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七十九章惊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九章惊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高空之上,细细碎碎的云霭远近错落,点缀着让人心神尽醉的傍晚,天闲稳稳坐在那,聚精会神的写着逆心诀。

小灰撑开了暴风屏障,带着轰轰巨响疾速飞行,古丽一行人站在一旁,惬意又无聊的欣赏着漫天红霞。

辞别了龙渊大帝和方良,天闲一刻也不耽误,迅速启程返回沙利特帝国,一切顺利的话,明天天还没亮就能回到沙漠中了。

古丽看了一会晚霞,埋着一双修长的***来到了天闲身边,“我们就这么走了,龙七真的会为我们保守秘密吗?”

天闲抬起头,看了看古丽忽然一笑:“你站在这漫天霞光里,倒是真好看。”

身姿修长,比例有度,该增的地方丰盈饱满,该减的地方纤纤有度,霞光把这样的古丽涂抹的身体边缘闪闪发亮,将那玲珑的身段裁成了一个***的剪影。

“别想蒙混过关1

古丽这次可不吃天闲这招,叉腰皱眉瞪着他说道:“龙七对你一直耿耿于怀,这次你又找上门去打赢了她,一旦她恼羞成怒,那我们的苦心岂不是都白费了。”

天闲放下笔来,眯着眼欣赏着古丽身体周围透射过来的霞光微芒,轻笑道:“不会白费的,龙七必然会为我们保守秘密,就算你要她说,她也不会说。”

古丽见天闲如此镇定自若,心中更奇怪起来,“这是为什么,她应该立刻去告密才对1

“因为傲气1天闲坏坏的笑了起来。

“傲气?”

“或者应该说是骄傲,自尊1天闲看着天边的晚霞,双眸如火,“龙七虽然天生一副粗笨身材。相貌丑陋,但她身为皇家子孙的自尊却比谁都要强烈,你看她平时行事丝毫不会在意自己的身形容貌。反倒性子直爽,一点不拐弯抹角。单单这一点,别说是生在一点不妥就会被抓住不放的帝王之家,就算是平日随便的普通人也未必做得到。”

古丽微微思量,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不错,说起来龙七真是坚强。”

“生在帝王家,没有这份坚强的自傲,以她的容貌。恐怕早已经无人理会了。”天闲一叹,“女人啊,生成那副样子,命运真是不公平。”

“你这样的小坏蛋居然也会同情别人。”古丽笑着坐到天闲对面,“可龙七生的丑陋和保守秘密有什么关系?”

“正因为她生的丑陋,所以她才更具有强烈的自尊和自傲,我们威胁她保守秘密的话,转眼这件事就会人人皆知,但如果是她自己保证过严守秘密,那么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古丽微微不解。“可……这是不是太冒险了,要是你猜错了,你姐姐……”

“绝对不会1天闲无比自信。“我不会拿姐姐的安慰开玩笑,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要用双脚不动的办法和龙七赌斗吗?”

古丽眨了眨眼睛,神色变得无比好奇起来,“为什么!?”

“因为龙七继承了大地圣痕1

“这又有什么关系?”

“她如果只为结果,不顾身份颜面的话,大可以直接发动大地圣痕摧毁地面,那样根本不用打,我已经输了。”

古丽顿时脸色微白,这才忽然想起这个道理。“你……那岂不是……”

天闲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我当然有办法应对。要不然岂不是白白把你输掉了。”

“下次看你还敢拿我当赌注!要赌赌你自己1古丽用力瞪了天闲一眼。

“我也想赌自己,可是我不像你人人惦记着。你没看到我说拿你做赌注,龙七的眼神一下就亮了起来,哎……男人和女人就是这么不平等。”

古丽听了不由一阵好笑,轻轻踢了踢天闲的小腿,瞪眼道:“别打岔,赶紧说正题!如果龙七直接弄坏了地面,你怎么办?”

天闲神秘的笑笑,“记得我拿了龙七衣服上的扣子吗?”

