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三十八章功成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八章功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沙漠上犹如忽然间响起了敌袭的号角,所有战士的弯刀齐刷刷的对准了沙王。

那声音显然不是沙王的!

多勒的双眸也在这一刻猛的缩成两个黑点,“是……是你!?”

沙王的身体忽然间扭曲起来,就好像一团软泥慢慢的瘫了下来,众人顿时发出一片惊呼之声,只有站在那里的幼小沙王眼中没有丝毫奇怪之色,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事实。

扭曲的身体融化般变形,很快上半身慢慢化作沙泥跌落在沙地上,而一个矮小一些的身影从沙泥中显露了出来。

沙漠里夜晚的风一吹,沙泥急速干裂,碎成沙子飘落半空。

周围顿时又是一片惊呼之声。

“是,是那个小子1

“他居然敢假扮沙王1

“杀了他1

这人自然就是天闲了。

面对周围成千上万的沙利特战士,天闲不慌不忙的从头上把咕噜摘了下来,“你这个***!别以为说自己还很虚弱就可以呆在我头上1

咕噜不满的晃荡几下,“主人,我可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帮你伪装的,仅仅凭借一点灵魂气息伪装形体,还是用没有生命的沙泥,我真的耗费了很大力气。”

天闲知道咕噜很辛苦,倒也没再说什么,“总之先休息吧,这次功劳我会记得的。”

“好的主人,咕噜记住主人这句话了,咕噜到时候会找您要这次的赏赐的,咕噜……”

天闲心里这个气,现在咕噜哪还有虚弱的样子,“给我休息去吧1

把咕噜棒球似的扔了出去,正好撞在小沙王扛着的大剑上。咕噜顿时化作一道精光钻进了大剑。

“上1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四周的沙利特战士一声呐喊全都冲了上来。

“放肆!1

沙王小脸儿上浮出一层怒气,大剑凌空一挥。一股沉重之气以她为中心横扫而出,“彭彭”一连串不知道多少爆响声炸开。所有人都被抽了回去。

把那大剑在手中一转,狠狠***沙地,顿时一股极为厚重的力量波动鼓荡而出,扫起一片沙尘打的周围所有沙利特战士睁不开眼。

“本王在此,谁敢放肆?”

这股沙尘很快扫去,所有的战士望着站在当场的小小沙王不由满脸愕然,这些天沙漠中发生的事情实在匪夷所思,真真假假的沙王接连登常如今多勒已经自己承认刺杀了沙王,难道眼前这拿着大剑的小公主,真的就是沙王不成?

多勒却看也不看那手持大剑震慑了所有人的小小沙王,而是紧盯着天闲,眼中全是仇恨之意。

“你并非我沙漠子民,为什么……”多勒紧握双手,弯刀在他抓的咯咯作响,“为什么要来管我们沙漠的事?要不是你,如果不是你……”

天闲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我只是来归还属于沙漠的东西而已。你们看到了,能使用这把剑的人就在你们眼前。”

“可你假扮沙王!欺骗所有的沙漠子民,你……”

“多勒1

沙王大声打断他的话。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没有资格怀疑沙漠尊贵的客人!你这个叛徒!父亲收养你,教导你,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所有的王子和公主把你当做长兄,王族给了你一切!而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1

多勒野狼般的眸子盯住仅仅才到自己腰间的小小沙王,“收养我,给了我一切?哈哈……哈哈哈!!1

多勒放声大笑,指着沙王吼道:“都是假的!我为沙漠尽心尽力,我为了沙王奉献了一切!可我得到了什么?外人都说我和王子与公主毫无差别。可是沙王分封土地的时候哪怕给我一粒沙子我也不会做到今天这个地步1

“所有的土地,所有的财富1多勒对着天空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切的一切都被你们王族瓜分,王族得到了一切。而我,而我们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1

积蓄了多年的怨恨爆发出来,多勒犹如恶鬼般大吼大叫,“我们为了沙漠流汗流血!当年龙渊帝国入侵沙漠,是我们!我们1多勒重重捶打胸膛,根本不顾伤口崩裂流血,“是我们用鲜血,用生命!用对沙漠的忠诚打退了敌人!敌人的血染红了沙漠,而我们的战士也永远回归了沙漠1

