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七十五章重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五章重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逆心诀带动着气血犹如决口的洪水无比凶猛的蔓延开来!

天闲全身剧烈颤抖,气血疯狂的沿着从未有过的路线向前拓展,那种感觉就好像身体被强大的力量生生撕裂。

五脏六腑似乎都绞成了一团,天闲坐在那,紧咬牙关忍耐,越是剧痛难忍越是拼命的催股逆心诀以更强的石头突破新的筋脉,胜败在此一举!

气走筋脉,最忌讳中途反流,如果这次无法冲破的话,开拓一半的筋脉会受损更重,就等于全部报废。

面容扭曲,浑身冷汗湿透的天闲一声不吭忍着非人的剧痛,尽全力催动逆心诀运转,好像用刀子一点点切开肌肤般硬生生一寸寸逼开那些隐隐有成型迹象的筋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痛苦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在家重,天闲浑身赤红,逆心诀放出的血光犹如从身体中飘出的血雾,甚至连双眼都殷红如血。

冷汗开始从天闲头上不断的滚落下来,因为天闲忽然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逆心诀后续乏力了!

或者说只是短短的时间,身体已经过度的透支,逆心诀能激发的力量已经近乎于极限,而这个时候,开拓的筋脉却还只有预期的一半!

如果现在逆心诀的力量衰减下去,这次冲击筋脉失败事受伤是小,这些筋脉半途而废,今后无法再次成型。并且自身还要加倍受到气血混乱带来的痛苦可就是无法想象的麻烦了。

眼看后力不济,天闲把心一横,用力咬向舌尖,顿时口中一阵腥甜,嘴角流下鲜血。但这新的剧痛也让天闲清醒了几分。

再不想其它,天闲闭目凝神。甚至呼吸也有意识的停止,反过来利用逆心诀让全身充满力量的道理,迅速压制全身的气息。

而随着全身生机被强行压制,天闲飞快的变成了一块石头,不看,不听,不闻,甚至不想,凡是消耗力量之处统统被压制下来。所有的力量在体内迅速汇集,全部凝聚到了最初那些筋脉的突破口周围。

一点一点突破已经毫无希望,结果只能力尽失败,既然力有不济,不如放手一搏!

苦心积聚力量,正在冲击筋脉的气血甚至因此而渐渐平静了下来,而天闲已然对外物浑然忘我,全部精神留意着体内变化。伴随着气血渐渐平静,那被开拓一半、还没有完全疏通的静脉顿时如拔出了刀子的伤口开始剧痛!

万仞刺身的剧痛让天闲放弃了最后一丝侥幸的想法。如今之计,一旦失败,后果将无法承受。

凝聚每一缕鲜血的力量,天闲将这汇集已久的力量在体内瞬间引爆!

骤然爆发的逆心诀如出海狂龙,本已经稍稍平静下来、停止冲击筋脉的气血以比之前狂暴十倍有余的力量向前冲去。

天闲在这一瞬间甚至听到了疯狂涌动的气血破开自己身体的撕裂声!

隐隐有突破迹象的筋脉被爆涌的气血摧枯拉朽的撕开!

一口心血涌上来,天闲仰天喷出一大口血。身体猛烈抽搐几下,向后倒去。而倒下的一刹那,天闲强咬牙关顺势翻滚而起,再次盘膝坐好,拼命***已经完全如脱缰野马般不听使唤的逆心诀。

天闲感到自己的气血就好像有鼓风机在拼命的鼓动一样飞速运转。疯狂涌动的气血就好像要把血脉筋络全部挤爆,那种来自身体深处,无处可逃的痛苦简直让人疯狂。

咬紧牙关,钻进拳头,天闲已经不是在运转逆心诀,而是在苦苦的忍耐……已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忍耐这种刮骨般的痛苦。

气血在疯狂奔走,身体中似乎都为止而发出奇怪的响声,每时每刻血脉似乎都可能爆裂开来。

但天闲明白,已经胜利在望!

那些原本有开启迹象的筋脉已经在刚才极度粗暴的冲击下完全畅通了,这让身体内气血的循环有了全新的变化。天生的筋络血脉和逆心诀后天生成的筋络血脉出现了众多的交汇点,从前还是相对独立的两个循环,而现在几乎可以说已经融为了一体。

气血依旧在暴走,但在这个融为一体的大循环中却不再有剧烈冲击某个位置筋脉的现象,当气血平稳下来之后,那么……一切将会是新的景象!

