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七十六章出远门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六章出远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你这是在写什么啊?”

天闲正伏在桌上认真的写着什么,古丽在天闲背后探头探脑,好奇的问道。

“逆心诀。”天闲一边写一边回答。

古丽左右瞧瞧天闲写的东西,不由“噗”的笑起来,直接用肩膀挤走天闲,抢过笔来,“写字都写那么难看,我来帮你好了1

“嗯?”正想额外拿纸张重写的古丽忽然间发现了奇怪之处,拿起天闲写的东西,横竖左右的看了两遍,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文字?”

天闲重新把古丽挤开,拿回笔来,满是怀念的说道:“这是我家乡流行的一种文字,逆心诀只能用这种文字来写才行。”

古丽无奈的看了看天闲写的那些奇怪的方块字,“好吧……那这个我帮不上忙,不过,你真的没事吧,今天早上……”

天闲停下笔,抬头笑道:“你看我现在像有事的样子吗?我手臂上的伤都已经好了很多了。”

古丽坐下来,依旧满是担心的看着天闲,“你一直都没有圣痕,却***这种古怪的逆心诀,催动的力量也原理不明,还吐了血,你……”

“关心我?”天闲头也不抬的问。

古丽气恼的瞪瞪天闲,但又担心天闲有事,趴在桌子上看着天闲小心夷那些字,无奈的叹气,“只是感觉,你距离我,忽然好远……”

“嗯?”

天闲一愣,“什么?”

“啊不,没……没什么!我是说你要是有事不要藏着,我……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的。”

天闲露出一个让人宽心的笑容,“没事的,这一次虽然有些凶险。但我其实因祸得福,现在我默写下这套逆心诀,是想自己再摸索向前。虽然我没有圣痕,但也不想被别人甩在后面。”

“真的……没问题?”古丽小声的问。

“保证1

古丽点点头。脸上却看不出太多的开心,“那就好,这样的话……那我先去看看那个宝树,你慢慢写吧,不打扰你了。”

看着离开的古丽,天闲微觉奇怪,按照这个女人的性子,不来打搅你到她开心为止应该不会走的才对。

不过天闲倒是也没多想。现在全部心思都在手里的逆心诀上。

昨天晚上经过一夜的煎熬,逆心诀发生了巨大蜕变,如今引导的气血循环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运转逆心诀时那种醇厚而温暖的力量也和从前的感觉完全不同。

少了三分竭力压榨,多了三分从容不迫,如今的逆心诀激发的力量如海一样深不可测,天闲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能使用多强的力量,但估计像昨天那样力尽的事估计不会再发生了。

体内清晰明了的两个气血循环终于契合的融为一个大循环,逆心诀运转时气血显得平稳有力了很多,天闲有种奇怪的感觉。如今的逆心诀好像一个暴躁易怒的孩子忽然间长大懂事了,变得更加平和醇厚,也更加沉稳有力。

天闲将原本的七宝灵心真解的心法全默写下来。并将新生筋脉的脉络图一点一点绘制出来。经过这次逆心诀可谓迅猛的蜕变,天闲十分清楚的认识到,就算没有原本的心法,逆心诀也依旧可以继续***下去,只是和从前的方向完全不同而已。

如今既然有了成功的基础,那么这个希望断然不能放弃!

那两层心法天闲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绘制筋络图对于天闲这个小中医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很快天闲就搞定了一切,把写了蝇头小字。绘制了大幅图画的纸张拿在手里看了看,天闲忽然微微有些恍惚。

“果然……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这字,居然不记得是如何学会的了。果然还是要找邪眼好好谈谈才行。”

“咚咚1

天闲正自顾嘀咕,外面传来敲门声,这让天闲十分奇怪,似乎这里住着的几个人,没谁会敲门的。

“进来。”

门开,走进来的居然是古丽。

收起写好的逆心诀,天闲嘿嘿笑道:“啊呀我的副官,你居然进门之前会敲门了,真是可喜可贺1

“给你的。”古丽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拿出一封信送到天闲眼前。

“信?”

天闲奇怪的拿过信封,“谁会给我写信?”

看到信封上的字迹,天闲瞬间僵祝

“送信的人呢?”天闲忽然大叫一声,脸上露出了极度紧张的神色。

“是皇宫里一个仆从送过来的。”古丽轻轻回答,面带淡淡的落寞。

天闲听了身体一晃,愕然望着古丽,“皇宫……皇宫里的仆从?”望着手里的信,天闲不由狠狠跺了跺,“该死!!都是我没考虑周全,居然……居然1

那封信上以娟秀小子清楚明白的写着天闲的名字,一看便知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字迹娟秀美丽,笔锋处显露锋芒,尽显主人外柔内刚的个性。

是红炎!