多勒大口的喘息着,“可我们除了死亡,还得到了什么?打退了敌人,沙王给了我们什么?荣耀?可我们的战士就这样背负着荣耀因为伤病而死1

一把扯开裤子,露出大腿上纠结骇人的伤疤,多勒怒吼,“那次战争中我岂止是丢了一个脚趾,我的整条腿都险些被砍断,可最后,我只得到了一双该死的鞋子!1

愤怒的扯下脚上的绣着金边的靴子,狠狠摔在地上,多勒面向所有的战士嘶声怒吼:“你们可曾看到那个时候,我们的战士,我们用鲜血捍卫沙漠尊严的战士,他们因为伤病慢慢被沙漠吞噬,痛苦哀嚎的死去!没有人理会,没有人照顾!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战士,他们虽然曾经无比荣耀,但伤病已经把他们折磨的不***形!最终……”

“最终只能默默的、无声的死去……”

怒然指向沙王,多勒以质问的口气大吼道:“可那个时候沙王在做什么?他把所有的土地分给他的儿女,他把所有的财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和***我们无数战士的龙渊帝国修好,用无数的黄金买回昂贵的石料,建起奢华的王宫,而那些黄金,每一粒金子上都染着我们战士的血……”

“哪怕……哪怕你们把百分之一,万分之一的黄金分给那些战士,他们也不会那样痛苦的死去!你们……你们才是沙漠的叛徒!!你们背叛了那些忠勇的灵魂!背叛了那些捍卫沙漠的鲜血,你们……”

“噗!1

一截刀锋猛然从他胸口透出。顿时鲜血狂涌。

所有人都在默默听着多勒声嘶力竭,犹如用灵魂发出的吼叫声,没有人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而这一切来的实在太快,当多勒身体颤抖着跪倒在黄沙上时。所有人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沙利特亲卫制的弯刀将多勒的身躯整个贯穿,这一刀又准又狠,直接贯穿了心脏,并且斩断了胸骨。

前一刻还在嘶声呐喊的多勒眼看是活不了了。

“你……你……”

多勒艰难的转身,看着自己背后不到三步距离的加鲁,“你……”

他口中涌出鲜血,几乎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但那双眼中却饱含着无以伦比的愤怒和屈辱。

站在多勒背后袭击他的。正是最先跪在沙王面前的加鲁,他是存活的亲卫之中,唯一不是多勒心腹的一个。

而刚才还满面惶恐,请求沙王表明身份而平息内心恐惧的加鲁,现在眼中却寒光闪闪,目光比沙利特弯刀的刀锋还要锋利。

“多勒,沙王大人早就知道你有不轨之心了。”加鲁冷冷的说道,“沙王大人命令我暗中监视你,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在那一天对沙王大人下手,我忍受没有保护好沙王大人的屈辱活到今天。就是要找机会为沙王大人报仇!你这个贪图权势财报的逆贼!居然还敢在这里叫嚣!你当我不知道你已经在暗中***财富!想要掏空沙漠的一切一走了之1

“你……你,胡……胡说……”多勒身体抽搐着,双眼血红。“你……沙王的……狗……”

加鲁脸上浮出一层杀气,“不错,我的确是沙王大人的一条狗!可我心甘情愿!是沙王大人给了我一切!否则我现在还是一个抓火蝎的凡人,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我知道我该如何报答沙王大人,可你!你这个比野狼还要狠毒狡猾的东西,居然为了权势财富刺杀沙王大人1

多勒的面孔因为愤怒而极度扭曲起来,但现在他已经说不出话,涌出的血正飞快带走他的生命。

加鲁转身向所有***声高呼:“沙漠的战士们!看清楚你们眼前这个逆贼的嘴脸吧!他为了私心而刺杀沙王大人。根本不是为了他所谓的理由,甚至他自己也没有救助过任何一个战士。一切都是可耻的阴谋1

无数战士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但看起来虽然刚才多勒慷慨激昂的呼喊引来了不少战士的共鸣。但他刺杀沙王已是事实,加鲁的话立刻让大家把矛头都重新对准了多勒。