这时的天闲,几乎已经无力在运转逆心诀来平息自己疾走的气血,但是全身经络血脉经过刚才的冲击后变得通透了许多,气血虽然极其暴躁,但却正按照一个合理的循环渐渐的平息……

只要在气血完全平息下来之前,保持清醒,保证自己还活着!就是胜利!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天闲感到自己的生命也在一点一滴的消散,冲击筋脉耗费了太多的力量,而且现在身体是处于一种严重受损的状态,而不但得不到逆心诀平稳气血,恢复伤势的效果,反而被***的气血拖累的更加疲惫。

生命之火,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枯竭……

天闲开始感到双眼发黑,而之前禁闭的听觉和嗅觉似乎也没有恢复过来,身体开始变得沉重,连坐在这里都非常困难,眼皮也重了起来……

触觉还没有消失,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从口里慢慢流出来,温热,猩甜……

“他似乎快要死了。”

三角飘在天闲头上,三条触手无力的垂下,似乎愁眉不展,“诺玛主人为了他费劲了苦心,难道今天就要全部白费了吗?”。

咕噜就停在天闲身前,圆滚滚的身体不断的蠕动着,焦急的说道:“生命力正在疾速减弱,现在他需要立刻救治!必须立刻救治1

三角无奈的叹息。“可是诺玛主人交代过,如果是他自己的事,我们……”

“可是,可是他快死了1咕噜稍有的激动起来,淡绿的身体开始显现出暗红色,“虽然诺玛主人说过。可是……可是我或许能救他!如果我们不说的话……”

“没用的……”三角无力的说道,“你也该明白诺玛主人的意思,并不是要我们见死不救,而是如果仅仅是现在的情况他就死掉,没有预想中的强运,又是一个人类的话,将来……”

激动的咕噜忽然安静了下来,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清澈的淡绿色,左右蠕动着。似乎还在想办法,最后,却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或许……他不会死吧。”

此时此刻,天闲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眼中,世界正渐渐失去色彩……

天闲很清楚。自己已经接近死亡了,但有了先前的经历。有了寂静森林中黑衣人的那一幕,天闲发现自己现在虽然生命垂危,但是却十分平静。

逆心诀***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削弱下来,气血狂乱的游走着,撕扯着身体中每一分力量,将生命力一点一滴的耗经…

眼前的景物也昏暗下来。似乎不远处就是三角和咕噜,但是自己竟然看不清……

坚持到气血平息,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身体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

这一次濒临死亡,想起那些想要去做的事。想到那些等待自己的同伴,和先前两次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可是……居然如此平静。

果然,就算在强烈的感情,经历的多了也会变得平淡吗……

天闲感到眼前的景物忽然摇晃起来,接着自己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原来是自己坐不住,倒在了床上。

真的没办法了碍…用迟缓的思维无奈的想着,天闲想苦笑一下,却发现根本无法运动脸部的肌肉。

居然这样安静的死去,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本以为自己还会风风光光做一番大事,最起码……找到某种圣痕凑合一下,可以回去面对父亲,面对族人。

红炎姐姐不知道现在生活的好不好,一个人在古斯塔斯帝国,一定很寂寞……

还有,瑶瑶。她一定记恨着自己,她从小就是个小心眼儿的女孩子,一定会恨自己一辈子吧……

可是……自己已经无力为此做什么,这个世界的一切,已经开始远离自己……

明天古丽和露娜他们发现自己的尸体一定会很伤心,塞纳会狠狠在坟墓前痛骂自己吧,还有在沙漠的大家,雪……

抱歉,大家,我真的努力过,但是……

奔腾的气血疾速的平静了下来,而且生命力的疾速衰退,几乎狂乱的状态迅速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变得几乎不再流动……

缓缓的,天闲合上了双眼……

一滴泪悄然滑落……

忽然间天闲发现自己闭上了双眼,却似乎……似乎还是能看到眼前的东西,而且……视野里的一切正在疾速变得清晰起来。

脸上传来温暖而湿润的感觉,止不住的泪水正从天闲眼中流出……

香!?

天闲愕然发现自己看到了远在沙漠之中香的面孔!

香的头发从未有过的披散下来,正一脸慌乱的望着自己,她身上穿着睡衣,似乎是从睡梦中被惊醒。

香?香应该……和雪在一起才对!自己临行前特意叮嘱香照顾雪!为什么!为什么香会出现在这?

猛的,天闲意识到了什么。

能看到事物的,其实只有一只眼睛而已,是那只来自雪,来自虚空幻境中为了带雪回来而交换过的那只眼!

漆黑的房间内,天闲犹如一截枯木倒在床上,唯有那只金色眸子的眼睛充满生气,正流着止不住的泪水,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金色光芒。

金色的光芒迅速从这只眼向着全身扩散,掠过天闲的脸颊,脖颈,肩膀和手臂,从胸口一直蔓延到脚趾……

天闲全身变得金光闪烁,一股似乎从遥远之地穿透时空而来。淡淡的,却真实无比的生命气息随着金色光辉的扩散而在天闲身体中散发出来。

几乎已经放弃希望的三角和咕噜满心悲切的守在天闲身前,见到这一幕不由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奇迹……诺玛主人在上!这是奇迹!他……他又活了!1

金色光芒忽然猛然变得强烈,随即光芒一敛,眨眼凝聚成一个光点渗进天闲的心口消失了。

“没了!怎么没了?那光怎么没了1三角大叫起来,挥舞着三条光丝触手飘到天闲身前。飞快的上下查看。

咕噜也是紧张无比的跟过来,“应该……应该……”“应该”了半天,咕噜确是什么也没说出来,紧张的滚来滚去。

“咳1

忽的一声咳嗽,已经僵硬不动的天闲颤抖了一下,身体居然再次动了起来。

“真的活了!真的活了1三角兴奋的大叫,迅速飘到天闲耳边,放声大吼,“主人!!!!你醒了吗!!!!?”