“当然记得。”

“其实,我是隔着衣服,碰了她的圣痕。”

古丽一愣,猛的想起什么,顿时张大嘴巴,“你抢了她的圣痕1

天闲大笑,“只是一部分而已,如果她想直接操控地面,那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圣痕的力量已经被削弱了,而且我用她的圣痕反击的话,在短时间内未必就不是她的对手。”

古丽一脸后怕似的表情打量了几下天闲,“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奸诈!你说自己双脚不动,其实就是引诱龙七使用大地圣痕吧?“

“不错!如果她只求胜败,那么这种人我是不能相信的,只能用别的办法让她保守秘密,但如果她想凭真本事打败我,不被胜负折了节气,那么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出尔反尔,她自己的保证就是对她最大的束缚1

说着,天闲用完全肯定的口气说道:“我完全可以猜到,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她一定还会找我来比试,不打赢我,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听了天闲的解释,古丽这才完全知道***,微微叹道:“可怜了龙七,居然处处被你算计1

“只是请她保守秘密而已,而且她能有这分傲气,我倒是蛮高兴的,这样人是可以成为朋友的,我想我们之间的误会总会过去的。”

“但愿吧……”

天闲扭头看了看就要坠入地平线的太阳,忽然轻轻叹道:“龙渊帝国的交易倒是完成了,不知道沙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古丽略感奇怪,“你之前说感到雪出了什么情况,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天闲摸了摸自己的右眼,“不像是好事,所以我才一堵住龙七的嘴就急着赶回去,但愿没什么大碍。”

……

最近这几天,香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每天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祈祷,祈祷雪能早早的醒过来。

香的闪波刀插在沙漠干燥的黄沙中,刀身却依旧波光荡漾。仿佛刀刃上流淌着无数水波,而且一丝丝从前未见过的蓝色光波也在刀锋上来回波动。远远看去,这把闪波刀就好像沙漠里一股细小的喷泉,煞是好看。

静静的半跪在闪波刀前,香看起来明显清减了一些,她双手紧扣,小声的祈祷着,哪怕沙漠里毒辣的日头已经晒了她一个钟头。

“想,回去吧。”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想入没有听到。依旧安静的跪在闪波刀前,祈祷着。

“我知道你很内疚,但这件事和你应该没有关系,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一个人走近了香.

卓玛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天空,那毒辣的太阳就好像贴着脸一样的近,而香每天早中晚必然会在这里祈祷,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香深吸一口气,轻轻答道:“卓玛姐姐,请你不要再说了,恩人临走前把雪儿托付给小生照顾。特别叮嘱我她晚上睡不好,要小生用闪波刀帮她安睡,结果……”

用力握紧双手。香咬紧牙关,满脸都是自责之意,“小生不仅没能让雪儿姑娘睡好,居然还出了这种事,如果雪儿姑娘不醒过来,那小生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恩人1

“可你在这里折磨自己也不是办法,雪她还昏迷着,还需要人照顾。”

“可小生……”香微微哽咽,“小生怎么可能照顾好她。小生就连……”

忽然香感到了什么,抬起头向远方望去。只见一道暴风正卷着天边沙漠的飞尘呼啸而来,速度快的惊人。

嘹亮的龙吟声传了过来。沙漠里的空气因为这吼叫声瑟瑟发抖。

“是小灰1卓玛大喜过望,“天闲回来了1

香一时不知所措。

小灰的速度极快,才三两分钟的功夫,已经从天闲飞到了近前,而不等小灰降落,一个人影已经迫不及待的跃空而下,凌空一阵翻滚,重重砸在了沙地上。

“香!你这是在做什么?雪在哪?”冲起的沙尘中一个人跳了出来,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香的眼前。

香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天闲,顿时内疚的无以复加,“是,是小生没用!请恩人责罚!1

一道闪光凌空落下,古丽轻如一片鹅毛稳稳落地,见到香满脸悲切,不由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们回来了就好。”卓玛又是无奈又是欣喜,“现在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跟***看看雪吧。”

