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八十三章高地雪夜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三章高地雪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逆血天痕》更多支持!

停在破屋外的怪物似乎也感觉到了天闲的杀气,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巨大的身体上凝结的冰晶开始逐渐变为蓝色,一股古怪的力量波动从冰晶中散发开来。

猛然间,这个怪物一声怒吼,凶猛的扑向了破屋的正门。

天闲在屋内随手将荒尘大剑抛了出去,大剑撞破门板,正劈中那怪物的面门。

“砰!1

那怪物一声惨嚎,被沉重无比的大剑砸的面孔凹陷,直挺挺向后倒去,天闲脚下一跺,逆心诀在身体表面腾起一层柔和的淡金气劲,人如飞燕般轻巧的跃了出去。

天闲看似身子轻巧,脚下力道却沉重无比,双脚稳稳在那怪物头上一点,本已经倒下的怪物嘶声痛叫着被天闲撞飞,天闲抓起荒尘大剑,“轰”的一声踩着这怪物落地,滑行出了老远才在村里荒芜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这怪物脸都被天闲砸瘪,已经完全晕倒了,天闲上下打量,这东西看似人形,四肢粗大,生着厚厚的白色长毛,倒是有些像传说里的雪人,不过它四爪尖锐,满口獠牙,头上还生着漆黑的双角,面目狰狞的很,而且它长长的白毛上,在胸前背后的位置还凝结着许多冰晶,看起来似乎不像是自然凝结的。

但这怪物没什么厉害的地方,天闲也不做过多理会,把大剑跨在背后,摇了摇头,“下次。找个好对手吧。”

高地苦寒,生存不易,天闲也不想杀它,不过才想转身返回破屋,天闲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月色深沉,天空的浓云将棕熊之月的光辉掩去大半。本来醇厚温暖的月光在寒冷的高原上莫名多了几分肃杀。

“咚……咚……”

村庄周围传来沉重的踏地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声音格外清晰,而且,不止一个。

天闲目色凝重起来,这怪物,居然有很多!

荒尘大剑再次解下,天闲一跃而起,如一道流光冲向破屋,人未到。大剑已经暴风般向前卷去。

沉重的大剑摧枯拉朽的撕碎破屋,嘶哑的怒嚎声中一只准备偷袭雪的怪物被荒尘大剑砸飞了出去,天闲手腕一抖,荒尘大剑被银晶丝疾速收回。

怒龙般冲进破屋,天闲身体上的淡金色光华已然笼罩了荒尘大剑,剑锋上火红的光芒疾速亮起,一瞬间炽热的气息从破屋中爆射而出。

“轰!1

整个破屋被拦腰斩断,屋顶和半截破墙飞上了天空。激射而出的炽热疯狂吹向四面八方,已经摸到破屋背后的几只怪物嚎叫着被撞飞。

把雪背在背上。挎好灵鸢的巢,热浪滚滚之中,天闲纵身而起,如一道流光窜上了夜空,几个起落到了村子里一个摇摇欲坠的钟楼上。

破屋的屋顶和矮墙在地上摔的稀烂,破砖烂瓦破碎的声响在这个沉睡已经的村子里四散。也惊动了所有潜伏在这里的生物。

天闲四下望去,不由深深皱起眉头,这个不大的村庄中,居然有数十只那种白色长毛怪物,而且从这里望去。在村庄外,还有更多的怪物在向这边汇集,而且从体型上判断,这些先进入村庄的怪物还只是小喽。

看着迅速向这个钟楼靠近的长毛怪物,天闲大惑不解,这村庄破败如此,这些怪物怎么会忽然找到这里来,而且数量如此众多!

简直,就好像是专门来找自己的一样。

“吼!1

最先到钟楼下的一只怪物大声咆哮,跳上钟楼,四肢并用竟然眨眼间就冲到天闲眼前,巨大的爪子兜头拍下。

天闲单臂向外一震!

