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五十八章阴魂不散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五十八章阴魂不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巴克脸上挂着笑容,笑容里全是让别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塞纳碍…说吧,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今天在这里没有外人,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以家主的身份向你保证,没有人会追究你今天的话。”

塞纳眼神中一片锋锐的光芒,“是1

“现在,黑德尔家表面上十分风光,但其实束手束脚,而且大帝对我们的约束排挤也越来越明显,圣灵殿和血盟这样的大组织也这半年来对我们的疏远显而易见,就在上个月,大帝诞辰的时候,居然没有邀请父亲!这简直就是在试探我们的态度!塞纳虽然年纪小,但有些事还是懂的,爷爷,现在的丹特帝国,已经不再是您和上一代大帝驰骋天下时的丹特帝国了1

巴克沉默不语,只是笑了笑,对塞纳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塞纳低头看了看那些黄金,“而这次的交易,也算是我们自保的一种手段1

巴克歪着头,颇为欣赏的看着塞纳,“为什么是自保的一种手段?”

“大帝现在对我们忌惮排挤,可是黑德尔家族毕竟是黑得尔家族,在丹特帝国有着根深蒂固的巨大能量,大帝他不敢轻易动我们,那样会引起帝国巨大的震荡,军队中爷爷的老部下很多还保持精锐军队,这甚至可能会引起军队的哗变,所以我们虽然一时难过,但终究不会出大问题,而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仅仅是不断的忍让,那么……或许塞纳有生之年,将要见证黑得尔家族的覆灭1

“大胆1

穆勒一声大吼,“你……你再给我说一遍1

“穆勒,大胆的是你1巴克的声音冷了下来,穆勒顿时脸色白了一下,“父,父亲,您怎么能……”

“她说的……没错!你该知道。”

穆勒顿时脸色有点发青,“可……可是……”

“听她说下去吧1

塞纳整理一下言语,继续说道:“我们这次与沙利特帝国合作,其实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因为这是纯粹的商业交易,我们不会有任何奇怪的动作,但我们可以发动全国的力量汇集物资,展现我们的实力,之后我们甚至可以把得到的利益上交一部分给大帝以表示我们的忠诚,而且最重要的是,沙利特帝国距离遥远,而且因为沙漠的原因从不对外扩张,我们绝对不会被怀疑通敌***,如果这次是任何一个和丹特接壤的国家提出这笔生意,那么我是绝对不敢接受的,那样的话,或许不久之后我们就会有一个通敌叛逆的罪名1

“还有1塞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沉重,“除了展现我们的能量和忠诚之外,万一将来发生了什么,或许……我们黑德尔家族,还有一个能***的去处。”

“嗯……”巴克沉吟良久,“说完了?”

塞纳点点头,“是,我说完了。”

巴克自语似的问道:“也就是说,这次如果我们接受这笔生意,你是负责人的话,还会把收益的一部分上交给大帝,那么我们自己能获得的利益其实也就不是很多了。”

“是的。”

“哼,呵呵呵……年轻人的想法真是疯狂。”巴克摇了摇头,“看来我到底是老了,从前居然从未想过类似的事。”

穆勒流着冷汗望着自己的巴克,“父亲,您……您难道要……”

“嗯?难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刚才塞纳已经把你的三条理由反驳的一文不值了。”巴克皱起眉看着自己的儿子。

穆勒顿感身体发凉,但依旧努力和巴克的眼神对视着,“可,可是父亲,您要知道,这件事的风险……”

“穆勒碍…”巴克语重心长,“所以我刚才说,你是一个商人,而真正的战场上,从来都没有毫无风险的战斗,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们黑德尔家族,其实已经被绑上了战车,从前我为了大帝南征北战,而这一次……却是要为家族上上下下的性命担忧1

穆勒咬紧牙关,无话可说。

诚然,塞纳说的一切都是对的,目前的黑德尔家已经每况愈下,他越是努力,大帝眼中黑德尔家就越是面目可憎,这半年的时间里大帝的试探和排挤已经愈发明显起来,照这样下去,黑德尔加的未来将只可能拥有一片黑暗。

“这件事,就交给塞纳去办吧。”

巴克简短的宣布了今天决定塞纳一生命运的结果。

听到这句话,塞纳险些直接晕了过去,强自镇定才只是身体晃了两下没有摔倒。而穆勒听到这个结果却只是苦笑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巴克思索着,“不过这样的动作还是不能太明显,家族的一切事物照旧,穆勒,你要和往常一样苦心经营,明白吗?”

“是,父亲1

目光一转,巴克在大厅里找到了塔克的身影,“塔克,你上前来。”

塔克简直腿都软了,这次的生意如果交给塞纳去处理,那也就意味着塞纳对穆勒的无形战争大获全胜,而自己这个对塞纳冷嘲热讽的家伙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到大厅中央的,塔克哆嗦着,“爷……爷爷?”

