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二十四章任命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四章任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天闲出现在小屋门口的时候,早已经在外面等待多时的***人顿时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古丽的情况。》顶点》 .3.O

“出来吧。”天闲让开门口,回头将古丽拉了出来。

看到安然无恙,只是脸上带着些许红晕的古丽,大家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奇怪起来。

“你,没事?”

“看起来似乎……没受什么伤。”

“难道是被治愈的?”

“这个臭小鬼没对你做什么吧?刚才我似乎听到打斗声。”

……

面对大家乱七八糟询问,古丽有点不知如何回答,想起刚才在里面自己一再失态,而且还真的被天闲做了点什么,不由心里一阵慌张。

为了掩饰不安,古丽大声的打断了所有人的话,“谢,谢谢!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不过,不过我没什么事,你们看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

古丽干笑了两声,然后对于的弓起手臂,似乎想展现她那根本不存在的强壮肱二头迹

***,太不自然了……天闲在一边连连摇头。

对于古丽身体现在的情况,天闲决定暂时保密,虽然大家知道也没什么,但既然古丽自己十分在意这个,那么就暂时先满足她这点小小的自我保护好了,当然,这样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怎么解释她的致命伤转眼复原了。

“好像的确没什么问题。”香倒是十分恳切的做出了判断,古丽脸色红润。身体动作自然,怎么看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可……致命伤这么快就恢复了?有点奇怪埃”卓玛可是大为怀疑。

“哈……啊哈,啊哈哈1古丽一把扯过天闲,“这当然要归功于这个家伙,我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痊愈,啊哈……哈哈哈1

“果然有点奇怪碍…”卓玛用万分怀疑的目光在天闲和古丽身上来回的移动。

“不过,只要真的康复了,那么无论怎么样,不都是可以的了吗?”阿里昂走了上来,依旧用那种万分神情的目光注视着古丽。“啊~~我的女神。我一直在为你祈祷,感谢那些该死的神灵听到了我的祈祷,并将你重新送回到我的面前,所以现在请听我为你谱写的新曲……”

“砰1古丽的皮靴印在了阿里昂的脸上。

众人望着向后晕倒的阿里昂。心中都肯定了一件事:古丽看来是真的完全康复了……

这次沙漠之行虽然遇到了许多危险。但最后都化险为夷。而且还得到了宝物,算得上是皆大欢喜,晚上的时候天闲一行人举行了小小的庆祝会。

一点干粮。一些清水,古丽很强悍的跑到沙漠里捉了一条蜥蜴回来,不过看来大家对那个都没胃口,但古丽已经康复这件事倒是彻底被大家承认了。

升起火堆,大家团坐周围,这就是小小的庆祝会了。

“似乎,自从在神域开始,我们就没有这么轻松的坐下来吃过东西。”卓玛啃着硬邦邦的干粮,却一点也不觉得难吃。

“难得清闲。”维罗很配合的说道。

“要是有点好吃的就好了。”古丽拿着她烤好的蜥蜴,尝试着在每个人的眼前晃着,但就连香似乎都对这个东西不大感兴趣。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阿里昂提出了实际的问题。

卓玛很不客气的瞪了阿里昂一眼,“我们今天休息,不要提这些烦心的事1

“可……”

“嗯?”卓玛满脸威胁的盯住了他,阿里昂眨巴眨巴眼睛,立刻闭上了嘴巴。

“说起来这件事的确早些商量的好。”天闲坐在荒尘大剑上,笑着对卓玛说道,“沙王的大军或许明天就到了,我们该早做准备。”

卓玛撇撇嘴,“这还能有什么好办法?要是不想丢下这些难民不管的话,那就启动散灵法阵和他们对峙,而且我们有荒尘大剑在手里,是有资格和沙王谈判的。”

又想了想,卓玛有点泄气,“不过最后应该也是我们输,毕竟我们才这么几个人,沙王却有数十万军队。”

目光向周围还在努力巩固护墙,并迅速搭建房屋的难民扫了那么一下,卓玛低声叹道:“要是舍弃他们,我们大可一走了之,有小灰在,我们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见到沙王了。”

天闲淡然笑着,摇头,“那我们之前做的还有什么意义?”

