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四十五章以物换物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五章以物换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古丽从沙丘上回来的时候,篝火已经熄灭了,沙漠里虽然依旧冷的要命,但是却没有那么多的木头烧,要知道沙漠里没一抹绿色都是极为宝贵的,可以说沙漠子民保护绿色植物的心态一点都不输给那些精灵们。

“他在做什么?”

屠戈把灰烬埋进沙子里,在上面铺上今天的睡铺,这样起码晚上会暖和一些。

“在发呆。”

“在发呆?”大家不由向沙丘上望去,但这里却看不到天闲。

古丽耸耸肩膀,“说了一些我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还说总之等到塞纳到了这里我们就都明白了,而且他说今天晚上要一直坐在那,因为那把剑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他必须耐心的等才行。”

大家心中都无比奇怪,不知道天闲到底在搞什么鬼。

“黑,很高兴。”雪忽然说道。

“当然啦1古丽迅速钻进简单的被子里,身子顿时稍微暖和了一些,“他又不会冷,我觉得他现在可能把这次行动当作出来旅行游玩了。”

“不会的1沙王用很认真的表情说,“我相信他。”

古丽用你已经“没救了”的眼神看着沙王,“虽然我不大清楚他在想什么,但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塞纳要怎么穿越沙漠来到这里,而且还是和商队一起,并且携带大量的货物。”

“这个……我们出发之前,我倒是已经派人在南部边境上等待她了。”

“什么?”古丽满脸惊讶。“那个小***在来的时候就和你打过招呼了。”

大家忽然间发现,似乎沙王才是最知道天闲要做什么的人,目光不由全都落到了这个小姑娘身上。

沙王心虚的笑了笑,“但是,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他说暂时要保密,因为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发展,这次……他说要看运气才行。”

众人不由满肚子的疑惑,看运气?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沙王。从经历上来讲。似乎都不是那么走运……

天闲一连在这里逗留了十几天的时间。

每一天,白昼的时候天闲尽量靠近那些冰川,敲敲打打的似乎在翻找什么,而且还会叫大家一起来冰块下边的沙子。并且用荒尘大剑在插在沙漠里很多地方。就好像在校准什么方位一样。

大家都是一头雾水。但每次问起天闲只是神秘的笑笑,为此还被古丽和卓玛各自修理了几顿,但也一个字没说。最后大家只好作罢,晕头晕脑的和天闲在这里转悠。

夜晚的时候,天闲大多都是找一座高高的沙丘,将荒尘大剑在沙地上一插,自己在旁边一坐就是一夜,开始几天雪还是单独睡,但第四次被噩梦惊醒后,雪每天就到沙丘上睡在天闲身边,对此沙王每次都是瞪大了眼睛,但她发现几天过去似乎没人对此有任何的奇怪,只好把好奇的心思埋在了肚子里。

第十四天,塞纳带着她的商队终于赶到了沙漠北部边境。

“啊哈!1

风尘仆仆,用各种丝带皮革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活像一只飘逸的狗熊的塞纳才一跳下沙驼,就大声欢笑着跑了过来,“终于又见面了,这些日子想死我了1

天闲耸耸肩膀,“你别这样,我们其实没什么,会让人误会的,而且你看我身边……”

侧身准备介绍一下身边的新朋友时,塞纳已经一阵风般从天闲身边跑过,那些丝带皮革全都神奇的在这两步中丢上了天,一把抱住雪,直接一口亲在脸蛋儿,“我的雪儿,你还是这么漂亮,诸神在上!我发誓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再亲一下,么么么么……”

雪站在那,动也不动,只是用眼神余光奇怪的看着塞纳,其实雪一直不是很理解塞纳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就连天闲都没有这样热情的拥抱过自己,而且还会不断的亲吻脸颊。

想起前些日子天闲没有睡在自己身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噩梦居然再次来纠缠自己,雪心中忽然有些有一股暖流流过,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这世界上自己能信任的人,除了天闲,就是眼前对自己最好的塞纳了。

轻轻的,雪转头吻了塞纳的脸颊一下。

正抱着雪不知道该怎么才好的塞纳当场石化,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雪,紧接着整张脸急速涨红,冒出一个青烟后人软绵绵的倒了,“亲……终于,亲我了……”

和被幸福感融化的塞纳不同,天闲可是下巴都掉在了地上,赶忙把雪拉回来,“雪,你亲她干嘛?”