“叛徒1

“逆贼1

“拔了他的皮1

“把他丢进火蝎洞去1

战士们的呼喊声由小到大,最后变得轰然震天。

加鲁大步走向沙王,在她小小的身躯之前跪了下来,深深的低头,在战士们冲天的呐喊声中,他用低沉的声音小声说道:“公主殿下,属下能为您做的,只有这些了。”

沙王背后好几步远的天闲耳朵动了两下,不由脸色微微动了动,而沙王却是大为感动,上前就要扶起加鲁,却发现加鲁把头低的更深,不愿起来。

“公主殿下,属下没有保护好沙王大人,如今总算是为沙王大人报仇,也算不辱没战士的名号,但属下这样的人绝对无法再服侍您了,今后,还请您多多保重,沙漠的未来就看您了。”

“加鲁,你这是……”沙王不由愕然。

加鲁深深低头,以额头在沙子上并排印出三个沙坑,这是沙漠中最重的礼节。

之后他迅速起身走回了多勒身边,多勒现在双目暴凸,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眼看就要死了。

加鲁二话不说,握住多勒背后的弯刀猛的拔出,顿时鲜血爆涌,多勒苍白的面孔疯狂的扭曲了两下,身躯重重向后倒去。

仰望着沙漠的夜空,多勒圆睁双目,死去。

望着死去的多勒,战士们都安静了下来。空气里充满了死亡和寂静的味道,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无论怎么说,多勒都是沙利特帝国的第一勇士。他的威名曾经传播到沙漠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沙漠子民都知道沙王有一个得力的战将。金靴多勒的名号在沙漠上几乎就代表着沙王的意志。

没想到今天,他就这样毫无声息的死去了,死在了沙利特弯刀之下!没有荣誉,没有尊严,所有的一切都被剥夺殆尽,好像一只丧家之犬般死在了冰冷的沙漠上。

加鲁举起了带血的弯刀。

“沙漠的子民们,我的兄弟们1加鲁放声大吼,“只要我们的灵魂还在。我们的忠诚就永不会改变!就算我们的身体将回归沙漠,但我们的灵魂就像这黄沙般永存1

猛的,加鲁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愕无比的动作。

弯刀瞬间翻转,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加鲁脸上没有恐惧也没有无奈,他放声大吼:“沙王大人!属下护驾不利!让您惨死小人之手,现在属下就追随您去沙漠深处1

“噗!1

弯刀一抹而过!

天闲眼角狠狠跳了两下,沙王站在那也是完全惊呆了,所有人望着加鲁脖子上喷出一股鲜血,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手刃了沙漠的叛徒。已经成为沙漠最大英雄的时候,加鲁居然选择了自尽!

每一个战士都瞪圆了眼睛望着加鲁的尸体,心中的震撼无以伦比。加鲁的忠诚几乎让他们不敢相信,每一次王族的洗礼,都是沙王带着王子或者公主独自外出的,没人有资格跟随,也没人知道沙王到底要去哪里,沙王被刺,这和加鲁没有半点关系,可没想到……

他还是选择了死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荣耀!

所有的战士们默默的站了起来。

天闲神色微动,沙王还站在这。这些战士怎么自己站了起来,不过他正想上前保护沙王的时候。却愕然发现沙王自己从地上捡起了多勒掉落的弯刀,和所有的沙利特战士一起伸出了手臂。

用弯刀在她细小的手臂上刺出鲜血。用刀刃沾满鲜血后,沙王扬起弯刀,呐喊道:“愿逝去的忠魂回归沙漠的怀抱1

无数把带血的弯刀扬起,铿锵有力的呼喊声冲上云霄,“愿忠魂回归沙漠1

沙王弯刀挥下,她的血洒在了黄沙上,所有的战士都是相同的动作,顿时浩瀚的沙漠上一片血色。

回头,沙王神色显得十分钟庄重,“这是我们祭奠死去战士的方式,但只对那些忠于沙漠的勇士。”

天闲不由看了看倒在一边的多勒,他的雪已经染红了***的黄沙,但却已经无人在去看他。

“谢谢。”