香挺起身体大声说道:“如果是为了保护这些无辜的人,小生手中的闪波刀任凭驱使1

“嗯……就算丢开个人原因,我也觉得我们不该丢下这些人。”阿里昂缓缓摇头,“既然当初诺玛要我们游历***寻找机会,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对抗那些神灵,进一步说,是要救赎我们人类自己,如果连这些人我们都弃之不顾,或许我们也就没有继续旅行下去的必要。”

“我也这么想。”屠戈有些出人意料的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声音,作为一个外族,屠戈的声音甚至比阿里昂还要坚定,“我带领我的族人冒险来到人类***,是想要寻找一个能为我的家乡,我的人民带来安全和稳定生活的人类,我希望这个人类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还应当拥有常人没有的气魄,否则,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让我的族人们信服的。”

盯着天闲,屠戈第一次露出了审视的目光,“我之所以抛下我的族人,始终留在你的身边,并非全是因为我被族人们排斥,而且就算如此,我也希望我能为我的族人做些什么,起码我想亲眼见证我要带回去给族人们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希望。从雷霆古城到这里,你都很让我惊讶和佩服,希望这一次也是一样。”

“谢谢你的肯定。”天闲对屠戈点点头,“没想到你被他们那样对待,还依旧会为他们着想。”

屠戈向来没有多少表情的面孔露出几分无奈的凝重:“因为我明白,人类之中没有我们的生存之地,我和我的妹妹最终的归宿依旧在东部王国的狮人部落,我必须回去,并且带着让每个人都信服的希望回去,我……”

“我或许是不幸的。但……我妹妹是无辜的。”屠戈不自觉握紧了自己宽大的手掌。

只有在提及自己妹妹的时候。这个强大的异族战士才会在隐藏凶光的眸子里露出少许的温柔。

天闲从***底下抽出荒尘大剑,直接插在了火堆上,轻松的说道:“沙王这边的麻烦总会解决的,你们看现在我们不是已经拿到了这把剑。这就是我们谈判的条件。而且既然能从神域回来。我想其余的困难也一定能克服的。”

维罗仔细考虑后说道:“我想,这次我们最大的筹码就是这把荒尘大剑了,好好利用这一点。是我们抵挡沙王进攻这里的关键。”

大家纷纷点头,事实上,除了这把剑,现在面对沙王的数十万大军,这个渺小的地方真的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有人靠近!1

忽然护墙上设立的岗哨传来了预警声。

“这么快1天闲大吃一惊,但随即发现预警的并不是沙漠方向的岗哨,反而是面向龙渊帝国那边的岗哨。

在护墙外传来一片马蹄声,好像有很多骑士正疾速靠近。

屠戈目露凶光,耳朵抖了两下,“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匹马,后面没有援军。”

只有三十人?天闲满脸疑惑,把荒尘大剑拔起,“我们去看看1

很快护墙上挤满了满脸紧张的难民,现在他们还没有多少即将被沙王进攻的紧张感,但对于龙渊帝国的士兵,却有着出于本能的畏惧。

在护墙外,三十个骑士已经停在了那里,其中为首的一个服饰颇为华丽,看起来不像是军队中的人,但他身后跟随的却都是披坚执锐的士兵。

天闲到护墙上一瞧,一眼就认出那些士兵都是狼牙卫,虽然没有打旗号,但每个士兵的铠甲胸前都有狼头汇集。

狼牙卫碍…天闲摸摸下巴,心里有些犯难。

既然狼牙卫追到了这里,那也就说明龙渊帝国彻底了解自己的行踪了,这可是个***烦,接下来各方势力可就要接踵而来了。

“各位远道而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要紧的事?”天闲略有奇怪的问,这些家伙难道是来讨伐自己的,可是只有三十人是不是太少了,而且还是直接暴露了行迹。

护墙下为首的那个骑士从怀里取出一个密封的竹筒,大声喝道:“奉大帝旨意,特来宣令!天闲还不下城听令1

护墙上顿时一片哗然声,龙渊大帝居然派人到这里来宣令!而且是单独对天闲一个人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命令。

“不能去,小心是阴谋1古丽当即阻止,同时向那骑士喊道,“天闲并非龙渊帝国的子民,大帝有什么话,你直接念好了。”

那骑士顿时一脸怒容,高声喝道:“在我龙渊帝国的国土上,居然还如此放肆1

古丽哼了一声,“在这护墙外还勉强可以算是龙渊帝国的领土,但在里面,却和你们没有关系,而且你脚下踩的是乱街的土地,龙渊帝国什么时候承认乱街也是帝国的土地了?”

那骑士一脸愤然,但古丽说的确是事实,现在天闲所在护墙围成的位置,可是真正意义的无主之地,既不是龙渊帝国也不是乱街的,而且沙利特帝国也还没把这里划入他们的过境,可以说现在天闲一行人算是土皇帝了。

“算了,***听听也没什么,你们在这等我。”天闲忽然转身就走。

古丽猛的拉住天闲,“你疯啦?他们是敌人1

“敌人不会只派这么几个人来的,而且就算是敌人,难道你们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抓走?”天闲轻轻推开古丽的手,又对她眨眨眼睛。“万一那些家伙要对我不利,你就冲下去把我抢回来。”

“你……”古丽顿时气的满脸通红,天闲却已经笑呵呵的走了下去。

护墙边上有个只能从里面打开的小门,而且有许多人严格防守,天闲从小门出来,稳稳当当的站在了那骑士面前,微微一抱拳:“不知大帝有什么吩咐。”

那骑士上下打量了天闲几眼,看着眼前这明显年纪不大,身子还有些瘦弱,但背上却背着一把惊人长度大剑的少年。不由一时疑惑。“你就是天闲?”

