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五十七章家族战争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五十七章家族战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塞纳脸色平静的站在黑德尔家古堡的一楼大厅中,虽然脸色平静,但依旧难以掩饰在她冰蓝色眸子深处那种几乎抑制不住的激动。

黑德尔家的主要成员们都***在这里,大厅上大概有十几人,每个人表情各自不同的望着塞纳,还有她面前那二十箱黄金。

黑德尔老爷——现今黑德尔家实际的主人坐在那里,手里轻轻挫折粗糙的金砾,面上带着玩味之色,“塞纳,刚才的话,就是你要说的一切吗?”

塞纳深呼吸,挺直身体,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瘦小的身躯在家族的大厅上不必为***目光而卑躬屈膝,“是的,爷爷1塞纳有力的回答。

“嗯……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穆勒,你怎么看?”

站在巴克身边,名义上黑德尔家的家主穆勒满脸沉思,思索了一下,才谨慎答道:“父亲,这件事依我看的话,弊端多余利益。”

怀着紧张的心情满是期待的塞纳不由急忙说道:“父亲!这次交易我们将获得巨大的利益,你看我只是一次就……”

“闭嘴1

穆勒怒喝一声,“你这段时间一直在使用各种邪门歪道的手段招揽生意,这次不仅私自调运了库房的货物,而且还调走了家族的车队!我没有立刻打断你的腿已经是看在你带回了黄金的份儿上!你……”

“好了1巴克不耐的喝止穆勒,“我在问你,不是要你教训她。”

穆勒连忙底下头来,“我一时激动……不过这件事,我们的确不能轻易答应。”

“为什么?这可是上好成色的黄金,比起那些金铺的水货可

强多了,塞纳单是这一次带回的黄金,已经足够抵得上黑德尔家族一整月的收入。”巴克将金砾举起,在眼前仔细观看,露出几分贪婪似的笑容,不过这笑容里更多的,却似乎是抓到了猎物弱点的野兽般血腥的杀意。

穆勒站在巴克身边,不觉背上冒出一层冷汗,他从小没有上过战场,说实话很多时候无法理解巴克的种种行为,但他十分尊敬巴克,并小心的观察他的一切,从动作到表情,不断揣摩巴克的性情,力争做一个好家主的同时做一个好儿子。

而巴克的此时展露出的笑容,却让穆勒不寒而栗。

小时候,在穆勒和母亲送巴克出征的时候,他见过并深深记得那种笑容,疯狂冷酷,并从中获得愉悦的残忍笑容。

那是这位已经多年不上战场的父亲很久没有露出过的笑容。

“你怎么了?”巴克似乎察觉到穆勒的畏惧,目光向他望去。

穆勒深深低下头避开巴克的视线,并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答:“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利益而冒那样大的风险。”

塞纳听了这话不由小脸儿因为激动而通红,但她这是不能开口辩解,只好用力瞪着自己的父亲表达不满。

穆勒完全无视塞纳的目光,分析道:“塞纳的确带回了大批的黄金,我也很吃惊她外出一次居然能做成这样大的生意,但同时也很显然,这样的生意是不会每次都有的,况且这一次的生意明显是对方高估了我们货物的价值,那些皮毛,顶多能换回这里十分之一的黄金就已经很不错了。”

塞纳实在忍不住,大声争辩:“我刚才已经说了,这只是第一笔生意,今后……”

“那都是空口无凭1

穆勒大声喝止塞纳,“做生意依靠的是稳妥的客源,不断的积累,我们黑德尔家能有现在的基业,是你爷爷当年驰骋疆场打下的基础,之后这么多年我如履薄冰经营,这才有了现在的黑德尔家!幻想一夜暴富!简直是家族的耻辱1

塞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穆勒的训斥和平常的冷淡对待相比,完全不算什么,但这一次塞纳却无法接受他否定自己孤注一掷所取得的成果。

顾不得父亲的怒目瞪视,塞纳正要反驳,旁边却传来讥讽的笑声,“父亲,塞纳她年纪还小,而且一直都是这样不守规矩的,这次能带回黄金来已经是破天荒的事了,您就不要在责怪她了,她没有带回个女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

