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四十章前狼后虎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章前狼后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要了纸笔,飞快的写了起来。

从头到尾只用了三五分钟,天闲一挥而就写成了两页纸的建议,推到了沙王眼前。

沙王很惊喜的拿起天闲写好的东西,可这么一瞧却微微皱眉了,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这难道可以叫做文字?

天闲正感慨自己居然还有如此才华的时候,忽然发现沙王细细的眉毛全扭在一起,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哈哈笑着抓抓脑袋,“这个,一时大意,这还是我以前写字的习惯,你等一下。”

按照老中医的习惯开出来的方子,寻常人可是看不懂的,不是看不懂方子,是压根字就看不懂,处方单是完全独立于世界之外的神奇信息单据。

重新写了一份,天闲又交给了沙王。

这次倒是文字清晰有力,而且还透着几分少年的飞扬跳脱,沙王拿到手中不由眼神一亮,“好漂亮的字。”

“哈哈1天闲一点也不谦虚的大笑,“还好,还好……啊哈哈哈1

目光飞速的扫了两下天闲的建议,沙王再次皱眉:“***?藏富于民……”

眨巴着眼睛,沙王求助的看着天闲,显然是不大懂这是什么意思。

天闲拿出正经八本的表情,“多勒的叛乱既然不是偶然,那就说明有很多人不满当初沙王独占巨额的财富,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分享……”

沙王目露思索,“可……难道你要我把王族的财富拿出去给别人吗?历代沙王都是掌控着沙漠的一切,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才有了多勒的叛乱。”

沙王听了天闲的话沉默了下来。

天闲侃侃而谈,“我这些天在黄金城里倒是仔细的看过沙漠子民的生活情况,除了那些强大的战士,普通的士兵和普通民众的生活都很贫穷。这个城市到处都是黄金,但却没有任何一块属于他们,我们在这里吃着精美的食物。而你的绝大多数子民却都在忍受饥饿。”

“你要明白一点,支撑整个沙漠存在的。并非是你的四十万沙利特战士,而是更多的平穷的普通子民,他们采集水,运送食物,建造房屋,为你们提供很多服务,他们才是这个帝国的缔造者。”

“可是……”天闲的话让沙王有些不安,“可我们是统治者。我必须让我的子民敬畏我,我必须更强大,更富有,掌控着一切1

天闲掏掏耳朵,“你现在信任我,是因为我比你更强大?更富有?还是掌握着沙漠里更多的东西?”

沙王顿时被问的愣住了。

天闲继续说道:“在这些毫不起眼,被统治者作为帝国底层压榨的普通民众才是帝国最多的那一部分,而且你也该清醒的认识到,你的四十万战士,他们的父母。他们的亲人都在哪里,而他们又是从什么地方选***的,你应该好好的思考。帝国的根本基石到底在哪里?”

沙王完全呆住了。

重新仔细看了一遍天闲写好的建议,沙王的眼神慢慢发亮起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吗?父亲的做法,不!是我们一直的做法,都有不对的地方吗?”

猛抬头,沙王大叫一声扑了上来,天闲正在小口吃东西,冷不防被撞倒。两人在地上滚地葫芦的转了几圈,最后撞在了一块石头上。

还好天闲脑袋够硬。把石头撞出几道裂纹,自己倒是没什么事。

沙王欣喜若狂。抱住天闲的脑袋“么么么”亲了三口,欢天喜地的跳起来就跑,一转眼消失在花园门口,“明天早上我还要找你1

天闲抹掉脸上的口水,看了看背后被撞坏的假山岩石,不由苦笑,这简直是谋杀。

等到天亮,沙王这次早早的请天闲一行人来用早餐,还没吃完就把天闲叫去花园赏花,这次连外人的目光都不再回避。

还是昨天那个小花园,才一到这沙王就立刻坐到位子上个,在衣服里摸了半天才小心翼翼摸出贴身收藏的纸笔,“快来看!我昨天晚上拟定的新法令1

天闲拿过来一瞧,顿时有点冒汗。

只是一晚上的时间,这个小丫头写出了十几页密密麻麻娟秀小字的新法令。

“大开赦令……削减军队编制……修建沙食抄…分封诸王……”天闲一条一条的看下去,越往下看越心惊。

昨天给沙王的建议其实十分的简单,“***,藏富于民”类似的治国之策,当初在电视上每天都看得见,天闲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才算是***,藏富于民,但这些政策是经过实际检验的,是真正卓尔有效的治国方法。

