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二十五章香的求助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五章香的求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外务总长是个什么官衔?”天闲才回到护墙内,古丽就好奇的抢过了那个兜囊,从里面翻出了一块奇怪的墨色令牌来,着令牌上雕刻着龙渊帝国官员通用的龙纹雕饰,正面有四个大字‘外务总长’,背后还有两个小子‘天闲’。

大家一个传一个,奇怪的看着这令牌,最后拿到维罗手里时,维罗却苦笑了一下,“看来,这个所谓的外务总长,听起来名头不小,但依旧是个虚衔而已。”

“为什么是虚衔?”卓玛不解。

维罗指着令牌上的龙纹说道:“我也算是在帝国内做过官,但凡是帝国官员,这龙纹之内都有雕有异兽,种类和数量都有严格规定,代表官衔高地和管辖范围,但这个身份令牌却只有龙纹,一只异兽都没有,而且我还从没听说过要把官职和姓名都刻在令牌上的,依我看……”

“快说啊1见维罗笑着摇头,卓玛毫不客气的踢了他一脚,“卖什么关子1

维罗无奈说道:“依我看无论是这官位还是身份令牌,都是临时赶制出来的,原本并不在帝国官职体系中,恐怕除了这官位和***物外,管辖事务、统御封地之类的东西是绝对没有的。”

卓玛当即就瞪起了双目,“好啊!这完全是在耍我们!1

天闲在大家传看那令牌时,一个人聚精会神的在看卡顿大地的诏令,听了卓玛的话。不由冒出一句话来,“不,我觉得这挺好的1

“小子!你是不是傻了?那个龙渊大帝显然是在糊弄我们,这么随意的加封官爵,这拉拢可太没诚意了。”

天闲嘿嘿笑着卷起了诏令,“卓玛姐姐,你可不要忘了,我们之前可还是通缉犯呢,现在不仅大地一句既往不咎就把所有的事全部掀过,而且我们在帝国还有了正当的身份。这才是大帝想说的吧。”

古丽点点头。“我们之前闹的厉害了一点,大帝能既往不咎就已经十分不错,给了官爵,算得上是宽宏大量了。”

“不错1天闲一脸喜色。“大帝自然没可能真给我什么事务去做。着虚衔倒是最好的。既让我们安心,他也不会为此觉得麻烦,不过有一件事倒是有点遗憾。”

“什么事?”

天闲看了看发问的古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大帝不仅没追究我们,而且还封了我一个虚衔,恐怕是龙九在里面说了好话的功劳,我们可是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

“龙九?”卓玛不由皱起眉,“那个狂妄的小子?”

维罗慎重的说道:“这的确十分可能,帝国只有龙九知道我们在这里,也是他给了我们驱逐乱民的任务,之后大帝的诏令立刻就到了这里,他在其中帮我们的可能非常大。”

古丽一边琢磨一边说道:“那个家伙,虽然感觉狂妄了一点,不过作为皇家子嗣,他这点狂妄倒也不算什么,反倒是给人十分自信,而且心胸开阔的感觉,倒是有一种皇子风范。”

说着说着,古丽不由瞪了天闲一眼,“和某些臭小鬼可完全不同1

天闲十分光棍儿的耸耸肩膀,“我只是个普通人,可不敢和人家皇子相比,这次也还是沾了人家的光才化险为夷,要不然龙渊帝国大兵压境,我们可要全部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

天闲眸子闪了闪,露出几丝若隐若现的精光,“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既然龙渊帝国已经不再追究我们,那么我们就要专心应付沙王的问题了,想必他们很快就要到了。”

大家心中都是微微一沉,和龙渊帝国相比,沙王的威胁其实还要更大一些,龙渊帝国中大家不过是闹腾了一下,也没有把七公主真的怎么样,就算没有大帝的诏令,过一段时间她火气消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但是现在沙王丢了重宝,看样子还是极为看重的国宝,这可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阿里昂一直没有吭声,表情却很严肃,“我们这里都是瘦弱的难民,无论是帝国还是沙王,我们都无力阻挡,因为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相比起来,我想我们还是尽早想办法把这些人转移的好。”

说着,阿里昂神色黯然下来,“抱歉,是我当时意气用事,结果把大家卷进这种无休止的麻烦当中,我……”

“哟……你当时的劲头儿哪去了?”古丽抬手,胳膊肘架到了阿里昂的脑袋上,笑着说道,“当初还希望满满的带着我们来这里,这么快就泄气了?”

