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二十五章沙王的秘密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五章沙王的秘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沙王独自一人驾着沙奴缓缓靠近了沙漠边境,而乌压压一片,几乎铺满沙漠的沙里热战士却向后退去。

“一个人过来,还真是有胆量1古丽眼中精光闪了两下,附到天闲耳边小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机会吗?我们现在去把他抓过来怎么样?”

“他可不是一个人。”天闲笑笑,“那个沙奴恐怕比千军万马还要厉害,当时沙漠里的热流那么厉害,它被冲上天空又重重摔下来,现在居然还能日夜兼程赶路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可是十分难缠的东西,估计……比小灰还厉害1

小灰就站在大家背后,它只有稍稍抬起头就能看见外面的情况了,听到天闲说自己不如沙奴,小灰不由不满的吼了两声,伸出舌头对着天闲就舔了两口。

天闲无奈,只好当作没事人一样一边擦掉身上黏乎乎的口水,一边继续说道:“而且他明知道我们已经得到了荒尘大剑,还敢自己过来,一定是有恃无恐,我们反倒要小心别被算计。”

古丽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倒也不错。”

天闲倒是一愣,很奇怪的看着古丽,看的古丽最终不由皱眉,“你看***什么?”

“你……倒是很少同意我的话,今天太阳是不是……哎?你别动不动就翻脸!我什么也没说!1

沙奴慢慢靠近了护墙,随着移动到沙漠边缘,沙子逐渐稀保沙奴也慢慢露出了全部的身体。

这是一只看起来远比在沙漠中看起来庞大的巨兽,算上尾巴,或许有接近一百五十米的长度,它有扁平的身体而呈流线型的身体,八只巨大的黑色骨足,骨足最前段尖锐无比,而接下来的部分却相对扁平,显然这样可以支撑它庞大的身体在沙漠松软的沙地上急速前进,一条扫把型的尾巴拖在身后,每次移动都会摆动。掀起一片片沙尘。

“停1

就在沙奴要跨进散灵魔阵的时候。沙王发出了命令,沙奴庞大的身躯顿时贴在了地面上,八只骨足在地上一扎,这万吨巨兽居然生生立刻停了下来。

沙王立在沙奴背上。位置比天闲在护墙上还要高许多。静静的注视着天闲。沙王沉默的可怕。

天闲瞅瞅沙奴停下的位置,对杀王有点无奈的一笑,“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在这里有了布置。而且连位置距离都知道的一清二楚1

“多勒曾来过这里,他虽然被你蒙骗了一次,但他并不是***!有些事自然还是知道的1

天闲呵呵笑了笑,“那不知道沙王这样兴师动众来到这,是为了什么呢?”

护墙上所有人都对天闲一阵侧目,心想这不是明知故问,为的就是你背上那把剑!

沙王缓缓抬起手,指着天闲背上的大剑,用极度压抑而忍耐的口气说道:“为了沙漠的未来,为了祖先的荣耀,为了的我臣民,我要拿回那把剑!那是属于我们沙漠的至宝1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沙漠皇族故老相传,这是诸神留下的洪荒之尘大剑1沙王握紧拳头,金属手套被扭的吱吱作响,“自从破碎时代以来,这把剑就在沙漠中守护着沙漠的子民,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就算流干最后一滴血,我也要拿回这件宝物1

天闲抓抓下巴,脸色看起来稍有些为难,“沙王大人,真的十分抱歉,本来我也是不想夺取这件东西的,不过我也是身不由己,身为龙渊帝国的外务总长,有时候我做的事并一定就是自己的意愿。”

对于天闲这种眼睛就不眨就开始嫁祸于人的做法,护墙上的大家全都自动的远离了他半步……

沙王阴森森的问道:“龙渊帝国……为什么要这件东西?明明知道这是我们绝对不会放手的宝物,难道龙渊大帝为了这件东西,愿意在他的土地上涂满鲜血!?不惜牺牲无数子民的生命?”

