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九十三章隐秘往事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三章隐秘往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完全愣住了,这个声音如此的清晰,就好像在耳边响起,可是周围根本没有这个声音的主人,唯一的女人是乌雅,但她现在只是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自己。⊙,

“乌雅,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乌雅显得更加奇怪了,“声音?风声吗?”

顺着天闲的目光向远处望去,乌雅只看到茫茫冰原上夜幕降临的一片漆黑,以她的目力还看不到那隐匿在冰雪中的人影。

“远方的客人,您看到了什么吗?”管事有点怀疑的向远方望去,并且解释道,“这里虽然临近极北之地,是守卫天眼一族的防线,但实际上他们出现的频率并不高,冰原上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东西,但并不是天眼一族,您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天闲当然看到了,而且现在也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夜色渐渐垂下,但是那个身影站在冰原上却如此清晰,虽然遥远的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那身形,那白色的衣裙……怎么看怎么和雪一模一样。

西伯咯部族传说中的那个天眼族女子?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双眼,那是十七年前的事,如今那个女孩怎么可能还是这幅模样?

夜幕下,微弱的光在冰原上流动着,那女孩站在冰川巅峰之上,凛冽的风吹着她的白裙,一头纯白长发如风雪般随风飞舞,天闲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她似乎在看着这个方向。

“太慢了……”那个声音有一次在天闲耳边响起,“我已经等的太久了……”

这声音……

天闲猛的吃了一惊,这声音竟然似乎是背后的雪发出的,只是声音和她有些不同。充满一股邪魅的味道。

这让天闲顿时心中有些发寒,这绝对不会是雪的声音,但似乎有人在借助雪来向自己说话,对方居然能借助雪的身体!

逆心诀极限催动五感,天闲细致的捕捉周围每一丝空气的流动,但是周围真的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物。

想了想。天闲闭上了右眼,催动起那股并不熟悉,而且十分危险的力量。

“客人,您到底?”管事见天闲不言不语,面色凝重,不由心中紧张起来,而天闲再次睁开右眼时,把他立刻吓了一跳。

天闲的金色眸子放出了明亮的光芒,用这只眼在周围一扫。天闲深深皱眉,周围并没有虚灵的存在……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人类***也有人会这样对待我们天眼一族。”那声音清晰无比,声声入耳,就犹如雪在天闲背后轻轻说话。

“管事,我累了,想回去休息1天闲再不做他想,转身就走。

乌雅和管事都是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既然天闲要回去,那么自然也就立刻跟了上去。

“来吧。快来到这片土地上吧,我等你……已经等的太久了1直到天闲走向冰封的防线,那声音还在天闲耳边回响,而乌雅和管事显然都没有听到这声音。

管事已经叫人在村庄里收拾出了房间给天闲和雪居住,天闲甚至连谢谢都忘了说,就立刻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甚至把乌雅都拦在了门外。

解开布包,天闲看到雪依旧睡在里面,恬静而安详,没有丝毫不妥。天闲不放心,小心的打开了结界。将雪的身体抱出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情况依旧和最初一样,雪就好似被冰封了一般陷入了深度的沉睡中。

其余的状况,一切良好。

不见身体有任何受伤,也不见精神有任何波动。

那声音现在已经消失,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这让天闲万分疑惑,同时也感到万分紧张,因为天闲十分肯定,当时听到的声音,的的确确是雪发出的。

轻轻握住雪的手,天闲柔声说道:“雪,如果你现在能发出声音,或者能有任何方式给我一些反应的话,你就尝试一下,我一定会发现的。”

天闲紧张的观察着雪的反应,但雪安静如初,没有任何反应,尝试了几次,都是无果而终。

天闲只好再把雪放回结界中,用布包好,随后却忽然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发起呆来。

明天,立刻进入极北之地,不论雷痕部族的族长告诉自己什么,或者他根本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天闲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抓到了某些线索。

“小子,我有话要对你说。”忽然邪眼的声音传来。

天闲神色终于从僵硬中恢复几分,“什么事?”

“我想了很多天,似乎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些雪魈会袭击你。”

“那些雪魈1提起那些雪魈,天闲的注意力终于被拉了过来,“你当时说只是猜测,也没有明说,现在终于肯定了吗?”

“没有证据之前自然都只是猜测,不过现在的猜测倒是有了些根据。”

“什么根据。”

“就在你眼前。”

天闲怔了一下,“你说……雪?”

“不错,就是这个小丫头。”

天闲脸色微沉,拿起荒尘大剑来到了窗边,用一种低沉的,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说道:“你看到外面的冰原了吗?我想你绝对不会喜欢被我深深埋进那些万年不化的冰川中的,那样你连一丝力量也别想恢复。”

“臭小子,我还没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1天闲怒火上涌,“而且我更知道你忌惮着什么,雪对你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你一直贼心不死,渗透我的精神,甚至分离的时候带走了我的记忆!现在雪陷入了沉睡,你又想打她的注意对不对?”

