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三十章沙漠之乱(二)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章沙漠之乱(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有人都为多勒的话吃惊不已,不论是那些沙利特战士还是这边的天闲等人。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沙王!如果说之前天闲等人还有些怀疑的话,但沙王穿上了铠甲后瞬间***了卓玛和维罗,而且她现在的声音和举止也都说明了一切。

可多勒居然说她是假的!

数十万沙利特战士中,顿时响起一片乱哄哄的议论声,多勒是沙利特第一勇士,他的话分量极重,但沙王是沙漠的主宰,现在他居然把矛头指向现在这个沙王,大家都是不知所措。

“多勒……你说什么?”沙王的口气顿时寒冷下来,“本王就在你眼前,难道你想***吗?”

一股无形威压随着沙王的喝声扩散向整个沙漠,靠近护墙的沙利特战士们不由都深深低下头去,这种喝声他们听过无数次,那的确是沙王的声音无疑。

多勒依旧没有跪下行礼,而是冷冷的注视着沙王,大声喊道:“我的探子明明看到那个天闲从沙漠上捡走了沙王的铠甲,那个时候沙王已经失踪!现在的你自然是敌人穿了沙王的铠甲假扮的!1

这句话说的中气十足,倒是让不少沙利特战士心中升起疑云,如果说沙王的铠甲被偷走的话,那么现在护墙上的那个的确很有可能是假冒的。

面对无数沙利特战士的窃窃私语,沙王显得异常镇定,她紧紧盯着多勒,“多勒,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本王的铠甲被人拿走,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吗?”

这句话把多勒问的一愣,他没想到沙王这个时候居然还会逼问自己。脸色不由微微有点紧张,但只是极端的瞬间就重新恢复镇定,大声喝道:“大胆狂徒。冒充沙王居然还想以假乱真1

多勒说完振臂一呼:“我的勇士们!沙王已经失踪!我们的王者怎么可能和敌人站在一起!你们面前的沙王只是一个卑鄙的假冒者!我的勇士们!抬起你们的头颅!拿起你们的弯刀!跟随我!踏平眼前这座城市1

不得不说多勒这番呼喊很有煽动性,他的声音随风飘散在沙漠中。不少沙利特战士迟疑起来,有一些甚至开始慢慢站起。

“你们……都想***吗?”沙王冷冰冰的声音犹如沙王夜晚吹过的寒风,一瞬间将沙漠上躁动的情绪压了下去,那些正要站起的沙利特战士顿觉心中一阵没底,慌忙又跪了下来!

多勒见战士们臣服在沙王的权威之下,不由面色微微潮红,再次大吼道:“我的战士们!你们面前的只是一个假冒者!睁大你们的眼睛看一看,动动你们的脑子想一想……”

“多勒1沙王冷冷打断他的话。“你凭什么认为,本王是假冒的?”

多勒眼角抽动,因为身边所有的人都还跪着,再没人抬头,沙王三言两语渗透出的威严已经压服了所有人。

“沙王的铠甲,现在并没有穿在沙王身上1多勒喘息着,忽然指着沙王大吼。

“哦,这就是你怀疑本王的原因?”沙王的口气略带嘲弄,“多勒啊,你平素很有智慧。这一次为什么如此愚蠢!还是说,你的心中其实另有打算?”

这句话如重锤砸在了多勒心上。

“还有……”沙王声音彻底寒了下来,“沙奴是本王的座驾。历来沙王的座驾只有沙王才有权使用,这是先祖留下的发令!你擅自启用沙哨,这已经是忤逆大罪,而且不顾沙奴的安危冲击敌阵,你可还记得图谋沙王座驾的罪名在沙漠法典上如何写的吗?”

所有沙利特战士跪在那里,头垂的更低了,沙王这一番话几乎已经证明了他的身份,外人是很难知晓沙漠中发生的事的,更何况是沙漠王室中的法典。

多勒面容微微有点扭曲。“你……你只是个冒充的家伙而已,真正的沙王已经被你们陷害1

沙王冷哼一声。“本王为了我族的宝物孤身前来谈判,还没谈出结果。你居然就带着大军杀到了城下,多勒,你真是好机智啊1

沙王的目光扫了一遍护墙外附近的军队,忽然问道:“大王子在哪?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没有看到他为了父亲征讨敌人?”