“这并非是我这种小人物应该知道的事,我只是按照吩咐办事罢了。”天闲摇头,“这件事您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大可以与大帝通话,相信大帝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天闲轻轻拍了拍护墙,用无奈的口气说道:“从今往后,这里就是龙渊帝国的边境关卡了,沙漠子民不得随意通过,而且今后贵国的边境线也不能再向前扩张了。”

“你说什么?”沙奴怒火攻心,大喝道:“难道龙渊帝国抢夺了沙漠的宝物还不满足,还想要图谋我们的土地!?”

“沙漠化总该治理才对,这才是正确的,当然你可能不理解这些,但我们的大帝英明神武,对这件事的看法一般人可能就无法理解了,在此我只能说,您还是请回吧,如果您想拿回这把剑的话,不妨想去和大帝通过气,了解一下情况,之后或许还有商量。”

沙王的铠甲开始微微咯咯作响,他的全身似乎都在颤抖,怒火似乎已经让他走到了忍耐的极限。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沙王在抖了一会儿之后,却慢慢恢复了平静,他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忽然沉声问道:“你们……真的龙渊帝国的人吗?”

一句话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沙王现在居然忽然怀疑起这件事?难道哪里露了马脚?那样的话这几十万大军可就要毫不犹豫的冲过来了!

天闲脸色平静,伸手入怀拿出了那张龙渊大帝的任命书,随手抛了过去,“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的,不过因为这件事我倒是已经加官进爵了。”

沙王接住那份任命书。展开来一连看了几遍,这任命书可是丝毫不假的,从样式到做工再到所用的材料,以及那大大的龙渊大帝徽记,无一例外都是真的!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官升一品”,显然这意味着天闲之前就在龙渊帝国当差了。

“这上面,似乎没有提及沙漠……”沙王抬起头,头盔下似乎有两道冷光打到了天闲脸上。

天闲嘿嘿一笑,“扫清乱街霍乱?沙王打人,上面所说的霍乱。就是我身边的这些人了。”天闲指了指身边那些全副武装的龙渊帝国士兵。

虽然说这些都是稍微强壮一点的难民装扮的。但是身体掩藏在铠甲下,连面孔都半遮着,谁也看不出他们的异常。

“有些事是不能明白的记载的,何况这是公文。”天闲挑挑眉毛。“沙王大人。还请您见谅!我奉命留守此处。如果您有什么疑问的话,我自然也不会解答,您如果要进攻的话自然可以。如果您想理论,那么就去找大帝理论好了。”

沙王再次沉默。

古丽微微靠近天闲,用极细小的声音说道:“你这样激怒他,万一他进攻怎么办?”

“放心,他才没你那么傻,既然我们冒充帝国的人,而且人数这么少,他肯定会疑心的1

古丽被天闲一句话气了个饱,这时候又不能发作,只好翻着白眼,再不吭声。

“一万黄金1沙王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天闲听的一愣,“什么一万黄金?”

沙王随手撕掉那份任命书,沉声说道:“一万斤黄金,我要换回我的宝物1

这下不仅天闲愣了,其余人全部愣住了。

天闲挠挠脸颊,“我说沙王大人,您是不是糊涂了?这可是我为了帝国……”

“我是说,每人一万斤黄金1沙王打断天闲的话,伸出手指着天闲等人,“你,你身边的同伴,包括那个狮人,甚至是那头飞兽!我每人送一万斤黄金,只要你们归还我的宝物1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每个人一万斤黄金!算人头的话,天闲、雪、古丽、香、阿里昂、屠戈、卓玛和维罗,还有小灰,这可就是九万斤黄金!如果砍砍价加上一些,这可就是五吨黄金!

简直是天文数字!!

天闲稍微晕了那么一下,完全无法想象五吨黄金堆在眼前会是怎么一种景象,好在天闲虽然有点财迷,但还没到见钱眼开的地步,咳嗽两下之后忙说道:“这个嘛……沙王大人,您应该知道,我要是还给你这把剑,我可能就要没命了,所以呢……

“再加十枚灵品圣痕1沙王毫不犹豫的说。

这次,天闲可就不只是惊讶了,甚至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沙王大人,您似乎觉得一定能收买我们?”

沙王发出了一种十分难听的笑声,“为什么不能收买你们呢?反正这样的宝物,你们也是拿去向各大势力***,希望换得可观的财富,我说的没错吧?”

所有人心中一震!