散发着淡金色光华的手臂硬生生挡下这一击,反手捏住那怪物的爪子,天闲怒喝一声,把它整个抡了起来,远远扔飞,“砰”的一声和地上另一只怪物撞成一团。

活动一下手臂,天闲冷笑:“虽然还有些痛,但对付你们倒是足够了。”

忽然,在村子外面传来一阵高亢而悠长的吼叫声,声音在很远的地方,但却清晰可闻,其中满是残暴凶蛮之气。

顿时,整个村庄里的怪物们都变得焦躁不安起来,齐齐仰天嚎叫,一时间村庄中尽是难听至极的嘶吼嚎叫之声,犹如鬼域。

几乎所有的怪物胸前背后凝结的冰晶都开始逐渐变为深蓝色,并且开始迅速覆盖全身,很快冰晶挂满全身,如同穿了一层铠甲。

天闲惊讶的望向远方,心想难道远处有什么东西控制这些怪物?但天闲什么也看不到,迷蒙的月色掩盖着大地,视野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虽然疑惑,但现在也没时间考虑这些,那些怪物们嚎叫一阵,仿佛忽然得了命令,全部疯狂的向钟楼冲来。

紧了紧身上的背带,天闲的眸子在这一刻比云层之上的寒星还要闪亮,“雪,你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选一个别的地方让你安睡。”

数只怪物咆哮着一起冲上了钟楼,饥渴无比的扑向天闲。

天闲对那些怪物视若不见,荒尘大剑在手中一摆,狠狠斩在脚下的钟楼支柱上,这钟楼早已经破烂不堪,数只怪物的爪子抓的外层碎砖一片片跌落,天闲这一剑下去,钟楼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呀响声,轰然间倒了下去,那几只怪物只来及叫了两声就被成吨的土石砸中,连带着好几只要冲上来的怪物一起被埋在了进去。

天闲凌空跃下,十几米的高度轻巧落地,周围的怪物顿时咆哮着冲来。

见那些怪物面对被砸扁的同伴丝毫不惧死亡的冲上来,

雪在背后,纵然有结界保护,天闲也不想和这么多的怪物贴身肉搏。荒尘大剑猛的***地面,沉喝道:“交给你了1

一股妖异的青白色火焰猛的从荒尘大剑上窜起,一飞十数米高,魔鬼般扭曲抖动,瞬间又缩到两米不到的高度,凝成了魔鬼模样。

“终于肯叫我出来了吗?小鬼!你最近似乎过于堤防我了1邪眼已经很久没有显露本体了。天闲纵然使用火焰力量也十分有限,他最多只能施放一个火焰分体出来。

“没时间废话。”天闲看了看已经冲到近前的怪物,“随你的便。”

“那最好不过1邪眼发出了一声大笑,荒尘大剑上猛然间爆发出惊人的火焰,火焰窜上半空,瞬间分成八条火龙,呼啸着那那些怪物们扑去。

青白交织的苍炎无坚不摧,那些覆盖着冰甲的怪物一旦被火龙咬住或者缠上,冰甲顷刻就会融化。转眼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球,四面八发飞奔而来的怪物足有三四十只,但这八条火龙在半空疯狂飞舞,以绝对捕食者的姿态肆意猎杀这些怪物,转眼间把他们全化成一个个燃烧的火球,小小的村庄里顿凄惨的嚎叫声此起彼伏,数十个火球疯狂乱窜,引的整个村庄一时间处处火光。

但凡靠近天闲身边的怪物。不是被烧成火球就是被直接撕碎,面对邪眼这样的凶灵它们丝毫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剩下的最后三五只站在远处被这惨烈的场面震慑,一时间竟不敢上前,呜呜的发出了悲鸣声。

