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八十一章临行嘱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一章临行嘱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逆血天痕》更多支持!

黄金城的沙王大厅中,气氛一片凝重。

天闲等人都在这里,阿里昂已经从沙漠边境返回,塞纳也收到消息,日夜兼程赶到了黄金城,在大家眼前的一座软架上,雪静静的躺在那里。

“你真的要去北方吗?而且是一个人?”沙王首先打破了沉寂。

天闲点头,“嗯,我必须去,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救她,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救她的办法,带她回来。”

简单的话,却饱含深沉坚决之意,这让每个人都微微动容,一向嬉笑对人的天闲很少这样严肃。

沙王看着雪,无奈的叹气,“没想到在我的营地里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件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你已经决定要走,那么不妨带上我的得力人手,极北之地是隔离人类***的另外一个世界,你孤身一人的话……”

天闲摇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现在,你必须把得力的人留在身边,这也是我要自己离开,而把我的朋友们都留下的原因。”

露娜稍有的皱起秀眉,“小鬼,你要去极北之地我并不反对,本来日程上你似乎就打算要去的,但你自己一个人,我们大家会为你担心的。”

天闲这次微微点头,“我明白,而且我也知道现在沙漠的改造才刚刚开始,好多事都没有稳定下来,这个时候我不该走,但……雪这个样子。我留下来恐怕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打算离开,之所以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跟着,自然也有我的理由。”

目光从雪身上移开,天闲逐一看着自己的伙伴们:“第一个理由,你们谁也没有在极度寒冷的环境中生活的经历。只有香在出生在北部高地,可她必须留下,这里有只有她才能做到的事,而我从小在摩云山上长大,前一刻还在树下乘凉,翻过一道瀑布,就到了雪山,那种气候我早以习惯。”

“这怎么能算理由?”露娜眉头皱的更深。

天闲望着露娜,“第二个理由。你们都不是食灵者1

古丽忍了半天,现在实在忍不住说道:“那又能怎么样?难道去极北之地必须是食灵者?”

卓玛也点头赞许道:“是啊,这件事和食灵者有什么关系?就算食灵者却是强大,但我们也未必就逊色多少。”

大家纷纷点头。

天闲却缓缓的摇了摇头,“去极北之地,当然不必一定是食灵者,可这一次要面对的,确是食灵者众多的天眼一族!还有……那个黑衣人!此行还不知道是祸是福。食灵者就算整体实力偏弱,但面对普通的圣痕继承者也具有额外的优势。稍不留心就会受到暗算,你们与其跟***极北之地,不如留在这里,好好帮助沙王改造沙漠。”

顿了顿,天闲又说道:“而且我们既然已经开始沙漠的改造,这么好的时机绝对不能白白浪费。你们跟着***极北之地不一定有收获,但这里的事却肯定完全荒废掉了。”

塞纳一直坐在雪身边,轻轻握着雪的手,眼泪在眼里一个劲儿的打转,听了天闲这番话忍不住说道:“可我们也担心雪儿的安危啊!你一个人带着她走了。万一出了意外我们连消息都得不到,怎么安心在这里帮你做这些事?你走了一个月没有消息我们只是想念,可是一年都没有消息我们怎么办?两年呢?十年呢?”

天闲抬起手来,“我已经考虑这个了。”

咕噜慢慢从天闲的袖子里爬了出来,水球似的滚上了天闲的指尖。沙王和塞纳还没有真正的见过咕噜,忽然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不由。

天闲解释道:“这是我不久前新交的小朋友,还有另外一个,三角!你也出来吧。”

三角从天闲的袖子里飘了出来,这让沙王和塞纳更惊讶了,相比于咕噜的外形,三角已经明显不是正常的生灵。

“他们是三角和咕噜,现在我也没时间解释太多,今后你们会了解他们两个的,我会把三角留下来帮助你们,有他在的话,沙漠的地火控制会变得很容易,而咕噜会跟***极北之地。”

“主人,诺玛主人当初叮嘱过我,无论如何一定要跟在主人身边侍奉。”三角见天闲要丢下自己,顿时叫了起来。

天闲一笑,“那你现在是听我的,还是听诺玛的。”

三角无奈的动了动光弧,“自然是听主人您的,可我强烈要求主人也带***极北之地,有我在的话,主人一定会省去很多麻烦,而且极北之地极度寒冷,咕噜并不适合那个地方,他会冻碎的。”

“沙漠这里需要你,土地的规划和地下火河的控制这些事上你是必不可少的,而咕噜,我当然不会让他被冻碎。”说着,天闲转向沙王,“沙王大人,您能给我一只灵鸢吗?”

“灵鸢?你要难道要带一只灵鸢去极北之地?”