被揭穿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沙王这样说就等于否定了这边是为龙渊帝国效力的说法,只有那些自由行动的冒险者才会将这样的宝物***。

“沙王大人……”天闲声音沉了下来,“我这样做可就等于背叛了帝国1

沙王再次发出了沙哑难听的笑声,“冒险者,不必再演戏了,你们的伎俩,我已经看的一清二楚1

天闲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可是着实大吃一惊,沙王难道真的看穿了自己的伪装,可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这根本只是试探?

沙王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道:“我不知道那份任命书是从何而来的,当然,那或许的确是真的,甚至是龙渊大帝亲自发布的任命书,但很可惜,就算如此,你也并不是一个效忠于帝国的人,我说的……没错吧?”

这一次,天闲终于微微变了脸色,这岂止是说的没错,简直是再正确也没有了。

“沙王为什么这样怀疑我对帝国的忠诚?”天闲沉声问。

“忠诚?哈哈哈哈……”沙王大笑,“我不妨问你。你的士兵都在哪里呢?”

“难道你看不见?”

“只有这二十个人?”沙王哂笑,“其余人在哪?”

天闲哼了一声,“这一点就不是您该知道的事了,沙王大人只要知道这里是龙渊帝国的领土就可以了。”

“哦……”沙王似乎更得意了,“可为什么这些士兵的铠甲都是全新的,甚至武器也是,完全没有操练过的痕迹!你就是带着这样的士兵守城吗?”

“我们更换了铠甲武器,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沙王笑的身体微微发抖,“冒险者啊!看来你根本不了解龙渊帝国东北边境的情况?东北边境的守备军团因为常年没有战事,武器装备都是最差的。而且补给也十分有限。除了每个耀日之月的第一天更换新一年的装备,以及零星的物品损坏,是从不会换新的装备的,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吗?而且为什么你的所有的士兵铠甲武器都是新的?”

这家伙连帝**队什么时候更换武器装备都了如指掌!天闲不由暗暗冒汗。这下可真是犯了大错!

不过天闲可不会就此认输。冷静的说道:“您就是这样怀疑我的吗?我立下大功。别说更换一批武器装备,就算是在帝国内得到一块封地又有什么不对,何况我们可是在这里开拓了新的疆土。”

沙王冷笑。“守城不用磨合好的武器装备,居然使用这种连训练都没有使用过的生装备,看来你根本不懂统军的道理,龙渊帝国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要经过士兵训练检验磨合后才能上战场的,冒险者!你现在知道了吗?”

不等天闲说话,沙王指着天闲说道:“当然,这件事我可以当作没有看到,但我想问,这把剑,为什么在这里?”

天闲一怔,顿时大呼不妙!这次背了这把剑本来是为了让沙王心思混乱,好浑水摸鱼,没想到却弄巧成拙,这可是致命的漏洞!

沙王大吼道:“你为龙渊帝国做事!得了这把剑为什么不立刻送回帝都?而且既然已经得到了封赏,就算你不能离开,为什么龙渊大帝没有让送来封赏令的人取回这把剑!?你分明就是再说谎!1

天闲的脸色微微黑了下来,一时却也想不出什么好辩驳的话来……

沙王寒声说道:“我不论是是真的为帝国做事,还是你本来只是个冒险者!但我确定你现在根本没有想将这把剑交给龙渊大帝!而且既然你留了下来没有逃走!那么自然有必须留守在这里的原因!我现在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不将这把剑交给我!四十万沙利特战士将碾平这里!让你们所有人……化为尘埃!1

这一次轮到天闲沉默了,古丽等人也是暗暗冷汗直流,没想到这个沙王心思如此细密,不仅看出了铠甲是临时偷来的,这把剑出现在这更成了致命的弱点。

“十万斤黄金1沙王再次开口,“十枚灵品圣痕1

天闲眼神一动,“你还想交换?”

“我不想无谓的流血1沙王的口气比刚才和缓了许多,“沙漠的财富是无穷无尽的,但我的族人的鲜血却有流尽的那一天,如果财富能换回他们的鲜血,我愿意倾尽所有1

天闲有点愣愣的看着沙王,似乎一时有些走神儿……

“臭小鬼!你在发什么呆?”古丽在下边踩了天闲一脚。

天闲猛的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睛,看看古丽,又看看***人,问道:“你们……想要黄金吗?”