继上一次给天闲送来书信,这已经是第二封。

天闲后悔的恨不得立刻拧下自己的脑袋!第一封信的时候就该想方设法为她送去一个平安的信息,并且告诉她不要再联系自己,如今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这封信却送进了皇宫里来!

这龙渊帝国的皇宫岂能是随便就往来书信的?

既然是皇宫的仆从送来的,那自然是有人早知道了这封信的存在,如果顺着信的来源追查……

飞速坐下,天闲拿起信,瞪大双眼查看信封的每一个边角,“快来!帮我看看这封信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1

古丽很少见到天闲会如此紧张,向来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大男孩总是一副嬉笑的模样,这一次却因为一封信而紧张的头上冒出了冷汗。

坐到天闲对面,古丽轻叹,“我检查过了,这封信没有被拆开过。”

“真的!?”天闲大喜过望。古丽在西殿时是问刑使,对这些信件上动手脚的事情倒是知道的更多一些。

“不过,信封上有一个很重的手痕。虽然平常看不出来,但是如果用火焰轻轻烘烤的话……”

天闲不等古丽说完。手掌一抬火焰猛的窜出来,把那信封在火焰上轻轻燎了几下,拿下来一看,顿时瞳孔一阵猛烈收缩。

在信封上,一个显眼的手痕出现在那,淡淡的汗迹油渍在烘烤后变得格外清晰,并随着温度降低而疾速消失着……

古丽有点无奈的解释:“从手印的角度和大小来看,这封信应该被一个成年男人背手拿在身后很久。应该实在思索什么,而且对方很小心的没有捏皱了信封,并且……是最近这一两天的事。”

“是谁!?”天闲一声怒吼猛然站起,双目通红!

手指颤抖的攥紧那封信,天闲眼底寒意潮水般涌起,“是谁……是谁拿了红炎姐的信!皇宫里……难道是龙渊大帝1

猛的站起身,天闲直接向外冲去,古丽一把拽住他,“你上哪去?”

“我要去见龙渊大帝1

“你疯了!这个时候去见他有什么用?”

天闲额上青筋凸起,咬牙切齿。“就算没用也要去!这事关我姐姐的性命1说着天闲就要绕过古丽,古丽却一闪身再次挡在前面,“你给我站住1

“让开1天闲怒吼。再次转身,古丽立刻再次拦住!

天闲不由怒火攻心,伸手就来推古丽,“我叫你给我让开1

“啪!1

古丽狠狠一耳光抽在天闲脸上。

天闲竟然没有躲开,被打的一个趔趄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望着古丽,天闲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不由得呆了。

古丽呼吸急促,看着目瞪口呆的天闲,眼中隐隐雾光浮动。大声喝道:“你给我适可为止!!为了你姐姐,你就什么都不顾了吗。你去见龙渊大帝!你去送死吗!?我……我们!还有丹特的塞纳!沙漠的雪!我们都怎么办?”

天闲眼角抖了两下,双拳攥紧。又慢慢松开,再攥紧……眼中寒光吞吐不定,脸上的神色复杂无比。

当初,那个黑发红裙的女孩站在白石苍云之间,柔声安慰,轻轻抚摸自己受伤的脸庞,那种滋味儿如洪水般在天闲心中疯狂泛滥。

深深吸了口气,天闲紧闭双眼,缓缓吐出这口气,终于默默的坐了下来。

“抱歉。”摸摸脸颊,天闲微微喘息着“我刚才……”

古丽看着对自己道歉的天闲,忽然感到心中不是滋味儿,转过身起,吸足一口气,轻咬下唇说道:“该抱歉的是我,这件事……交给我吧。”

“你?”

“我现在立刻启程,去古斯塔斯帝国,就算龙渊大帝察觉到什么,但我们有小灰,行动速度比别人快上好几倍,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天闲默然。

古丽继续说道:“我会小心行事的,你要是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现在就说吧。”

天闲瞧着古丽双肩微微颤抖的身影,自责的走到她身后,慢慢把她的身体扳了过来。古丽双眼早已经微微发红。

拉着古丽的手,天闲脸上全是歉意,“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大喊大叫。”

“我打了一巴掌,我们两清1

“那你还哭……这么大的人了,小孩子似的。”看着古丽发红的眼睛,天闲苦笑。

“谁哭了!我打人高兴了就是这副样子1

天闲和古丽在房间里说话,外面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好几个人。

“这女人也会哭?”瘦子很意外的嘀咕。

“女人都会哭。”胖子小声的提醒。

“这女人很厉害,嗯……没想到人类的女人再厉害居然也会哭。”以前在雷霆古城和古丽每天对战练习的屠戈似乎是最意外的。

露娜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人类啊,就是那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坚强的生物,女人更是如此,哎……可怜的是女人的眼泪都是为男人流的。”

瘦子挠挠头,有点没听懂。胖子更是一脸疑惑,屠戈对于异种族的喜怒哀乐似乎也不是很感兴趣。

见他们几个都没什么反应,露娜每人赏了一脚。“都给我滚回去!偷听别人说话,也不觉得羞耻1

天闲隐隐觉得外面有动静。但是现在古丽在眼前,也没时间去顾及。见古丽还是瞪着自己,天闲终于露出笑容“好的好的……你高兴就好,不过这件事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这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事。”

把古丽按在椅子上,天闲坐在对面,转了转眼珠说道:“这件事,你不能去1

“你信不过我?”