没吃过***肉,自然也见过诸跑,把还记得的写出来,这就是天闲昨天交给沙王的建议了。天闲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作为一个君主***的帝国,显然上一代沙王太过苛刻了,他独揽大权自然无可厚非,但将所有的财富也掌握在手中,大部门子民十分贫困,作战残疾的士兵也痛苦而死,显然他并不关心民生问题。

但天闲觉得自己的建议也就止步于此了,自己可没有治国的才能,没想到的是沙王拿着那些粗略的建议仅仅一个晚上就写出了这么多全新的政令法典来。

沙王脸上难掩倦容,显然昨天没有睡好,但她双眼神光熠熠,“我昨天思考了很久,觉得你说的安全正确!我们的沙漠如此广阔,之所以能屹立这么多年不倒,依靠的并非全是我们锋利的弯刀,而是源源不断的食物,还有不断被挖掘出来的水,是那些被普通子民们极力保护的细小绿洲!

她越说越是兴奋,“我们拥有无限的财富!但是我们却只有很少的食物和水,这才是让我们的子民生活艰难的根本问题,这些财富堆积在那里和普通的沙子没有区别,但如果能放到很多人手中,并换回食物和***的东西。那么沙漠就会繁荣起来,我们甚至可以买回树苗巩固绿洲,如果大家都变得富足。不被饥饿干渴折磨,受伤的士兵可以安逸的生活。那么……创造了这样沙漠的我,为什么还会遭到反对?”

看着双眼闪烁亮晶晶的光泽,一对充满异域风采的眸子好像两朵火焰的沙王,天闲不由点头,这个小女孩,或许是天生的领导者。

以人民为基础,或者说***主义大团结之类的东西,这些想法在现代***实在不算的什么。甚至让人觉得老掉牙,索然无味,但在一个从未有这样先河的***上,在帝王统治盛行的世界中,这样的想法完全是破天荒的奇幻思维。

“我可以让***人看到,我并不苛刻,我将我的财富分给我的子民,那些多勒的余党会永远的销声匿迹,如果他们还想反抗,他们会发现已经没有人愿意再跟随他们。因为我能给我的子民的,他们给不了1

沙王说着,忽然欢喜的大叫一声。又扑了过来。

这次天闲可早有防备,手臂一伸,顿时按住了那张兴奋的小脸儿,沙王挥舞着四肢,但她小小的人儿,短胳膊短腿儿,哪能够到天闲。

左右扑了两次全被天闲拦了下来,沙王悻悻坐了回去,撅起嘴巴嘟囔:“小气鬼……”

天闲看着她的样子不由感到有点好笑。继续看着她连夜赶出来的政令法规,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忽然愣祝“这是什么意思?”

沙王横了天闲那么一眼,哼哼一声。不说话。

天闲无奈,“好啦,别生气啦,你一个沙漠的统治者,老扑到人家身上算什么样子,快来给我解释一下这最后的几个条款是什么意思?”

小孩子生气的毫无征兆,但开心的莫名其妙,沙王看看天闲一脸恳求的模样,顿时喜笑颜开,搬起自己的小凳子放到天闲身边,凑着天闲坐好,这才拿过最后一页政令来,摇头晃脑的读到:“此次沙漠经历浩劫,天闲等异族贵客助本王清剿叛乱有功,特……”

沙王得意的瞄了瞄天闲,继续念道:“封赏土地五十丘,镇守边关,赐号:尘1

读完,沙王嘿嘿一笑,把政令拿在手上,用下巴对着天闲,“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该跪拜答谢我了?”