“人类小子,你最好……”

“闭嘴1天闲怒吼,“我警告你,我再发现你想对雪不利,就算这把剑我不要了。我也要立刻把你埋在就连天眼一族也不会光顾的荒芜冰原上,除非沧海桑田,世界巨变,否则……你就等着下一个世界诞生的时候再去作恶吧1

“咣1天闲把荒尘大剑插在窗边,独自走了回去。

这个时候,旁边的笼子颤抖了起来。很快咕噜从笼子里的灵鸢巢穴探出头来,他又吃饱喝足,从沙漠回来了。

“很抱歉我听到了刚才的话,但我并不是偷听。”咕噜飞上天闲的肩膀,很有作为灵鸢自觉的啄了啄羽毛,“不过我必须要说,或许邪眼的说的没错。”

“什么,咕噜你说?”

“没错,我这些天也会和大家讨论这里发生的事。其余人或者对于这个和人类***截然不同的世界理解有限,但三角倒是更能理解这里的情况,他也觉得,或许……是雪儿的问题,才吸引了那些雪魈。”

“他也,难道说你……”

“差不多,但我没有任何依据,所以我没有说这样的话。当然,三角也没有。都是猜测而已。”

天闲听了之后深深皱眉,思索了好一会,闷头过去将荒尘大剑搬了回来。

“哦!小子!现在你又想听我说了吗?你看,我说过你太过防备我了,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生存而已。”

“我也只是按照我们人类的生存方式生存而已。”天闲轻轻回答。“而且,我们人类知错能改,也懂得道歉,刚才是我的态度过于恶劣了,十分抱歉。”

“哈哈哈哈1邪眼得意的大笑。

天闲继续说道:“当然。人类都是很势力的生物,我道歉是想听你猜测的依据,而且对你的戒备也不会有丝毫的松懈。”

邪眼嘿嘿笑道:“这个是自然的,你能直接说出啦,我们倒也都轻松很多。”

一朵火焰在荒尘大剑上烧了起来,其中缓缓睁开一只狰狞的眼睛,这只眼望着沉睡的雪,沉声说道:“我接下来的话你可以不相信,但我没有必要骗你,毕竟目前我们的利益是共同的,而且到了这个地方,对我最大的威胁已经不再是这个小姑娘,而是整个极北之地,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理由把我丢在这里的,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

“当然1天闲用力点头。

邪眼很满意,拿了拿腔调,沉声说道:“我想,这个女孩之所以离开了极北之地,被带到人类***流浪,除了表面的原因之外,是有着必然的因素存在的,而这因素之一,就是她绝对不能留在极北之地。”

“你这是什么意思?”天闲很吃惊。

“你来自摩云山脉,和这里没有丝毫的瓜葛,对于那些雪魈来说,只有这个女孩和它们有着某种联系,而西伯咯部族当年的传说中,这个女孩曾经带领雪魈群四处游荡……”

“那不可能是她!那时她还没有出生1天闲立刻打断邪眼。

“可她们长一模一样1邪眼哼了一声,颇为不屑的也打断天闲的话,“西伯咯部族赶你们出来,固然受到了那黑角力量的影响,但他们说的理由可一点都不错,当年那个女孩恐怕和这个丫头有着某种奇异的联系。”

“而且今天,对面那个天眼似乎也是借助她才和你说话的。”

邪眼这句话让天闲更是吃惊,“你听到了?”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力量!乌雅和那个高地管事是听不到的,但我这样的存在没有理由察觉不到这种力量波动。”邪眼笑着,笑声里多少带着自得,“也是因此,我才更加肯定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你不妨想一想,自从在寂静森林里发现她之后,其实她在很多地方都十分诡异。”

邪眼的火苗燃烧的旺盛起来,那只血眼也越瞪越大,“她独自一人在寂静森林中生活了很久,我希望你能清楚,那是一件近乎于奇迹的事,她受到虚灵的***而被困在那里,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虚灵却是在寂静森林中为她营造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保护着她。”

天闲心中一颤,这样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邪眼继续说道:“她只是一个区区的天眼,在破碎世代。诸神存在的世界中天眼一族的力量比现在强大的多,可也不是每一个天眼都有能力召唤冰霜巨人那种世界本源中诞生的伟大存在,而她却可以1

天闲不由想起在丹特城外第一次和四姑娘对决时的情景,那一次雪召唤来的冰霜巨人几乎摧毁了一切。

“还有,在雷霆古城,唯有她一人不受古城禁制力量的***。你可要明白那力量相当于诸神封印的力量,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怎么能抵抗那种力量?”

