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九十一章雷痕部族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一章雷痕部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哥哥,你又在写什么啊?”乌雅又一次好奇的凑上来,瞪大乌黑的眼睛瞧着天闲手里的东西。±,

寒原上正风雪交加,就算有乌雅这样土生土长的高地人也无法行走,所以天闲找了个山洞,两人暂时休息,当然顺便把住在这里的一头不知名的野兽打晕了丢在旁边。

“好奇怪的字1乌雅上看下看,却一个字也看不懂。

天闲笑笑,这人类***上能看得懂中文的,肯定只有自己一个了,“是我家乡的文字,我正在……研究我的圣痕。”

思索一下,天闲觉得这么说乌雅更容易理解自己的意思。

“哦~~”乌雅恍然,立刻又问道:“那天闲哥哥的圣痕到底叫什么?那边的火焰好奇怪,嗯……里面是青色,外面却发白,远远看过去好像紫色的1

天闲抬头看了看乌雅,直接答道:“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老师,是自己摸索***的。”

“真的1乌雅瞪大双眼,满脸钦佩之色,“天闲哥哥你好厉害!1

见乌雅还是这么活泼,天闲不由笑了起来,“乌雅,我害得你被赶出村庄,你不恨我吗?”

“怎么会?要不是天闲哥哥,我们现在都死在雪魈手里了。”乌雅用力摇头,然后皱起眉,似乎有些懊恼,“而且本来就是爹不对,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他不是这个样子的,更不会对我大喊大叫。”

“不过没关系!1乌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口白牙闪闪亮亮,“爹很快就会消气的,我从小还从来没离开过部族,这次正好跟着天闲哥哥出去走走。等爹的气消了,我再回去就是了1

天闲本来还有些担心乌雅心情抑郁,不过现在反倒被乌雅的乐观感染,看着她明媚如春光的笑容,就连外面的风雪声都不再那么讨厌了。

“乌雅,你放心。我一定会送你回去的,伯咯他……他不是真的要赶你走。”

“我知道1乌雅信心满满,“爹他最疼我了,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他清醒过来之后一定会后悔的,所以我在房间里留了封信,叫他别担心我,嘿嘿……”

“不过,离开村庄时还真的伤心了呢……”乌雅有点可怜巴巴的模样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家。”

“不过没关系,我现在还真精神1乌雅说着又凑近了些,直接挨到了天闲边上,再次用万般好奇的目光看着裹着雪的布包,小心问道:“天闲哥哥,她……是谁啊?”

乌雅表情变化的速度简直让天闲有点应接不暇,现在看起来乌雅完全不像是被赶出家门的小姑娘,反倒是像怀着万分兴奋心情第一次出门旅行的野丫头。

“雪。”天闲简短回答。

“雪?她的名字?”

见到天闲点头。乌雅显得更好奇了,“好少见的名字。她受伤了吗?为什么会睡在里面。”

天闲低下头,继续写起逆心诀,“她的确受伤了,很重的伤,而且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所以我一定要去极北之地。不惜一切代价救醒她。”

“她……她是天眼族?”这一次乌雅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问,有些怯怯的。

天闲笑了,把写好的逆心诀收到怀里,天闲打开了布包,安静如雪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天闲眼前。

“天眼一族有什么显著的特征吗?为什么你当时见到她时那么惊讶。你应该是没见过当年带领雪魈游荡的那个女孩才对。”天闲很奇怪的问。

乌雅看着雪沉静的睡脸,自己也有些疑惑,“我也说不上来,但我一见到她,就感到她是个很特别的人,心中忽然就想到她可能是天眼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实上我从来没去过北方防线,更没见过天眼族的人。”

“不过!她好漂亮1乌雅很成功的用最后一句话把话题歪到了别的方向,“金色的头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要是也有这样的头发就好了。”

天闲见她一脸艳羡的样子,忍不住笑道:“黑发也很漂亮,自然,纯净。”

乌雅听了眼神微微一动,羞涩的笑了,摸摸自己的黑发,很有点期待的问道:“真的?”

“当然,你看我就是黑色头发,最自然,最纯净。”天闲一点也不害臊的自夸。

乌雅不由被逗的咯咯直笑。

“天闲哥哥,那你说我……”

乌雅正说着,忽然放在天闲脚边的笼子震动了两下,笼子里的破草团里冒出了咕噜的脑袋,它又在沙漠里吃饱喝足后给天闲带回口信了。

看到咕噜,乌雅又好奇起来,双眼盯着咕噜看个不停,“天闲哥哥,这么胖的灵鸢,叫什么名字啊?”

天闲还没等搭话,咕噜已经粗着嗓子说道:“臭小子,不要乱勾引小女孩1

顿时天闲就愣在了那,这声音居然和卓玛一模一样,而乌雅则是目瞪口呆,瞪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天……天闲哥哥,这……这灵鸢会说话!会说话?”