塞纳感觉自己被狠狠刺了一刀,极力压抑着怒火,用仇视的目光盯着坐在旁边的兄长塔克,冷冷说道:“我守不守规矩,不需要你来评论,我只知道我这次带回的黄金,比你为家族赚的所有钱加在一起还要多1

说着塞纳不由面露讥讽:“这些年,你挥霍在女人身上的金钱,恐怕比你赚来的要多的多,账目上年年盈利却不见你对家族总账上挪款,我看或许有必要仔细清查一下账目1

塔克的面孔瞬间扭曲起来,指着塞纳怒道:“放肆!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我?从小就性格古怪,让家族蒙羞!而且还使用歪门邪道的手段做生意,你简直不配拥有黑德尔这个姓氏1

塞纳的怒火彻底爆发出来,厉声喝道:“你这个酒囊饭袋般的***!除了挥霍家族的金钱还会做什么?我歪门邪道?如果我那时歪门邪道,你们这些该死的正人君子就不要学着我的样子去做生意!简直就是……”

“够了1

已经听不下去的穆勒愤怒的抓起身边一只杯子,狠狠向塞纳打去,价值不菲的茶杯“砰”的一声在塞纳头上打的粉碎。

塞纳完全呆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父亲居然会动手。

而杯子打在塞纳头上这声爆响也让大厅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家中其余几个管事的元老以及穆勒塞纳的兄长姐姐们更是立刻闭上嘴巴。

感到头上有些温热,塞纳眼角抽动了两下,抬起手摸了摸额角,居然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穆勒气的双眼微微发红,大声对塞纳骂道:“你真让我感到丢脸!你怎么敢这样对你亲哥哥说话?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礼仪交际,整天疯疯癫癫,你真以为你这个样子就能继承家业吗!?明年!!明年就给我订婚!早早给我嫁出去!!我当初真不该听你母亲的话,要不是她护着你,我……我早就……”

塞纳呆呆望着自己的父亲,望着那个面孔扭曲的仿佛野兽般的男人。

心中,似乎有什么本已经不堪一击的东西,破碎掉了……

塞纳缓缓低下头,不再辩解,甚至不再看自己的父亲和爷爷,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一切全是徒劳的。

无论你怎样挣扎,最终依旧逃不过命运的安排,自己根本没有继承家业的可能,无论自己为此做了多少努力,无论自己比那几个***哥哥们优秀多少倍,但自己是女孩子,未来只有嫁给某个非富即贵的阔家少年的结局而已……

两滴泪无声滑落……

“给我滚出去!1穆勒的怒吼声冲进塞纳的耳朵。

塞纳身体颤抖了两下,重新抬起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望向穆勒,眼神似乎有些空洞,有似乎带着某一种决绝。

“还不快给我滚!1穆勒大吼。

忽然,大厅上传出几声咳嗽,对着一切似乎视若不见的巴克老爷轻轻叹息了一声。

穆勒微微一愣,赶忙回身说道:“父亲,我失态了,我立刻处理好这件事,请您放心。”

巴克动了动眉毛,目光望了望这肃穆的大厅,摇头叹息道:“没想到在我的黄金***下团结了数十万战士,却无法让我的家人和睦。”

塞纳的几位兄长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在这个家中,巴克才是一言九鼎的主事人,如果他对现在的事情看不过眼,那么这次塞纳恐怕再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穆勒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父亲息怒,是我督教不利,今后一定对他们严加管教。”

巴克笑了笑,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弯着腰的穆勒的肩膀,这个似乎是安慰,但又似乎是警告的动作让穆勒头垂的更低了。

“儿子碍…”巴克用稍有温情的称呼叫着穆勒,“一直以来你为了家族受了很多委屈,辛苦你了。”

一句话差点把穆勒的眼泪说下来。

这么多年来巴克对黑德尔家几乎不管不问,整天练武围猎,在家族内部纷争不断,丹特大帝又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支撑这么样一个家族,其中辛酸苦辣只有穆勒自己一个人清楚。

但作为家主,这一切只能吞进肚子里,连说都不能说,甚至连疲惫的表情都不能被人看到。

“不过……”巴克话锋微微一转,“你毕竟是个商人。”

穆勒微微一怔,不明白巴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巴克收回手,目光落到了塞纳身上,“你的头流血了,不包扎一下吗?”