谁想要那才叫见鬼!现在所有人想要的是沙王赶紧退兵!同时保住这把大剑,先不说别的,邪眼还寄宿在这把大剑中,光是这一个理由就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这把剑,而且现在咕噜在这把剑中沉睡,怎么能把剑还给沙王!

“那就是默许了1天闲笑了。

“好吧1天闲满脸兴奋的红光,再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沙王打人,您真是英明睿智啊!没想到一下就看破了我们的伪装,真是无论怎么狡猾的狐狸都逃不过好猎人的眼睛。佩服!佩服1

大家看天闲的眼神儿顿时奇怪了起来,通常来说,天闲一旦露出这种笑容,再用这种讨好般的口气说话时,就是他满肚子的坏水开始发酵的时候。

沙王倒是对天闲的态度转变有些意外,“你……同意交换吗?”

“当然当然1天闲搓搓手,“既然伪装被识破,那自然就没有什么再坚持下去的必要了,我们要这把剑自然也是希望获得利益,行走在这世界上。到处都要花钱碍…哎。您可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冒险者有多辛苦,哎哟~~真是惨不忍睹哦……”

天闲就这么同意下来,沙王倒是一时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天闲却忽然神情微微一变。“不过呢。既然是交换。那么我想我就有权利还价了1

“还价?”沙王打死也没想到天闲会这么说。

“嗯1天闲认真的点头,“您看我们这里有这么人,而且还有这么多兄弟跟着我。我总不能独吞这笔钱,所以……我要十五万斤黄金!十五枚灵品圣痕1

沙王心中狂喜,如果对方开出价码的话,那么这件事解决起来再简单不过,沙漠看起来一片荒芜,其实蕴含的财富远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成交1沙王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啊等等,等等1天闲赶紧摇头,“我想想,我们可能要去龙渊帝国找不到的地方避难,所以花费还要高一些,嗯……我看还是二十万斤黄金,二十枚灵品圣痕吧?”

沙王不由怒起上涌,对方这简直是漫天要价!

不过想到能用黄金和圣痕安全的换回那件宝物,沙王只好把这口气先憋在肚子里,咬牙说道:“可以1

“再等等,等等1天闲立刻又摇起头来,“我们到时候就不能在***上自由走动了,必须足备使用很久的物资,这样的话……看来要三十万斤黄金,三十枚灵品圣痕1

“什么!?”沙王大怒,“你简直……”

“怎么?”天闲晃晃肩上的大剑,“这把剑不值那个价钱吗?”

沙王死死攥着拳头,飞快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再冷静,如果一时冲动,对方不顾一切就此溜走那么整个沙漠都将面临绝境,沙利特战士们在沙漠上所向无敌,可是到了普通的陆地上可就没有那么厉害了!而想要追上那种龙型飞兽更是天方夜谭,现在最要紧是拿回宝物,***的都必须忍耐!

“三十万斤黄金!这是最后的价格1沙王恶狠狠的说道。

天闲愣了愣,心中格外吃惊,三十万斤黄金啊!三十万斤!!十五吨的黄金巨山!这沙王到底有多少家底!

“呃……我觉得,还是少了一点点1

“狂徒!你在戏耍本王!1沙王终于忍不住,怒吼大吼,“你如果不想交换!那我就让沙利特弯刀来向你讨回我们的宝物1

“哎呀!干嘛这么生气嘛?买个萝卜还要讲讲价钱,何况是这样的宝贝,难道沙王大人您连菜市场上农夫的气量都没有吗?讨价还价是交换的根本啊!我只是想再多一点点,就……一点点1天闲用手指比了个比韭菜叶还窄的距离,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

沙王气的呼呼喘气,他发誓在沙漠之中绝对没有这么厚脸皮的人类!

“好……好!那你到底想要多少?开出价码来吧!只要我们沙漠子民能够承受,绝对不会吝啬1

“那就……五十万斤黄金好了,外加五十枚灵品圣痕1

“成交!1沙王几乎是怒吼着叫道!