“你想吓死主人?”咕噜弹起来身体变成一条软带。钩住三角的光丝触手把它拽了回来。

三角急叫:“快去快去!主人又活了,快去救他1

咕噜迅速丢下三角,正想上前,却发现天闲咳嗽着,居然已经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

“主人,您……您感觉怎么样?咕噜现在立刻为您恢复些生气,主人现在似乎虚弱。”

天闲显得无法形容的疲惫,看起来似乎一下子老了二十岁一样。但却对咕噜摇摇头,“不必了。”

“可……”咕噜有点急了。

抬起手。天闲无力的摸了摸自己的右眼,这只金色眸子的眼中光芒正在渐渐消散,但眼角的泪却还没干……

轻轻的,天闲笑了,“不碍事,我已经……得到最好的救治了。”

此时此刻。远在沙利特帝国北方边境,冰川入侵的巨大冰块前的营地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这里犹如被一场飓风袭击过,专门为雪等人准备的营帐被强大的力量撕的粉碎,周围一片狼藉。

雪孤身站在已经能够被扯成碎片的营帐之中,奇异而无形的巨大力量环绕在她周围。让她一身白裙和常常的暗金色发丝在半空狂舞。

空气中传来艰涩而模糊的呜咽声,似乎有什么庞大的东西在周围的空间中急速游走,但除了雪,无人能看见半空中飞舞的巨大虚灵,那闪闪发亮,犹如山岳般巨大的虚灵正回应着雪的呼唤,发出常人听不到高亢鸣叫声。

而本来和雪睡在一起的香,还有沙王等人则被这股巨大的力量远远推开,根本无法靠近雪。

仰望漆黑的苍穹,雪的左眼中金色光芒正渐渐淡去,而右眼中已经暗淡的眸子却变得渐渐明亮起来。

忽然身子一歪,雪倒了下来,悠长的呜咽声中,环绕着她的无形巨力瞬间风流云散。

一道身影凌空而来,立刻接住了雪倒下的身体。乌黑长发,俊俏而坚毅的面容,一身睡袍的香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握住雪冰凉的手,香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制,“雪儿,你……你这是怎么了!?”

雪的面上已经毫无血色。

一股沙尘扑面而来,沙王第二个出现在雪身前,望着倒在香怀里,虚弱无力的雪不由又是满脸的震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生……小生也不知道,这些天都睡的好好的,可是刚才雪儿姑娘忽然开始流泪,然后……小生本想,可……明明恩人离开前叮嘱过小生,没想到……小生居然,居然……”

天闲临走前反复叮嘱香照顾雪,现在看到雪无缘无故出现了这种情况,香自责的无以复加,一时间语无伦次。

“没……没关系。”雪轻轻拉住香的手指。

“雪儿……”看着雪苍白无比的面孔,香鼻子一酸,泪珠居然落了下来,“都是小生不好!是小生的错!小生本该更小心一点,一定是闪波刀,如果小生……”

“不……”雪缓缓摇头,对着香露出了一个笑容,“真的……已经,已经没事了。”

望着夜空上闪耀的棕熊之月,雪乏力的说道:“我……可能要睡一会儿,不要……担心。”

头一歪,雪晕了过去……

……

沙漠里乱成了一团,而在龙渊帝国天闲的房间里,三角和咕噜却是一声不吭,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天闲已经重新盘膝坐好,如老僧入定般坐在床上,重新开始运转逆心诀。

一层极其微弱,温润如酥的光泽从天闲的皮肤上浮起,和先前运转逆心诀时血光萦绕的情景截然不同。而天闲原本干枯的身体也开始散发出生命的活力,枯槁的面容重新变得容光焕发。

在身体枯竭的那一刻,一滴清泉重新滋润了生命的种子。

凭借那一点点生命能量,天闲开始重新驱动逆心诀,重新运转几乎已经完全失去生命活力的身体。

几乎静止的气血再度流动起来,不再狂暴的损耗生命力,小心引动全身所剩无几的力量,滋润几近干涸的身体。

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疾速扩散开来……

全新的气血循环,全新的力量流动,一切似乎被全部摧毁,然后以新的秩序重新建立起来,逆心诀带动着全新的力量在身体中循环游走,天闲感到无以伦比的舒畅……

……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等到天闲感觉身体渐渐恢复了活力,睁开双眼时,不由吓了一跳。

眼前一排眼睛正紧张的盯着自己。

露娜和古丽他们每个人都在!就连那个叫宝树的少年也在一边古怪的看着天闲。

“睁眼了睁眼了!!1古丽瞬间大叫起来,上前一下抓住天闲的肩膀,紧张的上下打量“你……你,你怎么样!?”

天闲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有人关心着我,我可不想有事。”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