营地周围凝聚着一股沉重的气氛,就算天闲的归来也没能冲散,甚至对于露娜和胖子瘦子的出现,大家都没有来得及好好询问,天闲一行人匆匆的赶到营地中央,雪的睡帐就在这里。

“营地遭到了袭击?”天闲在雪的睡帐外就发现不对了,自己才走了十几天,营地的位置也没变,但是很多东西明显都换成新的了,而且有些东西破损不算严重,依旧还用着。

沙王这时候也得到了消息,匆匆赶来,正好听到天闲的疑问,随手打法了跟着自己的随从,面色有点奇怪的答道:“或许吧,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还要你看过雪儿之后才知道。”

天闲转头看了看沙王,又看了看卓玛和香,但凡留在营地里人,神色都有些不解。

“好,那大家和我一起进去。”

当先进了睡帐,天闲的心在踏进第一步的时候瞬间揪紧。

睡帐里寒气弥漫,甚至呼吸间可见口鼻前的热气。而寒气的源头,就在睡帐里的床上。雪安安静静的睡在那,好似一块冰晶,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雪1

天闲抢到雪的床前,看着雪紧闭双眸躺在这里,犹如一尊冰雕般不见半丝生气,顿时如遭雷击,回来的时候就感到雪似乎出了事,可是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立刻抓起雪的手,天闲只摸到一片冰冷,这冰冷犹如锋利的刀刃,瞬间刺痛了天闲的心。

雪的身子总是冰冰凉凉的,但也只是好似夏日里的天然泉水。抱在怀里十分舒坦,从不会如此僵硬冰冷,就如同冰块一样。

“雪。你……你怎么了?”天闲的手微微颤抖,轻轻抚摸雪的脸庞。但那已经不再是往日柔软微凉的肌肤,而是寒冷如冰晶的坚硬。

天闲呼吸急促起来,抓紧雪的手腕,逆心诀瞬间运转,全服心神都投在了雪的手腕脉搏上。

然而,就算天闲把五感提升到极限,对气血的波动变得尤为敏锐,却依旧没有感觉到雪的脉搏……

难道……天闲简直不敢想下去。

而就在天闲几乎绝望的时候。微微的,几乎若不可感的,手指上传来了一个颤抖……

几乎要消失的希望一瞬间复燃,天闲惊喜交加,重新握紧雪的手腕,细细的摸索,又附到雪的心口仔细倾听。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闲头上全是冷汗,而跟进睡章的古丽等人知道天闲的医书了得,一时更是大气也不敢喘息。气氛显得压抑至极。

好一会儿,天闲才慢慢起身,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深深呼吸了几次,如虚脱般轻声说道:“还……好活着。”

“活着1

香第一个来到近前,紧张无比的看着雪,“雪儿姑娘,还……还活着?”

“碍…脉搏十分微弱,情况不大好,但却很稳定,的确还活着1天闲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刚才短短三五分钟的功夫。却几乎耗尽了天闲全部的精力。

“是小生无能1香身子一沉,就要对天闲跪下。却被天闲先一步抓着双臂拦了下来。

凝重的盯着香的双眼,天闲沉声问道:“香。我知道你很自责,我临走的时候托付你照顾雪,结果现在雪成了这个样子,但现在不是你自责的时候,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香咬咬嘴唇站了起来,愧疚的说道:“前段时间,雪儿姑娘一直是和小生一起睡的,她晚上睡不安稳,小生听恩人的吩咐,用闪波谍的状态,连续好多天,雪儿姑娘虽然睡的时间很少,但也算过得去,可是五天前的晚上……”

“五天前的晚上雪儿姑娘忽然醒了过来,而且泪流满面,她说“不要抛下我”,一连说了几次,然后忽然刮起了风,我们所有人都被吹开,只有雪儿姑娘自己留在风眼里,这阵风把营地几乎都破坏了,等风停之后我们再找到学儿姑娘的时候……”

说到这,香不由垂泪连连,“雪儿姑娘已经体力不支倒下来了,她说,她说她可能要睡一会儿,结果……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香的话说完,睡帐内的气氛似乎又变得压抑了几分。天闲坐在那,脸色阴晴不定,双拳握紧,骨节噼啪的作响。