塞纳的目光从穆勒身上移开,和巴克的目光在半空对在一处,一老一少祖孙俩都望着对方,这一次塞纳不再像以往那样觉得巴克的目光凌厉的无法直视,而她自己的眼神也变得坦然和轻松了起来

微微的露出一个笑容,塞纳轻轻说道:“黑德尔家的儿女,从不畏惧流血。”

巴克有些意外的扬起双眉,嘴角隐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是我从前总挂在嘴边的话,那是你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居然记得。”

擦干脸上的泪,抹掉黏在眉上的鲜血,塞纳点点头,“我记得,因为那是爷爷说过的话,我从小就想像爷爷那样。”

巴克大笑,“难道你想做女元帅?”

“不,我讨厌战争,但我崇拜爷爷凭借自己的力量掌控自己的命运,从不畏惧,从不退缩,就像爷爷说的,黑德尔家的儿女,首先要有勇气1

“唔……”巴克轻轻摸着自己的胡子,望着塞纳的双眼隐隐发亮,脸上露出了赞许之意。

穆勒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里多了一些让自己不安的东西,而这种不安的源头正来自面前那个自己的女儿,他想立刻喝退塞纳,可现在她和巴克说话,穆勒又不敢插话。

眼见巴克露出赞许的笑容,在旁边塞纳的几位兄长不由小声嘀咕起来,在这个家中,巴克可是绝少对别人露出笑容的。

低头,塞纳慢慢的跪了下来,这个动作让穆勒顿时愕然,但巴克却似乎并不意外,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双膝跪地,塞纳慢慢伏低身体,以额触地,“父亲,爷爷,一直以来塞纳做事荒唐,让家族蒙羞,抱歉……”

塞纳的兄长们顿时面色古怪,塞纳的性子极其尖锐,别说道歉,让她服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今天居然跪地道歉,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

穆勒也是神色疑惑,不过女儿认错,作为父亲他心中总算有些安慰,虽然还是怒哼一声,但口气还是缓和了下来,“知错就好,今后好好改正!我的女儿,未必就比不上那些公主小姐们1

“是。”塞纳轻轻回答,“今后一定不会再让父亲和爷爷担心了,从前总是惹你们生气,我真的,真的……”

说到此,塞纳竟然微微哽咽了起来。

“嗯……”巴克轻声沉吟,“黑德尔家的女儿,哎……”

坐正身体,巴克抬了抬手,“起来吧,已经跪过了,站直身体说话。”

穆勒有点奇怪,巴克这些年从来都是一副懒散态度对人,这个时候居然正襟危坐。

“是。”

塞纳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仰起脸,大家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竟然已经泪流满面,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不断的滑落。

“那个小鬼,现在还好吗?”巴克忽然问了个极其突兀的问题。

大家都有点意外,塞纳也是微微一怔,随后回答:“嗯,他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现在居然还那么有精神,我还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

“嗯……”巴克满意的点头,“这段时间我也在关注他的消息,那个小鬼的确很不错,惹下了好多麻烦,现在居然在沙漠做起了大生意,嘿嘿……我当初果然没有看走眼1

塞纳笑笑,没有搭话。

“你准备去投奔他吗?”巴克忽然丢出一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塞纳惊愕无比的看着巴克,一时间完全愣在了那。

穆勒大吃一惊,看了看巴克,又看了看塞纳,把刚才所有的事情在脑子里转了一圈,瞬间恍然大悟!

塞纳又是认错,又是流泪,原来是要离家出走!

“你1穆勒勃然大怒,顿时气的浑身直哆嗦,手指着塞纳说不出话来,“你,你这个……”

“来人!!给我把这个不肖子孙关回房间去!没我的命令不许她外出!不许给她食物和水!1气的头脑发胀的穆勒疯狂大吼。

大厅外顿时跑进来两个士兵,看了看场上情况后迅速向塞纳走去。

塞纳有点不知所措,她没想到自己仅仅是如此,居然就被巴克猜中了想法,如果被关起来的话,凭借她一个软弱无力的女孩子,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离开这里。

一股热血猛的冲上了塞纳的脑子。

扑向面前装满黄金的箱子,塞纳从一箱黄金中抽出了一把镶满了金玉宝石的短剑,拔出短剑横在身前,对那两个士兵一声怒喝:“谁敢1

那两个士兵顿时停了下来。

大厅上一片哗然。塞纳居然在黑德尔城堡内当着家人的面拔剑!