就在这时,远处再一次传来了那个奇怪的悠长而高亢的鸣叫声。天闲眼神不由微微一动,这次的声音明显清晰了许多,那个操控这些怪物的东西似乎已经靠近这里了。

而那剩下的三五只怪物听到这个声音后没有再次发狂的攻击天闲。反倒是直接掉头向村庄外跑去,竟然全部撤退了。

“邪眼1

天闲大喝一声,凌空跃起,一道火龙当即来到天闲脚下,顺势将天闲带上了半空。

踩着狂躁的火焰。天闲高高的升上天空,手搭凉棚极目远眺,顿时发现在黑沉沉的高地平原上,一个黑影矗立在距离村庄大概一公里远的地方,那几个逃走的怪物正向那个方向飞速奔跑。

这样的暗夜,就算是以天闲的目力,一公里也几乎是极限了,而在这个距离上依旧能看到清晰单独矗立的黑影,这东西恐怕是比小灰还要庞大。

忽的,那东西动了,似乎转了身,慢慢的离去,身影开始渐渐消失在黑夜中。

而让天闲忽然感到背脊发凉的是,那东西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东西随着它一起向后退去,如果那些全是那种白色长毛怪物的话,恐怕有几百上千只。

天闲从半空跳下来时,村庄里几乎已经不剩下什么了,邪眼的火焰厉害无比,那些怪物被烧的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而这已经破败的村庄也跟着遭殃,几乎被烧成了平地。

这一夜,天闲只能找个背风的墙根将就了。

“小子,你似乎很忌惮我,可你暂时不必担心,我还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天闲在一个还剩下两面墙的没顶屋子里找了个睡觉的地方,而邪眼在这个过程中一刻不停的说着。

‘呛’的一声,天闲把宽厚的荒尘大剑插在身边挡风,顺便把在荒尘剑锋上不断嘀咕的邪眼分体***了地下。

火焰很快又在剑的另一处冒了出来,“小子,如果在这种地方你还要堤防我的话,恐怕你根本走不到极北之地,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天闲把灵鸢的巢放好,将裹着雪结界的布包小心抱在怀里,看了看对外界一无所知,安详沉睡的雪,终于露出了笑容。

调整了下姿势,天闲睡了。

“喂!你这个人类的臭小子!我在和你说话1天闲的无视让邪眼怒叫了起来。

“想让我信任你,先把我被夺走的记忆还给我,否则免谈。”天闲丢给邪眼一句话,再不理会他。

“记忆……”邪眼的火焰跳了两下,却没在说话,只是哼哼了一声,“我们走着瞧1

天色没亮,天闲却又醒了过来。

无奈的叹气。天闲小心背好雪,站起身,再一次握紧了荒尘大剑。

是脚步声,而且是人的脚步声,虽然刻意放轻了动作,但在这样安静的落雪声都清晰可闻的空寂高地平原上。人类的脚步声对天闲来说就和打雷一样清楚。

一个,两个……一个五个人,脚步很轻,而且很有节奏,绝对不是普通人。

悄无声息的,天闲绕到了墙后面,逆心诀默默运转,屏息静气,很快变得好像一块冰冷的石头。融进了冰天雪地之中,再没有半分气息。

脚步声越来越近,也变得越来越轻,天闲在墙后可以清晰的听到这几个人的呼吸声,而且听衣服的摩擦声,他们似乎在***势传递信息,居然似乎是合作已久的样子。

天闲睁开眼,忽然皱了皱眉。灵鸢的巢忽然震动了起来,咕噜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那几个人显然的留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瞬间停下了脚步,一阵衣服急促的摩擦声之后,几个人呈包围之势向天闲这边逼了过来。

这个专门坏事的***!天闲心中好气,咕噜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想了想,立刻转身向另一边摸去。

从脚步声判断。包围圈最左边的那个人实力最弱,呼吸声最大而且显得中气不足。

很快那几个人逼到了天闲刚才的位置。

一道人影疾速闪出,手中的武器瞬间对准了这边,而另一人直接穿破墙壁截住天闲的后路,两人齐声大喝:“不许动1

随后两人全都愣在了那。

他们眼前只有一个奇怪的笼子。似乎是一个巢,一只羽毛异常丰厚的鸟正从里面探出头来,瞪大了惊讶无比的眼睛看着他们,这鸟的脖子上居然还套着一张热乎乎的肉饼?