沙王走了上来,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叫沙漠最好的医生来看过了,都是没有办法,沙漠中终年炎热,像这样全身好像变成冰块似的情况,那些医生连听都没听说过。”

天闲点点头,“多谢沙王。”

沙王还是第一次见到天闲如此阴沉着面孔,担心的说道:“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回来,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们可以立刻把她送出沙漠求医,在沙漠之外,或许还是有办法的。”

天闲看了看躺在身边,冰雕般的雪,不由牙关咯咯作响,“暂时不必了,我先想想办法。”

见天闲情绪十分糟糕,沙王只好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香!把你的闪波刀给我。”天闲忽然对香伸出手。

香愣了一下,大家也十分不解,不知道天闲要香的闪波刀做什么,不过香还是立刻解下了腰上的闪波刀,交到了天闲手上。

天闲接过闪波刀,看也不看就别在背后,“这把刀,我要先保管一段时间,至于时间的长短,要看你自己的表现。”

香满面羞愧,“是!小生无能,居然让雪儿姑娘受这样的苦,这把闪波刀自然……”

“我不是要怪你1天闲再次打断香的话,“我是不想你用这把刀去***1

大家一怔,香更是惊的眸子缩了缩。

天闲面色复杂的说道:“我虽然不大了解高地人的风俗,但是香,你太过于苛求自己,凡事都不给自己留有余地。这是你的优点,但也是你的缺点!做人不能不懂变通,更不能刻板。这次这件事,你不需要自责。”

听了天闲的话香不由身体微微颤抖。“可……可小生竟然连恩人的嘱托都……”

“你还是叫我恩人,那么既然如此,你总该听我的劝才对。”

香吸了吸鼻子,“小生……小生犯下这么大的错……”

天闲吐了口气,“不,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在这可以很郑重的告诉大家,这件事是我的错。雪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1

所有人听了天闲的话都露出极度惊讶之色,甚至有些担心的看着天闲,因为天闲这话说的简直有些发疯的嫌疑,当时天闲远在龙渊帝国,雪怎么可能是救天闲而变成这个样子的。

天闲望着雪宁静的面孔,眼神里一片一片全是自责之色,“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们可能觉得我疯了,可这件事的确有些难以理解,甚至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雪是因为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在雪出事的时候,我看到了1

“小鬼。你……你不要这样,雪儿现在正需要你想办法,你可千万……”卓玛眼中露出不忍之色,在她看来天闲已经急的昏了头。

天闲也不解释,轻轻抓起雪暗金色的发丝,直接问道:“香!雪出事的那天,你是穿着淡***的睡袍,领口有两粒扣子,对吧?”

众人一愣。天闲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女孩子家的睡袍都是私密的东西,绝对不会给男人看的。天闲居然连领口有几粒扣子都知道?顿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香的身上。

香有点***,讷讷问道:“恩人……怎么知道?”

这个反应让所有人脸色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说我看到了。这不是胡话1天闲握住雪冰冷的手,“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雪看到的东西……我虽然解释不了,但我请你们相信,雪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

转头看向香,天闲问道:“雪昏睡前,有没有别的话留下来。”

香摇了摇头,“没有,她很快就昏迷了,之后身体就变得冰冷起来。”

天闲只好点点头,凝眉沉思片刻后说道:“你们都先在外面等我一下,退的远远的,如果这里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也不必担心,只管等我就好。”

大家听了这话不由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不知道天闲打算做什么。

“小鬼,是不是也让我看一看这个小姑娘?”露娜在一旁看了雪好一会儿,这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

“露娜姐姐,我知道精灵有很神奇的力量,可是这次……”天闲深深的皱眉,同时心中自责不已,“可这次恐怕……”

“精灵的力量远非人类所了解的那些。”露娜走上来,轻轻坐在床边,看着安静沉睡的雪也是不禁摇头,“没想到她会成了这个样子。”

露娜身上奇异的细碎光辉飘散开来,在她手上重新凝聚,露娜以手指按在雪的手臂上,那光辉似乎想渗进雪的身体,可却始终无法渗透半分。

换了几处地方,露娜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力量看来是没办法了……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印了!我根本探查不到任何东西1

卓玛惊问道:“雪儿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印了?”