穆勒一张脸气的血红,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而塞纳这个举动可是把她坐在大厅两边的兄长们吓的纷纷向后退去,一时惊叫和桌椅撞倒声混在一处,大厅上变得混乱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穆勒放声对那两个士兵咆哮,“给我把她抓起来!丢进牢里去!1

那两个士兵顿时为难,***塞纳不难,可是现在她好像乍了毛的花猫,手上还有武器,难免不伤到她,她可是黑德尔家的千金小姐,而且虽然这位二小姐做事有点出格,但对待下人还是很好的,平时家里很多人都受她的照顾,这时候怎么能去伤她。

就在大厅上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的时候,忽然,一个笑声忽然响了起来。

“呵呵呵……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克放声大笑,洪亮的笑声古钟般在大厅里回荡起来,这让所有人愣住,不明所以的望着这位黑德尔家的当家人。

“黑德尔家好久没发生过这么有生气的事了1大笑着,巴克对那两个士兵挥挥手,“下去吧。”

那两个士兵立刻点头,迅速离开了大厅。

“父亲?”穆勒见巴克挥退了士兵,不由疑惑,试探的说道:“塞纳她……”

“不必了。”巴克打断他,“没有理由这样对待我的孙女。”

穆勒很有点吃惊,巴克向来亲情淡薄,甚至连“儿子”“女儿”这样的字眼在他口中都是极少出现的,今天不知怎么……

“塞纳,去处理头上的伤,然后立刻回来,我有话问你。”巴克对塞纳挥了挥手,之后又补充道,“别想逃走,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塞纳自然是不会逃跑的,而且她知道就算她想逃,现在也已经没有机会了。

去洗净了血迹,吧伤口包扎好,塞纳重新出现在了大厅中,并用疑惑而紧张的眼神望着巴克,她此时非常明白,自己的命运现在就在巴克的一念之间。

“走进一些。”巴克对塞纳招招手。

塞纳向前蹭了两步。

巴克摇头,“再近一些,到我身边来。”

塞纳这才慢慢走上来,在巴克身前几步远的地方立住,微微垂头。

“黑德尔家的儿女,为什么低着头?”

塞纳微微一惊,不由抬起头来,望着巴克鼓足勇气说道:“因为就算是黑德尔加的儿女,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巴克轻声笑了笑,“没错,每个人都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无论是拥有无数战功的大将,还是年纪幼小的女孩子。”

再一次的,巴克对塞纳招招手,“再近一点,让我看一看我们黑德尔加的儿女长什么样子?”

这句话让塞纳无比意外,而大厅中***人则大多皱起眉,巴克这话的意思中,隐隐带着对***黑德尔家族后人的不满。

小心翼翼走上来,塞纳在近距离看着自己的爷爷,眼神不由有点躲闪起来,无论如何,杀人无数的巴克身上那种仿佛令人不安的气息还是让塞纳有些难以适应。

巴克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塞纳的脸颊,塞纳一惊,不由向后缩了缩。

“你怕我?”

塞纳低下头,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答道:“是,爷爷……有些怕人。”

“哈哈哈哈哈……”巴克毫无征兆的笑了,大手揉了揉塞纳的脑袋,“我可好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当初在军队中,那些小崽子们怕我怕的要死,那就好像是昨天的事,哈哈哈哈哈……”

大厅是满是巴克爽朗的小声,被按住脑袋的塞纳心中又是紧张又是不安,完全猜不透巴克到底要问自己什么事。

不过和塞纳相比,大厅里***人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因为巴克从来都不会对后辈们表现出亲近之意,就算是对独生子穆勒也显得亲情淡薄,至于孙儿辈的后人更是几乎不管不问,或许这么多年来,他好像一个长辈这样抚摸后辈的头还是头一遭。

塔克的神色显得尤为难看,如果巴克今天要偏袒塞纳的话,那么相对的他就要受到责备了!