其余三人早已经各自站好方位,听到前面两人发动了袭击,迅速上前支援,而就在这一刻,一道人影从墙壁之后猛然闪了出来,动作快的匪夷所思,疾风般掠过一人身边,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另一个人已经惊呼一声,被那人影卷走了。

“小妹1

那***吃一惊,回身去救时早来不及,那道人影抓了人疾速飞退,眨眼没了踪影。

听到了自己的惊叫声,这四人立刻全从那摇摇欲坠的破烂屋子周围冲了出来,一眼看到在村庄的空地上,一个衣衫单薄的少年背着一个奇怪的长形东西,一手抓着人,另一手的巨型长剑早横在了人质的脖子上。

“等等!不要动手!1刚才第一个冲出去想要堵住天闲去路的***叫一声,当先停下脚步,并立刻示意自己的同伴不要靠前。

天闲一手扭着自己的俘虏,一手大剑横在她脖子上,心中却叹气,怪不得先前感觉这个人脚步不像另外四人那么有节律,而且呼吸声中气不足,闹了半天这居然是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子。从她的呼声和手腕的纤细柔软来看,最多也就十几岁,没想到自己也有抓一个小姑娘当人质的一天,真是……

不过人已经抓了,天闲也不能就这么放了,自己人单力薄,对方显然配合默契,说不定还有别的同伙,不得不谨慎小心。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昨天那些怪物,是不是和你们有关?”天闲拿出凶神恶煞的腔调,厉声问道。

最先说话那人显得紧张而愤怒,“你先放了我女儿,我们有话可以慢慢说。”

女儿?

天闲仔细打量着几个人,他们都穿着厚厚皮毛衣服,头上也是后绒帽,面孔看不真切,但说话的这人年岁倒是颇大了,倒似乎的确有可能是这女孩子的父亲。

忽然,天闲微微一愣,这几个人的皮毛衣服上,都有一个形状奇怪火焰形标记,虽然粗糙,但毫无疑问是同一个标记。

“高地人?”天闲大吃一惊。

香曾说过,高地苦寒,无论是哪里的高地人,火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度重要的,而有些部族甚至把火作为图腾供奉,将火焰标志绣在衣物,甚至刻在武器上。

扭过那个女孩子的身体,天闲看了看她的胸口,果然也有一个火焰形的标志。

没想到来到高地第一次见到高地人就是这个场面……

那女孩被天闲抓在手中动弹不得,双手更被扭的疼痛难忍,忽然天闲拉过她身子对她猛瞧,这不由让她羞怒交加,正要拼死反抗,忽然感到双手一松,天闲已经放开了她。

“抱歉,这……这是个误会。”天闲放开那女孩,忙不迭的收起大剑,飞快搓了搓人家已经被扭的发红的手腕,尴尬的笑了起来。

那女孩发现手虽然被放开,但手腕却被这人握住用力摸索,顿时吓的用力挣脱,反身一个手肘砸在天闲胸口,飞速向另外四个高地人跑去。

天闲没躲,接了这一下攻击,虽然不碍事,但是却有点吃惊于这女孩子的力量,要是普通人,这一下恐怕要胸骨断折而死了。

不过天闲也不担心对方再为难自己了,出发前香已经很郑重的对自己承诺过,高地人醇厚善良,到了高地上只要能找到高地人,绝对会得到帮助的。

赶紧整理一下衣服,天闲自我介绍:“刚才真是失礼了,我是来自摩云山脉的天闲,我这次……”

“小贼!受死!1

先前和那女孩在一处的高地***喝一声,挥舞手中一把几位奇怪的长长武器,坦克般向天闲冲了过来。

天闲正自我介绍,顿时愣住,怎么,怎么和说的不一样……

香,你这个大骗子!小说《逆血天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