“还有!东部王国1

“东部王国?”心情有些沉重的天闲眼神奇怪起来,“关东部王国什么事?”

“钥匙1邪眼的声音里渗透出一种浓浓的恶意,“还记得屠戈的话吗?他们受到精灵王预言的指引,前来人类***寻找开启秘宝的钥匙,可是你回想一下,那个钥匙是否一定说的就是你呢?”

天闲心头巨震,“你是说……”

邪眼嘿嘿笑道:“依我来看。只是你的表现掩盖了这个小姑娘的存在,而那枚钥匙……其实是她才对!和你相比,她的身上有着太多太多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

“这……这只是你的猜测1天闲有点无法接受。

“是的,这的确只是我的猜测,而且也没有直接的证据1邪眼笑着,十分轻松的说着,“但这不是凭空猜测,而是根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一切条件的猜测。而且现在我还能再给你一个猜测。”

天闲凝视着邪眼,“什么猜测?”

“你带着这个小姑娘。一旦进入极北之地,恐怕会发生极其难以预料的事,你将要遇到的麻烦,将是空前的,甚至于是你无法承受的。”

天闲盯着邪眼,目光渐渐变得锐利起来。“只有……这些?”

“你还想要什么?”

天闲哼了哼,“我还以为你要说我必死无疑之类的话,如果只是麻烦的话,那么终究也只是麻烦而已,在我来看。麻烦就是用来解决的!我不管会遇到什么,会发生什么,我赌上一切,也要将雪救醒,如果为此要招惹许多想象不到的麻烦,那么……就一个一个的解决掉好了1

轻轻弹了一下邪眼的火焰,天闲忽然微微一笑,“而且要面对麻烦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果我解决不掉那些麻烦的话,那将会是你最大的麻烦。”

邪眼抖了抖火焰,“我自然明白,说起来……或许当初选择你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如果选择***人,也许我现在就不用落到这步无奈的田地。”

“这和无法决定自己的父母一样,由不得你1

“哼!我从不计较出身,因为我从不依靠任何人,而且只为自己。”

咕噜又啄了啄羽毛,“主人,我觉得还是赶紧把这家伙丢掉的好,耳边也清净一些。”

天闲笑了笑,“真可惜,你不能复制这样的能量体,否则的话……”

再一次检查了一下雪的情况,见一切无恙,天闲点点头,“休息吧,明天去见雷痕部族的族长,希望能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

第二天,天还没亮,天闲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乌雅气喘吁吁的声音传进来:“天闲哥哥,族……族长他来了1

让天闲十分意外的是,雷痕部族的族长听说了天闲的事,竟然亲自来拜访了。

当族长走进屋子的时候,天闲忽然觉得房间里变得拥挤了。

雷痕部族的族长是一个异常高大的男人,而且十分强壮,身上披着厚厚的毛皮大衣,还带着些赶路时积累的冰雪。

他看起来四十几许,一脸胡须,双眼闪亮。

“哦!我听说有外族的客人拜访,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少年人1族长见天闲年少,却丝毫没有轻视之意,按照高地人的礼节,主动行了一礼。

天闲不敢怠慢,用早从乌雅那学到的高地人方式立刻回礼,乌雅说这回立刻博得高地人的好感。

果然,族长见到天闲以高地人的方式回礼,立刻大笑了起来,“好久没有见到外族人了。这一次还是一个少年,难得难得,快拿出我们最好的酒和食物来,我要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1

天闲可是见识过这些高地人们的热情劲儿,这样招待起来就又要几天时间,现在天闲可等不了那么久。

“族长!招待就不必了。我有要紧的事要去办,而在出发之前有些事想向您询问,所以才特地等在这里。”

“哦……”族长点点头,随后大马金刀的在一旁坐下,拍着身上的冰雪说道,“我听说了,你要翻过防线,却极北之地。”

“是的。”

“那我能问一问为什么吗?我们雷痕部族守卫这道防线,除了不让天眼一族入侵高地外。同时也是不想有人进入那片被诅咒的地域,那里……不是人类该生存的地方。”族长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似乎想将天闲完全看穿。

对于族长的目光,天闲坦然相对,“***极北之地,是为了救我的朋友,她因为我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我受到人的指点。说在那里会有救她的办法 1

族长审视的上下打量天闲,目光似乎不经意的扫过天闲背后谨慎放置的布包。随后微微点头,“诚实的眼神,为了自己的朋友吗?人类***上原来也有这样重情义的人,而且还是这样年少的孩子。”

天闲认真说道:“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族长歉然一笑,“抱歉,是我失言了。年纪大了,难免会说错话,不要见怪。”

天闲摇摇头,“族长严重了,我明白您的担心。不过我既然敢来,那么我也并非全无信心,我只希望能在您这里得到一些帮助,以便更好的却救我的朋友,如果您能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那么我将感激不尽1

族长露出了宽厚的笑容,“单单凭借你能得到西伯咯部族的信任,我们就应该全力帮助你,何况你还是为了挽救你的朋友不惜踏足那片被诅咒的可怕土地,虽然我不想你这样的少年人去冒险,但我钦佩你的勇气和决心,如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问就好了。”

天闲心中一阵感激,“族长,那么……我想知道我进入极北之地后,要去哪里寻找天眼族的聚居地呢?”

