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七十四章破茧!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四章破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车厢里的气氛再次变得怪异起来。

本来天闲和古丽今天还是蛮高兴的,虽然葛云有些云里雾里的作为,不过最后两人还是无碍,而且拿到了断金石这种专门续接品质不是特别好的武器的必备之物,自然是很开心的。

不过,现在两人面前,坐着那个冷面的少年。

这少年坐在那,就好像一尊活石像,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目光毫无顾忌的在天闲和古丽身上来回的游动,时而还会微微摇头,似乎极不满意。

人家是葛云的孙儿,古丽虽然恨不得立刻把这少年踹出去,但也奈何不得,挪挪身子贴近天闲小声说话,“你说,元帅要他来做什么啊?”

其实天闲也在打量这少年,不过他一脸寒霜,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

“谁知道,但看他的态度,应该不会是坏事。”天闲压低声音回答。

虽然两人声音低,但车厢里这么狭小的空间哪有能瞒的住那少年的道理,那少年直接哼上一声,闭目养神去了。

“老气横秋1古丽立刻瞪了他一眼,随后再瞪天闲,“比你还讨厌1

天闲微微一笑,“那以后你去收拾他好了,我就拱手让位。”

“我还嫌不趁手呢。”

打人还要找趁手的打……天闲有点无奈,岔开话题说道:“现在大帝已经首肯了我们的要求,这次算是成功了。”

“嗯!那我们明天就回去1古丽跃跃欲试。

“你这么着急?”天闲略有奇怪。

“呆在这里有什么好?”古丽一脸厌烦,“这皇宫里威重压人,每天不是皇子就是公主,不是大帝就是元帅,说话都要低着头。闷死了1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也会低头?”

“还不是为了……”古丽纷纷,话到这里忽然刹祝哼了一下,“反正事情办完了。早点回去有什么不好?”

眼珠转了转,古丽狡黠的笑道:“你也离开沙漠好多天了,不在雪儿身边她会睡不着的,你难道就不想早点回去?”

天闲神色不动声色的抖了两下,“嗯……也好,早些回去,尽早吧。”

回到住地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不过露娜他们几个却还在等天闲的消息。方良也在,对于再次见到露娜和胖子瘦子,方良显得特别高兴。

当天闲和古丽进了门,大家高兴的迎出来时,忽然全是一愣,因为门外幽灵般无声的走进一个陌生少年。

“这是……”露娜很古怪的上下打量那少年,向天闲问道:“你捡回来的?”

那少年顿时望了望露娜,冷笑道:“精灵?是那个露娜吗?”

“你知道我?”露娜听这少年口气不善,直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两个头的少年。露齿一笑,“小家伙儿,要叫姐姐。知道吗?”

“按照年龄,或许改叫奶奶。”

天闲几人顿时向后退了两步,露娜的脾气嘛……可算不得好。

“哦?”露娜没有发怒,“那……叫一声奶奶来听听。”

“老太婆,离我远一点!我不喜欢精灵身上的味道1那少年颇为面色不善的盯着露娜。

露娜还是没动怒,倒是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嗯……小鬼!这小东西叫什么,什么来头?”

“葛云元帅的孙儿,叫什么……”天闲愣了下。似乎……还真不知道这少年怎么称呼。

“宝树。”那少年硬邦邦蹦出个名字来。

宝树?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这显然是个假名,他是葛云的孙儿。那么按照龙渊帝国的姓氏传统,怎么可能叫宝树!

“名字无所谓,你们只要知道这名字代表着我就行了,今天我累了,明天会有话对你们说。”说完,这少年谁也不搭理,自顾出了门,眨眼没了影子。

“这小鬼不简单碍…”瘦子抱着肩膀,眼神里充满了警惕。

“有种危险的感觉。”屠戈望了望门外,“他没走远,听动静似乎上了前面的大树。”

“到底怎么回事?”露娜尤为疑惑。

天闲坐下来,慢条斯理的把元帅府的事情一一给所有人讲了一遍。

天闲还没说完大家就满脸疑惑了,等天闲说完最后一句,每个人都是眉头紧锁,看起来完全莫名其妙。

“我们这次的交易,难道还有什么隐情?”露娜看向天闲,“葛云居然派了自己的孙儿过来,这可有点不同寻常。”

天闲耸耸肩膀,“我也不知情,或许龙渊帝国内部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发生,不过我们在这里猜测也没用,天晚了,大家都睡吧……”

“大帝和元帅刚才派人送了东西来。”屠戈忽然说道。

“东西?”

露娜笑了笑,“要不然我们早就睡了,快来看看,这次你倒是真的做官了。”

胖子立刻去把东西取过来,是三个颇为奢华的锦盒。

天闲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卷圣令,一块通体***白的玉牌,还有一卷薄册,最边上,是一枚雕着龙驾苍云图案的大樱

天闲拿过那枚印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笑了,这印上是整齐的龙渊帝国官行体大字:外务总长!