“虽然不想责怪你,毕竟有你这样的子孙,这些年为黑德尔家带来了很多安定,但你不学无术总是不行的,从现在起,你手里的一切,包括商队、货物,正在进行的生意,一切和家族相关的产业全部转由塞纳打理。”

塔克听了巴克的话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巴克这个决定几乎就等于把他完全废掉了。

“还有,三个月之内不许离开这座城堡,否则你将被逐出黑德尔家,明白吗?”巴克用无比严厉的目光盯着塔克。

塔克牙齿打着颤,“是,是……”

“至于你们……”巴克拿眼一扫在场的***人,“今天塞纳的话,你们都该明白要怎么处理1

所有人低头,这里的人都是黑德尔家的核心人物,算得上外围的是塞纳已经出嫁的姐姐,但她也是黑德尔家的正统血脉,如果乱说话的话,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她自己。

“明白就好,都散了吧1

“对了1巴克准备离开的时候,塞纳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赶紧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来,“爷爷!这是那个小鬼在我临走时交给我的,他说无论您答不答应这次的生意,有了结果之后都要把这个给您看1

塞纳手里的,是一封信。

其余人本打算离开,但见到天闲有信带给巴克,又都停了下来,等待看巴克是不是看过信之后还有什么交代。

巴克把信撕开,粗略看了看,顿时眉头一扬,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信封里只有一张信纸,而且信纸上只有那么粗陋的几行字而已:

巴克老爷,很抱歉打扰您,但无论如何请您答应,我想经历过无数生死战斗,而且之后还能收敛锋芒的您能明白这次交易背后的意义,并且请求您暂时把塞纳借给我,在黑德尔家中我只和她熟悉,我希望和她直接对话,至于***人,特别是他的几个哥哥,我无法信任。

“哈哈哈哈……这个臭小子!居然一早就打算好了1把信一连看了两遍,巴克不由哈哈大笑。

塞纳有点好奇的看着那封信,她倒是遵守约定,没有私自拆开信来看,巴克身材高大,她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根本够不到那封信的高度,不由疑惑的问道:“爷爷,那小子都说什么了?”

巴克摸了摸下巴,思量一番,有上下看了看塞纳,直到把塞纳看的浑身不自在,才答道:“是求婚书1

“什……什什什什……什么!?”塞纳感到脑子轰的一声,差点直接摔倒,“求……求婚书?”

***人正等着巴克吩咐,听到这个***也是嘴巴张的老大,不过他们看向塞纳的眼神,却瞬间多了几分莫名其妙的欣慰。

我们家的二小姐,终于也有人喜欢了……

巴克把那封信往怀里一揣,看样子也没有让塞纳过目的打算,嘿嘿笑道:“那小子的眼光果然不错,嗯……塞纳你去准备吧,很快我会安排你带一份礼物返回沙利特帝国。”

“呃……这,爷爷,那个……是不是弄错了,那个小子他,他……”塞纳双手胡乱挥舞着,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词不达意,“我是说,这……这好像不大可能,我们……”

“太兴奋了吗?”巴克笑了笑,“我明白,但女孩子要矜持。”

塞纳简直要哭了。

“总之回去准备吧,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嗯……看来晚上应该好好喝一杯,好久没有这么多好事发生了!哈哈哈哈1巴克大笑着,迈开脚步离开了大厅,把一群目瞪口呆的人留在了原地……

‘求婚书’的消息只一眨眼的功夫就传遍了整个黑德尔家的古堡,塞纳硬着头皮在城堡里走来走去,到处都是若隐若现的可疑视线,塞纳简直听到就算老鼠洞里都在议论这件事。

“臭小子!你居然敢打老娘我的注意!到时候我不把你大卸八块!我就对不起我曾经好过的姑娘们1

古堡上,巴克站在巨大的窗子前,望着全副武装,怒火满脸的在花园里殴打练剑草人泄愤的塞纳,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父亲。”巴克身后,穆勒恭敬的声音传来。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穆勒犹豫了一下,“可行,但……的确风险很大,塞纳这个丫头,哎……”

“我是问你求婚的事1

“求婚?”穆勒呆在那,一时没反应过来,回身把旁边桌子上天闲的信拿了过来,又仔细的读了三遍,“这个,他似乎……”

“哼哼,男孩子这样,就是在求婚了1巴克极为肯定的说。

多勒脑门上顿时一层汗珠。

“塞纳年龄还小,这件事……可以以后再说。”

巴克点点头,“也好,催促也没有用,那个小鬼身边还有一个叫雪的小姑娘,如果塞纳不好好努力一翻是没有赢的希望的。”

穆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只好岔开话头,“父亲,但和沙利特帝国交易的这件事,真的就交给塞纳去做吗?”