“我……我只是……”

古丽一直都对阿里昂的纠缠颇为反感,这次却一反常态,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不需要对我们道歉,这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主意,也是我们大家的意愿,有胸襟救助弱者,才算得上是堂堂男儿,凡事都畏缩向后,是没办法走我们这条路的,你没有什么厉害的圣痕依旧能做到这一点,很难得了。”

阿里昂听了这一番话感动的差点哭了出来,尤其是这句话是从古丽口中说出来的,这更让他激动不已。

“我错了!我不该说这些话!我的女神啊,请你用温暖的怀抱抚慰我可怜的心灵吧1转身,阿里昂泪流满面的扑向了古丽。

一拳***,随即把阿里昂踩在脚下,古丽笑容依旧,“这个……就免了。”

众人不由一阵哄笑。

屠戈捏了捏自己的拳头,露出白森森的獠牙,“沙王如果要来,我们就让他尝尝我们的 厉害!我们狮人从退缩1

香跨前一步,大声说道:“纵使粉身碎骨。小生……”

“哎呀!好啦好啦……”天闲赶紧打断香的话,同时瞪了她一眼,“不要动不动就粉身碎骨,我们可还得留着命做别的事呢,和找那些诸神的晦气相比,现在的事可不值得我们牺牲什么。”

香怔了怔,顿时不好意思起来,“那个……小生……”

“哦对了1天闲忽然一拍脑门,“香!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做!这件事只有你能去1

香顿时精神起来,“小生纵使粉身……呃……小生是说。小生一定办到。”

天闲嘿嘿笑着。“香,比起我们,你是生面孔,现在就算走过龙渊帝国边境也不会有人注意。所以你就这样……这样……再这样……”

等天闲说完。大家的神色都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香更是满脸古怪:“小生虽然不懂,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而且龙渊大帝对我们也算有恩。这样……”

天闲满脸正气,双手一下按住香的肩膀,这让香有点***。

“香,你要明白!在你困难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自己的朋友?”

“这……”香觉得天闲的 话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不过又找不到什么地方不妥,只好点点头。

天闲继续一脸正气,并且声情并茂的说道:“我们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在有困难的时候,就应该向朋友求助,这才是对得起朋友的做法,要不然朋友知道我们有困难居然不告诉他,那将会多么的伤心啊1

香不由肃然,“小生明白了!小生一定速去速回1说完,立刻坐上小灰,迅速向龙渊帝国地方的方向去了。

“喂,你会把香带怀的1香离开后,古丽过来毫不客气的揪住了天闲的耳朵,“而且龙渊帝国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的朋友?”

天闲摸摸下巴,呵呵笑道:“香太死板了,而且,正因为不是朋友,我们才去求助啊,你是不是别下手这么重,好疼的1

龙渊帝国的东北部边境向来平静,因为挨着沙利特帝国,特别的沙漠地形让两国都没什么军事冲突,这里的驻军也少的可怜,可以说是龙渊帝国防御最薄弱的一处边境。

不过这两天倒是热闹的很,因为九皇子的忽然出现这里也变得守备森严,而之后从狼牙军团直接赶来的骑兵小队也让这里的守军开了眼界,帝国精锐狼牙军的骑兵在这里可是格外罕见的。

这里的守备官虽然官职轻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知道最近帝国在关注这边,加派了人手盘查,平时连卫兵都少的可怜的边境关卡,现在却热闹了起来,城楼上遍插旗帜,士兵们的杀气腾腾,一副如临大敌的景象。

“你!衣服下藏的什么?”一个士兵拦住了一个模样清秀的男子盘问。

这男子撩开外衫,露出了里面黑黝黝的长刀,“小生知道外面混乱,特别带来防身的。”

冒险者随身携带武器是很平常的事,何况还是从乱接只身过来的人。

瞅着这男子模样俊俏的很,那士兵有心调笑,旁边的同伴却碰了他一下,“小心点,守备大人在上面看着呢1

那士兵赶紧正了正神色,“听口音不是帝国的人,留下记录1

“是1

留下了详尽记录,香从容的进了关卡城门。

“怎么感觉刚才的那是个娘们儿?”那士兵偷偷对同伴说道。

“闭嘴吧!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1

那士兵看看香的背影,摇摇头,回头看看记录簿,“格兰朵.香?嘿!连名字都和娘们儿一样1

“还是高地人,怪不得口音不对1

“只有十七岁!怎么比老子我个头还高!?”

“嗯?怎么不是从高地来的,而是沙利特帝国边境?这算什么?”

“到帝国来……求助?”

“今天就回去?”

两个士兵看着连身高体重都详细注明的记录,不由面面相觑……

这两天,关卡的守备官一直打起二十倍精神等待发生什么,否则他明白自己被打发到这种地方来做守备,那是一辈子都没有升迁的机会的。

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做些额外的准备时。外面一个士兵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守备大人,不好了!1

守备官精神一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快说!1

“我们城楼上的旗帜……”

“旗帜?”守备官皱眉,“旗帜怎么了?”

“都被人偷走了!1

“什么!?”