多勒咬牙说道:“大王子知道沙王遇险,一时悲痛无法统兵,所以暂时将军队交给我管理。”

到了这个时候,天闲等人也嗅出空气里那一丝异样的味道了……

“其余所有的王子,都因为本王失踪而悲痛的无法统兵了吗?”

“正是1多勒一字一顿的回答。

沙王深深吸了一口气,“蔼—多勒,我真没想到,我从小把你养大,你跟在我身边二十几年,我对你就向对待亲儿子一样,你今天居然做出这种事……”

天闲一众人等不由目光古怪,沙王这个小丫头片子一看就只有***岁,这种老气横秋的话倒是说的十分顺溜。

多勒目光冷森森的盯着沙王,忽然,他笑了,笑的极为开心,极为得意。

“你笑什么?”沙王似乎有些难过,“你觉得我遭到了暗算,想要趁机***,可惜我只是在这里和对方谈判一时未归而已,我重新出现,你已经没有机会,多勒……”

“假货就不要在那废话了1多勒大声打断了沙王的话。

沙王叹了口气,有些沉重的说道:“看来,你不将自己埋进黄沙就不会死心,也好……我就用属于沙王的力量送你去沙漠的最深处1

沙王正要动手,却听多勒冷笑道:“不必了!我是不是在说假话很容易就能判断的出,如果你真的是沙王的话,那么不妨摘掉头盔让我们所有人看看你的模样1

一语惊人!!

天闲等人听了这话各个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多勒。

这个家伙,他难道知道沙王的铠甲里其实是个年纪幼小的女孩子?可这应该是秘密才对!但如果他不知道的话,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条件来?他难道真的认为现在的沙王是假的?

不会!

天闲目不转睛的盯着多勒的脸。他的眼中一片胜券在握的神色,而且带着嘲弄和兴奋,这不是一个忠君护主的人现在该表现出来的神色!

他知道沙王的真面目。他早就知道!

天闲相通这点,不由心中顿时一阵发凉。这件事完全就是一个阴谋!虽然不知道多勒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布置,但沙王独自前来应该是这个阴谋里重要的一环,他知道沙王的真面目,而且知道她无法用真面目示人,也就是说……现在的沙王,无法证明自己是真正的沙王!

果然,沙王愣住了。

多勒冷笑的说道:“如果您是真正的沙王,我自然不敢和您动手。也不敢要求您做什么有损身份的事证明自己,但请您脱下头盔,让我们看一看您是不是我们的那位王者!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而且又无比合理的办法吧?”

说着,多勒戏弄般挑挑眉毛:“说起来,虽然您已经很久没有在我们面前摘下头盔了,但我想很多人还是记得您的模样的,只要您摘下头盔,一切自然就会有一个分晓1

沙王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沉重的让人有些无法呼吸。摘下头盔,这的确是一个很简单而有效的办法,可是……这也是绝对不能去做的事!

沙王她根本不能摘下头盔。

“怎么了沙王大人。这样简单的事难道您都办不到吗?”多勒对着沙王大喊,“还是说……您头盔下那张面孔根本不是我们期待的沙王呢?”

沙漠上的气氛一下变得有些让人透不过去来,无数沙利特战士不由得抬起头向护墙上的沙王望去,诚然,摘下头盔这是一个在简单不过的事,如果这是真正的沙王,这样就能消除疑惑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而如果他拒绝的话,那么……

沙王的身体微微在颤抖,“多勒。你到底……”

“你到底敢不敢摘下头盔1多勒打断她的话,指着护墙上大声喝问。

“多勒。我真没想到,原来你……”

多勒根本不听沙王的话。再次振臂高呼,“我的战士们!你们都听到,都看到了吗?这个沙王根本不敢露出他的真面目!这样的家伙,你们还以为他是我们的王者吗?战士们!是该拿起你们手中弯刀的时候了!1

“哗——————”

沙王上一片响声之声,沙王没有摘下头盔,这让所有沙利特战士们毫无疑问的相信眼前的沙王是有问题的!随着多勒的呼喊全部站了起来,手中弯刀一摆,沙漠上刺眼的刀光如海水在汹涌波动。

“哈哈哈……”

多勒大笑着,手指沙王喊道:“我的战士们!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的王!沙漠的统御者,我们的沙王大人!在两年以前已经去世了1

“哄——————”

这句话简直好像一颗核弹丢进了沙漠,所有沙利特战士被惊的目瞪口呆,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勒他居然说……沙王已经去世了!