天闲很是发愁的揉了揉额头,对咕噜低声说道:“你这是在搞什么?”

咕噜十分无辜的解释道:“是他们要我一定要把他们的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你的。”

天闲只好对乌雅无奈的解释道:“这只灵鸢,稍微奇特一点,嗯……智慧很高,所以会说话,其实这在人类***上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

“你这样欺骗小女孩并不好。”咕噜很有些正义感的对天闲说,当然他是极其小声的说。

天闲心想我总不能说你是神域里的不明生命……

对于天闲的解释,乌雅没有任何怀疑,反倒是更加好奇起来,“***上有很多这种灵鸢的吗?”

“当然1天闲干脆的回答。

“那么……那么我也能养一对吗?”

“哎?”天闲嘴角抽动了一下。

乌雅万分向往的说道:“高地寒冷,灵鸢都不能存活,但天闲哥哥的灵鸢却可以在冰天雪地里随便走动。要是我也能有一对的话,到时候送给爹,他一定会很高兴的1

天闲立刻头疼,这***上哪有这样的灵鸢……

“欺骗小女孩的下常”咕噜嘀嘀咕咕的说着……

“那个……我们还是先来听听我的朋友都给我带来了什么口信吧1

天闲生硬的岔开话题,不过乌雅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倒是很高兴的凑到咕噜身边来。好奇的等着咕噜开口说话。

“恩人交代的事,小生已经全都办好了,请不必担心。”香的声音,口气依旧简洁明快。

“真的说话了1乌雅叫了起来,随后疑惑起来,“这个口气……好像我们高地人。”

天闲暗笑,这可不就是你们高地人。

“一切都好,那些种子没出什么问题。”屠戈低沉的声音依旧沉稳有力。

“那些路已经探的差不多了,随时可以使用。”维罗听起来还是很严肃。

“所有人都很好。边境那座土城已经开始改建了,那些难民是第一批建设者,等你回来那说不定已经变成一座城市。”阿里昂的声音还是那么欢快。

“喂!你这个臭小子!赶紧把雪儿给我治好,要是她有意外的话,我就要剥掉你的皮,然后卖到东部王国给那些兽人做***1咕噜的鸟嘴里忽然冲出塞纳的叫声,“还有,第二批货已经开始准备了。第一批毛皮大衣也已经被沙利特士兵穿上开始工作了,下一批货物我们到底要什么!赶紧给我开出清单来1

天闲苦笑的捂住被震的嗡嗡乱响的耳朵。“她还是这么精神……”

“本王会一直等你回来的,沙漠永远是你的家,嗯……等你回来后,我封你一个官爵吧,顺便再赐你一个妻子。”

天闲顿时冒出汗来,这是沙王的声音。

“小子。给姐姐我早点回来,沙漠里除了那些藤子,真的很无聊。”这是露娜打着哈欠的声音。

最后,咕噜啄了啄羽毛,清清嗓子才说道:“注意安全。就算没有办法救醒雪,也一定要安全回来,还有,我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听到这句话,天闲笑了笑,有些欣慰,似乎也有点无奈,这个声音是古丽的,看来她已经准备出发,悄悄去古斯塔斯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许是对红炎的思念,天闲觉得,古丽的声音好像那个站在黑山苍云间的红裙女孩,透着淡淡的,但却真实无比的关切。

“天闲哥哥?”

天闲微微一愣,发觉乌雅正奇怪的看着自己,“呃……怎,怎么了?”

“你发呆了好一会儿了?最后那个声音……是谁?”少女的心思总是很敏感,乌雅试探的问。

天闲这才发现,咕噜已经钻回巢穴里去了。

“哦……”天闲赶紧活动一下脸上的表情,“最后那个……是一个麻烦的女人。”

“这个姐姐似乎很关心天闲哥哥。”

“啊,应该吧,不过可能是没有了沙袋,她觉得很不习惯吧。”天闲自嘲的笑了笑。

“才不是1乌雅大声起来,但天闲目光看过去,她立刻又缩回了脖子,“应该……应该是关心天闲哥哥的……”

天闲也只好笑笑,拿出干粮来分给乌雅,“吃些东西吧,天黑之前我们还能再走一段路。”

“天闲哥哥,你真的有一群奇怪的朋友呢1

“是吗,哈哈!有时候我也这么觉得,可能我自己就比较奇怪吧。”

“嗯……那乌雅是不是也很奇怪?”