“不错1露娜遗憾的摇摇头,“可惜……我们这里似乎没人能破除这种力量。”

沙王满是疑惑的问道:“被某种力量封印,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的存在。”

“这世界上有许多未知的力量,甚至有许多从另外一个世界渗透而来的力量,封印雪的力量就是类似的一种。”露娜再次叹气,“小鬼,你要我们离开,难不成……”

天闲点点头,“我想试试!如果不行,我再去想别的办法。”

“可你自己……”

“我知道我不是真正的食灵者……”天闲望着沉睡的雪,“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雪这样下去,已经五天了,或许明天……一切就不存在了1

古丽顿时明白过来,封印住雪的那种力量,难道就是当初那个迷雾小镇中充斥着的、完全不该存在于这个时间的虚灵力量。

顿时古丽觉得嗓子有些发堵,天闲不是真正的食灵者,这一点古丽是清楚的,天闲能使用的虚灵力量十分有限,所以平时根本不会使用,听说那种力量还十分危险,过分沉迷会陷入永劫不复的深渊。

雪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虚灵的力量使用过度的原因吗?可如果是的话,雪都无法抗衡的力量,天闲又能做到什么?

“你……”

古丽才要说话,天闲已经摇头,“古丽!你带所有人出去,这里的事就都暂时交给你了,我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或许很快,或许……”

一阵心痛让古丽感到微微的眩晕,天闲几乎没有叫过她的名字,总是“喂,喂的喊着,或者臭女人臭女人的叫,但古丽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开始有点喜欢,可这一瞬间,似乎一切都只是泡影而已。

“抱歉……”天闲轻轻说了一声

古丽怔了下,面色急速变换的看着天闲,一时说不出话。

抿抿嘴唇,天闲又说道:“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不一定就正确,我们才刚刚把我们的事情做的有了些起色,我这样做甚至有点不负责任,但是……”

顿了顿,天闲看着眼前的每个人说道:“我父亲曾对我说,男儿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雪为了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如果还要说什么为了今后,为了大家之类的话而搪塞过去的话,那么……我也没有资格再和大家继续走下去,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相信我会成功1

没人回答天闲,气氛凝重的让人窒息,就算天闲没有明说要做什么,但每个人心里都已经明白,这恐怕是凶险至极的办法。

“大家……都去吧!我想尽早救回雪。”

古丽走了上来,站在天闲身前,古丽忽然显得格外的单薄落寞,“小鬼,你自己做了决定,我自然也希望雪能好起来,但我也希望你记住,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这条命是你的,如果你救回雪自然好,如果不能……”

天闲望着古丽,一字一顿回答:“我必然能1

古丽点点头,转身离去。

没人再说什么,因为天闲的态度已经决定了一切都是多余的,大家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天闲,最终还是默默的离开。

等睡帐内只剩下天闲一人,天闲笑了笑,抓起雪的一束长发,轻声说道:“雪……我们可真是一对倒霉蛋儿,相识也不算久,却尽是遇到这样的事,这次……我自己也没把握能不能救回你了,如果不能的话……”

“不能,又怎样呢?”

猛的,一个突兀而难听的声音从睡帐角落里挤了出来。

天闲眸子一抖,瞬间全身杀气大涨,扬手一挥,银光爆射而出。

“哧哧哧哧”睡帐角落顿时被打的千疮百孔。

而一个人影却已经慢慢的,自睡帐另一边浮现出来,“呵呵,短短时间,你的反应似乎变快了,果然具有上进心的年轻人,被挫败之后都是会自省精进的1

黑色的长衣,黑色的兜帽,金色的魔纹,这人影竟然是寂静森林中险些杀了天闲的那个黑衣人。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