“哦?沙王大人您真是痛快,不过呢……我觉得碍…”

“成交1

“哦……可是”

“成交1

“我想可能还少了一点。”

…………

……

沙王真的从未想过,自己会和如此一个厚颜***,偏偏又笑的满脸清澈如水的人打交道……

“一百万斤黄金!一百枚灵品圣痕!这是我最后的价格了1天闲信誓旦旦,用无比恳切的眼神看着沙王喊道。“真的是最后的价格了……”

护墙上除了天闲,所有人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沙王……大家都觉得,他恐怕已经被天闲气疯了,天闲刚才最后句话已经说了三遍……

“你……说完了?”沙王的声音低沉而且饱含杀机,就仿佛冰刺般锐利而又冰冷。

“我用我所有能起誓的东西起誓,这是我最后的价格1天闲说出了一句从未说过的话。

“这的确是你最后的价格了1沙王声音低沉的仿佛在深渊中传来,“成交!你再加价码,得到的……必然是滚热的鲜血1

天闲似乎吐了口气,“当然,我不会再加价了。这是我最后的价格1

沙王愣祝古丽等人也愣住,同时愕然看向天闲,难道说真的要用黄金交换荒尘大剑?

“我不换了1

天闲的声音清晰的仿佛黑夜里的惊雷!震的周围所有人目瞪口呆。

沙王僵在那足有几分钟,他似乎想说什么。却一时没有说出来。抬手松了松头盔。似乎想透透气,这才用沙哑无比的声音问道:“你……不准备和我交换?”

天闲终于收起了笑容,肃然望着沙王。“不错,这把剑我留着还有很大用处,我既不会送给龙渊大帝,也不会用它来交换黄金1

“你……原来只是在戏弄我……”沙王挺直身体,沉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你……居然在戏弄本王1

猛的一声怒吼,沙王全身绽放出一层沙***光芒,沙奴两侧的沙地轰然炸开,两道沙尘冲天而起,瞬间在沙王手中凝聚成两柄沙刀。

“我要你碎尸万段!1沙王疯狂的怒吼着,两把弯刀脱手而出,如风暴般扑向护墙。

“三角1天闲轻轻提醒。

“早准备好了,我的主人1三角的声音在大剑中传来。

沙王含怒抛出的沙刀却在接近护墙的瞬间急速缩小,飞行的轨迹上沙尘还未散开,沙刀却在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沙王愤怒之极,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这样戏弄羞辱过他!紧握双拳,那已经变形的手套被捏的几乎变成了废品,沙王大声喝道:“我现在最后警告你一次!要么拿走黄金和圣痕!留下那把剑,要么留下你们的尸体1

天闲解下大剑,“呛”的一声插在身边,“沙王大人,剑就在这里,人要是想要的,派人来拿就是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您的战士……未必能拿到这把剑,也未必能得到我们的尸体。”

沙王仿佛感到一股冷意掠过全身,“你说什么?”

天闲抱起肩膀,这次笑的从容不迫,“很遗憾沙王大人,您虽然识破了我们的伪装,但主动权毕竟在我们手上,一百万斤黄金,一百枚灵品圣痕,这真是好大的手笔,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您就算耗费如此巨大也要换回这把剑,显然您真的已经不惜代价了1

沙王心中一惊。

天闲轻轻弹了弹荒尘大剑,古朴厚重的剑身发出了沉闷的回音,天闲吐了口气,“既然这把剑值一百万斤黄金和一百枚圣痕,那我们还怕什么呢?大不了我带着所有人离开这,把剑丢给龙渊大帝,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还能真的给我一块封地。”

古丽等人这才恍然大悟,天闲刚才可不是在和沙王简单的扯皮而已,而是在逐渐试探沙王的底线,一百万斤黄金,一百枚灵品圣痕,这可是富可敌国的巨大财宝!沙王如此重视这把剑,必然有什么关系重大的原因,而这把剑对沙王越重要,那么现在它就越成了沙王的弱点!

沙王深深的吸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天闲这次真的露出了诚恳的笑容,当然这在沙王看来简直要把肺都气炸,天闲说道:“我们来谈一谈吧!我想我们之间都有一些误解,在都有对方顾忌的把柄在手的情况下,我们来公平的谈一谈1

“怎么谈?”

