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八十九章神秘少女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九章神秘少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哥哥,你怎么了?”乌雅见天闲神色有点奇怪,很不解的问。∏∈,

天闲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不过这角倒是蛮难看的,而且是那些雪魈变的凶暴之后长出的角,留在身边的话,会不会感觉不大好?”

乌雅一挺胸脯,很自豪的说道:“怎么会?我们平日里也会捕猎一些***的东西,高地上没有什么特别温顺的生物,要想得到食物就必须去猎取那些体型巨大的猛兽,为此好多族人也会受伤的,不过猎到猎物后,它们的爪子和牙齿自然就是我们的战利品!这种雪魈的角也是一样的1

说着,乌雅很羡慕的看着天闲手里的黑色长角,“这可是雪魈首领的角,一般人是得不到的,天闲哥哥你真利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对付那么多雪魈的人。”

单独一个对付那么多雪魈的人,眼前倒是就有一个,天闲忍不住看了看乌雅的黑发,她的头发显得尤其的乌黑,闪动着迷人的光泽,整齐的发丝间,已经看到了黑色的角了……

天闲很确定,当时乌雅头上出现的黑角,和这些雪魈的黑角是一样的……

雪魈忽然变得凶暴起来,乌雅的情况又变得似乎和雪魈一样,而且……似乎那些高地人的神情有的时候也有些不大对劲儿。

“天闲哥哥,你是不是那天受了伤,我觉得你这两天总有点神情恍惚。”乌雅见天闲有出神起来,不由有些担心,“你总说自己没事,可那么多雪魈追着你,你要是受了伤不必隐瞒,我们一定会帮你治好伤的。”

乌雅误会起来。天闲赶紧摇摇头,笑道:“不,我真的没有受伤,不过那天的确是累坏了,到现在还是感到有些疲惫,我先去洗个澡。解解乏,然后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哦……”乌雅眨眨眼睛,有点无奈的点点头,“那***给你准备雪水,但你要自己烧热哦1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乌雅立刻跑出去了。

天闲松了口气,这两天乌雅对天闲的好奇心正在不断的膨胀,对于一个人冲进数千只雪魈群中的天闲简直崇拜的无以复加。只要一有机会就缠着天闲问这问那,问天闲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喜欢什么颜色,甚至喜欢什么声音,又问高地之外的事,高地之外的人,诸如大海里真的都是水吗?真的比高地还要广阔吗?类似的问题层出不穷。

现在天闲倒不是想去洗澡……而是这样乌雅就不会跟着了……

……

把自己泡在冰冷的雪水中。天闲倒不觉得寒冷,这冰雪比起火雾山周围那些雪峰上的冰雪要暖和的多。不过这样天闲的脑子倒是更加清醒了许多。

“你也想了好几天了,总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天闲用雪水搓着身体,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尖上烧了起来,“这的确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我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得出结论,你的那只肥鸟没有告诉你***吗?”

“他知道的显然没有你来的多1

邪眼用懒洋洋的口气说道:“我当然比它知道的事多的多。不过我思来想去,这件事还有些不明确的地方,下结论还早,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些家伙……或许快要回来了。”

“那些家伙?”天闲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是的1邪眼简直有些幸灾乐祸。“虽然我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到十分之一的程度,但这世界上我的火焰烧不掉的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除非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某种强大的存在,或者是本身就存在,而且可以和我分庭抗争的东西1

“那些角到底是什么?”

“那些角嘛……”邪眼故意拉了个长音,“是某种力量的结晶。”

“某种力量!什么力量?”

“原本存在的,但后来消失的力量。”邪眼嘿嘿笑着回答。

“你是说……那些诸神的力量,已经开始复苏了吗?”天闲声音平静,心中却掀起无边的波澜。

“我也没有见过这种力量的结晶,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破碎时代某位神灵的力量凝结而成的晶体,其中蕴含着十分强大的力量,而且如今的人类无法直接使用。”

天闲泼了一把冰水在脸上,用力搓搓脸颊,“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诺玛的担忧就变成了事实,而我们现在还几乎毫无成果1

“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1邪眼嘿嘿怪笑着。

“你似乎对这件事很高兴?”

“当然1邪眼丝毫也不掩饰,“破碎世代的诸神都是我的老朋友,如今的人类弱小的简直让我无法忍受,如果那些诸神能重新出现的话,我随便找出一个来都可以帮我恢复往日的力量,小子!到时候你可能就对我没用了1

天闲听了这话非但没有恼怒,反倒露出几分笑意来,“诸神弱肉强食,看到虚弱的你,嘿嘿……会有什么后果还真的无法预料。”

“哼1邪眼哼了一声,很不以为然。

天闲也不想在这件事上计较,继续问道:“如果这是某种力量的结晶,那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些雪魈的头上,还有……乌雅她?”