“她在亲我,你不是说,别人的善意要好好的接受,而且还要回礼?”雪眼神里满是疑惑。

天闲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我说小鬼,这个……就是你搬来的救兵?”古丽悄悄闪到天闲身边,万分怀疑的看着开心的在沙地上扭来扭去,就差兴奋的打起滚来的塞纳。

天闲见大家都是眼神奇怪无比,刚才雪回亲塞纳那一下瞬间就让气氛变得十分**了起来,“这个,我的朋友嘛,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是个不错的家伙,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现在能帮助我们。”

两分钟后,终于在地上扭够了的塞纳爬了起来,站在大家面前轻轻咳嗽了两声,终于拿出了她贵族小姐的派头。

挺起胸膛,塞纳用无比傲然的口气说道:“我,就是塞纳.黑德尔,丹特帝国的黑德尔家族想必各位都有耳闻,作为黑德尔家的女儿,我相信我是最出色的一个了。”

“黑德尔家族,我听说过,虽然丹特帝国距离沙漠很远。但丹特大帝铁血政策我听闻过很多,当年黑德尔家黄金***帜可是战无不胜的标识。”

第一个说话,是沙王,她虽然年幼,但是对这些***的历史掌故倒是如数家珍。

塞纳一听顿时更是得意,大声说道:“不错!我就是黑德尔家最出色的继承者!虽然我还有哥哥!还有姐姐!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最终继承黑德尔家族徽章一定是我,将来……哦?”

正大发豪情的说着,赛那的眼神儿在这时候忽然一瞟,从雪的身上离开想看看到底是谁说出了这么动听的话,这一看不要紧。她顿时呆住了。

“好漂亮~~”塞纳的眼神儿才一搭上沙王立刻就变了。那种野狼见到了小绵羊的表情显露无遗。

紧走几步来到沙王面前,微微屈身,用俯视的姿态望着才只有九岁的沙王,塞纳满眼全是闪烁的小星星。“你叫什么?哦不不不……先不要说。让我猜一猜!一定是艾露芙妮娅对不对!是破碎时代前沙之女神的名字。只有这个名字才能配上你这样绝世的容颜,哦不对吗?真是抱歉我无法不将你和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名字联系到……哎呀?”

天闲伸手拽住塞纳因为在沙漠中赶路而散落下来的发丝,把她俯下去的身体拉直了过来。

塞纳头上痛的眉头直跳。但也没忘记对沙王保持微笑,“抱歉,我先解决一下我的私事,之后我们再聊,我想我们……啊!你轻点1

转过身,塞纳一脸恼火,但虽然气急败坏,可沙王就在身后她也不敢大声,压着嗓子吼道:”你做什么?没看到我正在紧要关头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你这样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吗?你在阻碍一段纯洁的爱情!纯洁的爱情你懂吗?阻碍纯洁爱情的人,那他还是人吗?”

天闲无力的叹气,明明是极度扭曲的事,但被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天闲觉得自己都要相信自己是个罪人了。

“她是沙王。”天闲一个字也不解释,只说了这么一句。

“你还是,你……嗯?”塞纳忽然瞪了瞪眼,立刻用更小的声音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你背后那个叫做艾露芙妮娅的沙漠女神就是现在的沙王,沙漠的真正统治者。”

塞纳的小脸儿顿时白了那么一笑,随即嘿嘿坏笑,“才一段时间没见,你居然学会这种笑话了,我当然是了解过这个国家才来的,沙王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这么小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沙王。”

天闲双手按着塞纳的肩膀,脸上全是痛心疾首,“我说塞纳二小姐啊!您行行好吧!她今年还不到十岁,你要是个男人我刚才早砍掉你的脑袋了!而且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沙漠才发生了叛乱,你说的上一代沙王已经死了,现在的沙王就是你嘴里的“这么小的女孩子”,你现在明白我的话了吗?”

塞纳有点呆滞。迅速回头偷看一眼沙王,又转过头来,“这个……真的是沙王?”

“废话,你没看她背后站的亲卫吗?”

“还有亲卫,见鬼,我只看到她了而已1

赶紧转过身,塞纳露出了贵族独有的笑容,随手弹了弹刚才在地上扭动时沾上的灰尘,动作优雅的就好像在轻抚夏日怒放的花朵,之后含笑恭敬的对沙王行礼,“沙王大人,刚才没有吓到您吧?请原谅我的冒昧,但这只是个玩笑,当然我并非有意不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呃……”

“编不下去了吧?”天闲在背后小声嘀咕。

塞纳在一瞬间把所有的脑细胞全部动用上,继续说道:“因为我们丹特人和尊贵的陌生人见面都是这样的,这是我们特有的礼节。”

天闲在背后听了险些没晕倒,丹特大帝听了这话后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沙王到现在还又没完全反映过来,她从小暗中接受各种教育,可以把***通史倒背如流,学习行军打仗,学习治国安邦,但她从来没学过怎么对付一个色迷迷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才十三四岁大的色迷迷的女人。

当然,不仅是沙王被吓到了。除了雪之外,所有人都用退避三舍的目光看着塞纳……

“哦……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沙王擦了擦额角的汗,干笑两下,“没想到,丹特人,居然这么奇特,果然……我还要多学习才行。”

天闲手捂着脸,完全无法想象沙王要是和塞纳学习上一段时间的话,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倒是塞纳见沙王没有把她怎么样。立刻露出了笑容来。“我们这些偏远国家的乡下习俗您不必了解,这和您尊贵的身份并不相符,不过虽然我只是个身份卑微的商人,但这次我带来了您需要的货物。不知道您现在要不要看一看呢?”