“让你的人再后退一些,沙奴也离开这!我们喝一杯1天闲笑着拿出了一个酒壶。

沙王缓慢的,近乎沉重的点点头。伸手一招,沙漠中一处沙地猛的爆开,从中“嘎嘎”拐角的跳出一只鸟来,正是之前天闲见过的沙火鸟。

那只沙火鸟随着沙尘被沙王吸到手里,随后打开铠甲腰间的暗格取出纸币写了命令在沙火鸟脚上绑了,最后沙王对着那只沙火鸟似乎念了几句什么,挥手把它丢到了空中。

那沙火鸟居然就嘎嘎叫着向远处的沙利特军队飞了过去。

“沙王难道能控制沙漠里的生命?”天闲见状微微吃惊,那只沙火鸟可不像是特意安排在那里的,应该是沙王临时找的才对。

“沙利特帝国自古以来就很神秘,据说沙王能支配整个沙漠。包裹里面所有的生灵。在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外人却从不知晓。”古丽小声给天闲解释。

天闲点了点头,心中对沙王的戒备又多了几分。

沙奴很快掉头自行离去了,而远处的沙利特军队也明显开始再次后退。在沙漠边境。只留下了沙王一人。

“***和他谈谈。你们在这里小心1

“你要自己去?”古丽立刻拦住天闲,“那些家伙可以藏在沙子里,说不定现在周围都是敌人1

“不会的。这里的沙子太浅,只能藏的住沙火鸟那种小东西,而且你问问屠戈就知道了。”

屠戈一直留意着沙漠的动静,听了天闲话答道:“附近没有沙利特战士,沙漠上的气味很干净。”

“可是1

“好啦!你怎么变的这么婆妈了?”天闲随口说道。

“你1古丽简直一下气的膨胀起来,“那你就去好了!最好给我死在外面!骨头都不要剩下!1

怒哼一声,古丽转身离去。

天闲有点愕然,“这……这是怎么了?阿里!你是不是又惹她生气了?”

阿里昂耸耸肩膀,直接一个白眼翻过来,“这可不管我的事1

伸长脖子看了看怒然走远的古丽,天闲抓抓头,“喜怒无常的女人,好啦!我很快就会回来,你们看好这把剑!也守好这里!三角,你也留守1

“遵命,我的主人1三角从天闲的袖子里飘了出来。

众人一再叮嘱天闲小心,天闲只是答应着,飞快的走出了护墙。

天闲带了一个小桌子,两个小板凳,还有一壶酒,慢悠悠的来到了沙王面前,“沙王大人,我们能坐下来谈谈真是再好不过了,我想有些误会总会澄清的。”

沙王看了看天闲带来的东西,微微哼了一声,“你到底想谈什么?”

“不着急,先坐1天闲摆好桌子板凳,自己坐下来从怀里掏出两个小酒碗放好,各自倒满,这才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沙王,“不打算谈了吗?”

沙王心中这个气啊,可又没办法!天闲没把剑带在身上,剑还留在护墙里。

看着近在咫尺的天闲,沙王一再的估量双方的实力,思量着要不要现在就下手!只要在沙漠上,自己总会找到办法脱身,对方不可能在沙漠边缘留住自己,但如果要带一个人的话,而且还是一个极其厉害的家伙,那么情况就不大一样了……

带不走这个家伙,或许会弄巧成拙。反复思考,沙王最后还是压下了心中那个几乎抑制不住的想法,慢慢走到桌前坐在了小板凳上。

“你穿着铠甲坐在那不累吗?”天闲看着一身铠甲,坐在小板凳上好像蹲在那里一样的沙王,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话快说1

“我们先来喝一杯缓和一下气氛,刚才剑拔弩张真是辛苦1天闲笑呵呵的举起了酒杯。

“我不会喝你的酒1沙王制裁了当的表明了态度。

天闲挠挠脑门,“哦!也对!我似乎忘了,我们还是敌人来着,好吧!那就这样1

把沙王的酒端了回来,天闲打开酒壶盖,把两碗酒一起倒回了酒壶中,用力摇了摇,重新倒了两碗出来,“沙王大人请自己选1

沙王轻哼,根本没有喝的意思。

天闲自己端起来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没想到沙王大人您也只是如此而已,一杯酒也怕被动手脚吗?难道我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

这话直接把一股火从沙王心里勾了出来。猛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沙王怒吼道:“还有什么是你这***之辈做不出来的?”

