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五十九章武力考较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五十九章武力考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月光酒馆大门敞开,但十字镇所有的冒险者没有任何人进入,甚至过于靠近酒馆,一是对于露娜的顾忌,二是因为今天的酒馆里散发出一种令人十分不安的气息。

感觉敏锐的冒险者都有意识的远离了酒馆,因为无数次冒险中积累先来的直觉告诉他们,这间平时大家消遣喝酒的酒馆,现在却蕴藏杀机。

露娜一行人归来,立刻在十字镇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大家都***到酒馆附近,看着露娜怎么处理这次的问题,很明显,在露娜外出的时候有人闯进了酒馆,而且似乎现在还没离开。

“你们在这里的等我。”天闲走了出来,“***看看。”

“你怎么能自己去?”露娜立刻拦住天闲。

握紧背后的荒尘大剑,天闲眼中一片寒光,“这个家伙明显是跟着我才来到森林中的,而且既然我们不是对手,那么多少人都一样,或许我单独去还能多问出些东西来。”

露娜自然不同意,但天闲已经抢先说道:“放心,你们在外面接应我,到时候我们就算要后退,也更加方便些。”

考虑了天闲的话,露娜这才点头,屠戈也一同留在了外面,等待天闲的消息。

“主人,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荒尘大剑中传来三角细小的声音,“我能感觉到前面那个人强大的力量,比起在森林中的时候,这一次他没有有意压制自己的力量,主人连一成胜率都没有。”

“所以你们都安分一点,这次我可不是去决生死的。”拍了拍荒尘大剑,天闲迈开脚步走进了酒馆。

见到有人进了酒馆,附近的冒险者不由靠近了一些,但一见到露娜凶巴巴的面孔,立刻知趣的再次退开。

“大姐,那小子一个人的话……”瘦子有点担心。

“没问题1露娜也尽量在说服自己,“现在只能相信他了,那个黑衣人似乎是追着他来到这里的,而且……我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现在……只能正面谈判了1

天闲走进酒馆,里面空间很大,晴朗的天空把阳光洒进来,就算四周窗户挂着帘子,还是微微透进光来,把酒馆照的通亮。

那个黑衣人就坐在酒馆正中央的一张酒桌上,喝着酒。他带着宽大的兜帽,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面孔,而兜帽下两点眸子好像黑夜里野兽的眼睛闪闪发亮。

“只有你一个人?”

黑衣人见天闲出现在门口,轻声笑了起来,“聪明的选择,再面对无法抗拒的敌人时,的确应该另辟蹊径,尝试一些不同寻常的办法。”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天闲一句废话也不说。

“有些理由。”黑衣人指了指他的对面,“坐下来,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你。”

天闲也不含糊,大步走上来,坐在那黑衣人的对面,见桌上有两只酒杯,直接给自己倒了杯酒,端起喝了一小口,皱眉。

“怎么,酒有毒吗?”黑衣人好笑的问。

“不,你拿到了劣酒,露娜姐姐这里的好酒可有很多很多。”

黑衣人轻轻的笑了,“精灵酿造的酒我的确不擅长区分,不过喝酒也只是打发时间,没什么不同,倒是你……似乎并不怕我。”

“怕也没用,以你的实力,恐怕要杀我们易如反掌。”天闲盯着黑衣人的面孔,想要看清他的模样,但是那兜帽下似乎把所有的光全部吸收掉了,只有一片黑暗,除了两只亮晶晶的眼睛,完全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子。

“不错,要杀你们的确很简单,但那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而且,你们几个现在还不值得我来杀。”

这话说的可是够狂妄,但天闲面色平静,现在对方在实力上碾压自己,发怒无济于事。

“那你到底来做什么?”

黑衣人笑了一声,笑声里充满玩味的味道,“那不是你该知道的东西。”

“你……”

“但我不得不称赞你们,我见到过许多精灵和狮人,但如此敏锐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能发现我,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当然……是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天闲哼了一声,“技不如人,我们无话可说,但我也不想在这里听你吹嘘自己。”

“好吧……”黑衣人似乎也不在意天闲的态度,直接问道:“那么我想问的第一件事,邪眼,现在在哪里?”

对方一上来就问邪眼的事,天闲心中大为警惕,“你到底是谁?”

“现在,是我在发问。”

天闲十分清楚邪眼是自己最有力的倚仗,虽然现在邪眼寄宿在荒尘大剑内,但是邪眼的力量却有许多留在了自己的身体中,而且只要带着荒尘大剑,其实可以间接的使用邪眼的力量,但这些,外人是不知道的。

黑衣人平静的说道:“我感觉不到邪眼强大的力量波动,在你身上只残留了一部分气息,难道它现在已经不在你这里了吗?”

“无可奉告。”天闲思索了片刻。

“不回答?”黑衣人并不介意,“第二个问题,你的洪荒之尘为什么也一样好像沉睡了般,这样弱小?”