天闲抓了抓头。直接把塞纳挤到一边。“别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了,沙王大人带人先去拿东西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好的1沙王巴不得早点离塞纳远远的。出生以来,她第一次在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子身上感觉到了非常非常危险的感觉。

沙王带着他的部队去看货物了,塞纳却一把抓住了天闲,溜到一边压低声音小声急急说道:“你和这个沙王很熟吗?”

天闲奇怪的看看她,“还可以,做什么?你刚才还色迷迷的,现在怎么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1塞纳偷眼看看沙王的确走远了,但依旧小声的说:“这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就是和国家首领做交易,但这可以让你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你一夜人头落地!我们黑德尔家现在的处境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可不想重蹈覆辙!这辈子我都不会和王权打交道!刚才的事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但如果之后她要是怪罪我的话,你必须帮我说话1

“为什么?”

塞纳一把抓住天闲的衣领,“我大老远从丹特帝国日夜兼程赶到这里!私自调动了父亲的商队!用假令牌调运了大批的货物!还没有离开丹特帝国就惹得父亲雷霆大怒放出话来等我回去要打断我的腿!你说你为什么哟啊帮我说话?”

天闲不由苦笑,“我只是叫你来支援我,可也没叫你砸锅卖铁,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

塞纳哼了一声放开天闲,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没有投入,哪有回报!我可没时间等待,要是我到时候没能做到家族中老家伙满意的程度,我就要嫁人了!嫁给那些臭男人!嫁给那些臭男人你懂不懂!?”

这一点天闲倒是很懂,她现在这个样子或许和从前太过要强,对自己女儿身的身份格外憎恨有关,但和个人癖好也绝对脱不了关系,让她嫁给男人,或许还不如杀了她。

“我之前不是给了你一些办法,你经营的皮毛生意呢?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不会这样的商队也需要私自调动吧?”天闲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商队,大概带了二十几辆大车,规模不大不小,但如果塞纳在自己离开丹特后好好经营的话,似乎也不至于会这么可怜。

“别提了1塞纳恨恨的吐了一口气。

“怎么了?我的办法不好用?不应该碍…”天闲很奇怪,那些经营方式可都是现代无数无良精英反复比对实验后研究出来的经营计策,是摸透了人心和群体趋向的战略性计划,不可能不管用。

“你的办法倒是好用。”塞纳叹气,面露无奈,“可我到底是一个女孩子,无根无底,不受家族重视,就算打赢了那场家族比斗也没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我的一切行动都受到极大的***,在用你的办法成功进行了几次游商后,哼!我那几个***哥哥居然有样学样,纷纷做起和我一样的事情来!我几乎立刻就失去了一切。”

说这些的时候,塞纳望着远处,一脸坚强,但天闲还是在她眼角看到了一点湿润的东西,成功就在眼前的时候,忽然一下什么都没了,希望再次变得渺茫起来,估计她这段日子过的一定很辛苦。

“这样也好。”天闲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笑了。

“好什么?”塞纳见天闲不安慰自己,反倒还笑,顿时恼了起来,瞪着天闲说道:“我可告诉你!我已经尝试了很多办法,但是在我那几个***哥哥的压迫下根本无力反抗,这一次……”塞纳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居然透出了几分杀气来,“这一次我是不顾一切来到这的,因为你说有一笔大生意!要我能带多少皮毛衣服就带多少,我知道你鬼主意多才相信你,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这次如果失败了!我将一无所有!那样我也就不用再会黑德尔家,我就赖在你这里,你懂了没有?”

“赖在我这!?”

“哼!虽然这样很糟蹋自己,但能陪着雪儿姑娘也不错。”

天闲一翻白眼,心想你不会就打着这个主意来的吧?

“放心,这次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带来的货物我都买下了1天闲财大气粗的说。

“那可是丹特最好的毛皮!要买下这么多车,最少也得……”塞纳立刻换了一副精打细算的模样,掏出个小本本飞快的计算起来。

天闲嘿嘿一笑,把一块东西丢到了她身上。

塞纳手忙脚乱的接住,顿时一愣,“黄金?”

“你带来了多少车皮毛衣服,就可以拉走多少车黄金1

“什么!!?”塞纳两只眼睛一下瞪的老大。

“嘿嘿,这只是第一步。”

上一章的内容的确是发错了,这两天感冒头晕晕的,又想写一点点之前天神那本的后续,结果复制的时候点歪了,抱歉抱歉啦!我会尽快联系编辑修改。缺少的部分今天就先偷个懒吧,感冒状态很差,这两天麻烦事又多,但一定会尽早补回来的,再次抱歉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