“天眼族……”族长冷笑了一声,“这恐怕十分困难,因为他们的人口极其稀少,我们从未见过他们集体出现,但有几次我们进入极北之地,倒是发现了被废弃的聚居地,规模十分小,只有不到百人,我想他们正在慢慢的消亡,而直到现在,我们也无法确定他们到底居住在哪里。”

果然是不知道的,天闲暗暗叹气,但也不意外,极北之地那片土地,除了天眼一族估计就没有人类踏足了。

“那么第二个问题。”天闲犹豫了一下,“族长您能告诉我,天眼一族做了什么事,才让你们这样大费周章建造了这样的壁垒防线阻挡他们,西伯咯部族告诉我曾经有天眼带领雪魈游荡,随后雪魈就发了疯,可是这种理由,似乎太过飘渺,而且也不够分量让雷痕部族守在这里1

族长的目光变得玩味起来,“少年人,你似乎……很在意我们和天眼一族的关系?”

天闲正色答道:“是的,如果***了极北之地,我恐怕会找那些天眼族帮忙,我必须先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连你们之间的矛盾和仇恨都不清楚,那么我恐怕会有巨大的麻烦,毕竟在我看来,天眼一族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族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少年人,你自然不知道天眼一族到底有什么不好,他们作恶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

“愿听族长解释1

“好吧,既然是这么久时间里第一位外族的客人,而且是西伯咯部的朋友。”族长看了一眼紧跟着天闲的乌雅,“那么告诉你也无妨,而且……这些其实并非是秘密,只不过人类***上的人们还不相信罢了。”

望着窗外,族长十分感慨的说道:“我们雷痕部族世代生活在高地的最北方,当初我们也是保护着高地,但我们的任务是防止那些偶尔出现的强大灵兽闯进高地,那个时候的天眼一族,还时常和我们有来往。”

“天眼一族曾经和雷痕部族有来往?”天闲这倒是听到了个天大的新闻。

“不错,毕竟我们比邻而居,虽然我们不是很信任他们,但他们也很安分,并且每次来也只是换取有限的皮毛和食物之类的必要东西,但却会赠给我们很珍贵的魔晶,那是极北之地深处的冰川经过千年的积累才会生出的昂贵水晶,可以打造出极好的武器,也是因为这些魔晶,我们和他们保持着这种互相戒备又互有交换的关系。”

“几百年……”族长吐了口气,“据说这种日子持续了几百年,直到雷痕部族的上一任族长,也就是我的父亲在一次交易中诡异的消失了……”

“消失了!?”天闲惊的站了起来。

“是的,消失了……”族长眼角抖了两下,“就在我的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那个来交易的天眼忽然大声喊了几句什么,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之后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强烈风袭击了我们,那是我一生中见识过的最猛烈的风,可就算那风在猛烈,我还是看到了,我的父亲,他站在那里,就好像被一种无形的怪物咬了三口,第一次到胸口,第二次到双腿,第三次……全部消失1

天闲感到头皮发麻,如果是这样的情景,那么毫无疑问是被虚灵吞噬掉了!

“没有血,也没留下任何痕迹,就那么消失了……”族长声音低沉,“对此,天眼一族没有任何解释,他们迅速离开了,而我们也正式和他们决裂,之后的日子……充满了诡异的恐惧,天眼一族频频忽然出现在我们的部族中,每一次出现都会有族人莫名其妙的消失,而且他们会深入到高地南方,引起了很多的混乱,那个带领雪魈游荡的女孩,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

天闲沉默着,一字不落的倾听族长的话。

“后来,我们***了所有部族的人开始修建这道阻挡他们的防线,而就在那期间,天眼一族还频繁出现,伴随着大批族人的消失,那真是一段痛苦的日子,还好后来防线建成后,天眼一族就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过来,族人们消失的情况减少了很多很多,现在,只有那些天眼出现在对面冰原上时,才会有不谨慎靠近的族人消失。”

天闲握紧双手,“只有天眼族出现的时候,才会有人消失吗?”

“是的1

族长无奈的摇摇头,“天眼族大规模活动的消息我们曾经派人去人类***各大帝国传递消息,可惜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威胁,所以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天眼一族曾经在高地上大规模活动,并且导致了大批的高地人被虚灵吞噬,这……

天闲心中一团乱麻。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