天闲摇头,“如果你只是来问我这些问题,那么你无法得到***,有些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别人,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我自己的安危,而且还会牵连到我的朋友们。”

“好吧,第三个问题。”黑衣人出奇的好说话,“下一步,你准备去哪里?”

天闲心中早就起了疑心,听到这个问题不由一下明白了什么,反问道:“你知道邪眼不算奇怪,但还知道荒尘大剑,我自从得到这把剑还是第一次离开沙漠,现在你居然关心我下一步要去哪……”

“你难道……一直在暗中观察我吗?”

黑衣人轻声而笑,“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如果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又为什么这样关注我的话,或许我可以给你***1天闲慢慢端起酒杯,“最起码你在拥有压倒性力量的时候没有逼迫我们做任何事,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话,我希望你能明确的告诉我这一点。”

黑衣人沉默了一阵,摇头说道:“我们的确不是敌人,但也不是朋友,至于我的身份你不必猜测,今后你自然会知道,而且你最好也不要计划对付我,要知道无论成败,你都会追悔莫及的。”

天闲自思这是什么意思,无论成败都会追悔莫及,难道自己对付这个黑衣人本身就是一件错误的事?

“不过虽然我们不是朋友,但到现在为止,你的表现却令我很满意。”黑衣人兜帽下闪闪发亮的眼睛望着天闲,似乎有着某种期待。

“你一直在监视我?”

“这些你不必知道,现在你该考虑的是如何回答我的问题,毕竟如果你不打算告诉我的话,我就只好用别的办法来得到***。”

天闲毫不犹豫的摇头,“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话,即使算不上朋友,那么你也应该向我透露一些底细,这样隐藏身份,还要我把我的秘密告诉你,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好事。”

黑衣人发出轻轻的笑声,“小孩子有时候真是难缠,既然你不乖乖就范,那么……我只好用强了。”

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冰冷气息从黑衣人身上炸开,天闲首当其冲,犹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身体几乎一瞬间被冻了透,猛的抖了一下立刻翻身跳起,荒尘大剑凌空抽出,落地时已横在身前。

“哼哼!好像猴子一样敏捷1看到天闲的动作后,黑衣人笑的似乎更加得意了几分,而且莫名其妙的笑声中还有几分期待,“现在让我先来看一看,你的圣痕是什么样的1

黑衣人抬起手,凌空对天闲猛的一抓,只见一道若有若无的巨手虚影凌空出现,网一样向天闲抓来!

化物者!

见到凌空凝聚的虚影,天闲冷汗不由向外冒,这个黑衣人如此轻松的以自己的气息凝聚出肉眼可见的能量巨手,这可不是古丽那种才跨入化物者门槛的人可以相比的强者。

逆心诀疾走全身,一层血色气息升腾而起,荒尘大剑在半空一横,天闲怒喝着向前斩去。

但,天闲凝聚力量的一击却还没等斩出,那巨手居然随着黑衣人手掌前推而速度暴增,直接按住了天闲还没有完全挥动的大剑,随后手掌一合,只把天闲给抓了个正着。

天闲感觉自己就好像一瞬间跌进了大地裂缝,而且这裂缝还在不断的缩小,无以伦比的巨大力量开始挤压自己的身体。

这种力量……简直不是人!

天闲甚至和胖子较量过纯粹的力量,虽然还是胖子更胜一筹,但是天闲自认逆心诀全力运转时,自身在力量上绝对有着自傲的本钱。

但是今天天闲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眼前那个黑衣人连动都没动,坐在那里就以无匹的力量束缚住了自己。

“很强的力量。”黑衣人笑着,一边催动巨力挤压天闲,一边说话却连大气都不喘一下,“是力量型的圣痕吗,可又似乎不是,这血光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支撑不住,天闲猛的怒喝一声,身体中爆发出一阵噼啪脆响,逆心诀直接进入暴走状态,瞬时间天闲身体深处强大的力量开闸的洪水般涌了出来。

“嗯?”感觉到天闲的异常,黑衣人轻轻疑惑了一下,“这是什么,瞬间提升力量的圣痕?”

荒尘大剑上已经染上了天闲身体的血色气息,只听天闲低吼一声,荒尘大剑狠狠一绞,原本被死死困住的剑锋怒龙般撕开了那只巨手的虚影,“波1的一声轻响,荒尘大剑斩开那只巨手,旋风般向黑衣人斩去。

“得意忘形。”