“来!抬起头,让爷爷看看1巴克似乎很高兴,用粗糙的手指胡乱拨了拨塞纳的长发,还亲切的拍了拍她的脸颊。

塞纳只好又直起身,有点忌惮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看着塞纳有点发白的小脸儿,巴克又是哈哈大笑,评价道:“不愧是我黑德尔家的女儿,生的这么美丽端庄,比那些无聊的王公的公主小姐们可强多了。”

穆勒听自己的父亲又不顾后果说话,不免出声提醒,“父亲……”

“我说错了吗?”巴克顿时一皱眉。

穆勒没了动静。

塞纳可是完全摸不到头脑,这个家中,爷爷还是第一个说自己长的美丽端庄的,平日里大家都说自己是个不顾身份形象,做事出格的疯丫头,美丽端庄什么的,似乎一出生就和自己不沾边。

之间巴克扬了扬眉毛,证明自己似的说道:“怎么,不信爷爷的话?当初爷爷率领黄金狮子军团几乎走遍了***,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但只有我孙女,才是最漂亮的1

莫名的,在这种紧张到心脏都要停止跳动的时刻,塞纳却忽然间有种受到称赞而兴奋的感觉。

微微低头,塞纳拿出了极其生疏的贵族小姐姿态,向巴克行了个礼,“多谢爷爷夸奖。”

“哦哈哈哈哈……居然还记得这种礼仪,不愧是我孙女,不愧是黑德尔家的女儿,哈哈哈哈……”

塞纳小脸红扑扑的,听着巴克哈哈大笑,倒是一时也不觉得自己这个爷爷有多可怕了,大厅上祖孙俩其乐融融,倒是显得亲近的很。

但***人就不是这样了,大家都觉得今天巴克有些反常,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塞纳暗中使用了什么手段才让巴克今天如此。

好一会儿,巴克才收住笑声,语重心长的说道:“但黑德尔家的女儿从不放弃,刚才你拿起剑的时候还不错,但刚才却有点让我失望。”

塞纳怔了怔,“是,我记下了。”

巴克点点头,“那么……那把短剑是哪来的,你不是说换回的都是纯粹的黄金吗?”

“是,是半路遇到了一个珠宝商,我看他的货物成色很好又便宜,就顺便做了笔生意。”

听了这话,巴克不由莞尔一笑,“这点倒是像足了你父亲!任何时候都能在身边赚到钱1

穆勒神色微微不自然起来,巴克这话听在他耳朵了,他也不知道是赞赏还是责备。

“看你的样子,当初家族比斗的时候学会的剑术还没有丢掉。”

塞纳点点头,“我从小体弱,好不容易学会了一点剑术,不想转眼就忘了。”

“哦?”巴克咧嘴一笑,本来这颇为有趣的表情却因为他一口森森白牙而显得恐怖起来,“我记得你的剑术是和那个小鬼学的吧?”

“是,是的1

“嗯,家族里这么多优秀的战士,你却非要学那个小鬼不成气候的剑术,而且……还念念不忘。”

塞纳顿时脸红了起来,“爷爷,你,你在说什么啊?”

巴克丝毫没有作为长辈的自觉,摸着胡子自语道:“那个小鬼一脸的精明模样,倒是和你十分相配。”

“爷,爷爷!你……”塞纳面孔顿时滚烫,可巴克说话,她又反驳不得。

“你不喜欢他?”巴克皱眉,“那你去投奔他做什么?”