“不,我只需要一只灵鸢暂时站在这,我只带咕噜去就好了,到时候我会让咕噜带回消息的,他可比灵鸢要可靠的多。”

沙王有些不大明白天闲的意思,但有一件事她很确定,“可灵鸢要特殊的巢才能来回传递消息,你去极北之地的话,没办法把这样的巢带在身边。”

天闲笑了笑,“三角,用禁锢型的术法做一个稳定的灵鸢巢穴,不难吧。”

三角十分不情愿的回答:“不难……”

天闲点了下头,“沙王叫人去拿灵鸢吧。”

见天闲态度坚决,沙王只好叫人去拿灵鸢,很快一只灵鸢被拿到了大厅中。这是一种十分小巧的鸟,不到巴掌大小,羽毛艳丽。双目明亮,美丽非常。

据说这是破碎时代就存在的神鸟,可惜诸神大战摧毁了整个世界,信仰崩溃,诸神陨落,这种神鸟的力量源泉也随之消失。现在唯一的力量就是自由的在雌雄两只鸟的巢穴间瞬时穿梭,成了新世界的信使。

咕噜在这只灵鸢身前呆了一会,体内生成无数光丝,光丝细密缠绕,咕噜的身体也随之开始变化,很快化成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灵鸢,清脆的叫了两声,飞上了天闲的肩头。

“这声音倒是比你原来的声音好听的多了。”天闲看着咕噜的新模样不由笑了笑。

大家都默不作声,天闲已经打定了去极北之地的注意。这让每个人又是无奈又是担心,雪就静静的躺在大家面前,现在任何劝说天闲的话都显得无比苍白。

“我独自去极北之地,还有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天闲逗弄似的用手指戳着咕噜的鸟脑袋,忽然说了句让大家意外的话。

“还有?说说看1露娜眼神微亮。

天闲吐了口气,不再逗弄咕噜,目光重新落到雪的身上。神色变得更加肃然,眼神明亮如火。“我明白,大家现在或许以为我很自责,很难过,甚至为此已经不顾一切。”

大家不由表情多少不自然,天闲这句话说的没错,其实大多数人都不觉得天闲这个时候贸然去极北之地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天闲微微笑了。坦然而自在,“但你们错了!我现在不仅没有为了雪的事不顾一切,相反!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明白我在做什么1

走到雪的身边,怜惜的抚摸着她的脸庞。天闲说道:“雪如今的模样告诫着我,我还不够强大,我还不足以保护一些人,我必须小心谨慎,我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1

天闲有些伤感,回头看着大家,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不想和你们分开,从小我就没什么朋友,能遇见你们是我最值得庆幸的事,可是我现在不得不这样决定!明里暗里很多人都在盯着我们,像那个黑衣人一样强大到我们无法反抗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根基,需要更强大的力量,要不然,雪不会是最后一个……”

大家闻言不由默然……

天闲吐了口气,声音变得有力了许多,“我留你们在这里不为别的,是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巩固我们的基础,如今沙王愿意帮助我们,而***国家对沙漠的了解十分有限,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我希望我从极北之地回来的时候,能看到我们有一个安全的家!不会再被任何人入侵,不会再有人被袭击的家!为此!我要你们每一个都留下来,为了今后而努力1

轻轻抓起雪的手,天闲保证般的说道:“我没有打算长眠极北之地,我只是去找救雪的办法。我在打算的,是今后的日子!我所希望,不是如今大家的担忧和挂念,而是明天,是将来1

说到这,天闲忽然想起了什么,微微笑道:“我们来做个约定吧1

轻轻拔了一根雪的发丝,天闲将它平均的截成几段。

“沙王大人,这一段给你。”沙王毕竟才十岁,小女孩子家心性,奇怪的看看这根发丝,好奇的问:“这是做什么?”

天闲笑笑,也不立刻回答,每人发了一段,最后一段自己小心的收好,这才说道:“这次去极北之地,我回来的时候会给大家带礼物的,到时候就凭这根发丝为信物好了,如果自己分内的事没有完成的话,我可是不会收的,那么他礼物也就要被别人瓜分了。”

露娜无奈一笑,“亏得你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这样的事,好吧!我们会好好保管的,等着你带回的大礼,我倒是可以先说一句,极北之地有几种十分罕见的灵花,你能找到的话,就带回来几朵给姐姐吧。”

天闲点点头,“一定。”

“沙王大人,你想带回些什么?”天闲笑着问。

说起礼物,沙王有点茫然,从小作为公主她倒是也收到过无数礼物,但那都是王公大臣们送来的。这样私人的礼物却让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了。

天闲揉揉她的小脑袋,“你既然一时想不出来,那就由我自己决定了。”

“不许再摸我的头了1沙王撅嘴。

“呵呵,下不为例1

“二小姐,你呢?”天闲转向塞纳。

一一的,天闲逐个询问。大家有的回答,有的则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天闲这么做倒是稍稍的冲淡了一点分别的伤感之意,这次远行倒是有些像是去远方采购了。

等问道古丽的时候,天闲发现她明显极度消沉,“怎么了?舍不得我走吗?”