沙王深深吸了口气,“我可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但我能不能……”

“我可以留在这里。”天闲知道她想说什么。

沙王安心的一笑,“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没有能完全相信的人了。”

天闲看了一眼自尽的加鲁,默默的点了点头。

沙王这才转回身,举起手里的弯刀高声呐喊道:“我的子民们!搭建高台!***起来!你们的王!我有话要告诉每一个人1

连夜,沙利特战士们用有限的资源筑起了高高的木台,数十万沙利特战士们***在木台周围,沙王登上木台,以沙漠的秘法把声音远远的传出,让每一个沙利特战士都能听到她的声音,两年时间里,她第一次正要不需要掩饰,不需要任何压抑的向所有的子民讲述那些每次想起都让她做上一整夜噩梦的事情。

天闲就靠在木台下边,也没有仔细去听沙王到底在说些什么,但知道大概就是当初上一代沙王被刺伤时的事,以及这两年来的一些情况,还有沙王的传承之类的事,似乎还提到了自己,以及不远处那些难民们的驻地。

期间,天闲无数次见到那些沙利特战士集体用异样的目光向自己看来,被那种奇怪的目光,尤其是被远近数十万道目光注视的感觉倒是让天闲有些不大自在。

整整讲述了一夜,等到天边沙丘上升起了太阳,沙子表面的寒气开始被驱散时,已经声音嘶哑的沙王才结束了她的讲话。

天闲倒是很清楚的记住了她的最后一句话。

“欢迎我们沙漠的贵宾1

…………

……

沙漠的混乱很快被平息下来。多勒的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在沙漠中盘踞多年,可以说根深蒂固。暗中不知道结交了多少私党,但他在叛乱中既没有被抓捕。也没有被关押,而是直接被杀死,这让一切不安的因素全部蛰伏了起来,沙王带着已经表示向她效忠的四十万大军赶回帝国国都,直到坐上了沙王的宝座,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任何的乱子。

天闲一行人被隆重的邀请到了沙漠中最繁华的城市,也是沙利特帝国的国都——黄金城。

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黄金城!

天闲被沙漠特有的抬轿抬进城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沙王要用黄金换取洪荒之尘大剑,甚至不惜动用让人瞠目结舌的重金。现在看起来,当初沙王许诺给自己的那些财富和这个城市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这座城市几乎就是用黄金铸成的!

极具异域特色的白色尖顶建筑外几乎都镶嵌着宝石,或者涂着一层黄金,而且那些黄金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变得和白色墙壁一个颜色,只是那闪烁的光芒昭示着它的本来身份。

甚至于天闲发现这条进城的大道上铺设的石板居然也是黄金的!

“这些是纯金的1沙王忽然插话进来,“你要是喜欢可以随便搬走1

“纯……纯金的?”天闲不由瞪圆了眼睛,这大街上的黄金石板可大的很,如果都是纯金的,那一块没有上千斤才怪!

上千斤的黄金拿来铺大街?而且还是当做石板。千块万块的铺成一条大道!

回头看看沙王,天闲不由吞了吞口水,“你……你到底有多少钱?”

如今的沙王已经和半个月前大不相同了。

当时在沙漠边境。她可以说是狼狈不堪,铠甲下的那层单衣也是破破烂烂,脸上全是灰尘,遍身血迹,头发乱蓬蓬的,要不是知道她是个女孩子,还以为是个野小子。

但如今她华服加身,头戴沙王的王冠,洗的干干净净的皮肤白里透红。柔顺的淡黄长发披在身后,仔细看去。笑起来居然还有两个小酒窝,不仅看起来带着几分可爱劲儿。而且坐在沙王独有的沙车之中,隐隐也多了几分王者气派。

不过她从车中伸出头来,看着天闲目瞪口呆模样“呼呼”偷笑的模样倒是和一般小丫头没什么两样。

“我呀,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少财富。”沙王抿嘴而笑,“反正沙漠里遍地都是黄金,而所有的黄金都是沙王的,我们也没有国库,需要和外面交换东西的时候就去沙漠里挖些黄金,就这样……”

天闲听的哭笑不得,这简直是遍地生钱的国家啊!