“我……我没有,只是……”塞纳顿时说不出话来。

巴克哪听塞纳的解释,皱眉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懂,爷爷我年轻的时候和***可没有你们这样麻烦,我们……”

“父亲1穆勒这次实在是忍不住,再次出口阻止巴克毫无顾忌的话。

这次,巴克倒是觉得有点不妥了,沉吟一下,直接改口:“我们当初也是很麻烦的。”

一大厅的人听的暗暗流汗……

“算了,还是说正事吧。”巴克目光紧紧盯着塞纳,“小丫头!为了你拿起剑那一瞬间的勇气,我要给你一次机会,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1

塞纳顿时双眼中放出希望的光芒,她难以置信的望着巴克,“爷爷,你……你是说……”

“穆勒,继续说吧,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塞纳带回的提议。”巴克打断塞纳说道。

穆勒很吃惊,心想父亲的意思,难道是要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在这里进行一场辩论不成?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就已经是明显在袒护塞纳了。

但他也不敢多言,并且心中早有准备,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看了看塞纳,说道:“的确,这次塞纳带回了大批的黄金,获得了让我吃惊的利益,但是首先第一点,那个叫做天闲的小鬼说要采购更多的物资,用来对沙漠进行改造,先不说改造沙漠这种天方夜谭,单单是维持这样巨额的交易都是极其困难的!更别说对方只给了我们口头承诺,很可能已经不会再有第二笔生意。”

“嗯……”巴克点头,“有理,继续说1

得到巴克的首肯,穆勒底气足了很多,继续说道:“其次,也是进行交易最基本的利益方面,这一次虽然获得巨额利益,但就算有下一笔交易,对方也不会持续给出如此不合理的高价,而交易的对象远在沙利特帝国,我们既然是采购地,那么必然要负责运输,人类***根本没有直通沙利特的大道,我们必须绕很多路,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没人知道,能像塞纳这次这样安全回来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们看似得到了很多利益,其实却也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

巴克再一次点头。

穆勒深深看着塞纳,面色凝重的说道:“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这次我们交易的对象是沙利特帝国!这个沙漠国家和***上所有的国家都没有建立友好的关系,周边更是处处树敌,如果我们和他们大规模的交易,那么或许会引起像龙渊帝国这样的大国不满,如果是那样的话,丹特大帝那里,我们可无法交代。”

巴克还是点头。

最后,穆勒总结道:“这笔生意,似乎有利可图,但却风险巨大,对于我们这样拥有巨额稳定收入的大家族来说,完全没有接受的必要。”

说完,穆勒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点了下头。

“嗯……说完了?”

“是。”

巴克转向塞纳,“塞纳,现在轮到你了,如果你说出的理由比你父亲更精彩,更能打动我,那么……今天你不仅可以离开城堡,今后自由行动,我还将给你一支商队和足够的货物。”

所有人虽然都隐约预料到巴克在偏袒塞纳,但是也绝对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听了巴克的话无不大吃一惊。

塞纳激动的满面通红,身体颤抖的牙齿都在打颤。

有生以来,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第一次机会摆在了她的眼前!

深深的吸了口气,塞纳眼神变得坚毅起来,“爷爷,你说的话……不会反悔?”

巴克不由大笑,“我巴克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但是塞纳你要知道,如果你这次只是一时兴起,像你父亲说的那样幻想一夜暴富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么……明天我就会给你指一门亲事,你满十五岁的那天立刻出嫁1

塞纳不由一抖,浑身发寒。

巴克轻声的,似乎在对塞纳说,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有些时候,早早嫁到一个可靠的男人身边,就是一个女人一生的最大的幸运。”

这句话就好像锥子般刺了塞纳一下。

做了几次深呼吸,塞纳压制下自己内心的激动,让身体不再颤抖,这才缓缓说道:“好,既然父亲说了三条理由,那么,我也说三条理由好了1

“首先,是这次交易对象的财力1塞纳打开了一箱黄金,用极其肯定的口气说道,“这些黄金我都亲自检验过,无一不是纯度极高的金砾,但从外形来看又并非是人工制作的,而是自然形成的1

“这个说的不错,这种纯度极高的金砾我倒是第一次见到。”巴克瞧了瞧手里的金子,点头。

塞纳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些金子是怎么来的,但显然和沙漠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如果这黄金是沙漠中自然形成的,那么……那一片沙漠中到底有多少黄金,我想……根本无法计算1

穆勒当即皱眉,“你这只是猜测1

“这二十箱黄金不是猜测1塞纳当仁不让的大声反驳,“当时本来我能带回双倍的黄金,可是车队无法运载那么沉重的金子,考虑到行程速度和安全的问题,我不得不放弃了另一半报酬!父亲大人!我记得您教过我们所有人,如果想得到一个长期交易的对象,第一次交易很重要,甚至我们可以牺牲一些利益,对吧?”