“***人的话反倒麻烦,只有塞纳的身份是最合适的。”转过身,巴克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严厉了起来,“从明天起,你不仅要照常行动,而且要开始和我重新学习一些东西,我的儿子!黑德尔家该行动了1

“是。”

塞纳因为一纸‘求婚书’而陷入无限暴怒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天闲可是开心的不得了。

“露娜姐姐,我们这些种子就足够了吧?”天闲看着胖子那装的鼓鼓囊囊的皮袋子,十分兴奋的问道。

胖子直喘粗气,“我们已经找了十六朵母花了,再不够的话我就要背不动了……”

露娜可不会把胖子的话当真,他发起狂来的话,或许整个十字镇都能举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森林,露娜点头说道:“我们不能再深入森林里,凭我们几个的话,接下来的地方可能出现的麻烦会无法应付,而且我们也在森林里呆的太久了,会让某些东西盯上的1

瘦子在大树上,始终保持着警戒,“大姐,上次那个黑衣人没有再出现吗?”

说起那个黑衣人,大家心头多了一层阴霾,那个黑衣人忽然出现,之后以碾压所有人的强大力量从容离去,谁也不曾见过那样强大的存在,甚至于露娜凝聚全力的银光箭被对方紧紧凭借气息就弹开了。

那可是作为精灵的露娜的***锏,威力绝伦!

“先不要去管那个家伙了,反正他要杀我们的话,我们也无力抵抗。”露娜多少有点丧气的回答,“不过这两天他似乎的确没有再出现,或许是真的去别的地方散步了吧。”

屠戈点了点头,“的确,这几天那个人类的气味也没有再出现过。”

“好了不要再说那个让人生厌的家伙了,我们立刻回去,现在真想好好的睡一觉……”伸了个懒腰,露娜打着哈欠,第一个迈开了回程的脚步。

天闲在最后面轻轻拉住了屠戈,屠戈谨慎的停住脚步,“怎么,有事要交代我吗?”

“不不,轻松一点。”天闲笑了笑,“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似乎……对露娜姐姐很尊敬。”

屠戈凶戾的眸子闪了闪,“她是个值得敬佩的精灵,她的身上有月神祝福的气息。”

“那些光斑吗?”天闲一直搞不懂露娜身体周围为什么总是飘飞着光斑,而且在她安静风时候那些光斑还会附着在她身上,好似有光芒总是照耀着她一样。

“是的,并非每一个精灵都会得到祝福,那本身是威望和实力的体现,而她,放弃了精灵族的一切,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才是她最值得我敬佩的地方。”

天闲瞬间明白过来,从露娜现在的状态来讲,她和屠戈倒是有相似之处,屠戈现在最担心是他在狮人部落的妹妹,而履,是她失踪在人类***的弟弟。

“我们很快会去东部王国,去救***妹。”天闲保证似的说道。

屠戈却摇摇头,“木图已经死了,我妹妹暂时不会有事,但我回到东部王国的时候,必须带回能证明我功绩的东西,否则……”

天闲笑了笑,“你是说,我必须证明自己就是精灵族预言中的那把钥匙吗?”

“我知道你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既然你也有理由去东部王国,那么我们的目标就有了一致的地方,我想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当然1天闲笑的很轻松,“我可不想和一个能无限兽化的狮人战士为敌,但如果他能成为我的朋友,我可是求之不得。”

屠戈难得的笑了笑,“我想我们可以做很长世间的朋友1

“嗯,我也这么认为1

…………

……

带着数百枚母王藤花的种子,天闲几人返回了十字镇,由于这次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母王藤花,所以也没有太深入森林,在森林外围区域虽然这种东西不多,但仔细寻找还是能找到一些的,这样不仅可以避免很多麻烦,回去的路也好走的很。

回到十字镇,几人这才算是送了口气,穿过人流熙熙攘攘的狭窄街道,看到月光酒馆的招牌时,几人都有一种终于到家了的感觉。

不过,这次的月光酒馆,居然是开着门的……

露娜、胖子和瘦子,他们三个一起离开的时候,酒馆从来都是歇业,看着敞开的酒馆木门,露娜不由眸子一缩。

“没想到……居然找到我的老巢来了1

酒馆附近有不少人张望,不过酒馆四面窗子都已经拉下了帘子,只有酒馆的门大敞着,显然是出了问题,一时也没人敢过去查看,毕竟露娜可是这十字镇十分特殊的一个存在。

“是那个家伙1屠戈低声吼着说道。

“那个家伙1天闲全身神经瞬间收紧。R1152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