那道圣令大概就加封天闲为外务总长的封文,寥寥几笔,但的确是大帝的亲笔封文,还在帝都内赏了天闲一座府邸,至于那卷薄册,上面是龙渊帝国从大帝到下面芝麻小官的等级排列与职责归属。

天闲在最边上找到了自己这个外务总长的官职,不过自己这官职和***官职不在一个横列上,而且直属大帝管理。

瞅瞅附近的官位,天闲估摸着自己算是县长级别的官员,而又直属大帝,算得上是钦差大臣吧。

看过后天闲就把东西放了回去。官职大小无所谓,要的是不为虚衔,录入帝国官职体系而已。

第二个锦盒里面是天闲的官服。还有配套的饰物,衣帽靴子一应俱全。

天闲看也不看。直接拿过第三个锦盒,这次却微微一愣。这盒子和前两个明显不同,而且上面贴着封条。

“古丽亲启?”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封条上写的明明白白。

古丽忽然想起什么,欢天喜地的抢过锦盒,“这是元帅说的单独送给我的礼物1

露娜在一旁点点头,“这个的确是元帅送来的,而且叮嘱过。要古丽在没人的时候,自己打开来看。”

天闲点点头,“哦~~那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古丽可没想那么多,也不曾想过要自己独占什么东西,当下兴冲冲的打开了锦盒,大家忍不住都凑上来一瞧,顿时满眼古怪。

这里面就两样东西,除了一张字条外,全是整齐划一的木盒。

“这是什么啊?”天闲从前熟识药草,打开锦盒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不由好奇的拿起了其中的一个木盒,打开来一瞧,里面是一种粉红色的粉末。

古丽倒是先拿起了那张字条来。也是满心疑惑的读了起来,本以为送来的是什么好东西,却是这么奇怪的粉末。

看到一半时,古丽忽然间神色不对起来,紧接着脸上迅速浮起红晕,额头也冒出细细的汗珠。

天闲正轻轻嗅着这粉末,一时间也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什么,见古丽神色有异,放下木盒问道:“怎么了?那个老头儿在上面说什么。”

古丽一下把那张字条揉成一团塞进了怀里。动作之快吓了天闲一跳。

紧张无比的露出一个笑容,古丽迅速把天闲放下的那个木盒放回锦盒里。“砰”的一声盖好锦盒,第一时间把它抱在了自己怀里。

大家很意外。古丽这就好像怕别人抢了她丢东西似的,但她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就连刚才还兴致勃勃的要拆开这锦盒和大家一起看是什么东西呢。

“这……这是元帅给我的,你……你们不许看1古丽支吾了一句,掉头就跑。

天闲一头雾水,看着古丽冲进了里面房间去,只好苦笑,“这是怎么了……”

“算了。”露娜站了起来,“反正是她自己的东西,我们别去问了,这小丫头紧张的不得了,也不到到底是什么。总之你收好你的东西,已经快后半夜了,去睡吧。”

大家也没在意古丽的举动,这次龙渊帝国之行还算顺利,今天龙渊大帝也派人送来了天闲的官印官服,可以说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大家都很放松的去睡了。

古丽却是没睡。

一整夜,她都守着那一锦盒东西,翻来覆去的看着那被揉皱了的字条,几次想把那盒子东西丢的远远的,不过却每次最后都犹豫起来……

天闲也没睡,而且感觉就那天特别精神。

龙渊大帝已经完全认可了这次的交易,天闲完全放松了下来,也知道有一件事已经不能再等了。

“主人,今天又要使用那种奇怪的力量吗?”

三角无声的从天闲的衣袖里飘出来,同时咕噜也滚到了床上,自从到了龙渊帝国,天闲不能总是带着荒尘大剑,他们两个依旧是藏在天闲袖子里跟随。

咕噜迅速的爬上了旁边的一件玉器,在上面来回滚动,它对一切都很好奇,听了三角的话,接口道:“这不是什么奇怪的力量,而是生命最原始的一种能量,不过主人能自主的激发这种能量到那个地步,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天闲已经开始默默运转逆心诀,看了看这两个家伙,肃声说道:“你们两个帮我把风,有人靠近的话立刻通知我。”

“是。”三角和咕噜齐声回答。

盘膝坐好,天闲把心神完全沉浸到逆心诀的运转之中,体内流动着灼热气血的脉络立刻变得清晰无比。

这几天,天闲都隐隐感到逆心诀变得躁动起来,每次运转都是气血翻腾,甚至已经有些影响到了双臂的恢复。今天用古丽的剑挡了一下那个少年的攻击,手臂更是酸软疼痛。

自从这身体修习逆心诀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逆心诀不听使唤,隐隐有作乱的迹象。

对于这种情况,天闲隐隐的感到。这已经因为自己先后胡乱***而和从前的七宝灵心真解大为不同的逆心诀,似乎已经走到某种边缘。就差临门一步而已。

只不过这一步迈出去,也不知道是万事大吉,还是厄运临头。

默默运转逆心诀,全心神的体会着这奇异法决引导自身的气血奔腾流动,在这个过程中从全身每一分血肉中激发出澎湃的力量,血气蒸腾的强大力量透体而出,形成血红色的微光,让整个人显得狰狞了许多。