天闲只是笑笑,“说白了,是不敢吗?”

端起沙王的酒,天闲喝了一口,随后又放了回去,“其实我很想知道,统御沙漠的王者,有没有那个气魄喝下这杯酒,如果没有。我想很多事也不必再谈。”

沙王看着那杯酒。“你……你已经喝过一口,居然……”

“大男人哪那么多的说道,沙漠里整天风沙弥漫,可不知道多少沙子吹进嘴里。难道你因为这样就不做沙王了?”天闲撇了撇嘴巴。

沙王见天闲一副很鄙夷的模样。不由恼火无比。“好!本王喝了这杯酒,你如果再耍花招,那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1

拿起酒碗。沙王直接把酒水慢慢灌进了铠甲的口部的出气口,居然连头盔都没有拿下来。

天闲看的意外,等酒水都倒进去的时候,天闲简直是惊愕了,这样也行?

“好酒量。”天闲赞了一声,“再来一碗1说着端起酒壶又去倒酒。

“不必1沙王放下酒碗,直接拒绝。

说时迟,哪是快!天闲已经上前的身体猛的一弹,靠近沙王那只端着酒壶的手迸出一串火星!闪电般向沙王的脑袋拍去!

沙王反应丝毫不慢,虽然是极近距离的偷袭,他身体一仰,双手比天闲还要快,猛的将天闲的手腕卡在了面前。

“你居然……”沙王勃然大怒。

“嘿!晚了1天闲坏笑一声,被扣住的手腕猛一抖。

沙王顿时大吃一惊,他双手卡住的手腕忽然好像活了起来,骨头好像忽然散了架,然后游鱼般从自己双手之间穿了过去。

“咔咔1天闲软绵绵的手穿过沙漠的双手之间,猛的爆响两声重新抬起,狠狠一掌拍在了沙王的头盔之上。

这一掌天闲可是没留情,十足的逆心诀力量全在这一掌之中,只听一声闷响,沙王的头盔被天闲直接打的凹陷了下去。

“砰!1

整个头盔不堪巨力,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沙王顿时全身僵硬在了那里,天闲保持着出掌的姿势,一样僵在了那,脸色也一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不妥之处,但现在亲眼目睹,天闲依旧感到浑身一阵冰凉。

沙王的铠甲下,空空如也……

“砰1的一声头盔远远摔在沙地上,里面也是空无一物……

无头的沙王铠甲就那么僵硬的坐在那,双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炽热的风吹过他脖颈的铠甲出,那里只有沉积的黄沙……

沙王,居然就是这种东西!

护墙上,所有人都在留意着这边的情况,眼看着沙王的头盔被打飞,里面居然根本没人,所有人不由都瞪圆了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古丽惊的张大了嘴巴,她在天闲离开后就迅速又溜了回来。

“沙王难道出事了?这是什么东西?”维罗对沙利特帝国多少还有些了解,见到这个情景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沙漠……似乎有点奇怪1屠戈忽然眼神抖了一下。

沙漠在轻轻颤抖,黄沙忽然自己轻轻颤抖起来,沙漠里的风开始急速的旋转,沙尘忽然间毫无征兆的掀起。

“是沙暴!1阿里昂指着远处大喊。

在沙漠之中,似乎只在几个呼吸之间,一场沙暴已经呈现出惊人的端倪。

天闲看着不远处沙尘平地被抽泣,而眼前这幅铠甲却似乎在散发出惊人的杀气,不由冷笑一声,“这……就是你的……嗯?”

忽然之间,风吹拂而过,从沙王那黑洞洞的铠甲脖颈里,飘出了几丝金色的发丝,轻轻的缠在了天闲的手上。

头发?天闲看着这柔顺而富有光泽,绝对是生人,而且应该是女子长发的发丝,顿时一愣。

“你……你竟敢……你……”

一个带着些许哭腔,又饱含着无以伦比的愤怒和屈辱的女声从铠甲里传了出来,“我要你化成沙漠的尘埃!1

补完 今天还真的补了双倍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