“如假包换。”天闲用人畜无害的眼神看着那骑士,“我的通缉令是你们狼牙军发出的,你应该认识我。”

那骑士脸色稍有些难看,然后真的在身上摸出了一张通缉令来。反复比对了天闲的面孔。这才收起通缉令。高举那个竹筒喝道:“跪下听令1

顿时,护墙上跪倒了一片,那些难民们几乎一个不剩的全跪下了。他们虽然逃离龙渊帝国,但无论怎么说都还觉得自己是龙渊帝国的子民。

而古丽等人脸色顿时难看的要命,这种情况下,双方交涉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气势。

天闲站在那,眨眨眼,很无辜的看着那个骑士,“抱歉,别说是大帝的命令,我就算见到大帝的老子,也没有跪过。”

这句话可是把那骑士气的险些栽下马来,他额上青筋直跳的指着天闲骂道:“大胆!大帝旨意在前,你居然……”

天闲打断了这个骑士的话,同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刚才我们说过,我并非龙渊帝国子民,也不受龙渊大帝管束,在雷霆古城我和大帝的父亲也平等对话,你一个小小的传令官,没必要对我耀武扬威,如果你不想宣读命令,那就早些回去吧。”

护墙上的难民顿时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古丽他们这群家伙自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紧跟着起哄。

“不说就回去吧1

“这里又不是龙渊帝国领土。”

“架子比大帝还厉害碍…”

那骑士脸被气成了***肝色,但这次他是奉了特别命令来宣令的,而且还被特别叮嘱不许滋事,要是就这么回去了,那他的脑袋估计就不保了……

狠狠瞪着天闲,那骑士只要打开了密封的竹筒,从里面拿出了淡黄的皇室卷宗:“天闲听命1

“听着呢1天闲赶紧回应,这一句又把那骑士气的半死。

咬着牙,那骑士大声念道:“奉大帝令,特宣:天闲,虽非龙渊子民,但辅助大长老勘察神域取得突破在先,扫荡乱街祸乱在后,有功于帝国,特官升一品,执外务总长令,总管帝国外务,其祸乱雷霆古城之罪,既往不咎1

“唰”

那骑士把命令重新卷成一卷,向前一伸,黑着脸说道:“还不快拜谢大帝恩典1

护墙上一片吸冷气的声音,古丽等人尤为的惊愕,任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龙渊大帝居然会发来这样的命令,天闲把雷霆古城搅的乱七八糟,之后潜行出逃,这件居然“既往不咎”就轻轻一带而过,而抢劫七公主的事更是一字未提!

这简直就好像阴谋一样!

天闲脸上早乐开了花,立刻一脸谄媚的走上前来,搓搓手接过那道命令,笑眯眯的对那骑士和声和气的说道:“您远途劳顿真是辛苦了,虽然我这里没什么好吃好喝的,但您不妨进去坐坐,歇歇脚也是好的,您看就算您不累,也要让马匹休息一样对不对,要是累坏了马匹耽误了行程就不好了,就算马匹不累……”

见天闲听了加封的命令立刻就换了面孔,那骑士不由满脸的黑云,用力一拨马头,喝道:“我还有公务要办,可不是你这样的闲人。”

天闲立刻拉住了那骑士的缰绳,看似没用力,却生生把马头拽了回来,依旧笑眯眯的问道:“大帝既然要你来宣令,而且提到我执外物总长令,不知道我的令牌或者***明之类的东西你带来了没有。”

那骑士见天闲拉自己的缰绳,心中恼怒无比,用力猛拉,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力量敌不过眼前这小小少年。

尝试几次都没成功,这骑士不由满脸通红,他也是气的糊涂了,说起来这次他还真的带来了身份信物,当即伸手入怀拿出一个锦布兜囊丢给了天闲,“全在这里1

“多谢,真是辛苦您了。”

天闲抓住那个兜囊,立刻放开了缰绳,后退几步嘿嘿笑着说道:“有劳各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为我带来大帝的任命令,既然各位公务繁忙,我就不多留了。”

“哦对了1那骑士才要离开,天闲忽然又想起了什么。

那骑士怒然拨回马头,“你还想怎样?”

天闲笑呵呵的说道:“我只是想有劳各位,回去的时候,要是能见到九殿下,还请替我道谢一声,我身在此处,不便回去当面谢他了。”

那骑士顿时面露诧异之色,再次打量天闲几眼,这次哼了一声,转过马头飞速离去,随行的骑士一声没吭,全都跟着他迅速离开。

天闲目送他们远去,眼中露出几分思索之色,瞧瞧手上的兜囊,不由微微一笑,“这可真是好大的一笔人情啊,还偏偏这个时候来,想不要都不行。”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