天闲不客气的拿过政令,顺手把她扬起的小脑袋转了回来,“人小鬼大!我是问你什么意思,没有叫你给我读一遍。”

“就是封你做大官喽1沙王咯咯笑了,“你看,你有封地,镇守边关,其实就是承认你现在那个破城是合理存在的了,我们不会再去骚挠那里,还会保护那个地方。”

天闲这才明白过来,“是这样?”

沙王又扬起鼻子,“怎么样?这次该谢我了吧?”

“那,这个五十丘是多大的地方?“

“五十作沙丘!比你现在那座破城要大好多倍1

“那这个赐号呢?”

沙王笑了,很得意的说道:“是我想出来的,沙漠边缘是沙子和泥土的交界处,既不是黄沙,也不是黑土,也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尘”喽!所以你以后就是沙利特帝国的边关的沙尘大将!怎么样!很厉害吧?”

天闲瞧瞧沙王那副:***谢我吧!我模样,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尖,“我又不是沙漠的子民,你哪来这么多鬼主意。

被刮了鼻子的沙王懊恼的拍打了天闲两下,撅着嘴抢过政令转过身去,“不要就算了,反正现在别人也不知道,哼!反正我也没人理,送人东西都被拒绝,哼,哼哼1

这家伙刚才还一脸精明的说着怎么统御国家,转眼就闹起了小女孩脾气,天闲对此哭笑不得,只好把她小小的身体转回来,才想说话,却愕然发现沙王眼中噙着泪光。

飞速擦掉眼泪,沙王赌气的又转了过去。

天闲忽然想到,现在,这个才九岁就不得不背负起整个帝国,背负起整个广阔沙漠重任的小女孩,现在可能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羽翼未丰的她。坐在这个孤零零的王座上,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冰冷和孤独。或许自己还能算是她的一个朋友。

天闲抓抓头,“既然你要送我东西。那我能不能再要点别的。”

沙王显然有点意外,立刻好奇的扭过头来。“你还想要别的,要什么?”

天闲忍着笑,毕竟是小女孩心性,自己一句话就把她给骗的转过头来了,当下咳嗽两声,“既然你这里黄金这么多,不如送我一些怎么样,这些黄金对你们或许没什么用。但对我来说可是很有用的。”

沙王立刻面露鄙夷,嘟囔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要钱,哼!随便好了,这黄金城里,你能搬走什么就搬好了,只要你能带走,我绝不阻拦。”

“那些黄金,恐怕是没用的。”

沙王一怔,“你……你难道要的是混金砂?”

“当然。”

“你要那个做什么?”沙王显得警惕了很多。“那是十分稀少的金砂,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天闲坦然相告,“我需要一点特别的材料。打造一些东西,这砂子似乎蛮合适的。”

沙王皱眉,思索了好一阵才有点不情愿的说道:“好吧,如果你真的想要,就算是我们的宝物,我也可以给你,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着,沙王又不自觉的微微扬起了下巴。

天闲差点笑出来。虽然她装着一副很痛心的模样,但那对总在瞄着自己表情的眸子却出卖了她。显然这个小姑娘还是一门心思的想让自己谢谢她。

“多谢沙王大人1天闲索性弯下腰,行了个老大的大礼。

沙王几乎是立刻眉开眼笑。但在天闲抬头的瞬间又立刻绷住面孔,这些细节自然都逃不过天闲的观察,倒是让天闲暗中笑的喘不过气来。

“如果沙王大人没有别的事,那么我拿到礼物就要离开了。”

沙王一怔,“你……你还是要走?”