多勒继续大声喝道:“沙王大人是被陷害而死的!在他和自己的女儿独处,在他教导自己的女儿控制沙暴的时候,一群图谋不轨的人袭击了沙王大人!他们不仅杀死了沙王大人,而且……还假扮成沙王,玷污我们神圣的沙漠1

这些话犹如一连串***丢下来,数十万沙利特战士全都听傻了。

“而我……”

多勒忽然满面悲痛,“我发现了这件事的端倪,但我无法确定这件事的***,只能暗中调查,忍辱负重,任凭那个篡逆者呼来喝去,但我在两年的调查中也渐渐知道了***,而今天,我终于能给沙王大人一个交代!不枉他养育我一生。”

深吸一口气,多勒直视着沙王,“我说的没错吧,公主殿下1

这句话再次将所有的沙利特战士们炸的晕头转向,两年前沙王最宠爱的小公主失踪在了沙暴之中,所有的沙漠子民外出寻找都没有结果,沙王为此伤心了很久,但如果按照多勒话里的意思,那么……

沙王浑身颤抖,整副铠甲都在咯咯作响。

多勒已然无所畏惧,喝道:“公主殿下,我已经查明了你的身份,现在……摘下你的头盔吧1

沙王缓缓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头盔,沙漠上数十万沙利特战士不由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望着沙王。

“咔”

轻轻的,沙王抬起头盔,缓缓摘下……

当头盔被摘下时,顿时沙漠上一片连着一片的吸冷气声传来,那铠甲中居然是空的!

“多勒叔叔,我真的没想到……居然是你1沙王稚嫩但饱含了无尽仇恨的声音从铠甲中传了出来。

“咔咔咔咔1一阵破碎响声,沙王的黄金铠甲全部瓦解,露出了里面满面泪痕的沙王。

“公主殿下1

“真的是公主殿下1

沙漠上顿时哗然一片,小公主两年前失踪在沙漠中,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在沙王的铠甲内!

不少人见到公主立刻再次跪下,但却被身边的同伴猛的拉住,“***,现在还跪什么,她害死了沙王1

沙漠上浮和不解很快消散一空,剩余只有愤怒和仇恨,现在所有沙利特战士们眼前看到的,都和多勒说的完全一致。

沙王双目不断涌出眼泪,她近乎绝望的望着多勒,“父亲常说,世事无常,如果有一天他有什么不测,我们大家能依靠的……就是多勒叔叔你,没想到你,你居然……”

多勒满脸寒霜:“公主殿下,你年纪如此幼小就害死沙王,夺取王位,这简直令人发指,您可知道今天为什么其余的王子都没有出现,因为……他们不想面对你1

沙王闻言微微愣住,茫然的看着多勒,忽的,沙王笑了,笑的无比凄楚。

“哈哈……哈哈哈!他们恐怕还不知道这两年来一直是我在假扮父亲!更不知道身边有人虎视眈眈!多勒叔叔,他们……是不是今后就一***了?”

“王子殿下们很快就会康复,公主殿下现在还是担心自己吧1

沙王还是笑,笑的双肩颤抖,“那天,只有我和父亲在场,没想到你居然知道那件事,而且还这么清楚,当然,那时除了我和父亲还有人在唱—那些刺客1

多勒冷笑,“公主殿下,不要再演戏了,现在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们攻破这座城,您选择吧1

沙王笑着,笑着……忽然收住笑容,双目散发出惊人的寒光望着多勒说道:“多勒叔叔!你从小在王族中长大,但可惜……你毕竟不是王族的血统,有些事,你是无法知晓的,今天……你一定会后悔自己做过的那些事1

多勒仿佛被狠狠刺了一下,眼角剧烈抖了两下,“不错……我并非王族血统,所以这一生只能到此为止,当然我没有不臣之心,可我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情况也做了很多准备,公主殿殿下,您还有什么底牌,亮出来吧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