黑衣人一声冷笑,抬起的那只手忽然轻轻一握,天闲面前猛的幽芒一闪,硕大的拳头凌空出现。

“砰!1

虚影的巨拳直接砸在荒尘大剑上,沉重的荒尘大剑被砸的一顿,狠狠撞在了扑上前的天闲身上,在强大的力道下天闲被直接击退。

凌空飞旋转身,全身骨骼肌肉流水般律动,天闲卸掉了大半的冲击力,一个翻身稳稳落在了酒馆的另一边,竟然丝毫没有受伤。

“哦?”黑衣人见到天闲半空中干脆利落的动作,显得有点惊讶,“看来你不只是敏捷而已,这身体是经过锻炼的吗?有意思1

天闲双手握着荒尘大剑,浑身剧痛,被荒尘大剑直接撞在身上,那滋味可一点都不好受,还好这剑沉重无峰,要不然现在可能就要被分尸两段了。

仅仅是两次接触,天闲更加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目前自己连像样的圣痕都没有,而对方却是一个可以将圣痕力量重新凝聚并物化的绝强人物,这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大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望着天闲,黑衣人没有再主动出手,而是品头论足的说道:“一直没有你使用圣痕的消息,看来你的圣痕十分古怪,一定隐藏了什么秘密,真是越来越让我期待。”

说着,黑衣人站了起来,“看来我还是要亲手确定一下才行,毕竟像这次被你们发现的意外事情,今后不能再发生了。”

天闲目光一缩,那黑衣人伸出手来,就那么凌空一抓,一把剑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手上。

那根本不是一把常规意义上的剑,而是一片奇异的光,就好像是黑衣人从周围的空气里凝聚了一片光芒,这光芒在他手上凝而不散,汇集成了一把剑的形状,而且这剑奇异的散发出一种冷森森的感觉。

“小家伙,你最好认真一些,要是我错手杀了你……”黑衣人笑了,似乎有些兴奋,“似然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还是十分享受的,杀掉你这样的年轻人,是一中十分愉快的体验。”

真的会杀我吗?

天闲心中一瞬间转过这个念头,甚至想到了立刻转身逃走,可是天闲脚下一动也没动,因为无处可逃,外面就是露娜他们几个,如果逃出去的话……

无论如何,都要撑过这一关!

撤步、沉腰,天闲深深吸气,荒尘大剑斜斜的拖在了身后,这是天闲现在唯一会用的剑招——蛮斩!

“当初和那些冒险者学会的招数吗?”黑衣人笑着,慢慢向天闲靠近,“越简单的招数越难以精通,人类***上能用好这一招的人屈指可数,小家伙儿,你已经一败涂地了,第一剑,我会在你的胸口留下一道伤痕。”

天闲已经完全不在去听对方在说什么,而是全身心的沉入到了现在这一招的准备当中,当初汉克说过,临敌时最忌讳心神动摇,就算明知不敌,但也必须坚定不移的战斗。

怒喝一声,天闲向前冲去,沉重的荒尘大剑带起一片尘土,把地面瞬间切的粉碎。

“哦……”黑衣人有点意外,因为蛮斩是原地施展的招数,这一点***上每个人都知道,他没想到天闲会冲过来。

“有意思的小子……”黑衣人眼神愈发明亮,“如果你表现的太出色,我说不定……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你1

天闲瞬间冲到黑衣人身前,脚步船锚般定在地上,一脚把木制地板踩穿,狂吼中荒尘大剑横扫而起,顿时一股血色的沉重之气自大剑上翻腾而起,整把剑犹如忽然间变成了活物,呼啸着向前斩去,一时气势无双。

“很好1黑衣人忍不住赞叹一声,脚下微微一动,身体向后飘去。

惊人的一幕在天闲面前上演。

荒尘大剑爆发出的气息横扫而过,激的黑衣人的黑衣剧烈古荡,不过他的兜帽却始终稳稳戴在头上,让人无法看到他的面孔,而且他居然以差之毫厘的距离避开了荒尘大剑的攻击,就在大剑斩过的瞬间,人居然完全没有先兆的冲了回来。

这黑衣人避开荒尘大剑左边剑锋,瞬间紧贴着右边剑锋冲上来,简直好像黏在大剑上滑动一样。

天闲心中巨震,自己的攻击不仅是动作,连速度和大剑气息的攻击范围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蛮斩威力绝伦,但一招落空就会空门大开!

幽冷的剑光灵蛇般刺来,直奔天闲的胸口,剑光之后,是黑衣人近乎狂热的双眼。

“咔咔咔!1

天闲身体中猛的传来一连串爆响,身体在瞬间不到的时间内颤抖一下,已经力尽的身体重新绷紧,脚掌为轴,整个人旋风般旋转,荒尘大剑在半空一翻,爆发出更加惊人的气息,横扫一圈猛然间再次出现在黑衣人眼前。

“嚓!1

荒尘大剑带起的气息暴风般吹过,其中极不明显的传来细细的摩擦声,而黑衣人已经飘然后退。

退到了刚才酒桌前的黑衣人满眼惊讶,他胸前的黑衣,裂开了一条缝隙……

天闲满头大汗,重新将荒尘大剑横在身前,暴走的逆心诀在力衰的情况下强行催生身体的力量,这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只是刚才的一剑,天闲已经浑身酸痛。

但看着黑衣人被砍破的黑衣,天闲嘿嘿冷笑,“双重蛮斩……没想到吧?”R1152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