“是信仰1

“信仰?”天闲满脸疑惑。

邪眼慢条斯理的解释,“虽然我不清楚高地人的祖先在破碎世代是哪一分支的人类,但从他们遵守古训,而且生性刻板,并且信奉着模糊不清的神灵来看,他们的祖先在破碎世代就是某一位神灵的眷属,很可能还因此得到了某种力量,所以现在的高地人才英勇善战,那些雪魈或许也是如此,而破碎世代结束,诸神陨落,他们的力量源泉也随之消失。而现在……”

天闲接着邪眼的话说道:“现在这种力量已经在复苏了吗?”

“差不多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力量变的混乱而且狂暴,而且还有角的形态出现在雪魈和高地人的身上,但我能肯定是,这股力量正在影响高地上的生灵,或许曾经和这股力量更接近。智慧更低的生灵更会受到大的影响,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雪魈之后……就是高地人了。”

天闲有些后悔,“早知道高地上回有麻烦,我就应该把目的完全向香说明,她只以为我会匆匆穿过高地,并没有提及这些事。”

“嗯……那个高地的小姑娘的确很可疑,她带着那样强大的武器离开高地,必然有很重要的理由才对。但她却从不提及这件事。”

“我想她有不能说的苦衷,这一次我顺便来打听一下,其实已经很不应该,怎么还能去怀疑她?”

“人类……就是因为这些愚蠢的仁慈才会软弱1

天闲一笑,“随便你怎么说吧,不过看来我们在这里也得不到太多的消息了,似乎除了乌雅,***人并没有出现异常的情况。现在还是赶紧找到香的部族,看能不能问出一些缘由。如果不能的话,还是要尽快去极北之地,如果找到天眼一族,或许……当初那个天眼带领雪魈在寒原上游走的事情也能问的明白。”

“极北之地,小鬼!我希望你有命活着回来,毕竟我现在还是需要你的。”

“你最好祈祷我能找到雪的族人。并且救回她,否则的话,你这次就不是被封印在森林里,而是被埋葬在极北之地的冰原下。”

“哼!我……”

“啊!!!1忽然间,一声万分恐惧的惊叫从外面传了进来。

天闲顿时吃了一惊。这叫声是乌雅,而且听位置,居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雪1

天闲心中猛的一沉,因为洗澡,雪被暂时留在了房间里,现在乌雅的叫声从那里传来,难道是雪出了什么事。

来不及穿衣服,怒然跳出浴盆,天闲笔直向自己的房间冲去。

“轰轰轰1

撞穿三道墙壁,天闲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一眼见到乌雅愣在那里,而裹着雪的布包,已经被解开了一角,雪安详的面孔出现在里面。

“你1天闲不由一股怒火冲上心头,乌雅居然趁着自己不在,偷偷解开了包裹结界的布匹。

乌雅后退两步,双腿有些发软,“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只是想看一看,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

房门这时候被重重推开,老伯咯一头怒熊般冲了进来,但他见到乌雅站那里,天闲浑身**,身上还带着水珠正怒目瞪视乌雅,一时不由呆住,“这……这是?”

天闲随手扯起地上的毛皮披在身上,回身将布匹小心重新缠上,“我想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已经太久了,等我收拾一下,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乌雅听了这话不由身体微微一晃。

“客人!请等等1忽然老伯咯惊叫了一声。

天闲皱眉,回头不解的看着他,“伯咯,我并没有欺负你的女儿,你误会了。”

老伯咯脸色有点发青,“不……不是这件事,客人……客人您的那个布包里,有一个人吗?”

雪已经被看到了,天闲也不好在故意隐藏,点头说道:“不错,这个就是我先前说过的朋友,我就是为了救她,所以要去极北之地寻找某种方法?”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村庄里好多人听到天闲撞穿墙壁的声音都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大家安静1老伯咯大喊一声压下了所有人的声音。随后,他用一种凝重的目光望着天闲,“客人,您……您能让我看看您的这位朋友吗?”

天闲直接摇头,“抱歉,我的朋友现在沉睡着无法醒来,我现在只想让她安静的呆着,还请伯咯见谅。”

“客人1老伯咯忽然提高了音量,“我请求您,让我,让我们所有人看一看您这位朋友的模样1

天闲目色微微沉了沉,“伯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朋友重伤未醒,你到底想干什么?”