“不。就是因为我信得过你,才不能让你去。”天闲果断的摇头,恢复清明的眼中透出几丝精光。

古丽虽然气恼,但见天闲已经恢复常态,在认真思索,赌气的心思倒是消了大半,“为什么?”

天闲看着桌上的信,缓缓分析道:“信送到这里,皇宫中必然有人知道在外面还有人与我有联系,而且既然是书信。一定是极为熟悉的人,想必先拿到这封信的人已经有所行动了。”

微微皱眉,天闲难掩担忧之色。“小灰的存在也不是秘密,如果对方打算找出红炎姐,那么不会不考虑我们反应,甚至……”

忽的,天闲一下站了起来,“不对!这件事情不对1

“哪里不对?”

“如果对方要找写这封信的人,那么就不该在短时间内把这封信交给我,让我有所动作1

古丽忽的一愣,“对埃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封信不该出现在我们手里1

天闲飞速思索。“如果是龙渊大帝的话,动用帝国的力量去古斯塔斯找一个人。应该也不是难事,更不会让我有知道这件事的机会,除非他们已经找到了红炎姐。”

把信推到古丽眼前,天闲飞速说道:“你再确定一下,这信上的手印到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古丽重新用火烤了信封,仔细查看,又用力蹭了蹭手印查看之后的痕迹,细细计算后说道:“一天前后,绝对不到一天半1

“时间这么短,不可能找到红炎姐的,而且……既然没有拆开信封,那么……”天闲迅速把信小心的拆开,之后将信封直接烧掉。

烧毁信封的过程天闲和古丽都紧紧盯着,信封在火焰中被烧毁的时候的确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出现,而且信封的封蜡也还完好,这说明这封信是绝对没有被拆开过了。

迅速读了一遍信,上面的内容让天闲尤为感动,字里行间全是殷切的担忧和挂怀,但天闲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收起信拍了拍脸颊,“好了,我有一个计划!嗯,需要你帮忙1

“我?”

“嗯……你不是要去古斯塔斯吗,现在去吧1

“什……什么?”

……

天闲来到龙渊帝国的这些日子,小灰可是过的再滋润不过了。

龙渊帝国是人类***首屈一指的庞大帝国,帝都繁华无比,各种珍奇更是数不胜数,向小灰这种庞然大物在别的地方经常无处可去,只能自己到野外去溜达,食物都要自己找,而这里有专门供养各种灵兽的“万兽山”。

万兽山就在距离帝都十里路不到的地方,是一片专门圈地休整,经过特别布置的广阔山区,其中修建了无数人工湖泊,高达近百米的专门给灵兽晒太阳的高台,成片的人工林,以及适合灵兽养育后代的“温窟”。

每天都有各种新鲜的食物被送到这里供这里的灵兽食用,而且在这山区中还放养了大批野兽,为那些不喜欢死食的灵兽提供食源。

可以说这里就是众多灵兽的高级会馆了。

这段日子小灰除了吃就是睡,过起了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偶尔心血来潮就出去打打猎物,活动活动身体,这里面积广阔,就算是飞上一会儿也无妨,只要别撞上帝都那边的禁制就好了。

而作为贵宾的座驾,小灰更是得到了有待,每天送来的食物果品一大车一大车,多到小灰根本吃不完。而且现在天闲怎么说也是龙渊帝国的正式官员了,官位不高不低,但这无妨,被大帝重视才是最让人在意的,帝都里许许多多的官员们打着拜见的幌子纷纷送来各种贺礼,但天闲一直住在皇宫里,这些家伙就直接就送到了小灰这,一律说是免得天闲劳顿,到时候一并带走就好。

古丽一边数着堆成小山的礼物,一边感叹权位的力量,天闲才被封了官,居然就有这么多人来巴结,真是让人吃惊。

不过古丽今天可不是来点贺礼的,在成堆的礼物中翻来找去,最后古丽找到了几个硕大的木箱子。

从箱子上的礼牌上来看,这是被送来给天闲路上使用的衣物床被之类的生活必备品,有两个箱子上还有皇家徽记,似乎是大帝派人送来的。

“小灰!1古丽大叫。

好多天没见到天闲等人的小灰立刻亲热的凑了上来,大脑袋在古丽身前一放,等着古丽说话。

古丽一拍这些箱子,“全带上,我们出一趟远门!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