“原来你这么有钱,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多向你要些酬劳1天闲叹了口气,眼角余光扫过背后,那把荒尘大剑就在放在抬轿上,被自己用手指轻轻勾着。

看似随意,但天闲明白,这剑一旦脱了自己的手,立刻就会把那几个抬轿的人压死。

“现在追加也来得及1沙王咯咯一笑,“而且我的兄长还打算送你礼物,你现在倒是可以好好想想要什么。”

天闲看了看城市四周,“还能要什么,我看你们这里也就只有黄金最值钱,可是我也不能带着几万斤的黄金,小灰会被压死的。”

沙王搔搔头,“这倒也是,我们其实也想过卖掉大量的黄金,可是太重了,沙漠里又没什么好的运输工具,只好拿来铺路了,不过就算能运出的数量有限,每年也可以换回很多东西了。”

正说着话,前面路口传来了热闹的喧哗声。

天闲耸耸肩膀,“好了,回去再说,去见你的子民们吧。”

沙王嘿嘿一笑,头缩回了车内。

这是沙王最近每天都会进行的活动,多勒掀起了***在沙漠边境被当场斩杀,新的沙王登上的王座,这件事给整个沙漠带来了巨大的震动。

但沙漠四十万大军在手,沙漠中各个部族虽然传来了很多惊讶的声音,但却没有传出反对新沙王的呼声,沙王继任的过程进行了十分顺利。

这也多亏了几位王子的大力支持,虽然大王子本该继承王位,但上一代沙王已死,而且临死前已经传位,现在的沙王虽然年幼,在却在沙漠边境面对四十万大军围困以极大的勇气和智慧战胜了叛徒多勒,一时间在沙漠中声望高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王子以前本来就是在多勒的控制之下,这一次也一样没有争夺王位的心思,倒是为沙王铺了好多道路,其余几个王子也是如此。

现在,真是新王即位后每天在王城中面见子民的时候,每天这个时候沙王都会前呼后拥的离开王宫,在城市中心面见所有的子民,倾听他们的声音,并且亲自既时颁布一些政令。

沙王虽然年幼,但实际算起来已经在沙王这个位置上坐了两年的时间,对于政务的处理其实并不陌生。

但这依旧让天闲十分惊讶,一个九岁的孩子,居然能将一个帝国掌控在手中,临时颁布法令居然滴水不漏,绝对不会有前后矛盾的地方,这份帝王才华可是太难得一见。

直到午后,沙王的队伍才浩浩荡荡的回了王宫。

这些天,天闲都以沙漠的贵宾的身份陪伴在沙王左右,而天闲这一行人也全部得到了规格极高的礼遇。

在沙漠边境吃了好多天的苦,这些天在黄金城里吃喝玩乐,大家简直舒服的骨头都酥了。

一回到王宫,沙王就赶走了所有的仆人,立刻甩掉了王冠和身上镶嵌着珠宝黄金的服饰,踢飞鞋子坐在大堂边上大口的喘了几下新鲜空气。

“我本以为这次不用再穿厚重的铠甲终于可以送一口气,却没想到这些衣服比铠甲还要难受。”

一路小跑回来,沙王抢过罗本手里的水囊咕噜噜喝了好几口,这才舒服的吐了口气,飞快的解开早上被仆人束好的长发。

天闲看着好像一只马猴般的沙王,心里不由好笑,真是没法想象,这个浑身透着调皮的小丫头,就是刚才前呼后拥,迎接万人欢呼的沙王,就是前些日子那个在沙漠边境浑身染血的坚强战士。

喝了口水,天闲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我们也该走了1

正解开头发的沙王一愣,“走?去哪?”

“我们自然有我们的目的地,这段时间休整的不错,但总还是要走的。”

沙王惊讶的望着天闲,“你……你要离开?难道……不想一直留在这吗?”

“当然没想过。”

“可……”沙王鼓起腮帮来,“可你明明答应过要帮我的。”

“我已经帮你了啊1

“骗子!***1

沙王忽然跳起来,急速跑掉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