那个超巨型的虚灵肚子里。

“这里是与人类***截然不同的世界,而且这里并非一切只有死寂,只是和人类***的规则不同而已,人类***是肥沃的土地和山林,而这里是丰富的积雪和寒冷的山峰,你不要以为这里是生命绝迹的地方。”

“冰雪里……有东西?”天闲有点紧张的问。

邪眼嘿嘿笑道:“不用担心。那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只是一些在人类看起来应该算是虚幻缥缈的存在而已,你可以叫它们住在雪里的妖精,也可以把它们看作是虚灵的一种,总之这里其实有许多生命。”

丝丝火焰从荒尘大剑上燃烧而起,“而我可以和这些生灵沟通。想要辨别方向,或者找到天眼一族并非难事。”

天闲笑了,“看来你似乎很在意***控你火焰这件事,不过很可惜,既然这里存在着生命,那么我叫咕噜复制就好了,到时候我直接问咕噜,你可以休息了。”

邪眼不屑的一哼,“那个东西?他虽然能复制生命。甚至复制虚灵,但这些古老的生命却不是他能够理解的,就算他能够复制,恐怕也不会懂得他们在说什么。”

“咕噜1天闲自然不信邪眼的话,当下抓起一把雪来。

咕噜钻出巢穴,身体迅速照着样子变成了一把冰雪,不过很快咕噜又变了回来,“主人。这个……似乎有点奇怪,虽然应该是生命。但是……有似乎不是。”

天闲一叹,原来邪眼说的是真的。

“好吧……”天闲看了看老神在在,正等着自己的邪眼,“你如果能够带路,并且归还我的记忆,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到底是怎么操控你的火焰的。”

“一言为定1

邪眼分出一个火焰分身到雪地上,缓缓的滚动了一圈,在地面上烧出了一片空地,随后为天闲指了一个方向。

天闲也不犹豫,直接向那边走去。

对于这次交换。天闲和邪眼约好,邪眼归还记忆,天闲按照他指出的路找到天眼族后,天闲把自己***的秘密完全告诉邪眼。

“小子,我并不是故意要夺走你的记忆的,那只是意外,相应的,要归还你的记忆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你不要怪我。”天闲按照邪眼指出的路向前走着,邪眼的火焰分身一直留在天闲头上说这话。

“我只是明白,如果我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那么我很可能就无法回到人类***了,那样的话你就会跟着我一起倒霉,要是运气不好的话,或许就要等到下一个世界诞生,这片冰天雪地变成肥沃土地的时候,当然可能还要过亿万年沧海桑田,你才能被某个现在无法预料的生命从深深的地下挖出来,嗯……或许那个时候你的力量已经衰弱的不像样子,啊当然,也可能那个时候就算你全胜的力量也敌不过那些遥远世界的人,总之……你自求多福吧。”

邪眼听了这话,火焰明显不稳定的抖了两下,改口说道:“当然,有我在的话,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意外了,不过这过程可能有些奇怪,你不要抵抗,否则可能无法恢复所有的记忆。”

天闲淡淡而笑,“虽然我不信任你,但有些时候又是最信任你的,毕竟我们之间好多时候是利益共存的,你尽管来吧1

“那好1

邪眼的火焰分身忽然间膨胀起来,化作一个火球猛然裹住天闲的头,火焰极速从天闲的七窍攒进身体中,乍眼消失不见。

天闲当即愣在原地,身体犹如完全僵硬了一般一动不动。

数股热流冲击着天闲的意识,天闲反应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抗拒,天闲很清楚,邪眼虽然时刻对自己存在威胁,但他的存在也是自己极大的倚仗,双方互有利害,这种关系倒是极其稳定的,现在邪眼要想从自己这里得到完整的消息,绝对不会耍花招的。

恢复记忆是一种十分奇妙的过程,脑海中不断的翻涌起一幕幕往事,就好像自己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来一样,有时候甚至会为这些记忆而惊讶不已,惊讶到认为那绝对不会是自己做过的事。

一股股热流在意识中流动,天闲仔细梳理着自己慢慢恢复的意识,脚下再次向前,安静走了起来,仿佛饭后闲庭信步,细细的回忆着自己的人生。

上一世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那个神棍般的赤脚医生,那座采药的山,那座临时居住的茅屋,永远研磨不完的药材,永远开不完的药单,永远练不完的绝世神功……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天闲享受着这种感觉,那是一种和老朋友相逢的喜悦。

“小子,你的记忆里有许多奇怪的东西,那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景象。”

“不错,那的确是另外一个世界。”天闲嘿嘿笑笑,“但和这里也没有太多的不同,不过这记忆对我的确十分重要,谢谢……我找到了一些我急需的东西。”

“急需?”

“现在你还不会理解,毕竟这和我的***有关。”

天闲的话轻轻刺了邪眼一下,“和你的***有关,这些记忆和你的***有关?”

“或许是,或许不是,不过你想得到***,那么就要等到我找到天眼一族之后了。”

顿了一下,天闲忽然说道:“不过在那之前,看来我要找一个地方暂时休息一下了1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