“哈哈哈……”

……

天闲和乌雅在寒原上跋涉了七天时间,因为风雪的缘故,行走的速度很慢,有几次还不得不挖了雪窝睡觉,天闲自然没关系,好在乌雅是土生土长的高地人,这样的条件也不见叫苦。而且这几天非但没有精神萎靡,反而越来越有精神了。

不过这七天除了环境恶劣之外,天闲还遇到了不少麻烦,高地虽然苦寒,可也有许多生灵世代生存在这,而极度苛刻的环境也造就了这些生灵的强悍和凶猛。像天闲和乌雅这样两个不大的少年人孤单单在寒原上跋涉,可是再好不过的点心了。

不过在手持荒尘大剑,并且有邪眼跟随的天闲面前,这些前来猎食的大大小小猛兽,绝大多数都倒了大霉。

“乌雅,昨天的肉还有吗?”天闲像身后大叫。

乌雅正欢天喜地的在雪地上撒欢儿跑跳,天闲给了她一个随身携带的破毡帽,上面有一朵邪眼的火焰,这顶帽子戴在头上。只要这火焰还没熄灭,浑身就会暖和的很,乌雅脱了厚厚的毛皮大衣,正在享受寒冷风雪吹拂身体但却十分暖和的感觉。

“有的1乌雅立刻跑上来,从怀里拿出一个喷香的纸包来,居然还是冒着热气的,打开来一瞧,里面是香气四溢兽肉。

“果然还是尾巴上的肉最好吃。”乌雅拿了一块丢在嘴里。表情幸福无比,“川龙的身体很硬。肉也不好吃,但一人粗的尾巴却很好,就是和身体比起来太少了,不值得冒险。”

“我们只切尾巴,倒是很方便。”天闲大笑。

两人在冰天雪地里有说有笑的走着,倒似乎是来旅行观光的一样。这两天有乌雅陪着,本来因为雪陷入沉睡而闷闷不乐的天闲倒是也心情好了很多。

吃着香喷喷的烧肉,天闲问道:“到北方的雷痕部族,还要走多久?”

“不远了1乌雅指着前面的一座山,“翻过那座山我们就能看到他们守卫的北部防线了。我看今天天气不错,我们晚上就能赶到。”

“北部防线的雷痕部族……”天闲紧了紧背带,“这次倒是要问个明白。”

“天闲哥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去问雷痕部族呢?说起来他们是最不喜欢天眼族的,到了那里,可千万不能被他们察觉到雪儿的存在。”

“具体问什么我现在自己都不大清楚,但我想有些事和这里发生的变化有关,和那些雪魈,黑角都有关,甚至是当年那个和雪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我想在这里都能得到***。”

“天闲哥哥,那些雪魈的角……真的,真的有什么问题吗?”乌雅不安的问。

这个问题憋在心里,乌雅早就想问了,可是这等于是在怀疑天闲,甚至是怀疑她被赶出部族时说的话,所以直到今天,已经和天闲十分熟稔才问起。

天闲笑了笑,“我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不过你离开之前把那些黑角都留下,应该是没错的。”

“我被赶走,那些代表荣誉的角自然不能拿的……”乌雅似乎还有些怨念,“可是那些角我们都带了很多年了,如果有问题的话……”

天闲现在也无法解释,就连邪眼的话也只是猜测,根本没有证据。

“雷痕部族也带着这种角吗?”

乌雅摇头,“他们镇守北方防线,实力强大,雪魈也从来不敢来骚扰他们。”

“那就最好了。”天闲解下荒尘大剑,在半空一横,“坐上来吧1

“什么?”

天闲嘿嘿一笑,“按照我们的速度天黑之前翻过那座山有点勉强,所以我打算加快速度,这把剑暂时给你当坐骑好了。”

乌雅很不解,不过她倒是信任天闲,坐到了宽厚的大剑上,眨眨眼,忽然笑了,“这把剑是温热的1

“抓紧,我要走了1

乌雅立刻抓紧剑锋,荒尘大剑是钝刃剑,怎么抓都无妨,不过乌雅却还是很疑惑天闲到底要做什么,不会是想把自己直接甩出去吧?

“走!1

天闲大喝一声,双脚猛然跺地,乌雅紧跟着一声尖叫,人已经随着天闲急速向前冲去。

狂风扑面而来,犹如被卷进了冰雪风暴,乌雅双眼眯成一条缝隙努力看着前方,只见天闲一手抓紧背带,另一手握着大剑,浑身绽放着淡金色的光芒,犹如一条金龙般在寒原上发足狂奔。

比起当天在村庄外引走雪魈时,天闲的速度显得更快了一分。

死死抓住荒尘大剑,乌雅简直不敢相信,难道说他要这样跑着翻过那道山,恐怕就算是雪魈也没有这个体力。

当天闲一路狂奔翻过那座山的时候,乌雅已经开始怀疑天闲是不是天眼一族了……

站在山峰之上,天闲向前望去,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

远方,一片汪洋大海正狂啸着扑来,而这奔腾怒吼的大海却被某种力量瞬间完全冻结在了那里,海洋水流的纹理还隐约可见,无边无际的大海就这样好像被时光定格,永远的冻结……

这片被冻结的冰海上面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只有在正面还能看清那巨大海啸席厩榫埃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