乌雅见天闲脸色不对,忙拉住伯咯的胳膊,“爹!你这是怎么了?天闲哥哥的朋友受了重伤,你怎么还……”

“闭嘴1老伯咯大声呵斥自己的女儿,“什么都不懂的***。给我站到一边儿去1

乌雅惊的双目睁的大大的,从小到大,伯咯都没有这样呵斥过她。

“客人1老伯咯上前一步,“我知道这样很无礼,而且是对您这样拯救了我们整个村庄的恩人,可是有一件事,我无论如何都想弄明白,我在这里先向您赔罪了!可是!无论如何,请让我们看一看您朋友的样子1

天闲依然明白了老伯咯的意思。

动作轻柔的把布包缠好。天闲摇头,“伯咯,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没有看错,我的朋友……她是天眼一族的人。”

顿时高地人中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天闲无奈的苦笑,“所以我才要去极北之地,去找她族人寻求解救她的办法。先前我一直隐瞒她的存在,是因为你们对天眼一族存在偏见。不过我可以保证,她是一个善良而单纯的女孩子,绝对不是你们口中那种危险的恶魔。”

“客人,我自然看的到她是一个天眼族!事实上……我在就猜测你的这个包裹里藏着一个天眼族人,今天看到的也不过是印证我的猜测,不过1老伯咯目光凌厉。“还请您,让我们看一看她的样子1

天闲这才吃惊起来,老伯咯话中的意思……似乎有点和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样。

“伯咯,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保证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您和您的朋友的事,但请您让我们看看她的样子。一切的解释我们之后自然会给您的1

雪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不妥吗?天闲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看了看老伯咯决不让步的神色,还有那些高地人奇怪的目光,天闲思考了一下,随后慢慢的解开了包着雪的布匹。

布匹缓缓滑落,露出雪清净而安详的面容,她就仿佛一片雪花,静静的飘在永远都不会有地面的半空中。

“啊!是……是她!1忽然间在老伯咯身后传来一个惊叫声,一个高地人踉跄着后退几步,脸上全是惊惧之色。

“这……这个女孩子,难道……”

“绝对不会错!就是她1

“除了头发颜色……完全一模一样1

天闲愕然发现,这些高地人见到雪的容貌后个个面色大变,惊叫声响成一片,老伯咯更是脸色青的发黑,完全是一副隐忍暴怒的模样。

上前挡在雪的前面,天闲警惕的望着老伯咯和所有的高地人,“伯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该给我一个***了1

老伯咯缓缓抬起颤抖的手指,指着天闲说道:“你……你的这个朋友,是谁!?”

“这和你们无关,我现在要的是你们给我的***1手腕一抖,靠在旁边的荒尘大剑嗡的一声凌空飞去,瞬间被天闲握在手中。

高地人们一声惊呼,本能的抽出了随身的武器,双方瞬间变成了互相对峙的局面。

老伯咯痛心疾首的看着天闲,“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们把你当作我们最尊贵的客人,可是……你居然和那个害死我们无数族人的天眼一族在一起!还要去极北之地寻找救她的办法1

天闲闻言面容微动,“害死你们无数族人的天眼族?你说雪?她怎么会害死你们的族人!?”

老伯咯怒声大吼,“当年我看的清清楚楚!就是她!就是她带着成群的雪魈在寒原上游荡,随后所有的雪魈都发了疯!我们无数族人就这样惨死在那些雪魈的手里,我们甚至不得不抛弃从前的村子1

“对!就是她1另一个上了年纪的高地人说道:“当时的情景我现在还记得!就是她!一定没错1

“我也看到了!就是这个女孩1

好几个年纪大一些的高地人都愤怒的叫了起来,这让天闲一时间有点茫然,雪怎么会带着雪魈在寒原上游荡?

“都给我闭嘴1忽然间天闲心中闪过一道灵光,不由一声大吼把所有人的声音压了回去。

“伯咯1天闲怒目望着老伯咯,“我记得你对我说,雪魈发狂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到底是多少年前?”

“十七年前!我记得清清楚楚1

天闲怒然将雪搬到身前,“那你们给我看清楚,这个女孩她到底有没有十七岁!?”

雪安静的睡在那,恬静的面容上带着少女特有的柔软微笑,琼鼻一点,嘴唇酥润,眉宇还带着女孩子未曾舒展开的美丽,别说十七岁,就连十五岁都嫌多。

一下子,老伯咯和所有人全被问住了。

“我的朋友从小就随着父亲在人类***四处流浪,她连高地人都没有见过,怎么可能在这里带着雪魈游荡?伯咯!你可要看清楚再说话1

“呃……这……”伯咯顿时脸色变得尴尬起来,刚才一时激动,却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