“不错,但你这次却赚了很多1

“那是因为我们变成了对方想要长期交易的对象1

穆勒顿时一愣。

塞纳大声说道:“如果对方不是想要和我们长期交易,不是有稳定的后续计划采购物资,怎么可能一次付给我们这么多黄金?难道他们的金子多到没有地方存放了吗?不!他们是想表达诚意!是要我们继续为他们提供物资,现在只要我们答应下来,立刻就会有第二笔订单1

“的确!我没有得到任何第二笔订单的消息,但是我想这一大笔黄金就是第二笔订单最有力的保证1

巴克不由笑了起来,多勒的脸色就难看了,他用有些惊讶的目光看着塞纳,他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这个女儿居然变得聪慧而且机敏起来,这些话,恐怕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想不到。

“第二点1

塞纳挺胸昂头,仿佛在发表自己的演说,“关于路途遥远的问题!父亲说的不错,丹特帝国和沙利特帝国并不接壤,运送物资十分困难,损耗是难免的事,而且一旦被大规模强盗打劫,我们将血本无归1

巴克不由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个问题你要怎么解决呢?那些强盗可是不讲道理而且贪得无厌的1

“这不是问题1塞纳笑了笑。

“哦?”巴克有点意外,“不是问题?”

塞纳点点头,“关于这一点,那个小鬼头早已经和我商量好了对策1

“什么?”穆勒大吃一惊。

抬头看着墙壁上挂着代表黑德尔家族的黄金***帜,塞纳傲然一笑,“要是别的商团,这会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但对于黑德尔家族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可以聘用佣兵1

“佣兵?”巴克皱了皱眉,看起来对塞纳的回答并不是很满意,“佣兵……那些家伙其实就是强盗的一种,和他们合作的话,我想我们的货物很难保证安全。”

塞纳呵呵而笑,“当然,不是真正的佣兵……”

“嗯?”巴克疑惑的看了看笑意吟吟的塞纳,转了转眼珠,猛的明白过来,不由一拍大腿,“好啊你个小丫头!把注意打到老头子我的身上来了1

“不错1塞纳目光灼灼的看着巴克,“我们黑德尔家有丹特大帝亲准的护卫军队,而且全是精兵良将,对付几个小***简直易如反掌!而这些军队只听爷爷的调遣,只要爷爷把士兵打扮成佣兵,那么就算是黑德尔家的士兵,也可以从容进入***国家1

“父亲,这……这一旦暴露的话,我们的军队进入***国家,这可是无比麻烦的事情,弄不好的话……”

“你先闭嘴。”巴克不耐烦的打断多勒的话,对塞纳说道,“你继续说。”

塞纳见到巴克脸上似乎露出笑容,心中不由轻松了许多,索性胆子也放开了,继续说道:“而第三点!才是我觉得最该接受这笔生意的理由1

巴克不由笑着哼了一声,“塞纳,现在黑德尔家的处境你也应该明白,我希望你能好好回答这个问题。”

塞纳目光微微一寒,“我当然明白,黑德尔家功高盖主!现任大帝对我们尊敬有加,可是暗中又忌惮无比,这些年爷爷收敛锋芒,但父亲在商场上还是接连遭到打击!否则以父亲的才华,我们黑德尔家怎么可能只是现在的气候!?”

塞纳这几句话,可谓是震惊全常

旁边塔克他们几个兄弟全是面色发白,塞纳的姐姐这次专程赶回家来参加这次会议,也是被吓的面无人色,其余几个目前掌控黑德尔家大小事务的元老一样吓的不轻,这些事大家隐隐都明白,但是谁敢乱说!

穆勒听了这话脸色连续变了好几次,瞬间几次想要大声喝止塞纳,但巴克在一旁面沉似水,一言不发,他已经被训斥了几次,现在不敢再贸然说话。

听了塞纳的话,巴克不由微微的笑了那么一下,“没想到,我黑德尔家,终究还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1

那个,昨天睡过了,今天补双倍字数……R1152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