“嗯,我自然要走,因为还有事要去做,你给我的城市我很感激,那些难民总算有了牺牲之所,但你该明白,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留在那的。”

沙王看着天闲温和但又坚决的眼神,一时有些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忽然沉默下来。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想对我说?”天闲问。

沙王轻轻扭着手指,皱眉不语。

“没有我可要走喽1天闲站起身。

“等等1

“沙王大人还有事?”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问。

沙王看起来似乎有点难以开口,小脸儿上神色一时间变的复杂了起来。

“不说我可真的要走了。”天闲抬脚。

“等等,我……我说1沙***忙抓住天闲的衣袖。

天闲重新坐下,沙王这才万分为难,一边搓着手指,身体还不停的扭来扭去的说道:“是……是关于那把剑的事。”

天闲心想果然如此。

这半个月来,沙王一直在忙碌的巩固她在所有人心中的领袖地位,每天的日程安排的满满的,不是会见沙漠的重臣就是去面见众多子民,要不就是呆在王宫里处理多勒叛乱带来的恶劣影响,可以说忙的不可开交,就算和自己见面也大多数是宴会这样公开的场合,说的也大多是关乎沙漠未来的一些决策。

而对于荒尘大剑,这件沙漠的至宝似乎已经被沙王忘在了脑后。

当初,是她确切说明了这把剑的来历和对沙漠的意义,自己才决定帮助她的,这些日子她对此不闻不问,但又想方设法不让自己离开,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现在说要回那边剑是毫无意义的。”沙王的口气显得有点无力,“没人能使用那把剑,哪怕是搬动一下,要不是你做了手脚,我也无法挥动那把剑,对于那把剑来说,似乎……沙漠并不是它的归宿,而仅仅是它的临时居所。”

轻轻叹气,沙王口气凝重下来,“但对于沙漠来说,它却是至关重要的存在,有了它才有了沙漠,也是因为有了它,沙漠才迎来了灭顶之灾,现在无论它是否能留在沙漠,对我们来说都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境,而这个时候你出现了,取走了这把剑,我觉得……这或许就是某种命运的暗示,我想……你能帮助我们。”

沙王的眼神中满是期待,满是不符合她年龄的深思熟虑,带着那么几分无奈和恳求。

天闲想了想,“当初,你说这把剑开始躁动不安,开始引动北方的巨冰侵袭沙漠边缘,为什么现在又说无论这把剑是否留在沙漠都会面临灾难。”

“因为这把剑对沙漠的意义在于……平衡1

“平衡?”

沙王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地图,“这是沙漠的地图,我们的宝物之一,你看过之后,绝对不能对外族说起这张地图。”

天闲点头,沙王摊开地图,顿时一张用很多种颜色线条绘制的地图出现在天闲眼前,尤其是边界上,多色彩的线条十分多,有的地方甚至一个轮廓用十几种颜色反复的,跨度很大的绘制。

指着北方边境,沙王凝重说道:“每一道线,都曾经是沙漠的边缘。”

天闲愣住,北部边境的边缘线有很多层,最外面和最里面地域相差很大,粗略算算的话,甚至可能有上百里。

“这?”天闲不解。

“荒尘的力量增强时,沙漠就会扩张,减弱时,北部冰原就会侵袭沙漠,这是我们的祖先在上千年的岁月里记录下来的边缘痕迹,事实表明荒尘的力量在有序的波动,但这一次……”

沙漠用手指着边境最外围的一条线,这条线明显是新画上去的,“荒尘的力量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前所未有的增强起来,甚至整个沙漠都能感觉到它的躁动,它先融化了北部的寒冰,北部沙漠出现了寒水河,这在沙漠上还是第一次。”

“这……不是蛮好的。”天闲更奇怪了,“沙漠里缺少的就是水。”

“的确,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可是……”沙王又指向地图边境的一条线,那条线远离外围,是最里面的一条边境线,看起来居然也是新画上去的。

“荒尘暴躁的力量融化了寒冰,但却在短时间内让寒冰原的巨冰崩碎,比黄金城还要巨大的冰块好像沙暴一样涌进沙漠,那一片区域的沙漠已经完全消失了……”

天闲愕然。

“这把剑会催动寒冰原的冰块把整个沙漠都覆盖掉,但如果它不存在了,寒冰原的冷风将会把沙漠彻底冻结,现在……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绝境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