等守备官冲上城楼,之间原本旌旗遍布的城楼上光秃秃的,连根毛都没剩下,顿时脸色铁青,“谁……谁干的!1

“大……大人,我们的军资库少了两捆铠甲。一共二十套1

守备的脸一瞬间扭曲起来。

“大人!城楼上有字!1

守备官猛然回头。之间望楼的墙上写着两派用锋刃刻出来的潇洒字迹:承蒙相助,小生感激不尽!

拔出宝剑,守备官一剑劈在城楼上,气急败坏的怒吼:“给我搜!!一定把那个该死的东西给我搜出来!1

“是!1

……

“阿嚏1

远来小灰背上的香抱着一大捆各色旗帜。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小声道:“还是添件衣服吧。”

……

沙王***了所有的军队。日夜兼程的向西南边境挺进。

就算远离沙王座驾,在最边缘地带的沙利特战士也能感觉到沙王那种比沙漠的烈日还要暴躁的怒火,沙奴几乎从不休息的向前狂奔。就算之前它受了伤,沙王也没有让它休息的意思。

所有人都知道沙王十分珍惜沙奴,平常甚至都不愿意让它走的太远,这次甚至不惜让沙奴带伤狂奔,而且根本不顾及***部队是否会掉队,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沙王大人,前面就要到达沙漠边境了,我们是不是休整一下……”多勒陪在沙王身边,还有那二十名护卫,不过就算以多勒这种沙利特第一战士的身份,现在对沙王说话也谨慎了很多。

沙王坐在那里,沉默的让人心中隐隐发闷,他从禁地召集部队,然后南下进攻,几天时间里只说过那么几句话,而且不吃不喝。

他胸前被损坏凹陷的铠甲也没有修复,看起来触目惊心,甚至让人怀疑沙王是不是已经受了重伤。

听了多勒的话,沙王那种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才从铠甲中传出来,带着刻骨的憎恨:“不必!直接进攻!碾死那些该死的东西!夺回宝藏1

“是1

多勒觉得沙王有些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不过对方既然只是边境上不入流的小团体,那么这次大兵压境,就算有上次那种奇怪的情况出现,恐怕也无法阻挡沙利特战士的进攻。

当下,正要传令,忽然间前方一阵奇异的哨声传来。

“怎么回事?”沙王闻声问道。

“是前面探子发现了什么情况!沙王大人,那些人诡计多端,圣灵殿的人这次也参与其中,我们还是……”

沙王让人压抑的沉默了许久,说道:“传令全军原地休整,你去查明情况1

“是1

多勒飞速离去,而很快就飞奔而回,脸色显得难看了许多,“沙王大人,情况有变,还请您亲自去看一下。”

当沙奴慢慢接近沙漠边缘,沙王看清那座歪瓜裂枣般的护墙围成的小城时,“啪”的一声扭断了自己的座椅扶手,满是愤怒与仇恨的声音挤出铠甲:“龙渊帝国!!果然如此!1

在沙利特帝国数十万大军面前,是天闲这座小小的,连城池都算不上的小城,不过如今,这护墙上,却遍插旗帜。

龙渊帝国那鲜明的边境守备龙纹旗帜!

天闲一行人站在护墙上,身边是衣甲光鲜的龙渊帝国士兵,铠甲武器都是全新的,龙纹雕饰在铠甲上显眼的不能再显眼。

作为总是和龙渊帝国有些摩擦的沙利特帝国,自然每个沙利特战士都认得那是龙渊帝国边境守备军的铠甲!

望着护墙上飘扬的龙纹旗帜,看着那些衣甲光鲜的龙渊帝国士兵,沙王气的浑身发抖。

什么难民!什么暂时居住!什么和龙渊帝国没半点关系!前前后后这都是阴谋!这个满是难民的临时居所完全是龙渊帝国图谋沙漠宝藏的据点!

多勒望着前面护墙上鲜明的旗帜和龙渊帝国明晃晃的铠甲,满心惭愧的跪在了沙王面前,“属下办事不利!被敌人欺骗,进入那面护墙后也没有发现异常,请沙王处置1

沙王静静的望着天闲,望着天闲背后那把宽大的巨型长剑,安静的仿佛连呼吸都没有……

良久,他才走上来,按住多勒的肩膀,“龙渊帝国狡诈无比,这不怪你,传令!全军退后休整,我要亲自去和他们谈谈。”

多勒大吃一惊:“沙王大人,这绝对不可!他们得了宝藏,如果您在出现意外,那么沙漠……”

沙王打断他的话,“我不要紧,但必须拿回宝藏,否则今后将不再有沙漠!既然龙渊帝国是主谋,那么我必须要去1

“沙王大人1

“传令吧!还有,你们都去吧,我一个人过去1

护墙上,古丽微微紧张,“沙王见了旗帜,就不会进攻了?”

“不,他和龙渊帝国历来不和,只会更恼火,但会谨慎许多,我们就有机会!你看,他过来了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