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两层脉络的循环。天生的主筋络和***逆心诀而衍生出来的筋络既独立循环,又互相支援扶持,现在的逆心诀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而且激发的力量也比从前强大了许多倍。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些日子了,不过这两天气血却变得不稳定起来,现在天闲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两个独立的气血循环都显得极为暴躁,而且在交汇处就仿佛热水与冷水相遇般极其层层波澜,搅的气血不宁。但在经过这些交汇处后,气血又会渐渐平静。

今天这种情况显得尤为明显。

逆心诀前身为七宝灵心真解,天闲并不知道这套七宝灵心真解到底出自哪里。但必然是道家心法无疑。在和那个赤脚医生到处漂泊的日子里,天闲没少修行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道家心经都偏向于无为出世。宁静淡泊,最能平静心绪,疏导气血,断然不会让气血翻腾,翻到显得焦躁不安。

必然是自己胡乱***的时候哪里出了问题,日积月累,现在终于显现出不妥的地方。

仔仔细细的梳理筋络血脉,不过经过两个大循环,天闲还是没能找到问题的结症在哪里。

停下逆心诀来。天闲睁开眼,稍微活动一下四肢。顿觉气血暴躁,心神不宁。

看来已经到了不得不立刻解决的地步了!

强自镇定下来。天闲再次坐好,默运逆心诀,重新细细梳理身体每一寸筋络血脉。由强壮的心脉到手脚指尖的细微脉络,一处也不放过。

但又是两个循环后,天闲不仅没有找到问题的所在,反而发现自己的心绪更加不宁起来,如果是在往常,逆心诀运转之下,心绪立刻就会平静。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不甘心的又仔细梳理一次,依旧没有发现不妥,只是感到气血翻腾,两个气血循环交汇处更显得混乱起来。

天闲皱眉凝思,片刻后有了决定。

既然现在只能看到小麻烦,却找不到根源,那么不妨放开手来,任由麻烦滋长,不信找不到根源!

心念一动,逆心诀瞬间加速转动,天闲浑身血光暴涨一寸有余。

天闲体内气血豁然***起来,疯狂的奔流,在一瞬间中天闲差点控制不祝

极力稳定心神,天闲一边拼命催鼓逆心诀,一边小心体察身体内的情况,留意每一分气血的走向。

终于,在逆心诀的强度达到了某一个层次的时候,天闲明显的感觉到了血脉膨胀所引发的剧痛。

暴躁的气血居然开始冲击筋脉,仿佛要撕裂筋脉冲出去一样,而且这种冲击有明显的地点和方位,并非是全身都出现的情况。

忍着剧痛,继续催鼓逆心诀,天闲默默把所有的位置全部记下,心中瞬间勾画出一副气血运转图形,遍数这些筋络受到冲击的地方,天闲愕然发现,隐隐这些方位都遥遥现对,而且是本身的筋脉和逆心诀催生的筋脉向对应的。

就仿佛……就仿佛一座断桥两边,各自在有人哭诉呐喊,希望团聚一样!

想到***逆心诀后体内奇怪的新生了筋络血脉,天闲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这一次又要生出全新的气血脉络!

而且一次性这么多!

感觉到浑身数十处筋脉被气血冲击带来的剧痛,天闲额头冷汗直冒,如果一次性生出数十条新的气血经络,那自己岂不是要气血大乱而亡!

可是现在气血暴躁无比,心神也无法安宁,运转逆心诀更是如此,不立刻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或许就在这两天,巨大的麻烦就会出现,甚至可能就是明天!

可另一方面,现在的逆心诀根本无据可依,全靠自己摸索***,一个不好,小命或许就要断送在这!

死……

想到这一点,天闲猛然间背脊上一阵发凉,寂静森林中那个黑衣人的身影浮现在天闲眼前,他说的话就仿佛巨钟般在耳边回荡。

“我会盯着你的……盯着你们所有人……”

没有比自己死,还要连累***人更让人无法忍受的事……

无声的怒吼,天闲心神剧震,逆心诀一瞬间开始暴走,跨过心脉的制衡,完全脱离身体机能的束缚疯狂奔流。

强压所有的心神,天闲继续催动逆心诀膨胀式的运转,将全身所有的力量向身体中那数十个气血震荡最强烈的方位凝聚。

天闲感到浑身有种被撕裂的剧痛,却依旧疯狂鼓荡逆心诀,汲取着身体的每一分力量,全身力道急速汇集到固定的数十个方位上。

每一滴的血的力量都凝固起来。

天闲猛的睁开眼,吐气开声猛然一声狂喝。

破!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