往日里的话,这句话就足够古丽扑过来揍天闲了,这次古丽却微微苦笑,“有什么舍不得的。一个臭小鬼而已,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带好礼物回来。”

“你说,我一定办到。”

古丽上下打量天闲,“早点回来……就可以了。”

天闲点点头,“我明白。”

见天闲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却有点犹豫,古丽压低声音,“放心吧。你姐姐的事,我会瞧瞧过去看一看的。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天闲心头一热,无比感激的看了看古丽,“这样的话,多谢1

回头来到塞纳身边,天闲想了想,说道:“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帮个忙。”

塞纳望着雪满脸凄然,“你说吧,只要你安心的去找救雪的办法,什么忙我都一定帮你。”

“你知道,血盟原来在丹特帝国有一个代理人。”

“第四血枝?”塞纳眼神微微一变。

“不错。也就是大多数人口中的‘四姑娘’”天闲点了点头。

听天闲提起血盟的人,大家都有点意外,塞纳也是一脸不解,“那个四姑娘因为拉拢你不成,而且在雷霆古城的时候还有了过失,已经被召回血盟总部,好久都没消息了,按理来说可能已经废掉了,听说血盟正准备安排新的第四血枝来丹特帝国,你现在提起她做什么?”

天闲微微叹气,“虽然她是血盟的人,不过,我一直没有把她看作敌人,而且我们其实还是不错的朋友,她因为我被罚,我一直没有办法帮她,如今我要去极北之地,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我想你替我留心一下,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就用灵鸢通知我。”

塞纳同样叹气,“没想到你这个时候还记着那样的女人1

“不!我只是觉得我们很投缘,她有点……像我家乡的人。”天闲苦笑。

“算了,我帮你就是了,反正在丹特也还有许多和她有过联系的人。”塞纳无所谓的哼了一声,“反正一血盟的作风,或许她再不会有消息也说不定。”

天闲心里微沉,但现在也不好多想,只得点了点头,“多谢。”

各自嘱咐一番,天闲这才放心,最后说道:“至于葛云元帅送来的那个叫‘宝树’的小子,我一会要和他谈谈,但无论如何,今后你们都要留心,这个小子……有点奇怪1

没过多久,在另一个房间,天闲单独将宝树叫了过来。

宝树倒是入乡随俗,已经换了沙利特战士的服饰,穿着宽松的布裤,赤着单薄的上身,光着脚,只是没理头发,不过和凶悍的沙利特战士相比,他倒是显得有点秀气可爱。

当然,如果看他的眼睛,就会看到那种惊人的冰冷寒气。

“找我有什么事吗?”宝树的态度始终都是这样冷冰冰的。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找你谈谈。”

天闲不紧不慢的话让宝树一愣,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哪?多久?”

“我要去极北之地找点礼物送给大家,可能时间稍微长一点。”天闲笑着回答。

“极北之地?”宝树眸子狠狠缩了两下,“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那种终年苦寒,除了冰雪一无所有1

天闲依旧笑着,“其实这也是我要问你的话,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除了沙子也一样一无所有。”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1宝树哼了一声,似乎根本不屑回答。

天闲咂了咂嘴巴,“虽然是元帅叫你来的,但你既然要在这里做什么,那自然要告诉我们,如果你不说,那就是打算偷偷摸摸的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你是元帅的孙儿,那我也不得不对你采取一点措施。”

“你能把我怎么样?”宝树十分不屑的看了看天闲,“用邪眼把我烧成灰烬吗?”

“我最近心情不是很好,耐心也十分差。”天闲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来,在桌子上摊开,里面赫然是一排银光闪闪的银针,“所以你最好不要考验我的耐性,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我现在是在威胁你,如果你不肯老实回答,我保证这二百枚银针扎进你的身体中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那种滋味儿,可不是仅仅被烧成灰烬能比的。”

天闲拿起一根银针猛的一弹,只见银光一闪,那根银针没入桌面,居然只留下一个尾巴,大半刺进了坚实的木桌中。

“而且,如果你执意不说的话,我可以让你知道……问刑使究竟是做什么的1

无声无息,一片亮光在宝树身后闪了起来,古丽幽灵般站到了他身后。我《逆血天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